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遊北越六日心情記事

*2018/09/08
作者:美美。 點閱率:466

  第一天
  北越我來了,帶著欣喜及雀躍的心情探訪。這是公司的模範勞工之旅,很幸運的今年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參訪的地點在北越-下龍灣。一個屬於有點落後,又不能算太落後的地方。馬路上行人熙攘,人影錯雜,摩托車肆意橫行,紅綠燈只是個「裝置藝術」,斑馬線只是「街頭塗鴉」,過馬路時您得眼看四方,耳聽八方,腳步不能快步行,得慢慢走,有點緊張又有點刺激的地方。街道不是十分平整,紅磚道上有磚塊會翹起來,是一個正在發展中有在做事,但不是做得很完善的國家
  這裡的時間早台灣一個小時,可是不會不習慣一下子就適應了。人民很和善,尤其是婦女們說起話來輕輕柔柔,臉上都掛著靦腆的微笑,看上去骨架很嬌小,五官明顯,身材凹凸有致,十分賞心悅目,很吸引眼球。
  剛下機場時嚇了一跳,因為機場冷冷清清旅客三三兩兩,完全沒有想像中國際機場應有的門庭若市人聲鼎沸的氣息。行李等候了約四十分鐘,還把其中一位團員的一件行李弄不見,還好後來有找到補送到飯店給當事人。
  當地的導遊說,越南是農業大國,咖啡及稻米是越南的出口大宗,這裡也盛產腰果。它曾經依附在中國之下一千多年,深受中國的影響,近代又被法國殖民了八十多年,所以很多地方可以看到一些金碧輝煌的法式建築物。
  這裡的錢幣面額皆很大,一張有幾十萬幾百萬,隨便一個人即是千萬或億萬富翁。
  越南在1989年改革開放後,美其名是共產國家,但已朝向資本主義靠攏,很多世界知名品牌都在這裡開加工廠。
  雖然這裡感覺有點破舊,天空有點灰,也下著毛毛細雨,思緒卻不會感覺憂鬱。
  百貨公司約晚上九點鐘左右,即看他們在收拾準備打烊了,街道開始變得冷清。約十一點鐘左右,街道只剩幾盞路燈一明一滅在閃爍,人們都躲在家裡了,感覺河內這裡的治安似乎很不錯。
  第二天
  今天的北越有點涼爽,不似前幾梯的同事有人熱到中暑。
  第二天的行程全部在河內,參觀了個很大的巴亭廣場,雖然不像北京天安門廣場那麼大,但應該比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還大。
  話說胡志明主席在巴亭廣場上朗讀「獨立宣言」,宣布越南民主共和國取得獨立,脫離法國殖民統治。
  我原本以為「共產黨」是不好的代名詞,可能是跟從小所受的教育有關,皆把共產黨說成十惡不赦,全都是壞蛋。可是越南人民口中,為越南人貢獻一生鞠躬盡瘁,終身未娶,生活簡單總是二菜一湯,平易近人的偉人風範-胡志明先生,是一位忠貞的共產黨黨員。這不禁讓我反省共產黨真是十惡不赦,一無是處嗎?還是每個思想每個政黨都有它的可取之處呢?受了一早雨水的滋潤,害我一整天褲管與鞋子都在滋滋涼涼中渡過,人家說遇水則發,我怎麼還沒發到,就已覺得一陣寒意上心頭了呢?還好天氣到中午過後放晴了,剛吃完台式口味料理的越式午餐,看到同事們圍著飯店門口前的小販,買起了山竹與紅毛丹,更在一旁大啖了起來。
  熱帶水果我很少吃到,第一次品嚐到山竹這類水果,沒想到黑色硬殼外表下,有著白色的軟囊,吃起來酸中帶甜,滋味還真不錯。下午參觀了一個很奇妙的行程--水上木偶劇。雖然聽不懂他們在唱什麼,劇場不大但佈置很溫馨,可能正逢暑假期間吧,整個劇場座無虛席,充斥著來自台灣、韓國、歐美、及日本各地的遊客。
  看到了一對很登對的夫妻帶著一雙兒女,女孩亭亭玉立,皮膚白皙,瓜子臉,眼睛較小屬於是東方丹鳳眼,穿著短牛仔褲,露出筆直的雙腿,男孩年紀較小,不時與媽媽玩抱抱親親,雙手勾在一起的遊戲,爸爸也長的挺拔,媽媽身材保持良好,若不是旁邊有小朋友環繞,還真看不出已是中年婦人。他們就坐在我們前一排,女主人不時玩著手機,看那修長細緻的纖纖玉手,真想合理懷疑她應該是少奶奶之流的人物,她那姣好細緻的臉蛋,真有韓星的味道。
  旅行途中,除了觀賞美景欣賞節目,我更喜歡觀察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尤其喜歡看與我年紀相仿的美女,從她們的談吐儀容及走路的神態中,看自己能不能也見賢思齊焉,從旁學習一點點他們優雅的體態,讓自己也能自然散發出迷人的氣息。
  水上木偶劇在一陣陣讚歎聲中落幕了,一出劇場門口又是大雨迎接我們,好不容易已經乾了的鞋子與褲子又再一次淋濕了。
  這裡的基礎工程設施做的不是十分完善,道路兩旁都沒設排水溝,水積的廣深,旁邊的摩托車也都個個技術高超速度飛快,車子一駛過水花四濺,我坐在遊覽車中看到這種情形,都為之捏一把冷汗,可是他們好像不以為意一付老神在在的樣子。
  可能我太緊張太神經質了吧,對於他們身處的環境,他們早以習已為常,在一個地方生活,總得試著適應這個地方的氣候環境才能生存下去啊!這是人類與生物的本能,所謂適者生存不是嗎?
