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死亡的幽谷--再讀白先勇《臺北人》

*2018/05/12
作者:洪春柳。 點閱率:494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九、〈花橋榮記〉
 我-桂林花橋榮記的孫女。爺爺的榮記米粉在當地小有名氣,沒料到,輾轉到臺北,我也成了飯店的老闆娘。
 多謝廣西老鄉的捧場,吃慣了家鄉味,乾脆長年地在店裡包起飯菜來。不瞞說,我對教書的虞先生是偏厚了些,總會在飯菜裡為他多加點魚片、肉絲。人家可是官家之後的斯文人,教書之餘,還會養雞、唱戲呢!
 偏偏,孑然一身的他就是不願接受我的牽紅線,說在桂林已有位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有一陣子,來店的虞先生滿面喜色,忍不住透露出未婚妻要偷渡來香港的事。
 一陣時日,不見虞先生。馬路消息,為了未婚妻,他多年的積蓄被自己的表哥吞騙了。再見虞先生,果然憂色忡忡得人都變形了。
 有關虞先生的傳聞越來越不堪。聽說孤獨半生的虞先生姘上了粗俗的洗衣婦,為她炒菜、洗衣、染髮。聽說虞先生因抓姦而被打傷了。再聽說虞先生突然死了!
 店裡的飯菜錢,虞先生還沒結清呢!人去屋空。我把那幅以桂林花橋為背景的情侶黑白照拿回店裡掛,偶爾還可閒話兩句,爺爺的榮記米粉店就在花橋頭。
 十、〈秋思〉
 即使成了外婆,也要在臉上抹紅塗綠,強力抓住青春的尾巴,做個「摩登外婆」。
 華夫人、萬夫人……,一群周旋在麻將桌上的貴夫人。曾經跟著將軍丈夫、長官丈夫,經歷過滿園子盛開著「一捧雪」的風光。
 春去秋來,一年又過去了半年。失去戰場,白了髮、生了病的將軍,猶如發了霉的殘菊。除了修剪,無計可思。
 死亡的幽谷
 十一、〈滿天裡亮晶晶的星星〉
 星星滿天。新公園的「教主」--導演莫老頭,三十年代,默片的明星,紅過三年的「唐伯虎」。老了的教主,還是喜歡混在年輕男子的鮮肉裡。
 他曾用力愛過「白馬王子」,為他傾家蕩產重拍《洛陽橋》。但「白馬王子」愛上「小妖婦」,在跑車裡燒成了一塊黑炭。
 傷過心的教主,近年來,在公園裡出沒不時。偶爾,消逝伴隨著流言。傳言,教主犯了風化案,搔擾男學生,被關進警察局。
 夏夜的新公園,星星滿天,月亮浮動。有年輕男子競帥,穿著猩紅緊身衫的黑美郎,穿著亮紫泰絲衫的山地人,……孤獨的教主意外出現,突兀的新西裝、舊白髮。
 紅月下沉。那一晚,離去的老教主又新搭上一個瘦弱的小鮮肉。
 十二、〈遊園驚夢〉
 昔日的錢夫人,以一曲《遊園驚夢》醉了錢公,由秦淮河畔的得月台入住錢府。
 「榮華富貴是享定了,可惜長錯了一根骨頭。」瞎子師娘如是說。
 60靠邊的錢將軍,呵護著20出頭的她,出入各種大排場。她也珍惜身分,但心底,難免蕩漾著年輕參謀的馬靴聲。
 今夜的花雕酒,又醉了一屋子紅男綠女的心思。調管弄弦,先舞一段〈貴妃醉酒〉:「人生在世如春夢,且自開懷飲幾盅」。再唱一曲〈遊園〉:「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五阿姊,該是妳〈驚夢〉了!
 心意已亂的錢夫人堅持嗓子啞了。那麼,老長官以一段〈霸王別姬〉壓軸吧: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曲終人散,秋月中天。佇立風露中的錢夫人心中明亮:昔今已變!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