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流 言

*2018/04/10
作者:阿兜。 點閱率:320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因為什麼原因生氣?我不清楚。妳的情緒看來不佳,隔空,我一樣可以感應。
   我的個性大而化之,不會處心積慮去探聽蜚短流長,偶然,是那麼偶然的巧合下,在某家髮廊聽到兩個女人的對話,讓我感到迷惘又訝異的對話,對方是我根本不認識的女士,想當然爾她們也不可能認識我。然而兩位八婆的流言裡帶著下流不堪的形容,一句句像鉛塊般灌進耳朵的剎那我目瞪口呆的受到驚嚇而震懾,一萬個不願再聽下去她們的陳述內容。
  當下我產生想用力搧缺德婦人兩巴掌的衝動。打斷惡毒的論斷和竊竊私語的嘴臉,可是萬一對方強勢的反駁我該如何應對?我的耳朵轟隆隆的作響,我坐立難安的退一步思考,倒不如我消極的把自己雙耳摀住較快,不要聽到任何一句我曾經付出過真情──有關對我舊情人的攻訐與中傷,這令我難堪而浮現厭惡的情緒,並且還夾雜幾許憤怒!
  本來我也一度忍不住試圖轉過身對鄰座婦人咆哮,數落她倆怎麼可以如此惡質的詆毀一個女人的名節,然而千百個念頭在腦海中盤旋的轉了幾轉,我選擇一動不如一靜,我沉默地繼續聽婦人絮絮不休的八卦話題。好漫長的時間,我的頭髮終於剪好了!我如釋重負的逃離髮廊,老闆娘問我要不要洗頭,我心不在焉地邊掏理髮的錢塞給她邊搖頭回絕。
  走出髮廊一溜煙的坐上駕駛座上開車回家,一路上內心浮現那麼些許羞辱與落寞!婦人的對話我一遍遍的反覆咀嚼,心情也一次次跌落更深的谷底。我模擬剛剛如果我開口爭辯該用甚麼身分表達;抗議我的不滿。又考慮假設給對方一陣搶白,會不會換我茫然陷入啞口無言的詞窮狀態,如果爭吵並無法順利解決爭議,甚或趨於更複雜的增添兩個女性茶餘飯後添油加醋的新話題,說不定讓她們順理成章的把我也歸類成她們口中淫亂表兄弟群組中的一員。
  婦人繪聲繪影的描述得如此栩栩如生,包括女子任職某單位的行政人員,住家在哪,丈夫從事甚麼工作……鉅細靡遺的程度令人瞠目。生動到彷彿她們親眼目睹,我腦筋雖有些兩光,這次卻能靠直覺很篤定的判斷得出她們話題下的女主角是妳無庸置疑!我頹喪了!雖然我一度很想替妳辯白,澄清妳根本不是她們形容下私生活那麼不知檢點的女人,我的立足點完全根據我們曾經交往過的瞭解,我不否認中間存在情愫的成分,會不會導致我在判斷上流於私情的盲目相挺呢?說實在沒有辦法考慮這麼清楚,因為連我自己也掉入慌亂無頭緒的泥沼!妳若問我是否因此動搖對妳的信心,抱歉!這問題太尖銳,一時之間我無法給妳明確的回答。
  年輕時交往的往事已為過眼雲煙,激盪的火花縱使仍殘餘在心頭明滅明亮,耽擱在很深很深的角落,我儘量把他層層封存,生怕傷害到我的另一半,我懂女人的芥蒂與忌諱,尤其在異性關係的禁地極盡可能不要輕言碰觸挑戰!偶爾那飛鴻泥爪的片段在午夜悄悄襲來,我會獨自承受那苦澀,不諱言當然也包含絲絲甜蜜的成分在內,這是我的真心話,我不擅長說謊!
  那年我跟妳的愛情故事結束。結束的原因我明白很大一部分緣由我窮小子的身分──愛情敵不過麵包的事實。妳選擇經濟條件較優渥的對象,像許多情侶在愛情與麵包的十字路口徘徊逡巡後做出向現實低頭的抉擇。情場上我條件矮人一截敗得無話可說!怕過苦日子的心態不獨唯妳。宿命吧!我形容不出那段日子的感受,好像挨了一記又一記悶棍還得噤口不准發出呻吟一樣。我默默吞下滿腹苦汁還裝出輕蔑一點也不在乎的屌模樣!為了維護男性最後的自尊,也不想成為別人訕笑的對象(情場被人丟包是件很傷顏面的大事)我提醒自己務必堅強起來的努力過未來的日子,在妳離開後習慣接下來沒有妳陪伴的日子,縱使背負著荊棘般煎熬的十字架,我也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哼!不過是一場愛情的逝去而已,每天──每天不都有人沉浸在新戀情的甜蜜裡,每天──每天不都有人失魂落魄的掉入失戀的深淵裡!地球可是從不施捨憐憫的,當然也不用指望為任何人淌一滴同情的眼淚。腳步一刻不曾停歇的翻轉這顆超級無敵大星球是上帝賦予他的唯一任務,已經夠辛苦的一項任務了!我覺得還頗能以同理心的理解他的辛勞。
  我應該感到慶幸!因為我仍在地球的運轉軌道上並沒有被拋落。
  妳也依然停留在星球的軌道上,只不過彼此交換方向各自追求下一站的幸福!
  妳選擇在某個站牌突然下車,當下令我措手不及,倉皇間我勉強擠出幾句祝妳幸福的客套話(其實暗地裡偷偷咒罵xxx)我不知道該怨恨誰,從小我孤獨慣了,遺世孤立的感覺對我一點也不陌生。
  那個冬夜,永生難忘的新體驗。我打開水龍頭,讓水嘩啦啦的沖洗我的臉超過半小時,直到臉部因冷冽僵麻不堪才關掉水龍頭。可是意識卻仍清醒,我一度天真以為溺死在水中痛苦也跟著掰掰,並沒有如我所願。靠!我頹廢的和衣躺在床上,無垠的一片空白連綿不絕,找不到傾訴的對象(第一,沒有人想聽。第二,沒有人會懂)我把自己放逐在黑夜的邊陲,或許那晚只有無邊的黑才是我親密的患難之交,感謝他陪伴我徹夜到天明。
  中間隔了好長好久的時光,我壯士斷腕的徹底把妳埋葬,斷絕世界上所有關於妳的訊息,我把妳的照片通通摧毀,就是那種連墓誌銘也不想留下的決心!我甚至遠走高飛,來到一座和妳沒有半點連接的城市重新適應新生,也好!屬於上輩子的戀情杳然如天空的鴛,終會漸飛漸遠從我的眼前消失,不需再有任何藕斷絲連的牽掛,最好!
  「命運真的喜歡捉弄無能的人嗎?」當我重回家鄉後過著平淡卻波瀾不興的生活,我滿足這樣的平淡。某一天我的手機鈴響(只有顯示號碼,不儲存在好友群組電話簿的那種)電話那頭傳來妳天生帶著撒嬌的軟軟腔調(我不確定人家形容的所謂「騷」的字眼是不是類似妳的聲音)曾經魂牽夢縈的吳儂軟語喚醒埋葬的靈魂,妳似遠還近陌生又熟悉的聲線絲毫未變,很難想像相隔近三十年的隔離妳的聲音竟還能挑逗我產生雄性的衝動,對於「衝動」這東西我也感到荒廢又陌生。
  不是徹底埋葬了嗎?為什麼還能死而復生,天啊!(上)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