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特刊月訊

《國際身障者日徵文比賽》父母恩姐妹情

*2014/01/02
作者:社會組第一名陳姿伶。 點閱率:332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在這個社會上,人們常覺得這個社會虧欠自己太多,卻沒警覺自己本身對這社會付出的太少,且微不足道。漸漸的失去對生活上的炙熱,愛人或被愛的心,不懂得去憐憫身邊的人,對於弱勢是鄙視和嘲笑。在我們接納與關懷的同時,我們不要忘記給這些身心障礙者應有的尊重。
  我對於歧視身體不便或心靈上有缺陷,不管是輕度或重度的身心障礙者的人,我覺得他們很惡劣。我的家裡從小就有一個懷著天使臉孔,但一旦哭鬧起來便喋喋不休的小惡魔妹妹;因為她,我變得很樂觀,從小就要很懂事、很成熟、很機靈,不想成為媽媽的負擔。
  在我的印象中,小時候的我常常在醫院裡。在聞著充滿雙氧水味道的房間裡,許多白色衣服的醫生、護士來回走動,看著爸爸、媽媽眼神中充滿茫然無助的畫面,我卻無能為力。這樣的感覺,害我直到現在都好愧疚,我什麼忙都幫不了;床上躺著一個小女孩經常面無血色,身上插滿了管子,只剩下兩顆轉動的眼珠子。叫她,她不回答;她會哭,一直哭到臉變得腫脹、不能動彈,還是哭。看到我時,她只能用無助的眼神望著我。看到全身插滿管子的身體,我的心都碎了,心想,我能替你承受這個痛嗎?
  我清楚知道那個女孩生病了,就這樣,在中西並用的情況下,復原的狀況還算差強人意。我心裡一直祈禱,但始終不見好轉。
  在我上幼稚園時,我的妹妹差我三歲,我很納悶為什麼媽媽還是一直背著妹妹,不讓她下來走走路,甚至連吃飯都要餵著她呢?二十四小時緊靠在有如木乃伊般妹妹身旁。我想,媽媽是不是不愛我了,我用牙牙學語同妹妹講話時,她都不回應,只有雙眼一直目視著我,眼神空洞。媽媽在微弱聲中告訴我,妹妹生病了,罹患腦性麻痺,從此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走路,一輩子要坐在輪椅上,生活起居都要假借他人的手幫助。我整個人都愣住了,此時才曉得事態的嚴重性,顫抖的雙手頓時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張攸關生死的表格。頓時,我恍然大悟,原來妹妹不是不理我,是因為她沒辦法靠自己的意識去回答,我摸著妹妹的臉,我的眼眶不禁泛紅,那一種打擊令我無法承受,心靈上的痛苦遠遠超乎想像。從那一刻起,我每天都會唱歌給她聽,她用笑容回答了我……,她很開心。
  深夜,當我正要入眠時,有一股聲音正在反抗著我,原來是她的哭聲驚醒了我。身體反射動作,將身旁無自我能力的妹妹翻身,把妹妹調整到最適合的睡姿,我擁抱、輕拍著她入睡,從國小五、六年級開始,我就一直跟妹妹一起睡覺,起床幫她換好衣服,換好尿布,再抱去輪椅上讓媽媽餵妹妹吃早餐。多少時候,我彷佛走在荒漠之上,感覺孤單寂寞,掙扎著一步步前行,我多麼累、身心俱疲,深深的倦怠使我只想停下來,但我知道我不能放棄,前進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放棄則是死路一條,我不敢回首,恐怕失去舉步的力量。
  我很慶幸自己有個很棒的媽媽,她面對妹妹的事情也遭受不同的困境與挑戰,現在媽媽會推著輪椅帶妹妹去逛街散步,面對來來往往的眼光,有時他人一句無心的言語,就會令她的心頭湧起了一陣陣的酸楚。為什麼那些陌生人不能多用一點關懷、溫暖及同理的眼神看待我們?旁人瞪大眼睛、直視的眼光,媽媽都試著以平常心面對,並且用幽默的語氣回應,她說:「雖然社會的眼光還是很多,只要態度正面,就能克服一切。」因為曾經接受別人的建議和幫助,所以我也懂得去幫助別人,逐漸懂得了生命的意義在於經歷美好的事物,在於給別人帶來快樂,明白了即使身體有缺陷的身心障礙者並不代表一切毀滅,而是另一種形式的新生。雖然上帝關了一扇門,但也會為他們開了另一扇窗。媽媽常向我說:「不要向命運低頭,要拿出信心和勇氣,要充滿信心的過每一天!」這都是生命無價、人間有愛的最好見證者,最重要的是學習尊重與關懷,發揮自己的愛心,協助他們克服身體的障礙,勇敢的站起來。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