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在記憶深處 ──寫在《烏番叔》出版之前

*2018/08/14
作者:陳長慶。 點閱率:285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二○一七年秋分,我終於把《烏番叔》這部長篇小說寫完。即便這個故事橫跨兩個不同的國度和文化,時間更長達二十餘年,年輕一輩的朋友對它或許會較為陌生,可是當老一輩的鄉親閱讀它時,勢必會有一份無名的親切感,因為他們曾置身在爾時那個苦難的年代。甚而亦有年輕出洋、年老歸鄉者,以及在異鄉歷經許許多多不欲人知的情事。故此,對於文中的人事物,仍然深藏在他們的記憶裡,一經提起,勢必能激起他們諸多的回憶。
  彼時島鄉地瘠人貧,有些鄉親不得不承受「十去六亡三在一回頭」的悲慘命運,遠到南洋謀生。即使事業有成、衣錦還鄉,興建「番仔樓」榮耀鄉里者有之;但我們看到的似乎只是他們光鮮亮麗、耀眼奪目的一面,渠等在異鄉艱辛的奮鬥過程則鮮少人知。而一事無成、窮途潦倒,老死他鄉者亦不在少數;但縱使是死者的至親好友也沒人願意提起,因為深恐有失他們的顏面,只能默默地為他們流下一滴同情的淚水。
  文中的烏番叔則是幸運的,因為有表哥的帶領和安排,並沒有承受所謂「十去六亡三在一回頭」的悲慘命運。加上他誠實又不畏辛勞的唐山人本性,以及和船長與漁工相處融洽,共同為公司創造佳績,才能獲得老闆娘的青睞。繼而提拔他這個初來時穿短褲、打赤膊,肩上披著一條擦汗毛巾,夥同漁工上船搬魚貨,以及代理總經理期間,處理排華暴徒蠻橫行為得宜的工頭來擔任公司經理。烏番叔看似是遇到貴人的相助,而又有誰能體會到他為公司付出多少心血、流下多少汗水?甚至當他升任經理後,並沒有待在辦公室納涼,每天仍然在漁港進進出出,偶而還放下身段上船幫漁工搬魚貨,整個人被太陽曬得比當地人還黑。凡此,莫非就是他獲得曼麗老闆娘賞識的最大理由。
  然而,即使他按月寄給唐山的妻室生活費,直到蘇卡諾政府禁止華僑返國及通訊時才停止。但他還是千方百計託請新加坡友人代匯美金二十元,若依當時的匯率約折合台幣七百元,以彼時的生活水準及物價指數而言,七百元並不是一筆小數目,可是則查無此人而遭退回。烏番叔再怎麼想也想不到,春枝竟是難忍寂寞,趁著他在南洋工作賺錢時,放著先人遺留下來的田園厝宅,及祖龕裡列祖列宗的神主牌位不管,跟著兵仔跑了。
  縱使烏番叔未落番時曾聽說,有些婦女因夫婿出洋謀生,日久難忍閨房寂寞,竟有紅杏出牆的情事。但他始終相信,春枝是一個懂得分寸的善良女人,不會有逾越婦道的不當行為發生,可是他之前的判斷卻是錯誤的。原來人生紛繁事雜、瞬息萬變,而且這件在島鄉鬧得風風雨雨、跟兵仔跑的不名譽事件,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而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想不到竟是從小和他一起長大成婚的妻室春枝。對向來愛家愛老婆的烏番叔來說,真是情何以堪啊!
  如果是烏番叔落番後,賺錢不寄回家,置春枝生死於不顧,為了生活她不得不去偎依能供她溫飽的男人,倘若因此還情有可原。可是事實並非如此,烏番叔剛領到薪餉時,一寄就是兩塊大洋,往後改成新台幣,別人寄一百,他則寄兩百,除了讓春枝衣食無虞,也羨慕了許多村人。即使因政治因素使然,不能通訊,匯款也因而中斷,但烏番叔仍然設法託請新加坡友人代匯美金二十元,但卻一再地被退回。而實際上那時春枝已跟兵仔跑了,可是烏番叔則被蒙在鼓裡而不知。幸好有沙瑪這個番婆,才讓他的人生從黑白變成彩色。
  不可否認地,自從國軍從大陸撤退駐守金門後,即使初到時強佔民宅、強拆門板,造成島民諸多不便;甚而軍紀渙散,槍械彈藥缺乏嚴格管控,因而發生多起強暴及槍殺婦女的不幸案件,讓受害者家屬恨之入骨,莫不以「夭壽兵仔」來稱呼他們。但卻也因為這些夭壽兵仔的進駐,島民的生活環境才能逐步地改善。春枝也拜他們之賜,除了幫她拔花生、拔小麥、割高粱,連長又派人爬上屋頂幫她修補破損的瓦片。直到連長調走又調回她們村郊擔任營長時,當年修補的屋頂依然不會漏水,莫不讓春枝感激在心。想不到後來兩人竟暗通款曲,春枝在營長的安排下,竟瞞著村人偷偷地到台灣去。
  縱然婦女跟兵仔跑的案例在這座島嶼屢見不鮮,可是春枝的行徑,則教人無法認同。因為她自小和烏番叔一起長大,兩人又是新婦仔「做大人」(成婚),夫妻的感情也沒話講;烏番叔落番後寄給她的生活費也不在少數,衣食可說無虞。而且她也利用他寄回的錢,開了一間小舖兼洗衣,賺了不少錢。如果以傳統的婦道而言,春枝理應先以歷年來的儲蓄修葺古厝,倚門等待烏番叔衣錦還鄉,而不是如同村人所說的:春枝放田園、放厝宅、放祖公,跟營長仔跑,真無良心喔!
