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尋味家鄉

*2018/08/30
作者:鄧丞鈞。 點閱率:389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家鄉味之於我有種特別的情份,就算只是坐車經過也會想向故鄉望一下,體驗一下大禹的心境,順便跟女友炫耀著:「你看那是我家!」我住在草屯鎮的郊區,標準鄉下小孩。比起同齡的朋友,有著充實且豐富的童年。在我的社區,小孩們總是匆匆忙忙吃完早餐,或是根本不吃直接帶到外頭,就是為了能早點一塊玩。玩的事情可多了,就拿夏天來說好了,我們一群小土匪騎著過份不符身型的大腳踏車,衝去荔枝園,摘了一串就趕緊開溜,一路衝到土地公廟才敢停下來明目張膽的吃。雖然也常常被爆氣騎著迪爵的農夫趕上,或許是我家族在當地名聲好,火冒三丈的伯公只會罵他們別帶壞我。聽著他嘴裡碎碎唸著「猴死囡仔」,仔細想想這句話還真是貼切得可怕,我們行徑跟旗山獼猴根本如出一轍。
  我們最期待的就是各種節日了。正月十五做元宵、清明做草仔粿紅龜粿、端午節綁粽子、中秋節烤肉、年底做發糕臘肉。更別提許多大大小小的活動,例如進香拜天公等等。大人忙得死去活來,沒空照顧我們,就乾脆把我們一群聚在一起放在旁邊,方便看管。我個人最喜歡看紅龜粿的製作過程了。一開始阿嬤會用一個白色棉袋,裡面裝滿做粿皮的原料和水。接著就是把那一大袋放到板凳上,拿兩條繩子跟一根扁擔,將扁擔兩端綁在板凳上讓白色袋子過多的水份給擠出來。我最喜歡這個過程,每次看到棉袋被可憐的夾在板凳上,屁孩如我就會想去用手掌拍他,拍到被阿嬤罵了才甘願,棉袋被夾著的那個樣子大概就是現在說的「療癒感」吧!再來等水份夠乾了就要開始煎煮一種很甜的麵糰,那種麵糰會與麵粉結合成粿皮。聽阿公說阿祖他們最喜歡吃在鍋邊被煎的鍋巴似的麵糰了。再來這個部份簡直生不如死,要開始揉麵,剛剛提到的那個煮過的麵糰一起鍋就得加進去麵粉裡,然後開始揉。這部分是交給年輕男子做的,通常是我爸,他不在才是我。還記得我第一次揉的時候技術很差,一把直接往剛煮好的麵糰抓下去,高溫麵糰直接黏在手上,旁邊的阿婆笑到不能自己,一直笑說你怎麼這麼「條直」,阿嬤更是嚇到不敢再讓我揉麵。
  至於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殺雞了,阿嬤要殺雞前會來請我幫忙抓雞。這反而是我覺得最可怕的部份,因為可以看到我手忙腳亂的在雞舍裡面追著雞跑上跑下。直到好不容易抓到一隻,阿嬤就會說你這樣抓要抓到中午,接著轉頭扭入雞舍,三兩下就抓了四五隻出來。看著阿嬤轉頭進去雞舍的背影好帥啊,頗有大將之風:「喔!好啊!抓雞哪有什麼問題,待我馬上回來」,阿嬤回來之時我手中的米漿還是溫的。看得我心都涼了:「差距,太大了。」接下來阿嬤就會叫我進去屋子裡,因為要放血拔毛。放血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難受的是拔毛前要先用滾水燙雞所散發的那個氣味。硬要形容的話,那個味道就像是生雞肉直接水煮,什麼調味都沒有,仗著熱水的蒸氣,雞肉的腥味就會肆無忌憚的鑽進你的鼻腔之後用力的摳著你的咽喉,接著受不了就吐出來了。將我先趕進屋子,是阿嬤拔毛前對我最後的溫柔。跟我全能的阿嬤比起來我才是「弱雞」。
  我的故鄉裡充滿著各種味道,舉凡剛翻土的泥土味、曬菜脯的味道、不論對我來說是好是壞,他們都有個共通點,那就是能讓我感到安心,有種終於回到家的感覺。這一兩年來,我的生活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發生了許多無力改變的事情,一個人住在沒什麼溫度的都市裡,每個星期我最期待的就是回家,故鄉的味道才能讓我混沌不安的心安定下來。也因此,故鄉的味道在我心中總存在著某種特別的情份。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