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塵煙往事

*2017/06/01
作者:陳麗玉。 點閱率:359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我是民國58年3月2日與王世昌結婚才嫁到后宅,在這之前的后宅村發生過的大小事情皆不清楚,尤其是身兼職業婦女,每天忙著上下班,回到家又是家務事纏身,又忙著相繼生育照顧四名子女,真是像一根蠟燭兩頭燒,那時候也無心去關懷村中發生過的種種大小事端,常常僅聽先家翁任璽公口述過,沒有很在意的認真筆記下來,僅記在腦海,現在公公已經往生多年了,想要寫一些有關后宅村的塵煙往事,只好向村中耆老去尋訪詢問了。  
  一、婆婆口述的日據時代往事數則:
  老人家精神很好,講話中氣十足,尤其記憶力很清晰,雖事隔78年以前的往事,因其親身遭遇過的經歷事實,所以記憶猶新,談起往事口若懸河,不加思索地滔滔講個不停。她好幾次常說:「你們的阿公就是日軍攻佔金門民國27年(農曆9月23日)的二天(農曆9月24日)逝世的,當時村人們都在逃日本,你們的阿公遺體停放在廳堂邊,找不到村人來協助料理後事,你們的阿嬤才催你逃難至廈門鼓浪嶼的公公給找回來料理他父親的後事。翌年你們的阿公喪滿一年後12月我才嫁過來,婆婆到目前為止算是本村年齡最大九十五歲之長者,常常成為從事文史工作者田野調查訪問的對象。她嫁過來后宅時才十七歲(民國27年,日軍進駐金門島上的第二年)。」以下是從她記憶口述的幾則事實摘錄分享:
  *禁止村民取用井水
  王金城洋樓牆內的井水禁止村民再去打水取用,原本全村子都仰賴這口井水吃用的,王金城洋樓牆內的井水共有兩口,一口井是鑿在大樓後面廚房旁邊處,方便自家茅廁、廚房及衛浴供水之便。而另一口井則鑿在洋樓牆內的左側處,井邊又放置一個洗衣專用的大石頭洗衣槽,方便村民隨時前去洗衣服。豈料日本軍隊一來,非但強佔了整棟樓房住下不說,最可惡是連屋主原雇用的男管家、炊事婆,兩位粗細丫環(陳綢春、陳秀菊)等全驅趕出門,原有樓房內的所有居家擺飾、貴重物品、骨董字畫、陶瓷器等值錢物品都被日本搬運回日本;更可惡的是命令村中有養馬、驢者,要人與畜義務為其馱運至雞鳴山碼頭再船運回日本 。
  最可恨的是把王金城洋樓大門貼上封條,不許村民再入內取水用。俗語說:「民以食為天,食以水為根。」村民一時間缺少了平日取水的來源,叫村民情何以堪啊?心裡能不怨恨日軍嗎?
  *頭髮放進廚餘中
  另一件事是在物資匱乏的年代,農民靠耕田維生,每日三餐除了以農作物為主食外,很少能吃到白米飯。而日本部隊他們三餐都有白米飯供應,他們吃剩下的飯菜,深怕村民會去拿來吃,心腸很壞,把部隊理頭剪下來的頭髮摻放進廚餘中,再倒進池塘裡,連一點慈悲心也沒有,而且開口閉口就是橫眉豎眼的大罵:「把該仔若」,真正是「夭壽填海的日本鬼子 」婆婆忍不住罵起日本人來 。
  *逼迫搬離自家
  26年日軍侵華攻佔金門,大伯祖母、叔祖父王仁忠帶著妻小也因躲日軍相繼逃到南洋去了,日軍於26年農曆9月23日登陸金門,先祖父王仁乾就在同年隔天農曆9月24日因病過世,僅留下年邁老曾祖母及祖母和公公,我家洋樓同遭日軍佔用部分房間,28年10月,公公20歲與婆婆黃淑女17歲結婚,從此生兒育女。33年日軍變本加厲,硬將公公婆婆及外子世昌等逼迫搬離自家,向村中族親王天錫借撥一房屋暫住,但是一直留守家園未曾離開村子,因我家樓房家具擺設等簡陋不值錢,故沒被日軍看中幸沒減少。日軍佔住這幾年中,祖母和曾老祖母相繼過世,講到痛恨處,婆婆不盡也破口大罵:「夭壽日本鬼子真是不得好死、自己才是「把該仔若」。這間厝本是我們的,硬是把我們趕出去不讓我們住,簡直是比土匪還更土匪,你說可惡不可惡,日本鬼子應該是死了不得再出世啊!。」
  二、長老王天錫對日本的惡行口述往事四則:
