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言論廣場

《八二三烽火學子錦華錄》人物故事之5:顏重威

*2018/04/17
作者:金門縣文史工作協會。 點閱率:1021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一、回憶離家的日子
  登陸艇緩緩地駛入高雄港,經過一晝夜的海上顛簸,這一群第一次坐船出遠門,在昏暗船艙內或臥或躺的戰地學生,終於平安地被護送到台灣,並希望能在較安定的後方,繼續尚未完成的學業。1958年10月10日下午6時,福建省立金門中學的全校師生,拖著疲憊的身心,列隊緩慢地步出登陸艇,踏上高雄碼頭。碼頭上民宅懸掛的國旗,旗幟鮮明,隨風飄揚,這原是國慶佳日,但我們無心觀賞。來碼頭迎接我們的是記者們不停閃亮的鎂光燈,但看不出這些瞬間即熄的燈光,會照亮我們這些戰地學生的未來前程。一長排的軍用卡車,陸續地把我們載運到高雄中學休息,教室裡早已鋪好軍用毯,這是安置我們的臨時場所。秋天的高雄,風和日麗,剛考完第一次月考的國慶假日,雄中的學生必定玩得很輕鬆愉快,但卻萬萬沒想到翌日返校時,訝異於教室已被佔用。我們在高雄中學等候分發,據說政府最高當局要把我們這一群學生拆散,分發到全省基隆、台北、台中、台南和高雄等五大城市以外的省中寄讀。
  二、逃避炮擊的心情
  我在等候分發的日子裡,才慢慢地把紛亂的心緒沉澱下來。回顧過去3星期的夢魘日子,啟始於8月23日下午6時金門對岸的瘋狂炮擊,這炮擊當天延續6個小時,向面積僅150平方公里的金門小島,射擊4萬多發炮彈,直到子夜才稍事停息。中共對金門的這一炮擊,震驚全世界的政壇,同時也擊碎我這青澀、無知少年的夢幻思想。8月23日以後,日子緊張了,金門正式進入戰爭狀態,天天都有炮擊,誰也不敢夢想未來,誰也不敢隨便外出活動,即使到鄰近同學家也不被家長所允諾。可是仍有一些訊息傳入耳中,例如金門中學高二教室屋頂被炸了一個洞,禮堂兼餐廳也開了天窗,或料羅灣搶灘補給傷了多少官兵。我想9月3日開學是不可能了,往後一個月中,雙方的炮擊你來我往,戰爭持續著,我們天天躲防空洞,大家在驚慌中過日子,學校什麼時候能開學,那有心思去想。家長擔心的則是台灣的補給如不順暢,家中將有斷炊之慮;孩子若被徵召上戰場,將是如何是好。9月7日終於有消息者傳來,即金門中學全校師生奉命後撤到台灣。這是一項幾乎不得不從的命令,父親也深怕我留在金門會被徵召上戰場,所以也同意我帶著弟妹隨學校到台灣。當時我正要升讀高三,妹妹升讀高二,弟弟即將上初一。在離開金門的前夕,父親問我,此去人海茫茫,前途未卜,凶險難料,萬一金門淪陷,與台灣斷絕往來,家中經濟無法接濟你們時,你能帶好弟妹嗎?當時年少、懵懂無知的我,只知隨校遷台是一股潮流,同學們都要走,如果我不隨著走似乎跟不上,也不思考未來的日子有多艱難,責任有多重大,便硬著頭皮,勇敢地承擔會照顧好弟妹的承諾。離家的當天,祖母在家煮滷蛋麵為我們餞別,我們帶著簡單的衣服和每人身上一佰多元新台幣,就隨軍車到料羅灣等船。同學們在料羅灣會合了,但都被安排在房間裡等待天黑和漲潮。天黑敵人看不到我們的活動,漲潮便於讓小艇靠岸來接運我們上登陸艇。上船後都被安置在船艙裡,不許在甲板上走動。登陸艇大約於晚上12時駛離料羅灣,同學們都是第一次離家,第一次坐船,大家都受不了船在海上的顛簸和船艙裡的氣油味,不久就一個個東倒西歪的躺下,暈船了。
  三、分發學校的經過
  在短短的幾天內,要把900多位師生分發到全省各省中,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分發老師的忙碌與辛勞可以想像,但學生的意願都不被接受,不能申訴任何理由,只有聽從分發的命令。因此,當我聽到和弟弟被分發到板橋中學,妹妹被分發到彰化女中,兄妹在逃難中硬被拆散時,內心感到非常的不滿與痛苦,雖然努力爭取在同一學校,以便彼此照顧,則不被接受。當時金門與台灣之間,民間無電話可通,學生也不被允許外出打電報,無法向家長稟報平安和被分發到何校。師生們被分發到30幾所省中,每一所約30人左右,有的學校有原來金中的老師陪同,有的學校如我被分發的板橋中學則沒有。大約在10月13日或14日,正確的日子已不記得,各校的教官來帶領我們去他們的學校,同學們就在雄中的操場分散,我也在同一地點與妹妹話別。
  三、板中寄讀離家遠
