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我的另一半

*2016/07/15
作者:東瑞。 點閱率:475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我的另一半瑞芬,在博客上,一向都站在我背後。寫,以我為主,但幾乎所有評論互動,她都讀遍。與我行虎山、走天涯時,才牽手,才並列。名字亮相在博客標題上,自思梅老師始,豫蘭老師次之。豫蘭老師那篇文章,叫「東瑞先生及瑞芬夫人印象」,沒有重男輕女,絕對平等,寫得很客觀。在印尼泗水大家邀我講座,歡迎橫幅上,她的名字與我並列,絕非「跟得」夫人。
   我的這另一半,我寫過多次,比較重要的有「從嬌嬌女到出版人」、「為何我們再次相遇」、「小表妹」等,這是散文中的她,也是比較真實的她;而小說「小站」、「雪夜翻牆說愛你」等等,大脈絡是有的,模特兒也以她為藍本,但多少有了些虛構成份,那是小說裏的她。
  然,寫自己的夫人是不容易的,一來朝夕相處,距離太近,似乎有點麻木,容易陷入主觀,難於客觀;二來她乃至愛親朋,標準不好把握,將她捧到天上,會見笑大方;把她說得一無是處,等於罵自己傻瓜;三來分寸很難拿捏,聽過無數厭男怨婦的背後牢騷,那已經是足夠達到了離婚的邊緣;也讀過一些寫作人寫的另一半,哇,把老婆捧到天上,百年不遇,比皇后還皇后,太過離譜。不過我讀過一位妻子寫的最佳暖男丈夫,還真是把我感動得不行。一位女的,嫁個億萬富翁未必就是大幸事,但嫁給這樣好的老公絕對是前世修來的運氣和福氣。我這另一半,我對她好,新加坡著名女作家尤今看在眼裏,八十年代末對她說,瑞芬,妳嫁給東瑞很幸福;後來,與她接觸多了,感歎地改口了,她說,東瑞,現在,我要倒過來說了,你娶到瑞芬,你才算真幸福!
  許秀傑老師經常在手機或紙條稱讚瑞芬「淡泊,寧靜,樂觀,堅強不屈,氣質高雅」,說得沒錯,許老師有兩次見面、親自接觸、觀察和感覺的機會;豫蘭老師與我們開通了微信,對瑞芬有如下的評價:「瑞芬夫人除了助夫成功,自己也事業有成,頭頂上被很多光環籠罩,但夫人從不以此驕人,可見夫人的低調兒與謙和。」「東瑞先生的文友和學生們她全部視為朋友或者親人,以至於像我這樣的從未謀面的人初次與她聯繫也無陌生之感,那種喜悅恰似久別重逢。」這是在文字閱讀和彼此通訊後的評價,也是頗為準確中肯。思梅的「現場素描」中以「好看、好玩、好吃」六字「真言」概括瑞芬性格更為一絕,我們把它珍惜地作為我散文集「飄浮在風中的記憶」的序。  
  但幾十年前的瑞芬其實完全不是這樣,七十年代我們移居香港後,社會這所大學,歷練和磨礪了她;她的性格,也從柔弱、內向慢慢改變,變得外柔內剛、能幹果斷。「從嬌嬌女到出版人」側重寫她在我們共同的出版事業擔任的角色;「為何我們再次相遇」側重寫我與她如何「緣定三生」;「小表妹」描述在創作上她如何影響我,成為我的基本動力。本文簡述她的性格和特點吧!尤其從理財方面看她如何有遠見,如何改變我們的經濟狀況和身分命運。
  瑞芬善於聯絡。平時出遊,舉凡跟旅行社訂機票、在網上訂酒店等等雜事,全靠她。到了異地,住進酒店之後,馬桶不通、草紙用完、床單太髒、被子有異味,她電話一打,就有人前來提供、更換或解決,由於她善待服務員,笑臉迎人,言辭禮貌,也就贏得服務員好感,感到了被尊敬,很快就解決問題;聯絡朋友,約定見面,也都是靠她;有時她能將一天安排得有條不紊,五六次的見面小聚。一場緊接著一場,非常緊湊。
  瑞芬還善於理財,一家所有的財政大權,全交給她。她注意樓市的起跌,明白炒股票還不如投資樓宇升值快。她交了銀行的好友,那就等於有了好顧問,銀行業務或投資方面有什麼不明白的就請教;像我,接到地產商推銷屋宇的電話會很煩,但瑞芬從不拒絕地產商的電話攻勢,還頗交了幾位地產業的朋友。有段時間,我們需要放樓盤,也需要購屋,她交代地產商「有什麼地點好又急著脫手的靚樓可以打電話給我」,於是地產商一旦有這一類「物美價廉」「粵語叫平、靚、正」的秘密地產情報,一定會率先打電話給她,瑞芬就占了市場的先機,買樓、出租等等業務,對她來說,從無難題,往往好快迎刃而解。