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在記憶深處 ──寫在《烏番叔》出版之前

*2018/08/15
作者:陳長慶。 點閱率:246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尤其是沙瑪,憑著她高挺的酥胸、渾圓的臀部以及亞熱帶女性健康的身體,竟然真的年頭生一個,年尾又生一個,連續為烏番叔生下四男二女,烏番叔再也不愁後繼無人了。雖然走了春枝讓他顏面無光,但來了沙瑪則讓他的人生翻轉,烏番叔到底是得還是失呢?若以「因禍得福」來比喻,或許再恰當不過吧!而且經過多年的努力,在曼麗老闆娘的提拔下,他已從初來時的工頭,擢升為公司經理,每月可領到一筆豐厚的薪俸。當年曾誇下返鄉要分番餅、宴請村人與親朋好友,及修葺古厝的海口,如今以他的經濟能力來說,絕對能一一實現。
  然而,儘管烏番叔在番邦有一份固定且待遇豐厚的職業,住的是新蓋的樓房,又有一位賢慧的番婆及四男二女相陪伴,理應在番邦好好過日子才對。可是他念念不忘的是故鄉金門,返鄉時要分番餅、宴請親朋好友及修葺古厝更是他的心願。然則受到蘇卡諾總統排華及禁止華僑返國及通訊的影響而遲遲未能實現。好不容易等到蘇卡諾下台,印尼的政局才有了重大的改變,但並非如他和表哥初到南洋時,從同安渡頭搭乘舢舨到廈門,然後買張船票就可到南洋,而這條回時路早已不通。
  自從國軍打敗仗撤退到台澎金馬後,兩岸已隔絕,除了不能原路返鄉,甚至還得繞道台灣才能歸鄉。而且金門被定位為前線,屬於戒嚴地區,並以軍領政,實行戰地政務,訂有許多約束居民的單行法,烏番叔若想返鄉還得經過層層關卡。甚而金門與台灣相距遙遠,不比金門和廈門,交通十分不便。即使除了天候不佳外,每天都有軍方的運輸機飛往金門,但搭乘的則是軍職人員及少許因公出差的公務員,一般平民百姓只有望機興嘆的份。當然,有關係者或有辦法的人則除外,包括那些走後門的政客或以金錢賄賂相關人員的投機份子。
  若依目前的情況而言,烏番叔如要返鄉,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終究事在人為,只要有心沒有克服不了的問題;利用關係更是每個國家、每個社會常見的事。可是能不能找到關係、運用關係,則必須端看個人的人際關係和社會地位。而烏番叔只是一個單純的漁業公司經理,管好本身的業務就好,並沒有交際應酬的必要。況且交際應酬是需要花錢的,向來節儉成性的烏番叔,更不會把錢花在花天酒地、無謂的應酬上。因此,他並不認識檯面上的高官顯要。
  於是,當他從船長口中得知有一個返國的機會時,不得不求助於人在新加坡,且交遊廣闊、人際關係相當好的曼麗老闆娘,請她設法幫忙。但其中涉及的人際關係,也就是所謂的社會關係,則有印尼商會會長,台灣僑委會及國防部參謀總長……等等。倘若沒有一層又一層的社會關係,烏番叔不知得待幾時始能回到闊別近二十年的家鄉?曼麗老闆娘也順理成章成為他歸鄉的恩人。近二十年來,他掏心掏肺為新加坡劉國棟家族事業而努力,總算給了他一個比獎金更有意義的代價。因為在這個事事講關係的現實社會,有關係者諸事順利,反之則是處處碰壁,甚至不得其門而入。
  然而,當烏番叔以華僑的身分踏上故鄉的土地,金防部接待專車載著他風風光光進入村莊時,面對自家空無一人的破落的古厝,祖龕裡列祖列宗的神主牌位被掩沒在瓦礫堆裡,目睹如此的情景,讓他不得不流下一滴悲傷的男兒淚。當看到那些相見不相識的孩童們,不禁讓他想起返鄉要分番餅的諾言,以及沙瑪特地為他準備的紅包。巧而遇見好友阿明,於是一個分番餅,一個分紅包,不多時已引起村內一陣騷動,原來是番客回來了,可是番客的歸期則只有三天兩夜。儘管時間倉促,但在阿明的協助下,他還是實踐了分番餅、宴請親朋好友及修葺古厝的諾言。往後的心願則是帶著一家大小回到這座島嶼,共享天倫之樂。
  儘管這是一個舊時的落番故事,男的在外辛苦賺錢,卻受到政治力的影響而斷絕音訊;即便有錢也寄不回家,以致造成許多不能彌補的誤會和憾事。但彼時旅居海外的鄉親無數,有些係在家鄉成親後赴南洋,有些則是赴南洋後再返鄉成親,他們都留下年輕貌美的妻室在家鄉。而她們莫不展現傳統的婦德,在家侍奉公婆或捲起褲管下田耕種,過著小媳婦的生活。儘管她們也需要性的調劑,可是在傳統婦道及上有公婆看管的使然下,只好等待夫婿衣錦還鄉的那天,才能徹底地紓解壓抑的性。如果夫婿一去數年,她必須一忍再忍;倘或一去不復返或告老才返鄉,她只得守一輩子活寡。縱使沒有怨天尤人,卻也自認歹命!
