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父親節感懷──感念恩人

*2018/08/07
作者:吳家箴。 點閱率:636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記得父親曾以一本黃皮的筆記簿做為「病中日記」,每在病情穩定、頭腦清醒時便會提筆記述病中感懷及探訪恩人,並將金門日報刊出的各校捐款或相關報導,剪貼於日記中,足見父親是位感念恩情之人,只因身虛體弱、病危連連,未及感恩戴德、登門拜謝即溘然長逝,相信父親必然含恨九泉。可惜日記不知流落何方?無法賜我第一手資料,實為憾事!
  為償父親感恩遺願,為讓吾家世代永銘恩德,謹在父親節前夕,恭撰本文,唯因父親病情嚴重、病期久長,在吾家遭逢變故之期,曾經伸出援手、雪中送炭的恩人貴人不計其數,加以父親連月昏迷不醒,母親終日以淚洗面,我等尚在求學,又事隔近半世紀,因而寫起本文,難度甚高,必然掛一漏萬!
  父親生病之始,起於沙美開會,在身體極度不適之下,放棄騎腳踏車,乃請金藩表哥以機車載回浦邊,抵達家門隨即大量吐血,微弱的呼救聲驚動了隔壁村公所的員工,急忙找回母親,而後送往山外衛生院,我與大妹住校念高中,只有克強對我輕描淡寫,無從得知真正訊息,及至醫院:「右手輸血、左手葡萄糖、外加氧氣罩」是我見到父親的驚恐場面,自此一住八個多月,也是吾家勞碌悲痛的開端。
  父親生病當年,幸逢愛民如子的閆修篆縣長,在趙院長的陪同下探視父親病情,殷殷垂詢、憂形於色,經由醫師建議採用高蛋白藥劑,小小一劑價值3000元,高於教師月薪,院長問母親可否負擔得起?母親回說:「即使賣兒鬻女也要救治。」縣長聞之動容,拍拍母親肩膀:「我來想想辦法。」父親才得以延命救治。
  下一任縣長羅漢文先生,同樣是親民愛民,每在公餘之暇就來醫院探視父親,三不五時還會塞個一千元給母親,體卹之情,令母落淚!兩位縣長不僅日理萬機,尚且關注民間疾苦,實感人至深!
  金門衛生院是吾家的傷心地,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在父親的最後六年中,父親稱得上是醫院排行榜上的常客,進進出出不知多少回?承蒙趙院長與江課長不時前來關照;梁主任醫師視病猶親、悉心救治;護士亞禮表嫂與許姓護士在父親接連吐血而院內缺血的危急下,竟然義無反顧、夜闖軍營,喚醒同袍,感謝幾位「無名英雄」的熱心賜血,讓父親得以轉危為安!護士戴小姐也是母親感念的恩人,待人親切,給予母親許多精神的力量。
  掛號室蔡清力先生,曾是父親同事也是我讀小三的導師;工友才旺兄是父親學生也是我同學,在有形無形中給予諸多的方便與協助,每在寒風颼颼的夜裡,見我睡在走廊長條椅,他們常會幫我找地方,有次睡在掛號室,深夜還被急診病人喚醒,實在喚得合情合理。時日一久,透過他們直接間接的關係,善待我家的醫護員工越來越多;半夜剛抬走的「不治病人」,空床立即成了我的床位,《水滸傳第三回》:「飢不擇食,寒不擇衣」,我則是倦不擇床,全然不顧遺留的病菌、血跡或不祥忌諱,倒頭就睡,護士小姐能夠通融,不半夜趕人,我已千恩萬謝了!父親能夠僥倖出院,能夠重回久違的家,都得歸功於衛生院的醫護員工,因此衛生院也是吾家的感恩地。
  每當父親陷入昏迷,醫生便囑咐我至惠民藥房買一劑生汝肝(C.P.X.),當年一劑80元,相當於教師一日所得,老闆告訴我:此藥專治肝硬化,注射後立即軟化,在此束手無策下,寧信其為真。
  父親病危時,我與大妹在院陪伴母親夜間輪班;若稍穩定,我偶爾到附近親友家借宿,有時大表姊家、有時睡山外姨家,而母親始終寸步不離,以坐睡、趴睡或臥睡度過每一夜,從未好好睡過一覺,一股堅強的意志力支撐著母親不被逆境打倒。
  父親長期住院,大表姊乘地利之便、善盡地主之誼,視姨父母如親父母,待表弟妹如親弟妹,一有空閒,便拎著餐飲到院勸母進食,直到吃完才肯離去,家和弟寄居表姊家,寄讀湖小小一,有時還嚷著要找娘,打擾之情,不言可喻;在縣府上班的大表姊夫,一樣勤快貼心,每天上班前、下班後,都是先到醫院。兩人對吾家的付出,恩情如天高。
  父親來臺醫治,母親帶著么兒家和弟隨行,寄居永和堂叔父家,寄讀頂溪國小小一,母親每日從永和搭公車至臺灣博物館再轉車至榮總,對初來乍到、人地生疏的母親而言,的確是一大挑戰。父親動大手術當日,由於風險性高,母親寢食難安、憂懼萬分,幸虧念大學的欽炎表哥特地請假陪伴安慰,讓母寬慰不少。
  堂叔父母待如家人,即使父親想要自備餐具,叔母以自尊為由認為不妥,每想當年若無叔父母照顧善待,茫茫人海,吾家不知棲身何處?此恩此德,山高海深。
  居住六張犁的秀治妗,年輕時嫁來浦邊,與母是堂親至友,吾家來臺,打擾甚多,難以為報。
  父親連續任職何浦校長21年半,與師生朝夕相處、親如家人,何浦國小可以說是父親的第二個家。在此大病之前幾乎未曾請過病假,即因負責盡職、堅持固執,長期的積勞,使得「病來如山倒」,一病不可收拾,「病危通知單」就如十二道金牌,道道都是來「索命」,都要家屬心理準備,如此危急存亡的病情,早已哭乾家人的淚水,然而父親的個性卻始終如一,只要能「站得起來、走得出去」,便毅然決然銷假上班,每天頂著浮腫的臉龐、倦怠的身軀,拖著沉重的步伐來面對龐雜的校務,直到倒下回院。何浦同仁深知父親病況與個性,個個宵衣旰食、枵腹從公,為父分憂解勞,方使校務順利推展,校譽蒸蒸日上,這都得感謝當年這些盡心竭力的恩師,讓父親住院期間無後顧之憂!
