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陪父母長大

*2018/05/07
作者:吳鈞堯。 點閱率:512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叛逆有兩個方向,一是往外跑,二是宅在家,它們有一個共同點:父母,都不是主要的陪伴。我的孩子也是這般。小時候他央求我們帶他出門,現在能夠偶爾陪伴,已經不易。
    我想起自個兒年少,也是如此嗎?每一個年代的成長背景不同,七○以及八○年代,藍領階級的父母沒有「陪伴」這字眼。我父親做水泥,一個月能休假三四天,已是難得,母親在成衣廠工作,趁著假日加班薪水更多。難得父母都休假,與子女頻道也不同,父親有他的酒友圈,母親到廟裡上香與佛國為鄰,我則有自己的青春伴;都在放假,卻是不同路線,只有上床睡覺,才在一個屋簷下。
    跟父母找話題是難的,相信許多人跟我一樣,與年長的父母陪伴,多是看電視、勸吃勸喝,看似非常營養,其實都缺乏養分。縣籍作家牧羊女與父母、兄嫂跟弟媳等,都能和樂抬槓,我尤其羨慕。我與父母相處都寡言、沉默。我在孩子出生那年,辭職回家當奶爸,就希望打破這一層僵硬。
    很多人看著孩子長大,黃春明、李昂等,許能麗每次看見我,都要「問候」我的孩子,我說都大二了。時間飛快,當年回金門必到后湖挖蛤仔的男童,已是英挺青年。
    我跟孩子不需要找話題,舉目所見、隨心所思,都能一一地,為一件平常,聊得極不平常。父子是身分,我們的對應更像朋友與兄弟。但當一個人長大時,言語也漸漸收了,聊家常,變得珍稀。孩子長大的一個徵狀是話少、表情也單調了,常常把自己安置在房間,且有預謀的,把書本疊高,在桌椅圍築城堡、把電子琴當作護城河。我趨近關心,也只能眺望;儘管我跟孩子,不過一米的距離。
    孩子善賞鳥,是我們利用假日,從一條步道走進另一條步道,看遍這座野林改看另一座。孩子捧著厚重的賞鳥書籍,平面與立體對照,終於讓鳥活得生動,幾乎一看到甚麼鳥,就能立即說出名字。我根本還沒看清楚,「不會是唬人的吧!」我質疑。孩子補充,「鳥嘴是紅的,脖子兩道灰色紋路……」,再強調尾巴的特徵。
    那是我們一起往外跑的年代。我們真的跑得夠遠了,阿里山、知本、天祥,甚至遠及日本、貴州與江南,孩子的結論是,「有些鳥到處都有,像是麻雀,有些鳥則需高山或海邊,才會出現。」因為當年跑得遠,而今回憶,都一一地,靠得很近。
    孩子長大有他自己的世界,我們不再帶他往外跑,或者說,他不帶我們往外頭走了。當我知道孩子往外跑的一個重點是參加國小校慶、探視國中老師、與高中師友聚餐,我很感到寬慰。我深深以為,一個人心懷舊址,人會變得更溫暖,也不會走向歹路;因為在未來的旅程上,很多人在當下參與了,也有更多人在過去的歲月中,持續關心。這是「舊」的力量,只是我多想跟孩子說,我們也都已經「舊」了。
    在我的叛逆時代,父母也多不在;他們忙生計、我忙著幫青春扮紅抹綠,也有好幾次啊,我扛上登山背包,露營或登山,母親擋在門外,我左閃右躲,很快找到逃逸的空隙,往街道走,再來是聽見母親推開三樓的窗台,朝著我大喊,「出門在外,小心哪……」。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2
總評比人數:2 獲得星星數:5
0 人
0 人
1 人
1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