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言論廣場

怒潮烽火千里行,鐵肩教化樂齡心-林金龍校長 /李錫南

*2018/07/31
作者:李錫南。 點閱率:784

   怒潮烽火,飄泊千里,落葉難歸根,且把浯島當故鄉;
   戮力教化,桃李春風,鐵肩擔教育,樂齡猶是不老心!
   1961-63(民國50-52)年,從金門示範中心國民學校畢業,兩年之間接連出現三位校長交替,林金龍自縣政府督學任上,奉派接下田懿訓為代理校長,一年後轉給唐與程校長。這段錯開的姻緣,示小18屆同學會於2014(民國103)年10月25日成立50周年大會,邀請了林老校長蒞臨指導。我在台上主持,眼見他老人家獨行進場,立即邀大家鼓掌歡迎。他自個兒騎機車來赴約,那年88歲,依然勇健。席間曾請他致詞,聲勢清朗。寒暄間稱讚我,說主持很好,以我為榮,令我感動!返家後把先前設好的採訪綱要,送給其長子其昌兄,請他轉請老校長過目,約時間親訪聆聽。輾轉之間,躊躇不行,豈料2016(民國105)年4月29日瞌然而逝,不僅失之交臂,再也無法持續這段師生緣而更加悔憾!
   要讀懂一位跨越世代與兩岸,歷經戰爭與和平冷暖風霜教育長者之心,極為困難。困難之處,林校長生前由新加坡而大陸輾轉來金,翻山涉水,空間寬闊,履痕難覓;即便在金門任職最久是金門縣政府文教科,後來歷任古寧中心學校、金沙中心學校教師、蓮庵國校校長、古崗中心國校校長、示範中心國校代理校長、最後金寧國小校長、古城國小校長任內退休,跨時間長達39年,能找到的蛛絲馬跡依然有限。根據其晚年自撰回憶性作品,與其子女提供之片段,勉強拼湊。
   一、顛沛流離的成長歲月
   林校長名金龍,自號「白叟」,這是他習書法游於藝之落款。1926-1927(民國15-16)年出生於新加坡,是小小出洋客。太平洋戰事爆發,新加坡(當時附屬馬來聯邦,英國殖民地,尚未獨立)局勢危殆,唸小學時隨父母家人輾轉返回祖籍地福建省東山縣。東山先後由詔安和漳浦二縣管轄,人民均以農耕和魚撈維生,少部分依靠僑匯,通行閩南語,民風樸實。
   回國後適逢對日抗戰,日機轟炸東山島,僅有一所初中,校舍被日本飛機炸毀,學校關閉,求學無門,只得步行一日路程,涉水去鄰縣雲霄縣立初級中學讀書,邊逃難邊刻苦向學,畢業後又離鄉背井,負笈跋山涉水,步行三日二夜路程,遠至南靖縣山城鎮大山腳下的省立龍溪師範學校普師科繼續讀書。儘管求學之路迢迢,不改其志。
   龍溪師範是由漳州遷移自建的鐵皮校舍,包含教室、禮堂、餐廳、宿舍等,自行發電,教師為專科和大學畢業,校長留學日本,是一所克難自建現代化的學府。學生二百餘人,由於水土不服,營養不良,半數以上均患瘧疾(寒熱病),雖有校醫看診後,給予奎寧服用,但也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因此只好自求多福,注意飲食起居衛生。1945(民國34)年,抗戰勝利,學校遷回漳州原址,才過著正常的學校團體生活。三年(民國37)後畢業,在福建小學任教,也曾做過短時間校長。
   二、投身軍旅接續教職
   1949(民國38)年,胡璉將軍以各省流亡學生和江西在地招考之學生,在閩、粵、贛邊區成立第十二兵團軍事政治幹部學校,為中興復國培養軍官和政治人才,號召青年朋友參加,以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校歌歌詞起首二字為代號,簡稱「怒潮學校」。胡璉自任校長。共軍南渡,強行登陸金門,爆發古寧頭保衛戰。當解放軍第三野戰軍陳毅與第四野戰軍林彪分別攻入福建與廣東,時局動盪不安。胡璉則奉東南軍政長官陳誠命令,撤退臺灣,以保全實力。怒潮2000名青年學生乘海辰輪越渡臺灣海峽,抵達基隆。從台北新莊國小、轉湖口國小,最後在新埔安定下來。這時校長為柯為之將軍。次年怒潮學校隨軍遷到金門金城鎮水頭,水頭為此一度改名新埔。
