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回憶橫街、回味當年

*2017/11/07
作者:李肥。 點閱率:785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在一個細雨紛飛的四月天,一對中古年紀的行人,男的叫老李,女的名阿美,二人各自撐著一把雨傘,從金城車站,路過莒光路,穿過一條窄小的巷弄,準備到光前路找一位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泡茶聊天,敘舊一番,當二人走在這一條寂寞冷清的巷道時,阿美對著巷道打量一番,覺得這四周瀰漫著歲月的痕跡,只是不明白為何如此幽靜深深,開口問著走在前頭的行人,老李:這兒是那裡啊?那男的停下腳步,回頭看看老伴,緩緩的說,喔,家鄉人管叫它是橫街,說起這裡,話就長了,橫街是咱們爸媽當年打拚起家的地方,也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阿美驚訝的說,這麼多年,怎麼沒聽你提過,此時,雨勢變大,也不趕路,老李乾脆找個屋簷,二人一道躲雨,順便為阿美細說當年那些陳年往事
  眼前這一條冷清的巷道,聽長輩說過,在很久很久以前,它可是一條人來人往,經濟活力十足,非常熱鬧的街道,只不過,當年老李搬遷到此居住,橫街的經濟活動,已經被又寬又大的中興街,莒光路逐漸取代,但是來後浦走動的鄉親,依然習慣在橫街老店光顧,採購生活所需,所以橫街依舊可以保持相當的熱鬧,在我的童年,如果你從莒光路走進來,從中興街走出去,短短的一段路,有做當地人生意的漢餅店、打鐵店、白鐵店、油坊、醬菜坊、燈籠鋪、書局、診所、理頭髮、賣金紙、或者以做阿兵哥生意為主的菜館、撞球室、茶水間、貢糖店、刻印店、當舖,這樣的店舖組合,是當年金門島上非常獨特的一條街道。
  此時阿美眼神露出一抹疑惑,問到:老李,你的老家不是古寧頭南山村,怎麼會成為橫街居民?老李嘆道,說來話長,沒錯,老家原是古寧頭,四十七年那一場砲戰,老家燬了,待在家鄉,日子是熬不下去了,父母只好舉家遷居後浦,幸好在親友的援助下,暫且在橫街租屋定居,安頓下來,沒想到這一住就好幾年,當年的住處,是一間傳統的閩南建築,一落二櫸頭,屋旁加蓋灶腳,還挖了一口井,它就在打鐵店斜對面,唐家大宅院的隔壁,門口有一片廣場,待會帶你去看看,當年,此片廣場可是橫街孩童們的遊戲天堂。
  阿美打量著老李,繼續追問,搬到橫街之後呢?問的好,搬來橫街後,為了解決一家人的吃穿,父母親幾番商量,決定把在南山曾經做過的老本行,那就是大餅,麻花捲,米香這些吃食物品,做出來販售,希望能支持家庭開銷,只是沒有店面可以販售,爸爸只好挑起擔子,當販夫走卒,在各村里間叫賣,賺取辛苦錢,即使如此,三不五時,媽媽還是必須硬著頭皮找親友週轉,解決燃眉之急,那一段曰子,過得可真苦啊!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父親探聽到離橫街不遠的巴薩(就是菜市場啦,南洋的叫法),有攤位要頂讓,機不可失,父母親毅然決然的租下攤位,改行賣包子饅頭,豆漿油條,從此,我每天早上五點左右,就必須和橫街說拜拜,來到店裏就位,做個認真稱職的童工,夏天還好,冬天洗洗刷刷,皮膚凍到裂開,苦不堪言,但是看到父母親為了顧三餐,每天凌晨三點就開始工作,為人子女的,也只能默默追隨,一切只能說時也命也,那能想到,這一跟就五年啊!
