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光波小子迷航記

*2018/09/12
作者:林秀兒。 點閱率:400

  太陽是無數無量微粒子聚合而成的星球體,在無垠無際的大宇宙裡,光波遞傳,光耀億萬光年。波動不已的太陽意識體,從很久很久以前,就享受著地球生靈的膜拜,含藏著無盡的巨能量,賜福地球上的植物、動物等眾生靈,而成就出許許多多古文明和新興文明的日神信仰。於是,太陽在那狀似無限永恆的衰老歲月中,早已組構出浩瀚的自我意識和無邊潛能。
  有一天,太陽的光波小子,滑過半人馬阿發星,穿梭億萬個星系、靜謐的宇宙海,奔馳星雲中,來到地球的雲層裡,瞥見了一隻飛奔的紅鼻子糜鹿,就好奇地大聲問:「你是誰?」
  可是,糜鹿叮叮噹噹的飛馳而去,沒有聽到。
  「你迷路了嗎?」光波小子又問。
  可是,在此藍色星球時空裡,只有片片雪花,輕輕飄著,沒有任何回答。
  沒一會兒,光波小子抵達炎熱的綠色大地。好多的東西,在太陽長波、短波、微短波等的照拂下,都有了短短的小影子。這時,有一隻夜鷺,站立在萬年溪中,一動也不動。
  「牠是誰?」光波小子好奇的問。
    「夜鷺。」萬年溪說。
  「這個時候,怎會是牠呢?難道,牠迷路了嗎?」光波小子百般不解,驚訝的問。
  「沒錯,是牠,牠就在這兒。」青斑蝶,一圈圈盤旋著夜鷺說。
  「所以,牠誤了時空,迷航啦!」光波小子說。
  「不──,不會是牠。」溪哥自由自在,洄游在夜鷺的腳邊說:「牠不在這兒。」
  「不在,牠不在這兒。」苦花揚著魚鰭,開心的唱著歌、湊熱鬧。
  「在呀,它在這兒。」青斑蝶結伴,翩翩飛舞,看了看,一動也不動的夜鷺,又盯了盯,水中晃動的影子說,「牠在這兒,就在這兒,要不然怎麼會有影子呢?」
  可是,溪哥、苦花也邀來石斑和馬口魚,輸人不輸陣,穿梭鷺影三兩圈後,一起昂著頭,唱著美妙的合音,「不在,不在,牠不在這兒。」
  「那麼,牠會是誰呢?」光波小子暗問自己,苦苦尋思,然後,對著夜鷺直接問:「你是誰?」
  可是,夜鷺仍然沒有回應,一動也不動,站立在萬年溪水中。
  這時,萬年溪水看了看困惑的光波小子,又看了看一動也不動的夜鷺,淅瀝瀝─滴瀝瀝,以著優雅的嗓音,邀來溪中巨石,共鳴出盪漾的水波,忽高忽低,一片轟鳴出:「在呀,不在;不在,也在。」
  剎時,無邊寂靜。
  然後,一股莫名的暗黑能量,從深深的地心,連動而出,成了微弱難察的潮音,共振鼓動著溪水,成了一陣午時的交響樂,迴盪出宇宙初音。
  在,也不在;
  不在,也在;
  在,不存在間;
  不在,也在。
  於是,光波小子滑過半人馬阿發星,穿梭億萬個星系、靜謐的宇宙海,奔馳星雲中,來到綠色大地,真真實實地,做了不曾做過的事,有了真實的體驗,才轉動了浩瀚的意識能量,解構了億萬千古的老靈魂意識體,才有了從未有過的清晰說:「原來,是我迷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