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詩人的情書

*2018/05/14
作者:王學敏。 點閱率:581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洛夫老師家和我們家很近,得地利之便,與老師和瓊芳師母時相往來。
   4月26日近午,瓊芳師母來電,非常興奮告訴我,找到洛老57年前寫給她的情書。我一聽,情緒激動,毛著一張素臉,顧不得形象,立刻衝到洛夫老師家,要看情書。師母抱著一大袋泛黃的書信,她的表情教人難以形容,看起來像是一齣舞臺劇的女主角,臉上染著紅暈,有著少女那種嬌羞,她笑瞇瞇地說:老師保佑,我和莫凡整理遺物,一包又一包翻來翻去的找,終於看到:「芳,我不能沒有妳。……」就是這一包!是這一包沒錯!
   我趕緊接過來看,洛夫老師這一句深情又直接的告白,在一封情書裡頭,竟然出現了三次,信末是「妳的 洛夫」。師母說:「除了我當事人,妳是第一個讀到洛老情書的人喔!」我眼前這位時光隧道裡的少女,把整袋情書抱得更緊了。這一個紙質舊提袋,因為裝了許多許多詩人寫給愛人的情書,有點兒變形,提袋兩頭變成尖尖的形狀,像船,一艘承載他們倆超越半個世紀愛情的愛之船。
   瓊芳師母似笑非笑地對我說:「哎呦,人家的秘密都被妳看光光了啦!」我的心情好複雜,從興奮到激動,然後轉成感動,其中又夾雜了些許悲傷,我明明是高高興興、好奇地讀著年輕詩人追求女友的情書,怎麼讀著讀著竟流下兩行眼淚。師母,拉了兩張面紙遞給我,她並不哭,只低頭在袋子裡東摸摸、西摸摸,這時又拉出一張缺了角的黃信紙:「我們倆,一顆心一條命,還分甚麼彼此?」我忍不住大哭起來。
   洛夫老師年輕時候身在軍職,時常公差在外,與師母分處兩地。有一次強烈颱風,老師的宿舍被強風吹得屋頂都快掀了。他寫信給芳:「……我內心焦慮無比,希望神保佑『我的芳』全家平安無事……。」
   1963年,洛夫老師在臺北任職,女主角在宜蘭縣平溪鄉教書,每個周末搭乘宜蘭縣火車,趕往平溪與新婚嬌妻相聚,星期一早晨,留下兩天的歡愉之情和一包換洗的內衣褲,再搭車返回臺北上班……。這時候,瓊芳師母和我正翻出一封平溪時期老師寫給她的情書:「芳,從平溪回來的路上,滿腦子都是妳。我做了兩件糊塗事,其一,我在三貂嶺轉車時,把那包換洗的內衣褲忘在火車置物架上了。其二,我搭公路局,又把帽子給忘在車上。下車,同事問我:你帽子呢?我才想起帽子忘在車上了,趕快去追車,司機先生直對我笑,我也回以一聲苦笑。」瓊芳師母彷彿回到了新嫁娘那個時候,羞答答地說:「後來遇上連續下雨天,洛老內衣褲洗了晾不乾……呵呵……。那時候年輕,大家都窮,兩套內衣褲換洗,他把一套內衣褲忘在火車上,就沒得換了。呵呵呵……。」可愛的新嫁娘娓娓訴說著那段往事,我陪著笑了兩聲,忽然一陣鼻酸。
   擔心師母太累,勸她去睡午覺,我們改天再一起來讀老師的情書。我辭了師母,一個人慢慢走回家,途中,一直流著淚,是五味雜陳的眼淚。
 傍晚,近5點,師母又來電,說:「學敏,妳回去後,我沒睡午覺,一直讀洛老寫給我的情書,一邊讀,一邊哭,我現在兩個眼睛哭得好腫喔!」「後來,我把整袋情書放在他的靈桌上,對著他的照片跟他說,現在換我要告訴你:我不能沒有你……。」我一面勸慰著,一面又跟著掉淚。
   掛下電話之後,我繼續嚶嚶啜泣。一旁寫稿的黃克全冷不防「哎」了一聲:「不要再哭了啦!了不起我以後也留一包情書給妳,這樣行了吧?」
   我一愣。
   他問:「妳在幹嘛?」
   我答:「在等你的情書。」「還不快給我寫!」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5
總評比人數:1 獲得星星數:5
1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