  晚餐過後有些人選擇去按摩,我卻沒有,在飯店裡閒著也是閒著,跟著幾個同事一起到附近的平價商店血拼,展現金門人的購物實力。許多同學朋友託我買腰果、包包、青草油、活絡油等,還有一位同學託我買燕窩,老公戲稱我是「美美購物台」,我們看著血拼回來的三大箱採買品,互相看著對方相視而笑了起來。
  第三天
  早上七點鐘morning call對應台灣的時間是八點鐘,十點才要出門,有三個小時的自由時間,吃完飯店的簡單早餐,愛逛市場的大姊立馬邀著大夥們一起上市場採買,她真是一位用血拼來實現國民外交的忠實實踐者,一路買一路吃,同行的我們也受到她的庇佑,一路跟著她吃吃喝喝。
  與她閒聊間得知她到過的國家還真不少,雖然老公已去逝,但她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極好,人也樂觀積極正向,雖然圓圓胖胖的身軀,但動作敏捷活脫脫像靈活的小松鼠到處亂闖亂竄,每一個休息站幾乎都有她購物的縱跡,看她殺價的功力也不含糊,快、狠、準,講好價錢即請店家打包,真是符合旅遊途中沒有回頭路的行程,買好了就定,沒買成就別想了,也不後悔已買定的價格,免得影響後續心情。
  要出發前的十分鐘左右,太陽公公跑出來露臉,終於天氣放晴了,心中不免雀躍了起來,想著等一下要搭遊船出海欣賞世界級的奇景,去看羅列在下龍灣上散落著奇形怪狀的島嶼。
  所謂百聞不如一見,還真是壯觀啊!真的是美啊!這些有著「海上桂林」美稱的奇怪岩石,秒殺著眾人的底片,我們從船艙來到甲板上,看得更加清楚了,海風徐徐吹來,海浪打在船的周圍,我們高談闊論著,這時突然有一條小漁船向我們靠近,並用船頭撞我們的船身,拿著她手裡的香蕉向我們兜售,心想就給他買一些好讓他離開,沒想到同行的同事說不可以這樣做,因為買了之後他們就會不斷騷擾,還好那兜售的小販看著我們都無意購買,沒多久後就自討沒趣的駛離了。
  第四天
  真是難忘啊!從清晨二點多開始上吐下瀉,時而肚子翻絞一陣難受,時而稍好,整夜在廁所與床舖間交替著,折騰了整個晚上終於天亮了。
  今天的行程是下龍灣往河內,有三個小時的路程,中間只有一個休息站,我開始擔心是否能撐過這段路程不上廁所,肚子不再難受,還好這一切我多慮了,可能是昨晚把該吐的都吐掉了,該拉的都拉完了,車上那三小時只是昏睡。
  小魚兒導遊人真好,拿了一瓶從台灣帶來的中藥胃腸藥,讓我們這些食物中毒的團員們服下,總算有稍好一些,隨後囑咐當地越南的導遊阿勇先生,陪我與另一位狀況比較嚴重的同事上醫院看醫生。
  越南的醫療給人真不敢恭維啊!拖著身心俱疲的身體,我們先被帶到一間德國人開設的醫院,醫生只是做初步檢查及聽診,表明這裡無法醫治,隨後開了轉診單,旋即被帶到另一間較大型的德國醫院,醫生拿著聽診器在我肚子上聽診,說著我無法理解的語言,由阿勇導遊翻譯才得知我們是食物中毒,但這裡也無法醫治,我們一群人又被帶到另一間當地開立的公家醫院,進到醫院中庭彷彿回到70年代的金門衛生院,簡單的診療器材、簡陋的病床及一切極其古早的設施,看到偌大的急診室,每個病人都赤裸裸的躺在病床上,沒有帷幕沒有個人隱私,皆可以直視對方的一切,冷氣空調不佳,電風扇向腦門及身體上直吹,躺在急診病床上的我,冷的直打哆嗦,心想,這裡的人們怎麼如此「勇」,不是病了嗎?怎麼每個人都不用蓋被子?醫院也沒有準備被單給病人使用,躺了好久護士終於來了,拿了個水銀溫度計請我夾在腋下,測量我的腋溫,說有些微微發燒,我看到導遊阿勇先生一直不斷的與院方溝通,動作愈來愈大,經過了許久才被告知,這間越南人開設的醫院無法開英文診斷證明,也就是意味著回國後將無法申請保險理賠。院方很客氣的告訴我們,又得轉到另一間法國人開立的醫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