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進出村裡的小販們

*2018/07/03
作者:張姿慧。 點閱率:674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已近下午,天空依舊湛藍,雲朵在原處緩緩飄移。成片的陽光打在門口埕上,可惜一點風也沒有。粽香飄散的時節,我坐在家裡的廊簷下,感受此刻的天清氣爽。四周無聲無息,幾聲雞啼從遠方傳來,把寂靜叫得更加寂靜了。
     一輛載滿魚貨的貨車在我面前停住,魚販探出頭喊道:「小姐,好久不見了!」隨即走下車,吆喝我光顧。趨向前,捧場性地買了兩斤蝦,魚販追問:「肉鯽啊秤兩斤?恁老母尚愛買的。」我搖頭。母親不在,買魚買肉似乎失去意義,我一人外出覓食或在家隨便打發,一日兩餐也就過了。
     付完款,魚販悠悠地說:「恁老母之前買了三百五十塊的魚,沒幾日聽說伊就過身啊。」「過身快一年了。」我說。個性向來直來直往慣了,實在聽不出他的弦外之音,正想轉身離開,魚販改口:「那日,我沒散欸倘找,先乎伊欠,每一次來,汝厝攏沒人在欸,三百五十塊不知要找誰付?」我立即抽出錢:「當然是我付。」一想到莉莎推著母親買魚的最後身影,及我未能陪伴她走完腿傷復健之路的自責與遺憾,剛進門,淚水便流了下來。
 魚販按了聲喇叭後揚長離去。擦乾淚,繼而又想起過去那些經常出入村裡與母親互動頻繁的小販們。我居住的小村不大,僅有二十來戶人家,彼時交通不便,出門費時費工,村裡的婦人又都忙於農活或到海裡擎蚵,她們辛勤勞動生活簡樸,少有時間逛街購物。於是從城鎮來的小販們,不知從哪打探的商機,總會挑著各式各樣的貨品進到這個偏僻的村落兜售。叭噗聲一響起,如磁鐵般地把村裡的小孩全吸了過來。躁動歡欣的買賣聲讓寧靜的村落充滿了生氣。冰淇淋、好吃糖、麥麥膏是屬於小孩們的交易,甜滋滋的嚥了幾口,整個下午大夥就心滿意足。
 賣冰淇淋的小販一走,也許隔幾天,賣衣服的婦人便來了。穿著時髦的婦人,肩上總是挑著鼓鼓的兩大包,從斗門車站邁著吃力的步伐一路走到呂厝村裡,再揚聲高喊賣衫喔!聽到母親的回應,婦人搖搖晃晃走進家中的天井,把肩頭的重擔一放,將白布攤開,露出五顏六色的衣服後,立即坐下做起買賣來,這時母親會靠向前,同樣也蹲坐在地,我則在一旁好奇的看著母親不斷的挑選比試,想方設法的殺價。不久後,幾個鄰居也圍過來,她們開始尋找中意的款式,攤開衣服互給意見。母親總是為孩子買得多,給自己買得少。
 除了衣服,有時還會有賣人蔘的小販來,有時是賣金子、玉鐲,通常她們不會沿村叫賣,僅拎著一小包神秘兮兮地一家一家兜售。當然還有賣包子饅頭的外省伯伯,騎著老舊腳踏車賣油條的男子,以及賣魚賣肉及賣水果的,最特別的是那個兼賣活體雞鴨小狗的剃頭師傅。這些人的到訪,總是為沉悶的小村帶來不少樂趣,也為那些如我母親勞碌的村婦們,抒解了片刻的心情。
 而今村裡的住戶家家有車,村口也設了公車站牌,出入城區比從前便利許多,村裡的小販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但儘管數十年過去了,對於那些在舊時光裡閃閃發亮的日常我總是無比懷念。那時候的母親年輕健康,外出時喜歡套一件洋裝,有時是黑長褲加絲質上衣,在家則著輕便衣物。母親重穿不重吃,購物時被生活擠壓的愁容全然消逝,露出愉悅的神情。那時候的母親好美!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4 獲得星星數:16
2 人
1 人
0 人
1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