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榕樹下

*2018/04/14
作者:神盾。 點閱率:1038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沒罪是吧?看你穿著這身軍褲口袋全縫死,非定你個『破壞軍品罪』不可。」
  「你娘卡好的,別人口袋縫死啥意思我不知道,老子今天就非教你個明白不可!戰車砲塔你閣下進去過沒有?口袋敞著?等著勾勾絆絆礙手礙腳影響操作甚至作戰的效率嗎?口袋服貼現在好像很流行,全軍好像只有我們裝甲兵最具資格如此做,而且還他媽的早該做,否則影響到作戰效能後果誰負?」
  「小兵仔」此番好像吃了熊心豹子膽準備跟中華民國憲兵較上勁了,說著間,也就提振士氣冒險犯難的一腳跨上了安全島,作全面接敵,就備戰部署。
  「唉唉唉,一早吃了重磅炸藥嗎?聽你驢聲馬嘯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口沫橫飛振振有詞,好似他娘的都是硬道理『造反有理』了是不是?也不分青紅皂白、不由分說的就想拒俺於千里之外嗎?虧俺們還是同學一場呢……」。
  「赫,同學!你是不知道最近戰備緊?我們都禁假兩三週了,哪有像你們經常車巡在外,湖海洗我胸襟,河山漂我影蹤那般拉風自在啊?」
  「好好好,好同學,別窮嚷嚷,最後一次,噓……,加侖桶再給我加滿,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再不為難你……」聲音越說越小聲。
  「我就說嘛,他娘的,一早潛伏在這裡『蹲點』給我套近乎?少幾趟車巡耍他媽的威風,何需處處揩油?還是說最近泡妞常要發動這隻電驢子?……阿你防衛部直屬戰車營坑道有的是滿滿滿的油料,何苦捨近來求遠呢?」好像不吐出這個「阿」字土語緩衝一下、不足以強化我們「人不親土親」的革命情感,以免被誤視為冷血。
  「我說邱哥,不就公私兩便嘛!」語近哀求。
  逮到這千載難逢之機,為了捉弄他一下,以增添這無聊假日的繽紛樂趣,我故做傷感之狀曰:
  「邱哥已經死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此時此刻,還不如唱首『秋歌』為逝去的歲月悼往……」。
  「我知道你們播音站的傻妞要調走了,所以你心情敗壞?」
  「去你的,她又不是我馬子,何來影響心情?再說也不是『我們的』播音站好不好?國防部的長官呢,惹得起嗎?倒是你消息如此靈通,怎麼我一個『鄰居』竟然不如處在深山修道的你啊?」好像我這一發問似進入其預設的彀中而令其不禁欣然於色,不期然哼起了《秋歌》的段子:
  青山坡斜,一道彩霞,多少黃昏,有我有他,他像流雲,他像曇花,長久等待,見時一剎,當他光芒照射,射進我心海底下,當他隨日落滑下,我茫然又像沒有家,但願我能,變成燕子,展翅追過,青山彩霞……。
  動人心弦之歌聲甫落,又故作不疾不徐道:
  「邱哥你真是個書呆子,你觀測所職司匪情偵搜,你同學我又是幹什麼的?上回我就告訴你,我那個排駐在『擎天峰』,也就是防衛部接待賓客的高級宴會場所,出出入入的人能逃我們職司門禁的銳眼?日前『大主任』宴請各播音員順便為傻妞餞行,說是準備調升回林口總隊部上下班呢!」然後又乘勢打鐵趁熱道:
  「同學我看這樣好不好?假日寶貴,我們都不要浪費時間,油你今兒個就再大發一次慈悲給我加滿,你同學我呢,也不白搭你,『僑聲戲院』你就帶傻妞去,管他媽的什麼關係,這年頭有個妞在旁互相取暖也是個千載難逢的幸福,有道是『苦中作樂』,當前情勢呢又是『相聚少,離別多』,真的!時日無多,能去幾回算幾回吧,到了戲院門口報我名字,就說同學關係可矣,絕對暢行無阻而且給你們預留座位,夠意思吧?」
  「什麼?我沒聽錯吧?同學你的地盤什麼時候也管到這一塊啊?」
