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相思、苦楝、木麻黃

*2018/06/06
作者:李台山。 點閱率:682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四月大麥黃,清明期間,返金掃墓,利用一點空檔,到鄉間走走。
   赫見一片麥海,迎風起伏,猶如浪湧,煞是壯觀,飽滿的麥穗,展現成熟的風韻,回應著低垂搖曳的相思樹,彷彿幽怨深深,欲語還休。
   相思、苦楝、木麻黃,是金門最普遍常見的樹種,它們的枝葉外觀,差異極大,但卻同樣成為金門的主要林相,在沒有電與天然氣的時代,它們的落葉、枯枝是金門島上居民賴以炊飯的主要燃料;這些樹種擁有耐旱、抗風的特性,在貧瘠的土地上奮力生存,就像金門女性的命運堅毅不移的精神。
   金門,從成為「僑鄉」伊始,便注定了說不盡悲歡離合的哀傷故事。男兒立志出鄉,學如不成誓不回,拋下父母妻女,遠落番邦,成功歸鄉者幾希?我的遠方親戚阿吉嬸婆,十七歲嫁給在南洋功成名就的阿吉叔公,阿吉叔公在印尼經營木材生意,賺了大錢,風光回到家鄉,蓋了一棟雙院落的大厝,隔兩年再回來,就把如花似玉的阿吉嬸婆迎娶進門,完成了人生最光宗耀祖的事業與家業成就;然而,遠在南洋的生意必須時時看顧,不得不拋下新婚燕爾的嬌妻,拾起行囊,再次遠離家門,為人妻女,只能默默含淚相送,一句心裡的告白也說不出口,眼見丈夫漸行漸遠,心痛如絞,無人能知,因為結婚至今,與夫君相處也不過兩個月的時間!
   據說結婚之後阿吉叔公在印尼的事業越加發達,也就更沒時間返金探望父母與妻子,只是每三個月寄回家用的「番銀」不曾少過;就這樣,十數年過去了,阿吉叔公的父母相繼去世了,僅留下阿吉嬸婆獨守著這棟大房子,陪著必須定期祭拜的祖先,阿吉嬸婆巴望著奇蹟發生,希望丈夫會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可是天作弄人,那一天等到的是一封阿吉叔公意外死亡的噩耗,用顫抖的手接過電報,猛吸一口氣,瞬間喉頭乾燒欲裂,這個世界奪走了她的一切,連最後的幻想也破滅了,睜大的眼睛,木訥無神卻掉不下一滴淚水,冰冷的身子獨自癱垮在天井的石板階上,無言無語,直到夜深露重,才緩緩起身,摸黑找到蠟燭;她在微弱的燭光下才回偌大的房間,今夜特別感到不同於以往的孤獨與恐懼,原本等待黎明的希望,已在心底完全消失了。
   一年後,在宗親家族的安排下,領養了一個從溫州轉賣來的小男孩,八歲的兒童皮膚有點黝黑,但五官端正,口齒清晰,最初阿吉嬸婆並不接受,也許自己一個人生活慣了,也不太懂得如何照顧別人,但在大家族的壓力下:「阿吉不能沒有後代,祖先的香火不能斷!」阿吉嬸婆只好屈從,沒想到陪伴孝順她後半輩子、最後送她上山的,就是這個小天使。
 阿吉嬸婆已經作古二十多年了,去世時高齡八十七歲,也就是她為夫家祭祖先、育後代、守清寡,整整七十個年頭。
   小時候,聽阿吉嬸婆訴說這些親身經歷、又難以言喻的悲痛心聲,又有幾人能懂箇中滋味;所謂家風,代表著當年金門傳統文化的最高價值,卻埋葬了多少女性的青春與幸福,現在時代不同了,也改變了傳統堅持的價值觀,男女平等,自由解放,今非昔比,但「僑鄉文化」留在歷史的刻痕,永遠不會抹滅;離別、相思、苦戀、等待、麻木、幻滅的愛情與親情,成就了這個特殊文化的內涵底蘊,細讀這段歷史,深入了解、感受體會這個文化,身為此劇場的半個主人翁的金門人,到底是幸或不幸?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4 獲得星星數:18
3 人
0 人
1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