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言論廣場

酒─不只是穿腸毒藥

*2016/02/23
作者:王建裕。 點閱率:1136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酒─不只是穿腸毒藥,也是一種「交通犯罪」工具。日昨在某媒體副刊上,閱讀一篇「車子不是涼鞋」文章,大意是說:酒駕傷人、致死,皆因酒醉者把車當成穿涼鞋一樣方便,毫無警覺性,應視為交通犯罪來加以規範,我深有同感。尤其在酒精濃烈的催化下,開車橫衝直撞,造成人命傷亡,毀掉兩個家庭的慘劇,惡劣的令人髮指。以美國這樣民主的國家,曾經有一段時間也下過禁酒令,當我上網搜索了一下,才發現原來酒駕問題,全世界都一樣嚴重。
  喝酒是全世界的通病,不僅是現代人的嗜好,遠古時代的文人雅士更是樂此不疲,否則我們金門也不可能以酒維生,而且一年賺進一百五十幾億的新台幣。我們都知道釀酒過程是利用糖化醛和酵母把果實中的糖分或穀類中的澱粉發酵生成酒精而製成的。而高粱酒也就是利用果實或穀物經過蒸餾器蒸餾製成的。
  「史記」記載,酒,是人類史上極為悠久的飲料。古代有紂王「以酒為池,懸肉為林」的描述,顯見酒是當時的享樂極品。曹操〈短歌行〉有「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李白的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將進酒〉有「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及「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沒人陪伴,對著月亮也要喝,還自稱是酒中仙呢;蘇軾的成名詩「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杜甫的〈飲中入仙歌〉「醉裡從為客,詩成覺有神,俯仰各有志,得酒詩自成。」好像沒有酒就寫不出佳構來。陶淵明飲酒「一杯未盡詩已成,涌詩問天天亦驚。」,楊萬里的「重九后二月登萬花川谷月下傳觴。」,南宋政治詩人張元年說:「雨後飛花知底數,醉來贏得自由身。」,魏武帝樂府詩曰:「何以解憂,惟有杜康。」,白居易的〈問劉十九〉:「紅泥小火爐,綠燈新陪酒,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杜牧膾炙人口的〈清明〉「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王維〈渭城曲〉「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比較特殊的是鄭板橋的字畫為能輕易得到,於是求者拿狗肉和美酒款待,在鄭板橋的醉意中都能如願得到。李清照雖是女流之輩,臨到要創作時,酒一樣也不能少喝,例如:「昨夜風疏雨驟,濃睡不消殘酒。」,過了一夜,酒勁依然沒有退去。
  因此,古代文人雅士的詩詞中出現大量與酒相關的作品,就知道喝酒或嗜酒所產生創作的靈感,這與現代人抽煙產生的靈感如出一轍。葉慈(W.B Yeats)〈酒歌〉有「酒從唇間進,愛從眼波起」的名句。所以煙和酒都是相輔相成的,誠所謂「煙酒不離家是也」,這和創作又自成一統,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跟酒有關的成語;例如:「酒肉朋友、酒酣耳熱、酒池肉林、酒足飯飽、酒過三巡、酒囊飯袋、酒後失言、杯酒言歡、花天酒地、樽酒論文、酒色財氣、酒入愁腸、借酒澆愁、沉迷酒色、燈紅酒綠、杯酒釋兵權、酒逢知己千杯少、朱門酒肉臭、醉翁之意不在酒、今朝有酒今朝醉,都跟酒有相關連,看來酒真是他們創作靈感的源泉所在。帝王品酒,詩人詠酒或飲酒,是一種氣魄,是一種浪漫,與生活、文化早已密不可分,不分東西,也許因為如此,只要不是酗酒,社會多有寬容。酒雖造就文人雅士諸多詩作,但是酒入愁腸,卻也敗壞了他們的身體,所以古代的詩人多不長命,李白活了六十二歲,李賀活了二十七歲,杜牧四十九歲。
  但是以酒誤事誤國的例子也多不勝數,楚恭王與晉國的軍隊戰於焉陵,楚國打敗仗後,召大司馬子反前去救援,不料子反喝醉了酒,無法前往。楚恭王只得對天長嘆:「天敗我也」!最後也將因酒醉誤了戰事的子反殺了,以謝國人。
  如今,酒駕肇事,成了「交通犯罪」的殺人工具,根據統計,台灣每年大約有四百人死於酒駕肇事,這些怵目驚心的數字,在在告訴我們,酒已經不是文人雅士創作的靈感泉源了,而是一種殺人的工具,也是對自己的一種穿腸毒藥,不可不慎!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