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一張明信片帶我去布萊德

*2018/09/05
作者:余致毅 。 點閱率:627

 斯洛維尼亞雖是一個小型的國家,也許很多人都不清楚它的位置,卻在這美麗精緻的小國遇到最友善且最有人情味的國民。普遍性的國民特質──親切、友善、開朗,連青年旅館裡的各國室友們也深刻感受到這樣的友善氛圍,紛紛表示他們在這友善的國家所受到的親切對待與幫助。
 我在火車站自動售票機購買了當日前往布萊德(Bled)的來回票,拿著票券,興奮的在月台等待前往布萊德的列車。坐上被彩色塗鴉佈滿的火車,車廂裡的座位方向與高低各不同,爬上幾階台階,找個窗邊的座位坐下。豐饒的陽光毫不吝惜的從玻璃窗照射進來,吃著口味特別的pizza Burek,內餡扎實份量多,很有飽足感,可以同時滿足味蕾與胃腸。
 在暖和的陽光拂照下小睡片刻後,就抵達了Lesce-Bled車站,幸運的發現附近有間郵局,買了幾張郵票,順便請教他們如何前往布萊德湖。在郵局附近找到巴士站牌,還好班次還算密集,搭著巴士很快就到布萊德。當一個人旅行時,所有的感官與雷達都會自動開啟與偵測,開始辨認各種指標,英語和斯洛維尼亞語,相近的語系間總有一些雷同類似的單字發音。找到「I」後,進入裡頭索取了一份地圖,便開始尋找那一片美麗的湖泊。
  在寬敞舒適的湖邊木條露臺坐下,四週的遊人們隨性地散坐在湖邊,沒有一般名勝的喧鬧與匆促,可以見到名信片中常出現的聖母蒙召升天教堂,安居在湖中央,被碧綠的湖水和蓊鬱青山環繞,有種閒適之感油然而生。布萊德湖是一座冰蝕湖,北面有一座布萊德城堡。我試著光著腳丫,像其他人一樣泡在冰涼的湖水裡。乾淨清澈的湖水可以見到魚群自在優游,湖面上也有潔白的天鵝振翅,成群的綠頭鴨,母鴨帶小鴨戲水,木板棧道上也有不怕生的麻雀飛高飛低的覓食,白面鶺鴒也不甘示弱的飛過來分一杯羹。望著如詩的湖水畫面,真想躺下來看著藍天白雲打個盹。
  幾年前的夏天,收到一張朋友寄自斯洛維尼亞布萊德的明信片,對於朋友的描述與明信片上的景色充滿了想像。友人在房間陽台寫著明信片,布萊德向晚的金色光束,天氣變化萬千,耳邊傳來遠處湖中央教堂的鐘聲,是何等光景?何等神采呢?能在幾年後的夏天來到明信片裡的布萊德,遠眺湖光山色與湖心的教堂,感受這樣輕鬆的氛圍,何等幸福與幸運!
 聽著湖畔小店傳來的音樂聲,看著湖面上成群的天鵝與綠頭鴨,腳底清澈的湖水魚兒成群嬉游,有許多單人及雙人獨木舟在湖面上競賽,真是充滿想像的空間。繞著湖邊散步,許多遊人情侶三兩成群,在湖畔渡過一個優閒的午后。看著大自然雲影的千變萬化,陽光的熱情,想像布萊德湖四季彩色豐富的絕美景色。
    在回程等車處,見到一匹圈養的小黑馬,悠哉的踱步。幾個綁著像是拖把辮長髮的當地年輕男子談笑而過。總是好奇當地人的生活,不論是在人潮洶湧的觀光名勝或是杳無人煙的荒境,究竟他們面對什麼樣的生活樣貌,他們又是如何面對生活面對這個世界呢?
  搭乘回程的巴士很快就抵達火車站,車站月台上只有幾個年輕人在等車,沒有站務人員也沒有自動售票機,幸好已經買好來回票,悠閒的待在空盪盪的月台等車。晚上七八點的歐洲天空依舊清亮,空曠的月台與無限延伸的軌道,只有那幾位年輕人的笑談聲,十分的靜謐。
 看了一下車班告示牌並和年輕人們確認一下火車的時間,便安心的坐在月台長椅上畫圖,這種微黃的光暈帶著夏日向晚的微風,時間似乎靜止了。喧鬧的頭腦也得到解放,這好像是獨給我這樣的單身旅人豐厚的大禮,多麼想擁抱這向晚清涼的微風,多麼想飛翔於這片藍天。
 坐上回盧布爾雅那的快車上,找了一個空無一人的包廂,愜意的享受一個人的空間與窗外青翠飛奔的綠景。因為是快車,中途只停兩站,一位神奇的老太太扛了一堆行李,走進了我這個包廂。個頭並不高壯,長相有些嚴肅的老太太竟然扛了四件大行李、一件長條行李,且揹了三個隨身袋,真不知她是不是要搬家?
 連忙起身幫忙幫她把行李放到上方的置物架上,六人的包廂旋即也被她的行李佔滿。她去廁所回來後,回到包廂後又神奇的換起長褲,實在令人摸不著頭緒。為了表達對我幫忙她搬行李的謝意,老太太從行李中掏出了一顆彩色糖果送給我。原來嚴肅的老太太來自塞爾維亞,現在正要回貝爾格勒的途中,她講著她的塞爾維亞語,我試圖揣測她要表達的意思。
 對於這班列車再多坐幾站就可以抵達塞爾維亞,我卻沒有塞爾維亞的簽證,近在咫尺卻遠若天涯,感到有些悵然若失。老太太在我即將下車前,又連忙掏出一大把包裹著彩色包裝紙的糖果塞到我手中。在返回盧布爾雅那的短暫車程當中,很幸運遇到這樣一位有意思的老太太。
 布萊德給我的禮物不只是郵局人員親切的指引,不只是悠閒的湖邊午後,不只是湖邊傳來熟悉的歌聲,不只是撞見神似Vitas的男子,不只是寧靜月台的心曠神怡。與不可預期的人事物相遇,彼此的簡單交流,卻成為旅途最美也最深刻的記憶。由一張明信片引起的漣漪,感謝,這是一個充滿驚喜與禮物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