  阿美,老李的童年,固然有辛苦的一面,但是只要我工作完畢,或者學校放學,回到橫街,就能盡情享受快樂的時光,因為父母親非常忙碌,不太管我,換句話說,就是放牛吃草啦,在橫街的廣場上,我總能找到一群玩伴,大家一起滾鐵圈、打彈珠、玩三國、做彈弓、捏泥土、鬥陀螺,或者招朋引伴、到郊外、海邊找樂子,遇上過年,橫街的孩子成群結隊,跑到金門中學運動場,開心的看舞龍舞獅表演,在特別的節慶,當年還可以看到賽馬,瞧馬跑的狠勁,真叫人熱血沸騰,那個年代,很多家庭,孩子都生一堆,在橫街,和老李年齡相似的男孩多的是,玩幾次後自然就成為死黨,當時,金門風行籃球,橫街的小孩,就在廣場牆壁掛上小小的籃框,用一顆小小的皮球,就能玩的不亦樂乎,有時候,就用報紙揉成一顆紙球,照樣不減玩興。
  橫街的孩子,在廣場盡情奔馳,橫衝直撞,自然會影響到店家,比如打鐵店大叔,怕熾熱的鐵屑噴到小孩,燈籠店的師傅怕孩子撞壞成品,茶水間的阿姨擔心小孩被茶水燙到,自然的,你就會聽到嬉笑聲伴著吆喝責備,是那麼的渾然天成,我在那個年齡,皮的像打不死的蟑螂,經常被店家一狀告到父母那裡,所以被父母修理是家常便飯,橫街的孩子雖說愛玩,但也很勤快,頗受店家喜歡,那家店裏忙不過來,只要叔伯姨嬸呼叫幫忙,廣場上的孩子總是蜂湧而至,折盒子,包貢糖,掛燈籠,削竹片,撿蔬菜,甚至幫忙跑腿買個油鹽醬醋,都難不倒這票廣場愛玩的小孩。
  俗話說,魚幫水,水幫魚,橫街上的那些店家長輩,也很照顧這一群小孩,我記得貢糖店有位年輕伙計,看小孩閒晃沒事,抓住空檔,會教我們練毛筆字,燈籠師傅也會撥空,指點我們做紙提燈,紮紙關刀,讓小朋友順利完成作業,打鐵店大叔會送我們滾鐵圈,裝置陀螺鐵釘,茶水間阿姨會把店裏的成堆西瓜皮送給小孩,轉交給父母親做成醬瓜,那年代,地瓜簽稀飯能配上一片西瓜醬瓜,真是說不出的滿足和幸福。
  阿美,我說的有鼻子,有眼睛,絕不吹牛,不夠,妳可能會覺得,老李的童年,除了貧窮,好像過的無憂無慮,其實,不盡然如此,那個年代,小孩子除了在家門口,巷弄廣場遊玩,不然就是溜出父母視野,有山玩山,有水戲水,但是在不安全的環境下,意外死傷等等事件,時有所聞,這些往事,都在心裏留下無法抹掉的陰影,其實,橫街居民最強烈的憂慮,是對岸的單號砲擊,傷亡難料,因為炮彈可能掉落在你家,或我家,老李也曾有過親身體驗,有天傍晚,在家裡的井邊洗澡,打起井水涼,何等爽快舒暢,突然砲聲大作,竟然落在我家附近,本能的臥倒在地,剎那間,震聲隆隆,接著屋子搖動,然後飛沙走石,令我恐懼不巳,心想死定了,炮聲結束,我除了粘了一身的沙土,竟然毫髮無傷,為了此事,媽媽不知拜了多少間宮廟,祈求神明保佑他的孩子。
  聽老李說了半天橫街的過往,阿美好奇的追問,你們當年讀小學,都沒有作業,考試嗎?問的真好,當然有,在當年,老李和那些玩伴,放學後,趁著陽光還在,我們會搬出椅子,拿著木板,相約在廣場上做作業,背書,討論功課,當然,少不了互抄答案,打混交差了事,為何不在家裡做功課,因為點臘燭或使用燈泡,都是很花錢的事,貧困的年代,能省則省,何況晚上還有燈火管制,在戒嚴肅殺的氣氛下,那一個會不要命的膽敢以身試法,告訴妳,那個年代,三更半夜,三不五時,還會挨家逐戶的清查人口,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我,半夜突然被喚醒,發現家裡出現了一堆全副武裝的軍警,在盤問著父母親,說不會害怕是騙人的,後來,軍警單位乾脆替每一個家庭拍攝一張全家人的合照,往後查戶口,就依照片追問家人的流動情形,我們家裡的這一張照片,一直被保留著,因為它是我們李家的第一張全家福,每次拿出來細看,都可以感受到當初的溫度。
  當年,老李來此定居,橫街還很熱鬧,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橫街的市況越來越低落,店家為了生計,只好逐漸外移,居民為了糊口,很多人只好遷台謀生,人一批又一批的離開,缺乏眾人的喧鬧和互動,橫街漸漸變的冷清,不會令人意外,橫街環境的變遷,直叫人感嘆世事無常。
  聊著聊著,雨竟然停了,阿美,走吧,不論老李在橫街有多少的往事,已經是春花秋月,往事不堪回首,再說,好多年沒回來過,相信橫街的路燈已經忘記了在外遊蕩的老李,但是這一條老李當年安身立命的橫街,相信它會永遠活在老李的記憶中。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3
總評比人數:8 獲得星星數:27
2 人
2 人
2 人
1 人
1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