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火龍果阿伯

*2016/07/23
作者:林靈。 點閱率:774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七月,蟬鳴競著鳥鳴,世強伯轉開水龍頭,沖淋水果刀,就著立在田野間的洗手台,切開果肉紅豔的火龍果,「你們吃吃看,這我昨天採收後,放在冰箱冰的。」一瓣瓣胭脂色的瀲灩桃紅,且極為清甜的,「我早上吃一顆去了。」我們仨在棚架下冒著汗,天氣熱的,汗水不斷從頰間滑落頸項,很快便能浸濕衣物。
  「我這可是有機的,現在這是第二批的果。」纍纍的結在向天的莖枝上,苞(包)著的以及未苞(包)的,一顆顆披覆著肉質鱗片的火龍果,部分已開始露出粉色的紅,有的還澀著青,「你們現在吃的,是第一批的。」世強伯的火龍果,未曾施用農藥與化肥,而是使用牛奶與菌種發酵作為肥料,世強伯預告著,在我們造訪後的二十餘天,第二批果實即可大收。
  「不套袋不行。這果實若成熟,一顆都幾公斤的。」首批收成的火龍果數量約有五、六百顆,第二批收成的數量則逾千顆,不諳農事的我們,還以為火龍果一年僅收成一次,經世強伯解釋,「就一直生生到十一月去了。」遂恍然大悟,這才剛開始呢!
  我們訝異於火龍果的碩大,「大顆的很多,這還沒成熟,熟的話還會更大。」世強伯解開套袋,顯露出一飽滿的沉甸的果。檢視著自己一手栽植、悉心照看的火龍果,世強伯清楚知曉還有多久時間才足以算得上是真正完熟。「我晚上還來陪它們呢!」這些天,每晚十點一到,世強伯便到田野間為火龍果花人工授粉,緣由於人工授粉的結果率較高,套句世強伯所說的,就是「卡有力量啦。」
  原在台從事貨運業的世強伯,於民國九十一年返金,迄今已種植十餘年的火龍果,「現在是愈來愈進步,愈來愈大顆,」除了火龍果,還有芭樂、竹筍、柳丁等十餘種作物及蔬果,在豔陽下,我們眼前蔭著綠的那一片,就是世強伯日日用心照料的田地,世強伯笑著,「我這就像運動啊。」
  「我今年七十一歲了,孩子不讓我做,是我當作運動,太熱我就不會來。」去年有段時間身體狀況不佳、多處開刀,「差點整個都去了了。」戴一頂斗笠,一副墨鏡,烈日蒸騰下,經汗水濡濕的助聽器起不了作用,世強伯將其從左耳取出時,發出銳耳的唧唧嘈雜。
  當初世強伯以一個門外漢的身份,返金栽植火龍果,曾不被看好並遭阻止,但世強伯把白肉火龍果改良為適口的甜,紅肉火龍果且碩大清甜,這大片火龍果園所出產的火龍果,可是吸引大家爭相訂購。「咱的火龍果,沒有農藥,刺削掉就好,你吃吃看,口感不同款。」渾身是寶的火龍果,可製果汁、入菜,世強伯還曾與地區畜試所合作,共同推出火龍果冰棒。所以現在吶,舉凡地區有人提起「火龍果阿伯」、「火龍果王」、「火龍果達人」,指的自然便是世強伯了。
  據聞,火龍果於幾世紀前透過荷蘭人、法國人之手,從中美洲傳到亞洲,爾後法國人在殖民越南時,將具有自花親和性的火龍果,包括白肉、紅肉、黃肉品種帶至越南,後來逸出成為越南森林中的野生植物,但當時並未當成農作物推廣。越戰時期,美軍為去除越共游擊隊用來隱蔽的樹葉和雜草,大量噴灑讓森林落葉的劇毒除草劑,導致作物大量死亡,彼時僅有生命力強韌的火龍果存活下來,因此成為當地居民的救命食物,且意外發現它的美味。越戰結束後,遂開始大量栽培。
  一根根帶刺的柱狀枝條向天伸展,大片的綠裡綴著點點的紅,那正是即將熟成、即將豐收的火龍果,內斂地隱於庵邊環島東路旁的田野間。世強伯的火龍果園,一顆顆現正碩大飽滿,世強伯把多少時歲、堅持、辛勞與心血,在在都凝聚在那切成大瓣大瓣的豔紅裡,我忍不住連嚐了兩瓣,甜吶!想來,這火龍果啊,確把栽植者所有的苦、澀、酸、痛,都轉化為夏日裡最為恬淡清美的著時之味。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1
總評比人數:1 獲得星星數:1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1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