  文中的春枝到底是好命或歹命?當她衣食無虞還有儲蓄時,則難忍閨房寂寞。因此在沒有公婆的約束下,她已顧不了女人該守的婦道及婦德,甚而管它什麼祖宗十八代或是人家怎麼說,先求取自身的性解脫再講,其他的留待以後再說吧!這也是她公然和營長在自家房間的床舖上翻雲覆雨,最後則跟著營長走的主因。不可否認地,人不分男女,一旦沒有羞恥心,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這莫非就是人性的通病,所以「龜不必笑鱉無尾」,只是沒有遇到而已。
  反觀烏番叔,即使他在番邦努力工作、辛苦賺錢,也幹上經理,銀行亦有不少美金存款。可是當他踏上故鄉這塊土地,難免會觸景生情、流下男兒淚。除了要面對已成頹垣斷壁的古厝,還要承受老婆跟兵仔跑的恥辱。幸好他已準備好修葺古厝之款,在番邦亦梅開二度,儘管娶的是所謂的番婆,但沙瑪則是道道地地的黃花閨女,為人處事以及對烏番叔的照顧,比起春枝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還替他生下四男二女,將來一旦舉家返鄉開枝散葉,人丁勢必更加地興旺,烏番叔不正是因禍而得福麼?
  然而,倘若站在人性的立場,當夫婿落番而音訊杳然時,春枝有選擇跟營長在一起的權利,因為她需要的是性和愛。況且,營長又是一位優秀的國軍軍官,可說前途無量,往後兩人幸福可期。但是在村人眼中,春枝則是一個放田園、放厝宅、放祖公,跟營長仔跑,沒有良心的女人。即便將來成為將軍夫人,也無顏回到這個村莊,因為在這座民風淳樸的島嶼,跟兵仔跑終究是一件不名譽的事。相對於烏番叔,儘管他已梅開二度後繼有人,過著幸福的日子,但每當談起這件事,或許不會有人取笑他,反而博得更多的關注和同情,因為他前任老婆不要臉跟兵仔跑了。
  當這篇小說脫稿時,已是落葉飄零的秋天,即使文中的人物仍然不停地在我腦裡激盪,但我還是選擇把它放下。畢竟,故事已經說完了,烏番叔亦已完成他的夢想。縱使還有歸鄉的心願尚未達成,可是他已尋找到返鄉的路途,不必走來時路依然可以踏上故鄉的土地。屆時,想必古厝已修葺完竣,祖先的神主牌位亦已請入龕,他勢將帶著番婆和番仔囝回到這座清平的島嶼,為自己的家鄉貢獻一份心力。而春枝呢?她的身影和音訊已從島鄉消失得無影無蹤,無論她日後的遭遇如何,亦與這塊土地毫無關聯。
  誠然,若以嚴肅的文學理論及多元性的創作觀點而言,某些小說家往往會為讀者預留一個想像空間。可是當我們置身在這個新世代,只要俱備一台手機即可瀏覽全世界,甚而內容包羅萬象,遑論是文學作品。因此,讀者們已無暇去關注作者預留給他們的想像空間,所以我索性透過這篇導言一一交代清楚,免得讀者們浪費時間再去傷腦筋。況且,各家書寫的方式不一,欲表達的手法亦有多種,即使我粗淺地瞭解一些文學創作理論,但如果受到它的牽絆非僅沒有好處,反而會有諸多限制而難以發揮。
  為讀者敘述一個完整的故事,絕對是一個小說家不容推卸的責任。因此,當我把《烏番叔》這篇小說呈現在讀者面前時,內心的興奮不言可喻。即使因血癌纏身又罹患帶狀性皰疹過後的神經痛,但我的手指頭仍然沒有停頓,不斷地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從春夏到秋分,終於打出我心中的烏番叔、春枝、益群表哥、阿明、阿桃、營長、沙瑪、忠志、明嬌、天嘯老闆、曼麗老闆娘……等等等。不管他們在文中扮演的是何種角色,就讓他們和《烏番叔》這部小說,同時紀錄在浯島的文學史上吧!(下)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5
總評比人數:4 獲得星星數:20
4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