  *強徵男壯丁構築飛機場
  28年5月,日軍強迫我民眾構築西村五里埔飛機場,但不久即停建,後來三十三年又強徵壯丁輪流往金寧鄉安岐附近的清山坪處構築另一飛機場工程,村中壯丁被強徵輪流去參與人力苦役全是義務的,每次以十天為期,而且是日夜做工並留宿安岐村破舊房屋不得回家,自己還得攜帶糧食(地瓜籤)去煮食,真可謂飢寒交迫苦不堪言。回想當時一家子僅靠耕作的男丁被徵調走,其生活家計當然更加是雪上添霜、更艱苦了。
  *強迫農民種植鴉片
  28年10月,日軍又強迫農民種植鴉片,日軍按農民的種地畝數之大小分發鴉片種子,待鴉片收成後,由廈門公賣局在瓊林設的偽派出所設置鴉片收購處,規定由種植鴉片農民親自繳交收購處,日軍會按原先分發登記的畝數計量該收成的鴉片數量。若是有人暗藏,定會遭到嚴刑拷打逼迫到整數交出為止。日軍收購後再將鴉片加工,據說當時金門煙館林立,煙民日增,這是日本欲殘害我國人使成為東亞病夫之最野心又最惡毒的事例之一。
  *好無人權的任日軍奴隸使用
  王天錫老先生是經歷日據時代的村中長老之一,當我請教他有關日軍強徵民間騾馬一事時,他就很激動的說:「因為當年百姓皆以務農維生,每一家戶都豢養牛、馬或騾做為耕田犁地及馱運的好幫手,日本鬼子來到金門時,看到百姓家戶都養有馬或騾,覺得可利用為現成的運輸工具,即下令所有家裡有馬或騾者,統統要牽往沙美去集中,由日軍派員挑選健壯之馬或騾,凡被選中之馬或騾的主人,就要無條件的人畜一起任由隨時的任務差遣,大家在日本軍閥的淫威蹂躪下,只好忍氣吞聲、好無人權的敢怒而不敢言的聽從,任其當成奴隸供其使用差遣。
  *欺人、欺畜、欺祖先
  更可惡的是將村中被選中的馬或騾集中拴放在我們的王氏宗祠內,我們的祖先神主牌位,從此蒙受日夜的騾嘶馬嘯干擾不得安寧不說;還要遭受騾馬屎尿臭氣之薰染,整座宗祠的地板紅磚都被騾馬踩踏壞了,四週牆壁被騾馬屎尿噴灑的面目全非,難以形容。」長老天錫講到憤慨時還咬牙切齒、全身發抖、實對日本鬼子是真恨之入骨。第三章戰地政務時期婆婆記憶口述對國軍印象數則
  *強拿門板、石塊、墓碑建築碉堡
  民國34年日本戰敗撤退返回日本,好不容易百姓才擺脫日軍一場惶恐的「抓軍伕」、「徵壯丁作苦役」、「徵騾馬」……等無人權的待遇苦難,才安定的過了四年的生活日子,國軍隨著大陸的淪陷於民國38年撤退進駐到金門,接著38年10月25日「古寧頭大戰」,造成金廈斷航,金門變成了戰爭的前線,國軍進駐民房,為構築防禦工事,把民房的門板、石塊、墓碑等強拿去建築碉堡,是國軍留給全金門百姓普遍第一個最不好的印象。
  *衛兵崗哨林立、百姓治安良好
  國軍在村中住久了成了相互依賴,許多居民靠幫部隊洗衣服、縫補衣服賺錢貼補家用者為數不少,有的人逐漸做起賣冰、開撞球店、開雜貨小店生意者有之,農夫們也會以收成的農作物、蔬菜與部隊交換剩餘的白米、麵粉之類物品,不管是在經濟上、生活上大家,都略有改善,雖然一開始百姓因所有大門門板幾乎被部隊搬去構築碉堡工事而生氣,但是因部隊站崗哨兵到處林立,二方面百姓生活貧困,並無貴重物品引誘宵小出現,當時治安確實良好,當年確讓金門家家戶戶享受一段夜不閉戶的大同世界生活水準。
  *漂亮姑娘被娶走不少
  因為部隊暫駐民房,雜居在一屋子,朝夕見面,日久生情,許多人家初長成的閨女,因當年家境生活困苦,大家都苦怕了,見當年的部隊軍官不少很年輕瀟灑者,有的就憧憬自己的未來能脫離農村困苦的生活,有的是經由家長同意者,有的是不顧家長反對者,一時間,漂亮的大姑娘家被部隊娶走的不在少數,經過多年後,事實證明嫁給軍隊的女孩子們,絕大部分都過得家庭幸福美滿,最起碼不用三餐都得吃地瓜,況且說真的,外省籍的男人要比金門樸實的大男人要體貼多了。(四之一)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