  同學們都搭上午8時由高雄出發的火車北上,我們這一批的目的地是板橋。火車的行駛有一定的軌道,一定的方向和一定的目的地。我在火車上,心緒紊亂,腦海一片空白,僅知道這將是我流亡學生生涯的開始,對於未來的人生,跟本理不出一個方向和目標來。火車上的走販穿梭於乘客之間,叫賣便當、水果和香煙的聲音不絕於耳,更讓我起伏不定的心情無法平息下來。我們坐的是慢車,火車每到一站都要停,新營、嘉義、斗六、員林、彰化……等,每一站都有一批同學下車,而每一次看到同學的離去,心中都難免為之一酸,不知那年那月有機會再見面。火車終於在下午6時駛抵板橋車站,我們這一批剛從戰地來的學生,聽從帶隊教官的指示,依序下車,然後準備到板橋中學寄讀。當我下了火車,則在月台意外又驚喜的遇到許維民,也許這是天意。許維民是金門老家的鄰居,也是二哥的同班同學,當時他正和二哥一起在台灣大學就讀,所以就託他帶口信給二哥。第二天二哥就到板橋中學來看我們,以瞭解家鄉和我們乘船來台的一切,當他得知妹妹被分發到彰化女中時,第三天就趕到彰化去探望妹妹。
  五、大學聯考的挑戰
  參加大學聯考吧,以我過去5年在金門戰地學習的程度和板中一學期的努力,實沒把握會考上,但不妨一試,以測驗自己的實力。我的10位同學都已被保送進大學,我自認學業成績不比他們差,不能因一時的運氣不好,就放棄上大學的機會。我不是一個向命運低頭的人,可是正當我在補習班為功課全力衝刺時,金門縣政府突然來了一紙公文,公費保送我到花蓮師範學校特師科進修一年,畢業後可返金門當小學老師。當時金門戰地仍處於緊張的戰爭狀態,人人都想往台灣跑,小學裡的老師嚴重短缺。父親見了這紙公文後,嘴裡雖說去不去由我決定,但我從他的眼神裡,已知道他是希望我去花蓮讀特師科。因為自從去年年底舉家遷來台灣後,家中的小孩多,經濟收入又大為減少,他肩挑的擔子太重。這突如其來的公文,完全打亂我的進修計畫。我內心裡實在不願去花蓮就讀,可是想到可以減輕父親的擔子,最後還是勉強去了。當時我心裡想,若有志氣想進大學,晚三年又有何妨。
  六、在職身分考大學
  我在花蓮師範特師科的日子,只能以「鬼混」二字來概括。我人雖然在學校,心完全不在書本上,也不知道那段日子是怎樣過的,各科的成績都在及格邊緣。當時學校教務長許績銓先生,他是金門人,曾在私立金門中學當過校長,也是父親的好友。它曾對我說:我們金門人過去到集美讀書,一向都名列前矛。我知道他的言外之意,不過我當時心裡明白,志不在此。與我同時被公費保送到花蓮師範特師科就讀的同學還有張再帶、陳文遠和楊勝俊。畢業後他們三人返金門任教,只有我到台北縣泰山鄉泰山國民小學任教,這所學校在偏僻的鄉下,每天只有幾班公路局的班車經過,交通甚為不便。
  雖然泰山國小地處鄉下,五、六年級的升學壓力還是很大,每天都要補習到天黑才能回家。當時的社會觀念是考上好的初中,就有機會考上好的高中,也就有較大的機會擠入大學之門。我到學校報到之後,學校就分配一間宿舍給我,宿舍離學校很近,上學非常方便。我擔任三年級放牛班的導師,如與升學班相比,工作便相對地輕鬆,當然錢也沒有升學班導師賺得多,因此我也較有時間讀書。我對上大學的慾望仍很強,並沒有因小學老師的工作輕鬆,收入穩定而放棄這個念頭,於是我又到台北火車站前的建國補習班補習,並在附近租一房間過夜。我每天通勤,即下午學生放學後,立即搭公路局班車歷經一個多小時到台北補習,而後在租來的房間溫習功課到深夜,翌晨趕第一班車回泰山國小上課,如此艱辛奮鬥二年,有志者事竟成,終於在1962年以第一志願第一名考上東海大學生物系。大學聯招放榜當天,正逢強烈颱風來襲,無法看榜。第二天風和日麗,攤開報紙查榜,我的名字赫然在榜上,顯示這個浪濤已過,但並不表示下一個浪濤不會再來。一個戰地來的流亡學生,在沒有任何人事背景的情況,如欲想在台灣立足,努力向上的鬥志不可稍懈。我過去是這樣想,現在已年逾60,這個鬥志仍不敢有所鬆懈。(本文摘述自顏重威刊行於《八二三烽火遊子》一書中〈遠離烽火的遊子〉)
  後記補述:顏重威為金門旅台學人,曾任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員,為國內著名研究鳥類的學者,謹就其出版專書及專業調查報告,即超過十四種:《世界瑰寶--大熊貓》、《丹頂鶴-丹頂鶴的自然史與人文記錄》、《中國的鶴》、《秧雞和鴇鳳凰谷鳥園生態教育資源調查研究報告》、《中國鳥類圖鑑台灣瀕危》、《鳥類水彩畫集》、《觀鳥》、《台灣珍稀鳥類》、《台灣的野生鳥類(一)、留鳥。(二)、候鳥。》、《台灣地區鷺鷥營巢處現況調查。》、《台灣稀有和瀕臨滅絕的鳥類》、《瀛台飛羽》、《台灣鳥類新目錄》、《台灣地區六年禁獵鳥獸族群數量之增減與檢討》等。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