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被賣到金門的廈門囝仔

*2018/05/29
作者:陳益源。 點閱率:4058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人口買賣,於法不容,但悲哀的是,當人活不下去的時候,沒有什麼是不可賣的,包括孩子。
 今年三月,我應邀到廈門海滄出席福建省閩南文化研究年會,在閉幕前致詞。我呼籲應加強與金門的合作,並強調完整的閩南文化研究,不能只報喜不報憂,像是1938年起有大批的孩子從廈門被賣到金門,這種閩南賣子劣習也必須留下歷史的記憶與教訓。
 我之所以舉這個例子,是因為我聽聞了許多關於「廈門囝仔」的悲慘遭遇!有人說這些苦命的孩子,曾經在金門被「沿途叫賣」;也有人說某某人蛇集團怕被緝私艇查獲,竟狠心地將船上的廈門囝仔塞進麻袋,一個一個拋出船外,沉屍海底……。
 在我發言之後,廈門市金門同胞聯誼會許伯欽副會長提供我一個被賣到金門的廈門囝仔的真實案例:
 1943年秋冬之際,年僅六歲的傅宗堯,生父在菲律賓教書,因廈門被日軍佔領,僑匯中斷,生母實在養不活孩子,不得已用兩擔稻穀的代價,把他賣給金門盤山村苦無子嗣傳宗接代的翁姓人家,改名換姓為翁淵族。1945年日本投降,傅父返回廈門打贏官司,1946年初將在田間草寮躲了兩三天,不肯離開養父母的九歲孩子贖了回去,又改名為傅宗漢。
 2003年2月10日,從廈門市水利局退休的傅宗漢,寫信求助廈門市金門同胞聯誼會,渴望與金門翁家養父母取得聯繫。時隔五十六年,六十五歲的他能提供的線索十分有限,他甚至不知道養父母的名字怎麼寫,但他清楚記得養父母對他視如己出,供他上學讀書。他還憑印象,以微顫的筆觸,畫了一張「翁家房屋周邊概況示意圖」,詳細標註出翁宅裡外,包括廚房、飯廳、雜物間、馬房、豬舍、曬場、廁所、醃蘿蔔坑,和鄰近村舍、一條經常乾涸的小溪流,以及「盤山小學校兼翁姓祖厝」的相關位置。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金門、廈門兩地諸多有心人士的協助下,2003年11月10日,高齡九十二歲的翁李榮旦女士終於在廈門和平碼頭,與闊別五十六載的養子翁淵族(傅宗漢)相擁而泣。老太太說她五、六十年來心裡對這個心肝兒子的牽掛始終不曾斷過,經常不由自主地走向海邊,望著一水之隔的廈門島,想起當年孩子要走時緊緊拉住她的衣衫不放手的模樣,哭得眼都壞了。
 我後來上網一查,看到2003年11月12日的《金門日報》報導過這則新聞,標題作「離別五十六載廈門傅宗漢與金門養母李榮旦團圓」,內容提到此事「為兩岸人道交流再添溫馨佳話」。
 最近我手持傅宗漢手繪「翁家房屋周邊概況示意圖」影本,特地走訪金寧鄉盤山村「下堡」翁氏宗祠(亦即金鼎國小前身盤山小學所在地),並按圖查看翁宅附近現場,牢牢刻在傅宗漢腦海裡五十六年的翁家房屋周邊,除了小溪流依然乾涸之外,其他幾已景物全非,而那間讓九歲的翁淵族躲了兩三天的田間草寮自然也是不復可尋了。
 景物不免全非,但真情可以留下,李榮旦、傅宗漢這對金廈母子的「溫馨佳話」值得傳頌;然而,被賣到金門的廈門囝仔何其多,下堡翁薛亞招女士告訴我當地還有好幾位,百歲人瑞楊黃宛女士對我說金寧鄉湖下村曾同時有二十幾個,金門大學同事葉肅科教授也透露現在下埔下仍住著三位年邁的廈門囝仔,另外古寧頭李國俊教授的大堂哥、舊金門城倪振金老師的大表哥……,他們也都是從對岸被賣到金門來的。
 我相信隱藏在大批廈門囝仔背後的故事,不可能全是佳話,廈門─金門之間人口買賣的歷史現象,還是應該趁來得及時,都把它們忠實記錄下來才對。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415 獲得星星數:1989
382 人
10 人
6 人
4 人
13 人
回上一頁
:::
每日一語: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