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古典極短篇】 簾子後的玉娘

*2018/09/08
作者:陳得勝。 點閱率:621

  車夫拉著人力車從臺北府城中北街(迪化街舊稱)一路飛奔,坐在車上手中捧著一幅華美刺繡畫的慧娘,仍不時催促車夫快點!內心就像奔馳的人力車奔騰搖盪不已,今天她已迫不及待,心中多時的疑點非弄個水落石出不可!
  人力車來到大稻埕行人熙來攘往,車夫左閃右躲奔馳到大橋頭,穿梭於巷弄間,總算到了「細姨」街(景化街舊稱),在一幢斑駁樓宇停下,慧娘下車急急步上樓宇邊的樓梯,樓上傳來一婦人聲音:「李小姐來了啊!請進。」樓梯口出現的是滿臉溫煦微笑的一位初老婦人,搖搖晃晃踩著綠筍般小腳迎接她進客廳。老婦人請她坐在一張鑲嵌月白貝殼花朵的紅檜木交椅上,從這張交椅還可看出這個家當年的富貴風光。
  慧娘按捺激動的情緒,展現大家閨秀的風範說聲:「貢生娘好。」雖尊稱「貢生娘」,張貢生過世後即家道中落,於是帶著獨子書耕搬到這棟還稱「細姨街」的舊閣樓居住,她可是正宮貢生娘!家境真的大不如前了。
  「貢生娘慧心巧藝,這幅鳳求凰刺繡畫真令人擊節讚賞,畫已裱好特別送來。」
  「李小姐過獎了,叫店裡夥計送來就好了還勞駕小姐。其實妳也知道,底稿一向就是書耕繪的。」
  就在她們寒暄中傳來書耕的聲音:「玉娘!我走了,好好陪伴阿娘喔!」
  「書耕!路上小心。」
  好甜蜜、好溫柔的對答!慧娘頓時臉色青白──有必要每次我來,就在我面前炫耀恩愛嗎?
  後陽台簾子掀開,走出一位俊逸青年,向慧娘匆匆問候即到玄關穿鞋,「又在閃躲!」慧娘心中好氣。
  「書耕要去大稻埕書院教漢文,教完還要到叔父茶行做生意,也真難為他了。」貢生娘向慧娘解釋。
  慧娘內心憤恨難平-兩家世交,從小青梅竹馬彼此愛慕,都早已默許了這門親事,即使你們家道中落;我們家業鼎盛,我們仍信守默許。反而你一再閃躲,甚至移情別戀,還帶情人進門……又繪了這幅鳳求凰,自以為是司馬相如追求你的卓文君-玉娘來激我,教我情何以堪?書耕!你總要給我一個交代。」
  清風徐來,珠簾飄動,也傳來簾子後的聲音:「鳳求凰……比翼雙飛……」慧娘驚訝得瞪大眼睛!貢生娘則對簾子後喊道:「玉娘閉嘴!」
  門口也出現一個驚愕的人--穿好鞋子的書耕,急忙跑入簾子後厲聲喝道:「玉娘多嘴!閉嘴!玉娘。」
  慧娘滿臉狐疑,顧不得矜持快步走入簾後,霎時瞠目結舌--只見書耕提起一個住著一隻翡翠綠鸚鵡的鳥籠,鸚鵡仍不停地說:「鳳求凰……比翼雙飛……和慧娘……比翼雙飛……」。
  慧娘與書耕不覺相視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