十多年前,樓宇好市,投資地產頗為明智,在自己財力非常有限的情況下,她憑著人緣,憑著勇氣,實行了一次投資上「蛇吞象」的壯舉。這一次大動作,顯示了瑞芬在東瑞「任其發揮、由她自主」的放心態度和支援下的極大果斷,我們從事的艱難的出版業、兒女的置業,都大大因此而受益。我們做了25年的出版業,黃金時代其實只有上世紀末那幾年。我們到學校書展,一做就是一整天,生意有時很不好,即使遇到營業額比較好的好學校,收到也是面額很小的紙鈔。但是,瑞芬與我都不灰心,紙鈔一紮一紮束好,幾年下來,積少成多,後來都派上了大用場。
  瑞芬不放過任何機會。許多銀行、保險公司、酒店、超市,食肆等等常常為了推銷,提供一些需要一些條件的優惠,瑞芬都抱試試的心情填填表什麼的,結果往往不壞,在我們屋五十餘家食肆吃午晚餐,打折就很便宜,日積月累省了不少錢;以信用卡購物積分,到了某個時候,我們居然獲得了多次乘坐頭等艙或商務艙的機會。
  我這另一半心熱。除非到西歐那些沒有親友的地方,一般出遊到內地或東南亞,我們帶的一大一小兩個皮箱,大的那個就裝滿了送親友的手信。她總是想得很周到,不願白白受人家的熱情招待,縱然不是為這,初次見面,也算是一種見面禮吧。瑞芬關懷起親友,也是熱情周到。她為住院的舊同事擦背抹身,照顧老人……好朋友生病,她當親人一樣,前後探望了三十幾次。
  我這另一半心細。小東西如藥丸、紐扣掉到地板上,肉眼不易發現,她遠遠就看到;有本書的一個人名,我這終審和外發的校對朋友都沒發現,我們將模糊的原稿上的「濱」都看成「演」,我後來把原稿給她看,問她這是什麼字?她說是「濱」!有次金門寄郵件來,不知是掛號檔還是包裹?瑞芬說,你得帶小車去取吧,東西有22公斤重!我問她怎麼知道?她指著通知單上的某處,叫我看,我才看到上面以極小的字寫著12+10kg!她說,什麼東西我們都得研究一下,有時裏面很多乾坤。
  我這另一半心善。我報刊的稿費全部交給她處理,她收到後,掏掏錢包補了不少,再捐給《印華文友》、《山風》、《牙律小刊》《東區文苑》等這些印華虧蝕的文藝刊物或相關組織。儘管我們是窮出版社,常常入不敷支,瑞芬還是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盡力資助印華文學作者的書出版,那怕支持一個封面或編排書稿也好。還多次資助出版印華作協徵文比賽得獎集。出遊帶回的好東西,該送別人的為先,我們總是排後。朋友有難,托她賣首飾,她不顧自己的盈虧,按對方開出的滿意的價格自己買下來。我母親在世時就說「瑞芬、東濤他們是讓別人吃飯、自己吃粥的人」。
  瑞芬心慈。為了小孫女趕快吃好一餐,可以在未足一歲的寶寶面前裝扮成老頑童,瘋瘋癲癲地跳舞和小孫女玩樂。她對老人、對弱者,對小人物充滿憐憫關愛,她(他)們都喜歡她。喜歡她的朋友跨越窮富兩個階層。她常常成為不少朋友傾訴心事的最佳對象。
  瑞芬心淡,在泗水東區文友俱樂部邀請我主持講座時,把她請上臺她才上臺。平時公眾場合,要她講幾句時總是推辭,要不然就托我一起代她講幾句。唯一的例外是每年一次或兩年一度的春茗或中秋聯歡,她就需要上臺講三至五分鐘的話,因為她是香港金門同鄉會的會長,需要代表同鄉會致辭。她不愛上臺講話,寧願在普通的場合與朋友談談天。她樂觀開朗,心直口快,似乎沒有可以難倒她的事情;她看不慣那些爭名奪利、好名出位的人,非常鄙視。
  瑞芬的笑聲是我創作的動力和遲鈍思路的潤滑劑,只要她情緒好,我的創作效率會很高。因此她每天笑聲的有無多寡,成了我創作量質的最佳晴雨錶。
  瑞芬的缺點也有,輕信,太直如此等等。前者,她易受騙;後者,她易得罪人。由於大家看她優點多,缺點也往往忽略不計了。
  話就此打住,共同生活了四十幾年的另一半,我只是隨便列舉她的行事為人,但她可寫的當不止這麼多啊。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5
總評比人數:5 獲得星星數:25
5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