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鄉里代誌

*2016/07/20
作者:雨帆。 點閱率:577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聽講,古早時鄉里的人阿做不對代誌,鄉里老大就四平八穩坐在祖厝廳頭,一付神聖不可侵犯的模樣,嘴角叼起煙斗、手持家規,教示子孫;卡嚴重的,就刮牌擠出祖,逐出鄉里,並在當頭祭祖中除名,永遠不得再返鄉入祖,可見當時家規之嚴。爾今,時代變遷,智識提高,法制人權觀念抬頭,在本位主義與明哲保身下,鄉里老大權威漸失,緊接著來的是鄉愿、包屁、縱容、打壓、欺凌時有所聞,鄉里老大個個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形成驚強欺弱現象,真是有錢的親像阿兄睏樓頂(高高在上),無錢的有如路邊的尿桶(眾人放)。
  ■「阿呆,快要犒軍了,還不趕緊去拿草料水來祭拜!」宮內爐主大聲吆喝。
  「噢!」阿呆一面應著,心中非常不爽,同樣是輪到做頭家,為什麼雄叔跟阿忠就坐在宮內翹腳蠻嘴秋、涼勢涼勢,什麼代誌攏叫我去做。
  阿呆氣歸氣,還是乖乖去割些官芒草,並到附近水井打些水來飼養軍眾爺也兵馬;一貫被人差來差去的阿呆,心中雖然生氣,但念在是神明的代誌,也不敢違背,總是把交代的事情做好,所以,只要是別人不想做或是忌諱的事,攏有阿呆的份,而好康的卻撥一邊,從來輪不到他。
  傍晚,廟前都會有一種過布橋儀式,由法師先進行安布橋,案上紙糊限官及黑旗將軍印信,橋上擺了七疊金紙,橋下以臉盆裝水,再放上一盞長明燈,前後則有橋頭將軍、橋尾土地。過布橋儀式,透過造金橋,過關渡限、保佑平安。接著由法師先過布橋,最後法師手拿王爺印信過橋,完成後就換村民登場過布橋儀式,依照十二生肖順序進行。當法師念到屬龍的過時,阿呆急急忙忙的爬上布橋正準備往前走,卻被宮主一把拉下,讓阿呆一陣踉蹌,幾乎跌倒。宮主不但不覺得理虧,更對阿呆狠狠地怒道:「雄叔跟阿忠都還沒過,那能輪到你!」
  這回阿呆真的被激怒了, 臉紅耳赤的咆哮:「過布橋當然是先來的先過,我排第一位,為什麼要讓雄叔跟阿忠先過,真是喫人夠夠,看貓仔某點!」
  喘了一口氣,更加生氣:「我是卡中厚,卻被你看戇呆!」
  宮主一本常態,還是理直氣壯用中指指向阿呆,提高聲道:「我就是看你衰小,那你想要怎麼樣!」
  「怎麼樣….」話還沒講完,阿呆的拳頭已落在宮主的臉頰,只見鼻孔冒出兩道紅紅的熱血。
  「早就該打!」不知是誰冒出的公道話。
  ■雖然社會已進入科技時代,人們智識普遍提高,但是如逢庄內神明香爐發爐,或是家內大小發燒畏寒、全身突然起雞母皮,以及被老鼠咬到、被蚊蟲叮到,還是昨夜一場惡夢,眼前閃過一道黑影等等事件,除非是一些極少數鐵齒的不信這一套外,通常都會去請教神明指點迷津,消災解厄;神明多半都能從善如流,有求必應,透過童乩,配合看字的,演一套令當事人滿意的劇本,分派一份順盒祭拜、並焚燒一份金帛答謝;最主要的,是燒掉了當事人內心的恐懼,消除心中的猜疑和不安。所謂心神不寧萬事不順,神明確實發揮了鎮宅、驅邪以及讓善信心安的功能,避免村內粧娘人深夜一見到黑影就當鬼,造成一犬吠影,百犬吠聲的驚恐。
  「宮內早上發爐,請各角頭頭家和庄內的老大今暗七點來宮內,請示王爺。」每逢庄內有代誌要發生,王爺都會事先顯靈,有的讓香爐起火焚燒(所謂發爐),也有的讓庄內善信見奇(就是事先警示),然後就透過廣播器召集老大(當內公的)和輪值頭家來宮內觀童乩,問神明。
  宮內集滿了一堆人,有的焚香、有的燒紙頭(焚燒甲馬和金錢五色,恭請王爺回宮),有的將輦抬到案邊,準備起乩,大部分人則在高談闊論,一付事不關己的模樣。紙頭燒到一定程度後,童乩會突然前後左右晃動,內行人一眼看出,神明已附身,看字(神譯)的有模有樣站在案桌邊,凝視童乩在案上龍飛鳳舞揮劃大家都看不懂的字,拿起毛筆在金帛紙背面書寫著……。
  庄內境運不安寧,魑魅魍魎將擾民,應請王爺速降臨,並派金紙求神明。
  訂於蒲月初一日辰時,各家戶用太極金三千、大金三千、壽金三千、中金三千、運金三千、中燈六個、神運燈各十二個、通改甲馬各三只、金錢五色各六只、全家本命各一先在家中佛祖面前焚香祈求府內大小平安。