  然而,春枝在等不到烏番叔的音訊時,或許認為他歸鄉已無望,加上長年獨守空閨,內心難免空虛又寂寞。於是當營長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她的眼前,並施予甜言蜜語時,莫不撥動她的春心。於是一個反攻不了大陸的已婚男人,一個是丈夫出洋音訊杳然的婦人,兩人彷彿久旱逢甘霖,共同沐浴在綿綿春雨中。甚至春枝在嘗到甜頭及受到營長的慫恿後,竟願意放棄島鄉的一切,跟隨營長到台灣共築愛巢。臨走時則帶走存款和黃金,把祖龕裡列祖列宗的神主牌位關在待修的古厝內,讓祂們隨著古厝的頹廢淹沒在歲月的洪流裡。儘管這是大時代的悲劇,但善良的島民無論男女老少,似乎都必須替雙方著想。
  試問:當男的出洋工作辛苦賺錢寄回養家,再面對家裡的老婆不甘寂寞紅杏出牆或跟別的男人跑,如此,不僅讓他頂戴綠帽,也是這輩子的奇恥大辱。而如果遇到的是,在家倚門盼望出洋的夫婿能衣錦還鄉,夫婿賺了大錢後卻已在番邦另娶番婆,丟下唐山的妻室不管,並生下番仔囝準備在異鄉落地生根,碰到這種沒有良心的夫婿,她們又能奈何呢?凡此,不都是當事人內心難以承受之重麼?
  但是在這部小說中,即使受到番邦政治環境的影響造成烏番叔和春枝一些誤會,而首先變心的則是春枝。雖然沒有烏番叔的音訊和僑匯,可是她早已運用他寄回的錢開了小舖,而且生意興隆,賺了不少錢,不僅買了黃金,銀行亦有存款,根本不必靠烏番叔的僑匯即可過著優渥的生活,甚至早該把古厝修葺完竣,來完成他們共同的心願。然春枝寧願把錢存在銀行或買黃金,一味地要等烏番叔回來,最後則忍受不了寂寞跟兵仔跑。然而在這座純樸的島嶼,跟兵仔跑則是一件相當丟臉的事,在這塊土地長大的春枝難道會不知道?
  或許,對於已嘗到性愛甜頭的已婚男女而言,當壓抑的性得不到紓解時,男的可以公然去嫖妓,彷彿是應該的,不會受到旁人的置疑;但女的一旦有不當的行為,則會引起人們的非議,這莫非就是男女間的差異,難怪春枝會和營長暗通款曲。而對於潔身自愛的烏番叔而言,即使他正值壯年,生理上難免會有需要,但他卻從未去尋花問柳,唯一的是睡夢中自然的夢遺。
  然而,縱使烏番叔沒有對不起春枝,但卻分隔在兩個不同的國度,時間一久,感情似乎會隨著歲月的更迭而淡薄。倘若有一方定力不夠,又有異性介入其中,勢必不能自持。之前再多的諾言和海誓山盟,也會在一夕間付諸水流。畢竟人有七情六慾,且又是凡人而非聖人,告子亦講過:食色性也。因此,春枝背叛在南洋謀生的烏番叔,在供奉著列祖列宗的古厝和營長交媾,復又偷偷地跟他走,即便與婦德背道而馳,然其行徑則是可以理解的。
  反觀烏番叔,當他的匯款遭到退回後,他心裡已有數,因為事出必有因,沒有風吹的湖面,不會無端地起漣漪。儘管春枝和營長相好並沒有被捉姦在床,但卻推翻他之前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春枝是一個懂得分寸的善良女人,不會有逾越婦道的不當行為發生。」可是世事難料、人心善變,不會發生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春枝跟兵仔跑,烏番叔所有的夢想勢將化成泡影,更別說是生兒育女、傳宗接代。
  但從種種事跡顯示,烏番叔內心似乎已有預感,因此接受早已暗戀他多時的同事沙瑪的開導,於是一場沒有輸家的中印大戰就此開始。即使沙瑪是唐山人口中的番婆,但她早就跟隨一位華人老太太學會華語,縱使說來不太標準,將來和烏番叔溝通勢必沒有問題。日後一旦舉家返鄉,相信很快就能融入島鄉社會,適應在地生活環境,和烏番叔一起為家而打拚。(上)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