   在大陸任教二年多,年輕的林校長響應胡璉的號召,就和一群流亡學生、老師與校長一樣,為了保衛家國,決心投筆從戎,投考「怒潮」軍政學校,被編入第二期學生大隊。1950(民國39)年設立行政公署掌理縣政,該校隨國軍輾轉來金門。在水頭一帶接受嚴格的軍政教育與操練。兩岸烽火不停歇,在金防部指揮下,怒潮學生投入積極建軍備戰,鞏固戰地防禦,同時要求鄉鎮、村里分別設立學校,借用祠堂、廟宇和民房做為校舍。為掃除文盲,實施強迫義務教育,村里公所附設成人、婦女和兒童班,輔導失學民眾和兒童,怒潮學生再度負起教育責任。次年春,因病自軍中退伍,奉派暫為古寧中心學校擔任教師兼民教部主任,乃再回學校重拾教鞭。及至1956(民國45)年政府為統一前線軍政指揮權,成立戰地政務委員會,軍政合一,行政公署改制為縣政府,學校漸上軌道,一村里設一所國校,一鄉鎮設一所中心國校,負責輔導轄內國校。
   半年後改調任教金沙中心國校。25歲的小伙子,孑然一身,在舊時代民情保守的金門,又是窮教員,如何能覓得良伴?在當時環境,大家都窮困度日,偶爾在學校旁邊走動,結識了黃盤治這一位良家閨女。平素走動觀察,勤勞孝順,漸有好感,情愫萌生,於是鼓起勇氣,展開熱烈追求,終於感動芳心,交往數月。行政公署為強化軍民關係,穩定軍心民情,倡導集團結婚。林校長把握機會,徵得女方同意,參加民國41年青年節,由胡璉司令官主持福證的金門縣第一屆集團結婚,完成終身大事,成家立業,穩定下來。
   三、古崗緣開二度,結束教職生涯
   婚後,又奉調到金湖鎮西村蓮庵國校(民國47年被廢併入柏村國小,校齡不滿10年),擔任校長,當時交通不便,只好以校為家,直到1954(民國43)年。兩年多後,1954(民國43)年奉調古岡中心國校擔任校長。
   古崗聚落原名滸興,清朝時名叫古坑,到民國時才改稱古岡(後名古崗),聚落以環島西路為界,區分為大、小古崗,屬於金山鄉管轄。西元1933(民國22)年由聚落內出洋落番奮鬥打拚的董允耀及董春波等華僑鄉賢,倡議捐款興學,選在聚落內大古崗興立「古岡學校」。教育經費的來源,全賴僑匯或校董會(聚落居民組成)在古崗沿海採紫菜的工資收入,來作為學校教職員工薪資,但乃常常有斷炊之虞。校舍建築為仿新加坡、印尼等地五腳基洋樓格局,使用閩式慣用建材構造,二層樓有教室六間,中為教師辦公室。山頭上有「誠實」二字,立面則鐫有「古博今通振興教育,岡靈水秀鍾毓賢才」對聯。古崗為當時金山鄉最大村落,因而更名為「金山中心國校」。據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記載:民國23年,學校出版了《古崗月刊》,直到對日抗戰開始,期間陸續發行十多期,記錄不少當時的社會狀況,與珠山的《顯影》及金水小學的《塔峰》都是珍貴的歷史鄉土資料。二十多年的學校,因日軍入侵,兩岸時局不靖而開開停停,直至民國48年被廢併入新成立的金城古城國民學校,民國51年原址改為古崗村里辦公所及民眾活動中心,2004年經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補助重修後,2006年文化局評鑑公告為歷史建築,現交由董氏宗親會管理與使用。林校長在此主掌校務兩年多,奉調到金門縣政府,擔任代理文教科股長一職,從此涉入教育行政體系。
   未料28年後,1982(民國71)年,再奉調回任古城國小校長(原金城古城國校,後九年一貫體制回歸為國小,校區跨越古崗與舊金城),四年後才退休,不捨的離開教職。窺其一生教職,竟有兩度在古崗教化鄉親,可謂緣深義盡。
   因為這一層關係,81年後,古崗社區發展協會為深化社區營造,重振人文氣質,紀念曾經教化村童的古崗國校,特別於2014(民國103)年9月28日教師節當日,辦理《遲來的返校日│古岡學校校友回娘家》活動,經由社區理事長董倫如號召,邀來當年老校友約70多人。林校長應邀主持活動,以他一慣蒼勁有力的東山腔國語為學生講課致詞,並頒發現象徵遲來多年的畢業證書,老校友董金安即席演唱當年的《上學歌》,場面感人!