  分派歸分派,只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端看個人的信仰與觀念而定。
  「阿娘!這什麼時代了,還信這一套?」每次神明分派燒金紙,阿志總會對母親唸一唸。
  「惦惦!囝仔人,有耳無嘴,麥亂講話。」
  阿志不敢再頂撞母親,只好在嘴裡喃喃自語:「這套阿有效,真是天公會落紅雨,馬會發角。」
  ■春秋二祭是各宗族、各姓氏慎終追遠、緬懷祖先舉行公祭儀式的日子,因各宗族規定不同,祭拜程序也稍有差異,有的用大三獻並請大鼓吹奏樂,有的以小三獻由司儀口頭朗朗;有的擺設五牲酒禮,也有的僅備些菜羹米飯;無論用何種方式,其目的就是在促進宗族團結、凝聚宗親力量,並感念祖先批蔭,祈求子賢孫孝,族群興旺,光宗耀祖。
  當頭祭祖一輪大約都要歷經十來個年頭,在那麼漫長的一段歲月,任由記性再好的人,要全盤記住所有祭拜細節確實相當困難,能熟悉並能倒背如流者,當屬每年參與祭典的工作人員;但是由於部分人員個性衝動、脾氣不好,或是優越感較強,時常動怒。也有的因個人親疏、貧貴而出現不同待遇,祭拜過程常造成很多衝突事件,讓莊嚴的祭典蒙上一層陰影。
  「阿貴!我抽到3號,該準備什麼東西?」輩份很高且聲望很旺的永仁叔拍了拍阿貴的肩膀。
  掌理宗族祭典的阿貴回頭一看,臉部表情擠出一付巴結的鬼樣子,輕聲應道:    「只是準備一條毛毯和洗臉架而已;如果您沒時間,就讓我來幫您做,反正那天我都在祖厝內很方便的。」
  「那就麻煩你了。」永仁叔客氣的揮了揮手,漫步離開。
  顯忠凝視所抽到的號碼條,一臉茫然,眼見永仁叔開口問了阿貴,也鼓足了勇氣問道:「貴叔!貴叔!那我該做些什麼?」
  阿貴怒道:「紙上寫了很清楚,你不會自己去看,什麼事都要問,我哪有那麼多美國時間!」
  顯忠滿臉豆花,吞吞吐吐回答:「我就是不識字嘛!」
  「不識字!你不會找別人幫你看。」阿貴怒氣未消……。
  祭典當天,祖厝內同樣擠滿了男女老少,供桌上擺滿各項祭品,輪值祭祖裔孫十幾年才做一次頭,心情當然非常高興,但是瞧見每次都有人因程序不清楚而遭受工作人員大聲斥責,想想真是有些膽顫心驚。
  「祭典開始,主祭官請就位,陪祭長老請就位,與祭者請就位,奏大樂,奏細樂…………」司儀照程序高喊。
  大部分獻敬人員都能隨著司儀的喊話獻上應備的祭品,唯獨小部分人還是霧煞煞,手忙腳亂,缺東欠西;當然,在場工作人員仍然會大聲指責,而且十嘴九頭貓各喊各的,令當事人無所適從。在21世紀的時代,新新人類已不像從前那麼的乖順聽話,頂嘴事件頻傳,造成很多爭執與風波。
  ■現代鄉里人要做代誌的人少,講閒仔話人多,厝邊壁角一堆堆盈盈某代誌做的查僕查某人,吃飽後坐在石板凳上道長說短,凡正什麼事都有意見,不批評一下就覺得全身不舒服;今天說張三不好,明天就道李四不對;更嚴重的就是一小撮人深恐地頭蛇位置被搶,硬把要做事的人批評得體無完膚,讓他知難而退;反正做鄉里代誌又沒薪水,尤其有功不賞、打破要賠,出頭的人損角,何必非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也就是這樣緣故,大家攏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好琵琶,就任由它掛地壁頂,地頭蛇便能永久把持控制鄉里的地位。
  大一點的鄉里,更是代誌百百款,無奇不有,媳婦孝順說她虛情假意,媳婦不孝,咒她會被雷公「貢」死;父母喪事開大錢講他愛宏,節省一點的說他當酸;做官或是卡有錢的,當面巴結、奉承,背後妒怨、批評;尤其一管到鄉里的錢,都會懷疑管的人會吃錢,要交給他管,卻退得遠遠的;更可惡的莫過於落井下石,令人無法超生。所以,忍氣吞聲卡無代誌已是現代鄉里普遍人的觀念。
  有食藥有行氣,有燒香有保庇,一些投機取巧的人,總會選擇西瓜偎大邊,投靠當權派,共享榮華富貴。凡是什麼模範母親、模範青年、模範婆媳、模範父親、新好爸爸,以及模範什麼、模範什麼的都有那些人的份,嘴硬不信邪的一方,無論表現再好,卻總是沾不到邊。這年頭真是有錢的烏龜可坐大廳,無錢的秀才人人驚;反正每個人都看袂著該己的耳子。俗語說人在做,天在看,不報頭也報尾,但是,天公伯啊!鄉里代誌那麼最,您的眼睛是否生佇頭殼頂,還是跟著時代,來個三官廳袂辦得家內事?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