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重回浦邊的感傷        

*2018/04/12
作者:吳家箴 。 點閱率:443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如果有人問:你回金門最「想去」的地方是哪裡?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浦邊」;那麼第二與第三順位呢?答案仍是「浦邊」;浦邊既非觀光勝地,也無奇山異水,何以獨鍾「浦邊」,不作他選?有何以具此魅力,實在令人費解?只因那是我成長的地方、居住最久且感情最深的地方,足以讓我魂牽夢縈、返鄉時唯一能讓我「近鄉情怯」的村落。
  回顧兒時,浦邊約略百戶人家,家家人丁興旺、戶戶朝氣蓬勃;浦邊小街,人聲鼎沸、熱絡繁榮;逢年過節,鑼鼓喧天、親友齊聚。洋樓雕闌玉砌、氣勢宏偉;大厝富麗堂皇、華美壯觀;大厝洋樓,風華正茂、錯落有致;彼此交相輝映、美不勝收!整個浦邊村可說瓊樓玉宇、美輪美奐,無怪乎浦邊的歷史建築數量,名列金門前茅,兒時即已感受深刻。
  離開浦邊40餘年,期間若有返鄉,也是短暫倉促,因而腦海中的浦邊一直保存著原有的風貌──完美如新、完好如初,老鄰居年輕有勁、樓仔厝「英姿煥發」。
  然而近年每有返鄉,有一股「來鳥非昨鳥,今花豈昔花」之感!回到思念最深的兒時住家,前後二十年間所留下的身影足跡,隨處可見。回想父親健在時,一家團聚、和樂融融的情景,一幕幕地呈現,然而一首「甜蜜的家庭」已在40多年前成為絕響,想到吾父已是不能復生,甜蜜的景況也已不得復見,此情此景,我已淚流滿面,難以自已!
  同窗共硯的童年玩伴,自幼一起學習、一起歡笑,浦邊處處有我們的歡樂笑聲,曾幾何時,為了工作生活,如今已個個離開成長的家園,分居他鄉異地。
  與我一起成長的表兄弟妹,長大之後也各自鄉里;疼愛我的三舅父母也已遠離人世;左鄰右舍朝夕相見的老鄰居及兒時所稱的姑姨舅妗、伯叔姆嬸,老的老、走的走、搬的搬、離的離,認識的熟人越來越少,舉目所見,多是新生的面孔、陌生的一代,個個「笑問客從何處來」?「世上新人趲舊人」這句話,在此完全體悟。
  走在鄉間小路,寂靜冷清,久久不見一人;原本繁華的小街,如今只剩一、二家勉強苦撐;沿路所見,大門深鎖,人去樓空鳥看家;老厝塌陷、洋樓欲墜,似乎聽見它們在哀嚎!在求救!深愛它們的「老浦邊」卻無能為力,只能徒呼負負,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逐漸凋零殆盡,怎不令人感傷嘆息!雖有取而代之的新樓新厝,卻是陌生無感的一族,完全感受不出他們的存在!
  「記得當年騎竹馬,回首已是白頭翁」,我們曾是年幼年輕的一群,感嘆時光飛逝、歲月無情,如今時光喚不回,年輕已不再,何圖有體壯的長輩、煥發的樓厝,雖知物換星移之理、也了解時光無法回逆,但懷舊念情的個性,對於這等事實,始終無法接受,也難以調適!
  雖云「有百年厝,無百年主」,然而歷經半世紀的歲月侵蝕與風雨摧殘,「風采神韻」的樓厝已成「風中之燭」,如今「景物不再,人事已非」,每回浦邊,見到人老屋頹的景象,一次比一次嚴重,心情便一回比一回沉重,徹底感受到另類的近鄉情「怯」,因此,如果又有人問:你回金門最「怕去」的地方是哪裡?答案又是「浦邊」。即因用情已深,所以感傷愈重!即因「感傷」愈重,所以情「怯」愈深!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