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特刊月訊

(第11屆浯島文學獎徵文比賽兒童文學組得獎作品)井裏的眼睛

*2014/08/14
作者:兒童文學組第一名陳志和。 點閱率:901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一隻小青蛙鑽進一座老宅牆下的破洞,一蹦一跳的來到院子角落的一口古井。由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石塊堆砌而成的古井,身上穿著毛茸茸青翠色的苔衣,下襬圍繞著一圈土褐色羽片般的蘚斑,幾處靠近地面的石縫萌發著幾莖挺拔的雜草,夾雜著一、兩株小巧的雀榕。
  小青蛙攀附著褐蘚青苔,爬上井口,他知道這個水井有悠久的歷史,但直到親眼看見歲月在古井臉上留下的皺紋,小青蛙才深刻的瞭解到他有多麼的古老。
  古井沉睡著,小青蛙不敢吵醒他,但有任務在身的他,不能就此放棄。他鼓起勇氣在古井耳邊輕輕的說:「對不起,打擾您了。」接著馬上摀起耳朵,深怕古井會大發雷霆的斥罵他。沒想到傳進小青蛙耳裏的竟是軟綿綿的問句:
  「你是誰啊?」
  「我是三孔井的使者。」
  「有何貴幹?」
  「主人派我轉告境內各位水井爺爺、水井奶奶……」小青蛙噙著淚哽咽的說:「再過幾天南山聚落會新闢一條道路,正好……通過主人,到時三孔井將會加上鐵蓋掩沒於地底……我代表主人向您道別……祝您活水不絕、日日長春。」
  說完後,小青蛙縱身一跳,一落地便頭也不回的往破洞撲騰而去。小青蛙的身影消失在洞外,夕陽的餘暉則斜斜的落進了院子,隨風晃動的樹影遮蔽了古井,搖曳不定、昏暗不明的陰影忽上忽下的觸摸著水井的臉,使他臉上因人們取水而日積月累的皺紋痕跡,顯得更深、更沉、更淒涼。
  「這是今年的第三口井來道別了。」一隻小青蛙浮上水面說:「主人,如果他回來了,您一定要說,不然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
  古井嘆了一口氣,小青蛙不再說話,蒙著頭沉下水去,而那一口氣則化成一陣風加入了院子中的晚風裏,他們嘻嘻哈哈的搶著衝出門口,你推我擠下,斑駁的宅門痛得尹口哦一聲開了口,與這陣風擦身而過的是一句稚嫩的童音:
  「爸,這是你小時候住的地方?」
  「對呀!」
  走進院子的是一對父子,爸爸大概四十歲上下,身材瘦長;兒子約莫六、七歲的年紀,是個圓滾滾的胖小子,一雙黑滴滴的大眼正好奇的盯著這個有些衰敗荒廢的院子。他忽然掙開了爸爸的手掌,一溜煙的跑到了古井旁,高聲的說:
  「爸,你快來,這口井好老喔!」
  男子站在原地以一種既感傷又畏懼的眼神看著古井,他問兒子:「你怎麼知道這口井很老呢?」
  「這個簡單,它的上面長滿了一條又一條的皺紋,這樣還不老嗎?」
  「那不是皺紋,是人家用繩子取水所留下來的痕跡。」
  「原來如此!」
  「泉仔你返來喔!」一個和古井差不多歲數的老人跟在父子後頭踏入院子。
  「阿春伯,你好。」
  「這是你後生吧,有像你真大漢。」
  「小宇,叫伯公。」
  「伯公好!」
  「好,真乖真乖。」 「阿春伯,感謝你有空時過來整理。」
  「真歹勢,款無夠清氣。」
  「不會啦,看起來挺好的。」
  「恁應該忝了,我欲先來轉去矣,恁嘛趕緊入去內面歇睏。」
  「好,你慢走。」
  阿春伯往門口走了幾步,回過頭說:「人若有歲,記性就變毋好,差一點袂記得講暗時這搭停水,欲用水可能愛用拔桶拉井水起來用。」
  「我知影,阿春伯,多謝你。」
  阿春伯走遠了,小宇才開口問:「伯公說什麼?」
  「晚上停水。」
  「那要怎麼洗澡?」
  泉仔只是看著井並未說話,而夜的腳步已經悄悄的跨進院子。
  「幸好是夏天,」泉仔一邊拉起裝滿水的桶子,一邊說:「用井水洗澡不會太冷。」
  小宇說:「不過我還是比較習慣用自來水。」
  「以前取水不方便,人和水井的關係很親近。除了取井水飲用煮飯,左鄰右舍也會約好一起到水井洗菜洗衣,順便聊天;要是天氣好,在傍晚就捉著幾個毛頭小子來井邊沖涼洗澡。」
  「這樣水井好忙喔!從早到晚都有人來找他。」
  「洗乾淨了,把身體擦乾,準備上床睡覺。」
  「啊!爸,你怎麼把水倒掉了呢?這樣好浪費。」
