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憂傷向誰傾訴

*2018/09/09
作者:張添雄。 點閱率:337

  當你碰到情場失意、家庭經營不佳、經營事業失敗及至親好友逝去等不如意事件,你的心中總會遭受相當委屈或憂傷的衝擊;此時,你該找誰傾訴你的苦衷,才可讓自己的痛苦及不安情緒找到出口?
  三十六年前,我服務某私校,主管因學校重大事情失敗想找替罪羔羊,而我已被同事出賣卻不知情;當我看到主管對我不友善態度時,因為我想自己對學校任何事務皆盡忠職守,我卻遭受到「曾參殺人」冤情,令我感到莫大憂傷、悲憤!
  學期一結束,我向母親、兄姐等三位至親傾訴我心中委屈後,便離職到臺北市全心全力準備公職考試二年,卻又都馬失前蹄。此時,我的盤纏已盡,更令我憂傷不已!在舉目無親的臺北市,無人可傾訴我徬徨不定情緒,我選擇到臺北市行天宮,向關聖帝君傾訴內心苦衷,並抽籤指示往後該走方向。
  俗諺說:「時間可以沖淡最強烈的悲傷。」二十六年前,有恩於我的胞兄,不幸在一場車禍意外中去世;此後一段幾年時間,我始終無法走出憂傷地步!為了暫時離開悲傷之地-屏東,我選擇向學校辦理留職停薪方式,到中央大學,進修教育部委託資策會所辦理第一期高中資訊教師師資班,並藉機探視、鼓勵正就讀於中央大學附近的復旦高中的胞兄三公子,才讓我的心裡慢慢走出憂傷深谷!
  客家俗諺說:「爺娘想子長江水 子想爺娘擔竿長。」十四年前,跟我相依為命的寡母重度中風癱瘓在床二年多,遠在屏東市任職的我想盡點孝心,內心著急憂傷!我便跟內人、胞姐、嫂嫂及大姪兒四人傾訴我們一起好好善待寡母的辦法。 
  十二年前,我在美和科技大學幼教系專科假日班二甲上通識教育課「性教育」課程,班上五十幾位女學生中有約十位對我的教師評鑑表中,竟然寫出相當不禮貌語詞;當我看到這些學生的一些負面評語時,我當場立刻感到相當憂傷不已!
  上課時,我便跟學生傾訴:「我是一位兼課老師,已盡責教導你們,並且我是以認真態度來教你們;別班給我的評語皆是正面的,完全跟貴班不同,你們的評語讓我甚感受傷;我真想似乎沒教過貴班。」期末考時,我出了「上性教育課心得」送分題,當我看了同學們替我加油打氣的報告後,才讓我的憂傷稍獲紓解!
  客家俗諺說:「人愛(要)人打落(看扁),火愛(要)人燒著(點燃)。」我為洗雪此一羞辱;事後,我寫了幾篇有關「性教育」方面的學術性文章,投稿並發表於各學術性的刊物與論壇,希望這班學生有機會閱讀。
  總之,當每個人有了憂傷之事情後,千萬不要矇在鼓裏,而自己單獨日思夜想;因為當憂傷無法釋放時,則憂鬱症便容易上身;務必要找至親、好友、同事及諮商人員傾訴你的心中憂傷之事,讓自己的情緒能找到出口,才能讓憂傷之心情獲得舒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