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寒流

*2018/02/04
作者:陳欽進。 點閱率:646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寒流來襲,許是暖冬多年,已久未經寒凍徹骨的感受,不適應者居多,加上流感盛行,一時間竟難以接收到叨絮式的問候。大夥見面不是縮著頭,便是點首後匆匆忙忙的閃過。猶記得一位來自黑龍江的朋友說過,「南方的冬天真不好受!」乍聞時只覺得他在「冷嘲熱諷」、自取其辱,不想北方有完善、發達的供暖系統,冬日裡,縱是出行不便,卻是比南方宜居許多。想來經年冰封的朋友都感受如此了,自也不敢再有怨言,呼一口暖氣,在這乍寒的冬日裡,不免別有滋味重上心頭。
 印象中,對冷最有感覺的時候,是在當兵那會兒。淡海山頭上的冬天,每每都是全台最低溫。凌晨三點至五點的衛哨,可以看到旭日從雲霧裡隱隱探頭,就在那會兒,才真正能感受到凍徹心扉的悸動。毛衣、毛帽、手套自然不在話下,就連內搭的衛生褲都得雙層侍候。時不時就能看到簷上垂下的閃亮的冰珠,或是車輛引擎蓋上淡淡的薄冰;戰友們哀號著:「不是沒到零度?」天曉得溫度計準否?不論站著、走著、坐著,雙腳始終跳動著,也只有在跳動的時候才能稍緩寒凍。口中呼出一團團的霧氣,搭配灰濛濛的天色,還真有幾分詩意;那時可沒人想到寫詩,一張口最常見的都是三字經、五字經對長官及天公的問候。興許是口業造得多了,不管再如何保暖,手腳趾節、耳垂經常會有凍瘡來「問候」;那款肥大、油亮,泛著血水的情景,至今想到都會乍然抖擻、悲情莫名。當時,比天氣更冷的,卻是心情,特別是在某某人被「兵變」的時候。
 鄭某是營部的補給士,年輕、多金、好玩,偏又長得英俊。照他自己的說法,只有他甩人,沒有人甩他,但凡事必定都有意外,而且經常來得又猛又急。還是在一個冬夜裡,鄭某收假回營,心情明顯不爽,大夥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有多遠閃多遠,避免冤枉「中槍」。不想當晚換他值三五衛哨時,寢室找不到人、營部也不見蹤影。當值士官、軍官頭大了,陸續敲了連長、營長的門,整個營區鬧了個底朝天。最終在補給倉房的被褥堆裡發現了吞安眠藥兼割腕的他;所幸的是因為缺乏經驗,腕割得不深,也搶救得及時,挽回了一條小命。對於這位被兵變的仁兄,多數人只能在心裡寄予同情;唯獨營長大人想得深遠,認為應該記取教訓、強化同袍感情,責罰單位長官連同幾個小嘍囉,包了兩個月的寒冬三五衛勤,也因此讓我比別人有機會就近觀察「凍」夜的景致及溫度變化,並順便問候長官們的幾代娘親。
 不論如何,這些都是年輕時候的彎彎繞繞了,如今想想,有捨自然有得,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今時今日,又該到哪裡尋找與複製當年那外冷心熱、熱情無比的心境與情景?倒是退伍數年後,曾在台北東區看到駕著名車,挽著美女、談笑風生的鄭某。遠遠的,未敢趨前問候,萬一人家說不認識你,豈不爆窘!只是不知道他還是否記得,曾經有一群長官嘴裡的所謂的袍澤兄弟,曾在那爆冷的山頭,為他的衝動行為付出慘「凍」的代價,並且讓我認真的學會了,原來天冷的時候,心會特別熱!特別是在悲壯莫名的時刻。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