  「唉唉唉,你想到哪裡去了?把我們憲兵都想成作威作福無法無天了?不瞞你說,這家戲院我爸是當年起造的大股東,完工營運沒多久,那年我爸在寧小當校長,不是被學校XX主任密報檢舉與幾位老師打麻將嘛,戰地政務時期嚴禁聚賭行為,也就通通被開革了【註2】,還好我爸當年預作投資而有了退路,一家生活得以支撐。」
  此事一經其坦誠挑明,我頓時追憶起小學三年級時,謝校長調進吾校接替原任校長王安慰,時「黃龍潭水庫」奉命正由兵工大肆開挖濬深擴建(完工後改名為「太湖」),我校發起小朋友一人一信慰問施工官兵。「小兵仔」我忝為學業成績較優者,被我師許X民推舉為班代表,隨同謝校長往工地勞軍,記得回程車經山外新市街上一角,靠近大排水溝邊停下,斯時鷹架未拆,外牆主體RC加強磚造幾近完工,正準備內部裝潢設備,校長語隨行者曰:
  「此戲院設備一俟竣工,可以媲美台灣夜總會規模,首開地區娛樂界新紀元。」
  當時「小兵仔」還是個十足土包子竟不知「夜總會」為何物。想到這一層,也想到當年謝同學在我四年級時轉來與我同班,其姊華瑛及其弟華東(現為地區小學校長)併同轉進我校,屬於「貧下中農」子弟的我在那樣艱困的年代營養不良骨瘦如柴,不能或忘曾賜予我饅頭夾奶粉吃的校長公子,小小年紀難得的慈悲心對幼小心靈的我好似有漂母之恩,而此時此刻不就是要桶汽油嗎?滴水之恩當湧泉以報,古有明訓對不?
  然後,謝同學就順當取走了汽油,果真是最後一次了,不久,我師移防南雄地區準備回台整訓,臨走為省卻移交手續煩瑣,節餘汽油全倒進外壕,副連長說:「敵人來攻,就給他來個『火燒壕』伺候。」小兵仔異想天開接應曰:「何不發揚『毋忘在莒』精神效法田單『火牛陣』破敵,在牛尾點燃麥稈以汽油為助燃劑?」此謬語一出,忒也驚人,官兵張口結舌,蓋語不驚人誓不休,此舉無他,在為與前述荒唐一別苗頭而已。
  同學,四十幾年過去了,轉眼近半個世紀消逝如煙,前些日子聽明堆說你先是中風,不久前也撇下我們這些哥們於不顧竟千山獨行撒手人寰而去,四十年前為了一桶汽油短兵相接面紅耳赤,之後人海茫茫未曾再謀面竟成永別,世事多滄桑,昔日的觀測所塌陷快貼近海平面了,還不讓老兵我進去憑弔一番,播音站聲音息了,傻妞也出家多年了,來到昔日依然華蓋如蔭的榕樹下,依稀見你筆挺燙著精神線的憲兵軍服肅立在風中颯颯作響,不遠處傳來余天的雄渾歌聲:
  路邊一棵榕樹下,是我懷念的地方,晴朗的天空,涼爽的風,還有醉人的綠草香……。
  也不禁憶起我們一夥十五六歲的少年異鄉行──在民國六十年五月的海峽初渡,暗黑的夜,暗黑的澎湖「黑水溝」,暗潮洶湧推送著那艘破舊不堪的隨時都有可能在風浪中解體的「萬信輪」頂浪前行,澎湃浪濤裡有我們企圖透過高唱《往事只能回味》掩飾濃濃的思鄉之情,久久不能自已……。(下)

  【註2】寧小XX主任密向有關當局舉發校長謝金X與教師陳X堯及翁X選等聚賭(此「方城之戰」另有一人是誰?一時想不起兜不攏,看看誰能賜知?否則豈不真成了所謂的「三缺一」懸案?)我的同學滄哥那些年民進黨首次執政如日中天,又是高居省府委員、民代、民進黨金門黨部等等要職,有情有義一心要為謝校長平反,也就達陣了,但是同為東州籍又同姓陳老師開革後一度淪為地區戲院書寫海報廣告維生艱難,不是更應該給予溫暖關照嗎?據悉,此事件「告密者」終其一生也就是當個主任,與校長一職絕緣,這種台灣話稱為「爪耙仔」之行徑,俺家二姐夫就甚為不齒,曾初考進公務人員「調查人員查核班」資格而不就,蓋非其志趣之所在也,也常惕勉「小兵仔」身在公門好修行,千萬莫為陰損事。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461 獲得星星數:2303
460 人
0 人
1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