  父親生病時偏愛水梨,金門水果稀少,水梨更是罕見,然父親好友金竹校長,總是找遍水果店,在下班後趕至醫院,以關懷的眼神、溫暖的手心撫摸著父親的頭額手足,頻頻嘆息!而後留下得來不易的水梨默默離去,真心實意,全然流露,昏睡中的父親若知至友駕臨,必然感動落淚!
  許清堯校長曾經任教何浦,頗念舊情,數度前來探望,慷慨解囊。
  父親早年在陳坑國校教的學生,與父親年齡較近,亦師亦友,其中有位鑲牙名師「進也」,每到醫院必定難過落淚,父親往生時痛哭失聲;還有一位軍中名醫「炳森」,也特地前來探視父親病情,濃厚的師生情誼,父親念茲在茲。
  林金龍校長在父親最後一年轉任教師期間,多方照顧,尤其在父親彌留階段,特地前來探視,父親費盡畢生餘力、氣息奄奄地說出一段無人能懂的話語,應是懇求林校長辦妥身後撫恤事宜,林校長略知其意,再三保證,父親堅忍至最後一刻,等待這位關鍵人物,交代遺言後隨即安然瞑目,在此感謝林校長!
  年僅12歲的二妹與9歲的大弟,暫居浦邊住家,近鄰至交贊成賢伉儷經常前來探望可憐且乏人照料的弟妹是否吃飽穿暖?連豬隻也是仰賴他們飼養,應是「禍兮福所伏」,就在吾家豬舍中宣傳彈的前幾天,正巧贊成夫婦將所託大豬賣出,也算是不幸之幸。
  金門俗語云:「也著人,也著神。」母親堂親至友──猜姑婆與訓嬸婆,為父四處奔走、求神卜卦,希望藉助神力賜我父親早日康復。母親說:若非致意至親,孰願為之,隱含著此舉帶有煞氣意味,吃力不討好。《人生必讀》云:「有錢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我質疑後半句,因為在吾家落難時,親友卻傾注全力、解我為難,患難中的真情,彌足珍貴,特別感人!                                  應是基於父親藥材昂貴,吾家食指浩繁、子女幼小,或是基於教育同僚,休戚與共,不知哪位善心人士發起樂捐,各校紛紛響應,資助吾家度此難關,大恩大德,感激涕零!
  父親往生之日,左鄰右舍主動齊聚我家,協助料理後事,三舅父母深怕母親經不起打擊,跟前隨後,一連數日就在我家席地而睡,協助料理三餐,父親生前的數位校長好友也在公餘前來共商後事,在此心煩慮亂之際,若無恩人指點相助,真不知何去何從!
  「世上百般愁苦事,無如死別與生離」,公祭家祭當日,父親即將永別,來到最不捨的時刻,渥蒙治喪會李金塔主委暨委員、譚紹彬縣長暨各主管、何浦、金寧兩國小校長師生代表、城中第一屆與金中十六屆同學代表、浦邊鄉親、至親好友親臨弔唁致祭;還有各級學校、各個機關、師大同期及本班同學、至親好友寵賜輓幛厚儀、吳氏宗親鼎力相助、金城表哥全程拍照,隆情厚誼,謹申謝悃!
  東漢崔瑗《座右銘》:「受施慎勿忘」,布衣族人說:「吃水別忘井,過渡別忘筏」,侗族人也說:「吃飯莫忘田,吃魚莫忘河」。名諺如暮鼓晨鐘、朝乾夕惕。父親罹病,探訪者絡繹不絕,施恩者難以估計。上承縣長大人體恤愛顧,又蒙醫院全力救治,各校踴躍捐款,親友同仁多方協助,讓吾家得以持續擁有將近六年的父親,也得以度過艱困危急的難關,飲水思源,點滴在心,再造之恩,昊天罔極!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58 獲得星星數:276
54 人
0 人
0 人
2 人
2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