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死亡的幽谷──再讀白先勇《臺北人》

*2018/06/12
作者:洪春柳。 點閱率:536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十三、〈冬夜〉
 臺北溫州街的冬夜,冷雨連綿。余老教授在巷口熱切地等待著老友,旅美學人吳教授。
 老友見面,話匣子興奮地回到四十年前。五四的北大,年輕的「勵志社」,革命的情感,女師大校花和赤足放火的男學生,……。
 四十年,白盡了彼此的黑髮。余教授在臺灣教西洋文學,吳教授在美國教中國歷史。
 此岸觀想彼岸,彼岸羨慕此岸。
 余教授想望著去美國一趟,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夢。吳教授期待著回臺灣養老,為落葉找一個歸根處。
 離多聚少,一夜匆匆。年過一甲子,細數舊友,泰半職場退休,多人上路鬼途。
 懷念啊!那個燒得一桌好菜的校花女子。
臺北的冬夜,冷雨連綿。以茶代酒。兄弟,讓我們互道珍重吧!
 十四、〈國葬〉
 「敬禮!」一級上將李將軍的靈車穿過牌樓,行車中的部隊,在口令聲中全體倏地轉頭行注目禮。
 靈車上的老秦副官不自主地挺直腰桿,滿臉嚴肅,「我是李將軍的老副官!」
 跟隨著老將軍三十年,忠心耿耿的老秦副官堅持要送長官最後一程。
 離開老長官才幾年,這場告別式已盡是陌生的新面孔。堪慰者,老長官的三名愛將:鋼軍司令、鐵軍司令都來了!
 英雄白頭,章司令長年隱居香港,葉副司令住在臺北榮總,那位悲容的老和尚呢?頸後的紅疤猶存,豈非劉副司令?
 人事已老,記憶猶存。
 抗日勝利,還都南京,那一幕眾將如雲的場面啊!
 廣東撤退,待命江頭,老長官與愛將一夕白頭!
 往事如煙。鞠完躬,一襲玄色袈裟的老和尚,頭也不回地走遠了!
 《臺北人》一書的創作,白先勇自題「紀念先父母以及他們那個憂患重重的時代」。這本短篇小說可以一篇一篇獨立閱讀,也可以全書一體賞析。評論《臺北人》的篇章甚多,但最具代表性的還是歐陽子的〈白先勇的小說世界〉。
 歐陽子探討《臺北人》的主題,認為14篇的主角有兩大共同點:
 1、空間上,出身中國大陸,隨國民政府撤退臺灣;2、時間上,步入中年、老年,有一段難忘的大陸歲月。
 全書三大主題:
 1、今昔之比:昔日的中國大陸、有人情的農業社會、大氣派的中國文化、青春;今日的臺灣、功利的工商社會、小家子的西化文明、老朽。不能、不肯放手過去的這些人,人住臺灣,心懷大陸,是臺北人,非臺北人!
 2、靈肉之爭:靈是愛情、理想、精神;肉是性慾、現實、肉體。過去不能放,但青春不留步,故《臺北人》的許多人物充滿了靈肉的拉扯,尢其是有未婚妻尚在大陸等待的那些人。
 3、生死之謎:時間無情,不僅青春不留步,死亡也永不缺席。《臺北人》首篇〈永遠的尹雪艷〉,一身銀白旗袍的尹雪艷象徵死神,她總是冷眼旁觀來客在牌桌上的廝殺,保持著不疾不徐的生活步調。末篇〈國葬〉,劉鐵軍司令換身同袍和尚,一襲玄色袈裟猶如菩薩,在李將軍靈柩前合掌三拜後,悲憫無言,頭也不回地走遠了!
 生、老、病、死,多變的世代,不變的人生。死亡,是憂患年代裡最深刻的陰影。再讀白先勇的《臺北人》,劉禹錫的〈烏衣巷〉再度縈繞腦際:「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3
總評比人數:2 獲得星星數:6
1 人
0 人
0 人
0 人
1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