  巧合的是林校長的長女婿楊成業校長,也曾經歷縣政府督學,四年古寧國小校長,現在則是古城國小校長,所走的教育路線一樣,是否受到老校長薰陶教誨,或是楊校長私心以老丈人為師做為進取的標竿所致?所謂「英雄出少年」,楊校長傑出的表現,跳脫了林老校長的影子,但核心近乎一致。在近代金門教育史上,兩代人領導金門教育者,林老校長唯一僅有。
   三、教而優則出任公職,做督學卻背上「毒蛇」名
   向來喜歡學校生活的林校長,意外獲拔擢進入縣政府從事文教行政工作,只想這是短時間的,還是期盼再回學校;不料因為表現優異,縣政府用人殷切,到了1957(民國46)年8月升任督學,至1974(民國63)年2月,前後達15年又6個月,寫下任職金門縣政府督學任期最長的紀錄。
   滿腹教育理念的林督學,為了讓督學工作上軌道,草擬了視導相關規範,於民國48年經由縣府頒訂《學校視導辦法》,分為定期與不定期視導方式,視導重點包括:精神教育、環境衛生、學生禮節、教師教學上課、作業批改、安全教育……。「此時金門交通不甚方便,除榜林圓環至小徑是軍方鋪設筆直的水泥道路外,其餘均為狹窄高低不平的土路,督學視導學校不是搭乘公車就是步行,時間難以控制。不久,縣府增列經費,購發腳踏車,督學年輕力壯,每日早上七時前抵達學校參加升旗典禮,看到師生精神抖擻,容光煥發,禮貌周到,問早問好,環境整潔,教師批改作業認真,內心感到無限安慰!學生則以督學查禁沒收《良友》參考書為畏途,但事後僅面予訓誡發還。」(林校長自撰文) 
   當年讀小學時,就有《新學友》或《良友》之類的參考書,並附有作業習題解答,家長多花另一筆開銷。學校老師也會購買作為教學指引與參考,所出的作業或測驗考試均原文照抄,學生也是不聽課,都會偷偷放在抽屜裡參考或照抄。在填壓式教學當道時代,成為風氣,反而扼殺學童創造思考能力。教育當局下令禁止,要求各縣市督學納入視導,查辦處罰。林督學實在不想為難學校老師或學生,但是一定要減少這股風氣,所以加強不定期視導。每逢督學來校,校長、教務處或老師都會驚慌失措,三申五令告誡學童,收好參考書。而學童爭相走告,喊叫「毒蛇」(督學諧音)來了,所以神聖的「督學」被師生戲稱「毒蛇」,從此不脛而走。傳揚之下,林督學也知道了,雖然隱含不敬,但為人寬厚的他,坦然面對,認為不傷大雅,即使聽到了,只有一笑置之,未予追究。
   四、重返學校,再續教學緣
   1974(民國63)年離開金門縣政府之後,因為楊奕燈校長調金湖國小,而奉調到金寧國小接下校長達8年之久。由於該校名與鄰近金寧中小學附設國小部(為行政獨立考量,名為金寧國小)容易混淆,該校後來經政委會曹興華秘書長更名為「金鼎國小」。
   喜愛桌球練身的林校長,支持學校體育老師往下扎根,開始劍及履及的推動桌球運動,經常找學校老師練習,藉此與老師互動增進情誼,蔚成風氣,20多年來,與古寧、金寧中小學鼎足而三,金鼎在小男小女桌球年年名列前矛,與及早奠基有關。
   由於林校長早年出身師範學校普師科,隨著時代環境變遷,各界對校長的學養素質提升有所期待,林校長深知終身學習的道理,把握這段期間奔波台北金門參加在職進修二年,終於1976(民國65)年正式畢業於台灣省立台北師範專科學校,躋進大專學歷。
