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鄉訊

《星期人物》 華麗轉身 西園西施的美麗蛻變

*2018/03/31
作者:蔣榮玉。 點閱率:4127

   西園旅台公共事務協會新春團拜餐敘,耳邊傳來鄰座對話:「那就是我們的西園西施,西園最好命的女兒。」身旁的西園旅台公共事務協會理事長黃燿民也笑著說:「當年常看到阿兵哥的軍車停在她家門口,盛況空前。」循著眾人視線望去,笑容可掬的「西園西施」正和其他鄉親話家常,親和力十足。
  金福源商店鎮店之寶:西園西施
  大家口中的「西園西施」是62年次的黃雅慧,已婚,育有1女1男。提起「西園西施」這個封號,黃雅慧謙遜地說:「其實我們西園的姑娘都很美,比我美的大有人在。」「西園西施」封號的由來,跟黃雅慧家中開雜貨店不無關係。
  黃雅慧的父親黃國棟年輕時是金門大飯店的主廚,家中以務農為生,31歲時娶了年方15,來自瓊林的妻子蔡寬珠。回憶當年家中開雜貨店的經過,她說:「我爸的兄弟在小徑開雜貨店,生意不錯,所以我爸也開始經營『金福源商店』,從市中心批貨到西園,轉賣阿兵哥,那時他忙農務,店裡就交給媽媽打理,到現在我都很難忘記媽媽幫商品訂價、貼白色標籤的畫面。」從有記憶開始,黃雅慧就開始幫忙顧店,後面兩個弟弟,一個小她兩歲、一個小四歲,輕鬆逃脫顧店的重責大任。
  那個年代的雜貨店簡直包山包海,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就連阿兵哥們的三餐、衣物洗滌、縫補整燙、旅運接送……,雜貨店全包不說,店內還有撞球檯!黃雅慧笑說:「我每天都要幫忙洗衣服,腳踩在很黑很黑的阿兵哥衣服上,還要縫補衣物、幫忙煮飯給阿兵哥吃,那時燙一套衣服賺十幾塊,印象中,我媽每天都要燙衣服到凌晨2-3點,我爸也常開車載阿兵哥或他們的家人到機場或碼頭,當兼職司機,賺點外快,每天都很忙,也因為很忙,所以沒有時間生小孩,我們家裡只有三姊弟,在那個年代,孩子算是生得少的。」
  西園西施的美麗與哀愁
  事實上,當年西園的雜貨店不只「金福源商店」,方圓百里內還有另一家雜貨店,但是,有「漂亮妹妹」顧店的只此一家。黃雅慧正值荳蔻年華,出落得亭亭玉立,難怪「來客率」高,生意好到全村都知道,甚至有阿兵哥專程開車到雜貨店,只為看她一眼。有時憲兵也開車到店裡消費,反而把其他阿兵哥給嚇跑了,黃雅慧笑說:「阿兵哥看到憲兵就跑,我爸不太高興憲兵出現影響生意,有時還會偷偷在他們車後灑水。」除了忙店務,黃雅慧也忙著收告白紙條或情書,幾乎沒有一刻得閒。她笑說:「我其實很羨慕其他同學,下課後可以穿得漂漂亮亮出去玩,我卻只能在家顧店,而且身上穿的還是我弟弟的衣服。」
  國中畢業後,因為對美工有興趣,黃雅慧決定到台灣知名的復興美工就讀。「當時聽一位軍官說這家學校很有名,所以我跟我爸說想到台灣讀書。後來我順利成為建教生,白天在電子公司上班,晚上到復興美工上課,上完課就回宿舍。那段時間不辛苦,但很想家,覺得很孤單,因為什麼事都要自己做,那種心情是:我覺得自己應該很獨立,但心裡其實很害怕,卻必須硬撐。」半年後,因為父親發生車禍,她決定放棄學業,她回憶那時的心情轉折:「一方面因為自己是長女,覺得有責任,再方面我一心想回家看父親,那時兩個弟弟分別念國、高中,年紀還小,所以我當下決定中斷學業回金門。」回家後,黃雅慧開始全職顧店,媽媽則往返醫院照顧爸爸。幾年內,「西園西施」名號更響,甚至還有阿兵哥稱她為「西園的小白兔」。
  華麗轉身 轉角遇見愛