  「把水再倒回井裏,井神會生氣的。」
  「井也有神?」
  「當然有!以前的人生病了就會到藥井求神水治病,一喝下去,百病全消。如果沒有井神,藥井的水怎可能如此靈驗?」
  「我好想看看神奇的藥井。」
  「先睡覺再說。」
  小宇睡著後,泉仔起身走到院子,一輪明月當空,銀閃閃的月光灑滿庭院,走在院子就像走進水裏,全身清涼,縱橫交錯的樹影如同墨綠色的水草,在地面任意滋生著,並在濕漉漉的井邊絆住了泉仔的腳步。這時一陣風颳起了泉仔的雞皮疙瘩,讓他感到寒意緊裹著身體,好像又回到小時候掉進古井的那一刻,感覺好冷、好冷。
  那時他跑到井旁準備要撿球,突然一陣怪風托起他的身體,將他丟下古井,等他感到好冷時,才發現自己掉進古井了。他開口喊救命,卻喝下大口大口冷冽的井水,每喝一口水,就感覺身子越往下沉一分,他趕緊拚命的踩水,讓頭維持在水面上呼吸空氣,沒多久他的雙腿變得像鐵塊那樣重,隱約覺得水草在拉他的腳。泉仔載浮載沉之際,一根繩子從井口直墜而下,落在面前,他擠出最後一絲氣力,抓住了繩子,被緩緩的拉出古井。
  幸虧泉仔的阿嬤及時發現他掉進古井,馬上跑到隔壁請阿春伯帶著繩子來救人,才保住了他的一條小命。這件事勾起了一段悲傷的往事,泉仔更小的時候,他的父母在旅途中誤踏了一口被荒草覆蓋的廢井,雙雙葬身於井底。這樣的巧合,讓村民議論紛紛,認為泉仔一家人可能觸怒井神,才會惹來如此的下場,他們不斷的在泉仔背後指指點點。
  聽到這些閒言閒語,泉仔感到十分委屈,在夜深人靜時,他跑到古井,把頭探入井口,嚎啕大哭。滑落的淚珠滴亂了他的倒影,當那晃動游移的水影重新凝聚,出現的居然是一雙眼睛,泉仔看著那雙眼睛,不自主的對它說起話來。
  「你是井神?」
  「是。」
  「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
  「把我的眼淚收走,我要變得更堅強。」
  「你確定?」
  「對!」
  「我就暫時先替你保管吧!」
  泉仔突然感覺迎面吹來一口氣,他閉上眼後全身發抖,再睜開眼睛,才發覺自己哭到睡趴在井口,剛才的情景像是場夢。
  從那夜起泉仔就不再流淚了,即使在阿嬤的靈堂,他也沒掉過半滴淚水,只在葬禮後拜託阿春伯看顧老家,自己繼續出外打拚。多年後泉仔在一間大公司擔任高級幹部也結了婚、生了小宇,他不掉淚的人生看似一帆風順,其實像在吃一道不加鹽的華麗料理,食之無味。泉仔不能體會辛酸淚、喜極而泣、痛哭……這些情緒,也不能以流淚來排解情緒,只能把一點一滴的情緒埋藏在心中,因而得了嚴重的憂鬱症,不只丟了飯碗,也面臨離婚,生活陷入困境。
  泉仔接到阿春伯的電話說有人想買下老家改建成民宿,他才帶著小宇回到故鄉。夜涼如水的晚上,泉仔站在井邊,井口吹來一陣風,吹醒了他的記憶,想起了夢裏的眼睛,泉仔探入井口,一連大聲問了幾句:
「井神,你在嗎?」……
  水面浮現了那雙記憶中的眼睛,泉仔問:「可以把眼淚還給我嗎?」
  「這句話我等好久了。」
  泉仔覺得眼眶一痛,湧出的淚水打散了水面的眼睛,等水面平靜如鏡,出現的是掛著淚痕的人影,眼睛已消失無蹤。泉仔倚著井慢慢跌坐,止不住的眼淚滌洗著心裏多年來的喜怒哀樂。
  井裏的小青蛙問:「主人為什麼不跟他說別賣掉這裏,才還他眼淚?」
  「水井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方便與幸福,如果我的消失可以給他一個新的生活,何樂不為呢?」
  隔天泉仔簽好約後,鎖好門,準備帶小宇去參觀藥井。臨走前,泉仔靜靜的看著家門,淚水慢慢流下。
  「爸,你哭了?你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
  「我錯了,能哭是一件幸福的事。」
  「爸,你變了。」
  「你喜歡嗎?」
  「嗯!」
  泉仔牽起小宇的手,輕快的向前走,身後的老宅再過一個月就要拆除,至於院子裏的古井……
  民宿開幕後,泉仔也在裏頭工作,煥然一新的建築,只留下一個角落保持原貌,這是泉仔在條約中註明要保存的。一有空他就會到這裏凝視著,雖然再也看不到那雙熟悉的眼睛,只聽見呱呱的蛙鳴,但是泉仔知道祂也在凝視著,凝視一個嶄新的自己。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