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阿母e針車

*2018/07/17
作者:顏炳洳。 點閱率:712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阿母e針車
有pang盤(1)
有皮帶
有幼幼e針頭
有長長e線
擱有親像翹翹板e腳踏

阿母e針車
親像犁土車
犁過桌裙 犁過窗仔籬(2)
犁過囝仔e花帔(3)
犁過枕頭 犁過被單
犁過阿爸e西裝領

阿母e針車
親像犁土車
嘸管風雨嘸驚寒熱
答啦答啦答啦答啦答啦
犁過一領擱一領
阮寒天欲穿e衫。

注:
  (1)pang盤:圓轉盤。
  (2)窗仔籬:窗簾。
  (3)花帔:包裹、揹嬰兒用的寬布條。
  〈後記〉:這首閩南語短詩躺在電腦資料夾裡應該有十幾年了,大約是在看了《金門新詩選集》中陳長慶大哥的「咱的故鄉咱的詩」等七帖有所感後,試著也用金門話所寫幾首母語詩歌之一。
  小時候,家裡有架裹著淺綠色外皮的老針車,一直擺放在老房子護龍的客廳裡,是阿嬤及媽媽用來縫縫補補,修改腰身、褲管或置換拉鍊等的必要助手。她們會先滑開一塊小鐵片、安上一枚像心臟的小圓鐵線盒,後把立在馬背身形上的線團在針車身側搭來繞去,再把線頭用嘴唇抿一下口水,然後側低著頭專注的把線穿過針眼,再輕輕撥動轉盤、腳踩踏板,針車就開始一邊吃咬著布、一邊答啦答啦地跑了起來。感覺上,針車是那個年代家裡最複雜精密的機器。
  後來,老針車移交到媽媽手上,也搬到她房裡,雖然使用的機會少了,但遇到需要補綴時,機件塗抹點針車油後,還是可以派上用場。去年十二月初,近八十歲的母親腦溢血,經二次腦部引流手術後,在台各醫院輾轉復健了幾個月後轉回金門。為了在她房裡騰點空間好多擺一張床給看護睡,以便夜裡就近照看,於是便把房裡的老針車移出來,不意生鐵骨架的老針車竟沉甸甸得幾乎搬不動。
  近日,看了楊銘達君在文化局的「戀戀針線情之百年縫紉機」展,除了被幾款造型古雅的清末民初老針車所吸引外,也勾起了年幼時圍繞在阿嬤及媽媽身邊幫忙穿針線,或是調皮玩弄轉盤而把線團亂攪一氣的過往。中學時讀唐詩人孟郊的〈遊子吟〉,對於「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便心有感焉。記得國中畢業初次要去台灣時,阿嬤特別拿了一個她用老針車縫製的帶著拉鍊及白皮筋的束腰錢包,要我穿在腰上,藏在衣褲裡面,避免錢被扒走或弄丟;阿嬤百歲仙逝後,我還在她房間的矮櫃裡,看過幾個做好而尚未使用的腰包,想來,我的兄姊赴台時也應該都曾使用過。
  學生時代,黃卡其制服的膝蓋、屁股部位老是磨破,阿嬤及媽媽每次都是用老針車很細緻地綴補成一圈圈正方形或圓形圖案;這點點滴滴的「針線情」,都讓我對老針車有一份特殊的情誼。至今,針車的收納盒裡、阿嬤及媽媽的櫃子裡,還藏著一包包她們從年輕時所蒐集的針線、舊拉鍊、各式鈕扣及碎布,即使知道這些大包小包的什物今後都用不上了,我也捨不得丟。
  每回瞅著老針車,腦海就會升起空踩針車踏板、慢慢加速的那種被慣性帶動的韻律感,想起線團在針車背脊上快速轉動的樣子,還有阿嬤及媽媽專注著用雙手移動衣物讓針頭犁過的神情。如今,阿嬤已經仙逝,媽媽行起坐臥都需要人攙扶,老針車大概再難覓伯樂而只能孤單地老在牆角了。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6 獲得星星數:26
5 人
0 人
0 人
0 人
1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