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看烏番叔的另一個角度 ─在記憶深處的春枝

*2018/08/30
作者:宋玉澄。 點閱率:348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烏番叔》連載完了,竟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像是西餐,吃飽了,還等待著最後一道甜點。幸好,作者又端出了--在記憶深處,寫在《烏番叔》出版之前的文字,不知道是不是《烏番叔》這本小說的序言,但從某個角度看像是補白,至少滿足了你心中那塊尚缺一道甜點的遺憾。
  飽足之後,慢慢的卻也浮起自己在記憶深處,不想再探究的隱傷。落番人的故土,是金門;但對到金門服務的軍人們來說,那是西出無故人的前線,那是君莫笑的醉臥沙場,身上竟多少都帶有烏番叔的部分身影;更深切地說,在每個年代裡,凡是離鄉背井的外出人的背影裡,都可以看到烏番叔某些影像與相似遭遇。
  記得那是約在半世紀前的一個黃昏,軍方的碼頭是個管制區,立著一道網狀鐵門,就像隔開了兩個世界。海誓山盟的你們,四手透過門的隙縫緊握。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孩,蓄著一頭俏麗短髮,慧黠的雙眸裡盛滿了淚水,囁嚅又哽咽地說:「我-會-等-你!」你回說:「一定要等。等我回來,娶妳。」
  只是距離啊!遙遠地距離,隔開了聲音、影像,模糊了空間,也模糊了所有的海誓山盟。你在遠方,借著紙筆,寫你的思念,畫你的孤寂,描摹你們的日後……,疊疊的情書,厚重,一月兩次的運補船巨大,足堪負荷。只是漸漸地,你在回信中嗅出了異樣,沒有了濃情,少了蜜意;那種淡淡液化如白水地感覺,你飲嗅遞出其中的變化。那是分手的前兆,是不說再見的隱喻;漸漸地,終於沒有了回音。任你在彼方嘶吼哀號檢討反省祈禱,上帝沒有回答,你不知她去了何方!
  你在痛苦中翻滾。你不知做錯了什麼。只覺得那是種懲罰,是一種上帝的戲弄。你怨天也尤人。只到有一天,你突然想到如果你是她,你會如何?薪水不多,經常離家,社會地位低落……,你會如何?幸福,不是口裡的聲音;保證,不是信裡的文字;一個初階軍官,社會地位低落,薪水不高,四處流盪,列表的項目都是減分。愛她,就不要害她。你諒解了她,同時也解放了自己。你不再找她、求她;四十多年過去了,她仍是你心裡的春枝,沒有恨沒有怨;儘管偶而仍會在腦中浮起她依稀的聲音及倩影與稍帶著一點苦澀。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5
總評比人數:1 獲得星星數:5
1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