  二年後,黃雅慧的父親傷勢漸癒,但因為阿兵哥人數逐漸減少,雜貨店生意變差,她決定外出工作,到市區上班,沒了「西園西施」坐鎮的雜貨店不多久也收了。黃雅慧到沙美視聽娛樂餐廳當服務生,後來又跳槽到山外的娛樂視聽中心工作,除了吸引眾家少東家追求,阿兵哥們關愛的眼神也不少,她回憶:「村莊的阿兵哥很少,但市區的阿兵哥超多的,每天都會收到很多情書、抱一堆花回家。」桃花很旺的黃雅慧追求者眾,情史應該也相對豐富?對此,她回應:「沒有,因為家裡管得很嚴。」這時的黃雅慧雖然錢賺得多,但內心不免空虛,「我想到自己尚未完成的學業,又想到自己困在金門這裡,眼界無法放寬,有種缺憾。」這時,交往一年的男友家人開始逼婚,而她也對這段關係的發展心有疑慮,因此毅然決然離開金門,二度落腳台灣,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那年她24歲。
  二度來台,黃雅慧一頭栽進美體瘦身與美容產業。那個年代,台灣颳起美體雕塑熱潮,菲夢絲、媚登峰等知名企業搶攻美體市場,黃雅慧服務的麗安迪娜也搭上順風車,大賺瘦身財。雖然荷包滿滿,但黃雅慧立志朝「整體造型師」發展,所以在2年後,她轉而投入知名美妝大廠倩碧的懷抱,在忠孝東路SOGO當起櫃姐,希望補足美妝經驗。因為外型出眾,黃雅慧被公司相中擔任示範彩妝模特兒,也順勢登上平面媒體,引來經紀公司注意。後來,黃雅慧差點踏進演藝圈,但被當時為她拍模特兒資料照的寫真攝影師勸退,而那位對她「曉以大義」的攝影師-涂崇聖後來成為她的另一半,巧的是,他們倆人都曾就讀復興美工,但不認識彼此。黃雅慧後來仍以櫃姐為業,之後,她遇見經營安麗直銷事業相當成功的夫妻檔-涂永松及黃玉燕,也就是她未來的公公婆婆。
  嫁入好門 美麗蛻變
  看到未來公婆經營直銷事業如此成功,黃雅慧心想:「為什麼他們可以代理美容化妝品,我不能?」黃雅慧後來也加入直銷體系,專心經營美容事業,十餘年來,雖然料理家務及照顧孩子占去太多時間,以致直銷事業發展稍嫌遲滯,但隨著一雙兒女逐漸長大,先生的攝影事業也發展穩定,數年前黃雅慧開始投入更多時間精力在直銷事業上,如今固定擔任美容講師,同時經營自己的事業體,有時間就陪著婆婆一起上英文課、學跳舞,希望自己的事業體也能朝國際化發展。
  黃雅慧在民國89年成為人妻,但她的婚姻路並非一開始就很順暢,主因是父母反對她嫁入「直銷家族」,「金門民風純樸,也不懂直銷,所以有些排斥,還好我婆婆善於溝通,她努力與爸媽溝通,終於讓他們點頭答應這樁婚事。如今我們成為直銷家族,希望共同努力,經營好事業,我現在管理3個團隊,我和先生希望未來可以像公公婆婆一樣成功。」她說。
  嫁入好門的黃雅慧坦言,除了金錢收入與成就感,投入直銷事業後自己改變很多,過去的她在人群中可能是最安靜的那個,不善言詞,說話太直,很容易得罪人,她笑說:「我不愛講話,而且上台講話還會發抖,我連自我介紹都說不好。記得課堂上我的自我介紹說的是:『我是金門人,我們金門要反攻大陸。』引來台下婆婆大笑。」加入直銷體系後,黃雅慧開始變得會溝通、更圓融也更有親和力,當然也學會更好的商品銷售技巧,「這跟過去單純販售彩妝商品或美體療程是不同的,過去的我不會主動也不懂表達自己的意見,現在的我變得敢講話,而且是主動表達意見、關心他人,交朋友讓我很快樂,我很感謝婆婆對我的指導與提攜。」
  黃雅慧的父母與大弟目前都住在金門,一家人常回老家探訪親友,雖然已在台灣落腳生根,對於家鄉仍有很深的情感,她說:「金門進步很快,但是我很懷念以前的純樸特色。我常想起小時候爸爸騎著摩托車載我們姊弟三人穿街過巷兜風的畫面,機車兩旁裝了鐵筒,我們三個孩子一個在前座,兩個在鐵桶上,享受奔馳的樂趣。」她希望金門可以保留原始樣貌與味道,不要改變,「不過,進步也有好處,可以讓年輕人回家鄉工作,陪伴或照顧父母,如果在進步與保持純樸特色上可以取得平衡點就再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