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言論廣場

政治酬庸浮濫戕害行政與司法中立

*2018/07/17
作者:陳火石。 點閱率:1451

  君主專制時代,初登九五之尊者常以濫授官爵與名器酬庸支持者,用人考量政治忠誠凌駕專業能力例子所在多有史不絕書。新莽政權被赤眉等民間起義軍推翻後,各方草莽群雄擁立漢朝宗室劉玄即位號更始帝。劉玄為鞏固權力基礎大授官爵。後漢書劉玄傳如此形容:灶下養,中郎將;爛羊胃,騎都尉;爛羊頭,關內侯。唐中宗時期,皇親貴戚用事公然賣官鬻爵受賄,不經中書與門下兩機關銓敘審核程序封官授職。時人譏為「斜封官」,史家筆下形容這類官職「凡數千員。內外盈濫,無廳事以居。」明末福王被馬士英、阮大鋮等權臣擁立於南京,大肆賣官鬻爵,當時民謠如此形容授官之浮濫:「中書隨地有,都督滿街走,監紀多如羊,職方賤如狗。」
  自蔡政府掌握行政與立法部門後,藉著絕對人數優勢修法,大動作修改「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與「法院組織基準法」等官制官規,使中央政府二級機關副首長與三級機關首長,大量增加不具國家考試與銓敘資格的政治性職缺比例,改採「政務/常務任用雙軌制」,聲稱可活化人才晉用管道,讓民間具備實務經驗與創新思維的專業人才進入政府體系服務,美其名鼓勵公部門與私部門間的人才交流。考試院也如斯而響配合,公告各級機關機要人員進用辦法修正草案,放寬中央與地方政府機關內十二或十三職等參事職缺由政治性任命機要人員出任,比例高達三分之一,令事務官體系內部譁然。司法院也不顧外界譏評,於不久前院會中通過修正法院組織法、法官法,將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改為特任官,並改由司法院長提兩倍人選交給遴選委員會遴選,人選出爐後報請總統任命;遴選委員更增加立委代表。更打著轉型正義符咒在總統府和行政院下,新設一堆為政治正確服務的委員會與任務編組。
  一人得道雞犬昇天,官職淪為選舉論功行賞酬庸,德不配位濫竽充數事例不可勝數,國家名器通貨膨脹氾濫成災與浪費公帑重演。立足專業素養、客觀中立超然於政爭之上、以服務全體民眾等前提的行政事務官與司法官、法院組織體系,更恐有被政治正確凌駕專業、官箴腐蝕崩解之虞。政治性任命的部會首長與定期改選的立委可以肆無忌憚任用屬意者結黨營私,只要會搞政治就好了,間接助長賣官鬻爵歪風猖獗。蔡政府祭出年金改革大旗修法大砍基層退休軍公教人員終身俸並取消其優惠存款利率,對照蔡政府新設一批體制外黑機關與增設尸位素餐的高薪供養肥缺,不啻剝下益上與政治報復。
  文官體系政治中立和司法體系獨立行使審判,是民主政治健全發展向上提昇的基礎。蔡政府大肆修法,將三級機關主官管職缺改為政治任命,不僅打擊行政體系事務官與司法體系的法官士氣,更會變相增加政府人事支出負擔,賣官鬻爵歪風難保不會大行其道,使專業能力和言行德不配位的選舉樁腳充斥官界與司法界,恐使行政與司法體系中立蕩然無存,在民眾心目中文官體系和司法審判的公信力與形象更會被政治正確作踐糟蹋,一落千丈江河日下,決策與執行階層要職淪為選舉論功行賞輪流作莊政治酬庸公器私用,更將損及政府推動日常政務的持續性與穩定性、可預期性。
  蔡政府手上已經有一堆政治性任命的部會首長、機要、國營事業主管,酬庸大批黨工和助理,顯然位子還不夠分,還把手伸進事務官僚體系搶位子塞自家人。
  行政院修法放寬部會首長任用資格,變相因人設事成立一堆黑機關,根本是十九世紀盛行於美國政壇的官位分贓制度(spoils system)在台灣復活,為一黨一己之私破壞法官與事務官體制官規官箴,貪得無厭吃相難看莫此為甚。美國公部門與私部門間高階決策職位相互流動,對當事人身分利益迴避旋轉門條款約束過於寬鬆,素為美國有識之士與法政領域研究者詬病,一切跟著美國走的台灣竟也囫圇吞棗照單全收實在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