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我明白你擔憂的黑夜是什麼顏色

*2018/03/04
作者:蔡其祥。 點閱率:1239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前水頭有座昔仔寺,供奉漂泊他鄉的無主靈魂。
 每當我經過金水寺旁的昔仔寺,情緒難免會感到低沉與悲情,眼神充滿了哀傷,不幸的、流離的感受在心中異常尖銳,甚至刺破懷中的希望和平靜,破碎的心情無以言表。
 我難過的理由是因為深刻體會到離鄉別土的悲酸,面對這些無法落葉歸根又沒有親人祭拜的靈魂,他們不幸的遭遇,鬱結的鄉愁,無根可尋和無情可繫,一想起這些,真是讓人心酸不捨。
 遠離故鄉的人,就像白色的雲朵與藍色的天空離散,離散的滄桑,使得飄零的人顛沛流離、星流雲散,淹沒在無法克服的記憶裡,苦嚐失去與別離。漂泊曾是我的生活寫照,那段日子,擁有最糾結的情緒、最無解的思愁、最沉靜的吶喊。說到底,就是任憑長風吹曠野,短雨洗芭蕉,即便對家鄉有著萬分想念、千般記惦、百倍牽腸掛肚,我依然不敢也不願輕易回鄉。
 時常因為思鄉而傷心,輾轉多年之後,我終於回到故鄉,忽然發現昔仔寺祭祀的靈魂比自己更漂泊,寒天飲夜露,點滴凜心頭,濃重的鄉愁已化成憂傷和失落,身體遠離了故鄉,亦沒有精神依歸的原鄉。
 我點燃三炷香,青灰色的香煙裡瀰漫著記憶中的小橋流水、麥田高粱、井邊菜園,互添光色又互增思念,原來,只要你的記憶在,鄉愁就永遠在。
 前水頭還有一座勇伯公宮,亦是祭拜飄離異鄉的清朝兵勇之魂。不知他們的鄉愁是否已有陳年高粱酒的味道?我想,至少還混有金門鄉風、鄉俗、鄉情的味道。
 有時候,寫著寫著,忽然迷失了方向,我特別想回到最初且最好的寫作狀態,那是一種慎重地拿起筆、鋪開紙,字斟句酌的莊重,於是,我會散步到水頭灣,尋覓足跡,重新出發。
 勇伯公宮是前往水頭灣必經的路程,每一次經過,我會想起小時候母親帶著我來到海邊,她忙碌於一望無際的蚵田,遊玩在盛夏微涼的湛藍海水,撿滿一竹籃的畚箕螺、佛手、花蛤、苦螺等,還有父親最愛的下酒菜--珠螺,再用母親為我特製的鐵勾,於礁石縫鉤出我的蝦兵蟹將,整個璀璨的夏天歸我統治。上岸前,母親抓了一對鱟給我,這可是我的好玩伴。回程,跟在母親身後,金色陽光穿透沈甸甸的竹籃,我頓時樂觀起來,貧瘠、困窘全隱入樹蔭的最深處。
 如今,這條路已經無法靠近水頭灣,我卻沒有止步,依然會往這兒走,因為這裡有著我的童年記憶和母親的足跡。走著走著,連勇伯公宮的建築也從簡陋變成了富麗,但不知勇伯公的靈魂是否有被拯救,他們的鄉愁是否能夠被釋放?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一切我所明瞭的、理解的陳述出來,尤其像鄉愁這樣具有虛無精神特徵的思維,越埋藏在心中,越使得人心更加脆弱,不堪一擊,當所有想說的故事都描述完畢,使得這些飄零人,擁抱著不止一個以上的歷史、一個以上的時空,以及一個以上的過去與現在,還歸屬於此間與他地,背負著遠離原鄉與社會的痛苦,成為異地的圈外人,或許能夠絕處逢生,靈魂之光普照人間。
 再次點燃三支香,我明白你擔憂的黑夜是什麼顏色,附著時間的流程,夜晚終究過去了,每一個夜晚都是,鄉愁亦是如此,他們皆在異鄉回到了故鄉。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80 獲得星星數:399
79 人
1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