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父親送便當

*2018/08/06
作者:玉玉。 點閱率:246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辦公室門外出現一個身影,還沒來得及看出是誰,對方卻先叫出了我的名字。「啊!爸,怎麼來了?」「你今天早上出門忘記帶便當,你知道嗎?」「嗯,知道,正打算中午回家吃飯呢。」「是喔!我不知道你打算回家吃,以為你根本沒發現沒帶便當,我正要去上班,想說就幫你拿來了。」「嗯,好,爸,謝謝。」
  接過這個便當,腦子裡閃過很多畫面,記得小時候上學時,我常常忘東忘西,一天美術畫畫工具沒有拿,隔日音樂課本忘了帶,很多時候也不敢打電話回家請爸媽帶過來,又或者說那時候爸媽忙著工作,也沒時間理會我的小迷糊,家裡只剩爺爺奶奶,下課回到家也是爺爺奶奶關心我們肚子餓不餓,我當然也不會要他們老人家為我送東送西,時常牙一咬乖乖的伸出雙手,吃幾下藤鞭,接著再跟隔壁的同學借課本借工具的。
  而小時候的頑皮,也讓我當時跟父親的關係降到谷底。記得那時我有雙漂亮的小紅鞋,是姑姑送的禮物,那時班上的同學都是白色的運動鞋,我當時既開心又帶點驕傲的心情,天天穿它上學,然而小紅鞋不敵我的衝刺奔跑,鞋頭很快就張大了嘴開口笑,媽媽被我嚷嚷著受不了,只好儘快幫我把鞋拿去修鞋店修理。隔日放學回家,只見媽媽說鞋子還沒修理好,需要再一天的時間,我便說好,乖乖地穿上白鞋上學去。再隔日我興沖沖的跑回家,媽媽說今天下雨天,她不打算去幫我拿鞋!我一聽頓時滿肚委屈,眼淚嘩啦啦地流下來,大聲的哭鬧起來,「碰!」一聲的甩上書房門,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怒氣衝破了腦門,隨手拿起一本厚重的書,我便一頁一頁的撕毀,不記得過了多久,只記得頁數越來越少,喉嚨開始口乾舌燥,我才驚覺。完蛋!整本書快被我撕完了,而這本書還是哥哥從圖書館借回來的書籍!怎麼辦怎麼辦?我開始驚慌,趕緊尋找黏著劑,必須一頁一頁的貼回去。最後用了透明膠帶一張一張的黏貼,打算闔上書時,才發現書本厚度增加了一倍!只好用好幾本書重重的壓著,心理暗自祈禱千萬不要被發現。
  所有壞事都一起發生了!次日放學回家,哥哥拿著書本站在客廳,爸爸媽媽與爺爺奶奶都在場,爸爸要我們其他兄弟姊妹都要客廳集合,並且一一審問,書本到底是誰撕成這樣的?沒人開口承認,爸爸說不承認我就一個一個打,每個人都打!這時大家都極力否認,我確怎麼也講不出話來。「是我撕的。」我用細細小小的聲音說著。「為什麼?你不知道這是哥哥向圖書館借的書嗎?到底是為什麼撕了整本書?」我只是沉默。爸爸棍子落下了,我不想哭可是沒忍住,再有意識時,我直筆的躺在床上,身上好幾處疼痛得發燙,媽媽正用藥膏在幫我上藥,冰涼之間還是感受得到刺痛。那是父親唯一打過我的一次,在那之後,與父親的交流越來越少,心裡沒有敵意只是當時的我無法理解也不諒解。
  好幾年過去了,大學畢業後工作出國,來來回回也十年過去了,再回到小島回到家,感覺依舊熟悉,看到爸媽蒼白的髮絲,我才驚覺歲月不饒人,爸媽真的老了許多,媽媽見我回家便開心不已做了滿桌子的菜,我開始上班後,媽媽也樂意每天為我準備便當。爸爸卻什麼話也沒說,卻常常買我愛吃的水果、牛奶和土司,只要冰箱牛奶少了,他便又騎著機車去趟超市。我剛回小島時是冬天,可能氣候溫差大,我染上流感喉嚨極痛,起身吃點稀飯不到五分鐘又吐了出來,連下床的體力都沒有,爸爸又騎著機車載我去看醫生,送我回家後便又轉身出發去超市買我要吃的吐司。現在看著爸媽,我好像越來越能體會到父母對子女的關愛是一輩子的,不論我們怎麼鬧彆扭使性子,他們總是寬大的包容和無私的付出。
  看著手上的便當袋,在抬頭看爸爸離去的背影,爸爸,我希望您平安健康,女兒還想帶著你們去看這世界,自己走過半個地球,爸媽卻在原地等我半個世紀,希望時間走慢一些,我們能相處久一點。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