   1982(民國71)年,再奉調古城國小擔任校長,四年後正式退休。終其一生以教育工作為職志,歷任國小教師、校長、縣政府督學及代理文教科長等職,共計服務37年退休。作育英才,桃李滿門,獻身教育,誠敬勤勉,做事嚴謹,奉公守法,克盡職責,在金門望重杏壇,頗受敬重。
   五、浯島當故鄉,圓滿最幸福
   婚後育有三女二男,全力培養,支持成長。大小兒子高中職畢業後,從事電腦資訊行業。民國78年,長公子林其昌偕弟漢昌二人合力開創「快立得資訊有限公司」,這是金門第一家電腦資訊公司,尤其取得「ACER宏碁授權服務中心」後,拓展各種電腦配備與售後服務,將電腦資訊商品引進金門,帶動金門邁向新世紀電腦資訊領域。勤勞奮發的次子漢昌不幸在一次送貨經機場道上遭遇車禍而英年早逝,是老校長心頭上最深的痛,唯一的遺憾!長女慧英任教金門高中,夫婿楊成業校長;次女慧明任教金湖國中,夫婿許志仁任教金門農工職校,三女慧真,任金門高中英語教師,夫婿為黃書星警官;家族中七人均從事教育或警察工作,堪稱書香門第,桃李滿金門。
   六、樂仁好施,公益為懷
   在戰地政務時期,一切施政與建設,以戰備為先,支援軍事作戰為考量,許多管制措施約束公教人員。因此在情感生活上,林校長與一群教育同好,相繼投入桌球運動,既能運動強身,兼可交結益友,更可發展學校特色。所以不論私下,或投入教育職場,總是一拍在手,廣結善緣。即使退休到晚年,依然參與退休教師協會館(前為莒光國小校園),桌球同好之聚會。健康情況維持到90高齡,是活躍樂齡的典範,堪稱金門教育界的「不老騎士」。
   早年教育界清苦,常有機會要向長官簡報,或送禮往來,用毛筆機會多,假手他人,不若親身操作;況且一手毛筆字,往往成為受賞識的關鍵。平時閒暇時常以習寫書法為樂,30多年來各體書法或臨寫,或游藝,自成一格。尤其成為金門縣書法學會永久會員後,與書法同好相互切磋,功力更為精進,每年書法學會聯展、文物展、金廈退休教師書法聯展、海峽三地書法聯展、漳州海峽兩岸楹聯書法邀請展等,長期提供作品參展,與年輕後輩相較亳不遜色。林校長最感自豪者,光是海峽三地書法聯展就參加30多次,參加漳州海峽兩岸楹聯書法邀請展獲頒獎狀,103年8月22日,那是88歲高齡,還與楊清國校長舉辦書法聯展,展出包括楷書、行書、草書、篆書、隸書、甲骨文等六種字體八十幅,甚獲好評。
   除了金門縣書法學會外,他參與的社團以慈善社團最早也最多,紅十字會金門支會會員、當選金門縣好人好事協會理事、金門縣愛心基金會財務委員等,充分突顯他里仁為美,敦親睦鄰,急公好益,樂於付出的襟懷,總在社會有需要他就能在第一時間,直接或間接支援助人。不僅是教育良心,更是社會善行者。
   此外,雖非在地人,卻融入在地最徹底。加入金門縣林氏宗親會,當選世界林氏宗親會金門代表團副團長,金門縣退休教師協會理事等義務職,可見其即使退休,依然關懷社會,助人為樂,享受犧牲,樂而忘老。
   七、戮力教化,樂齡猶是不老心
   涵泳教育,是林老校長一生的寫照。退休後,本著「退而不休,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仍在不斷學習中。為教化之樂而忘老,樂育菁華,更是不服老。為人仁慈寬厚,為鄉里盡心盡力,處處為人著想,無悔付出。是教育者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