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鄉訊

《星期人物》 人情練達即文章 憨慢讀冊的痞子青年黃祺發

*2018/07/21
作者:蔣榮玉。 點閱率:1962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紅樓夢》一副對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點出世事與人情冷暖,唯有深刻體會,就算讀不上「萬卷書」,也能打磨出一顆「七竅玲瓏心」,通透人情世故。自認憨慢讀冊的金門後代黃祺發說:「我認為自己沒有料,不會讀書,在長輩眼裡,我看起來像流氓,可是,我懂得人情世故跟道義,這是很多大學生都不懂的。」他堅信,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懂得社會上的進退,雖然文不能拿筆,但武的還行,辦活動、找贊助難不倒我,我有處理事情的能力,也有長期累積的人脈。」這個看來有點痞痞的年輕人正一點一滴地打磨自己的七竅玲瓏心。
   笨鳥慢飛憨慢讀冊的父子檔
   78年次的黃祺發是金門金沙鎮西園人,父親是金門西園旅台公共事務協會常務理事黃添全。黃添全家中有六兄弟姊妹,家貧,單槍匹馬到台灣打拚,開過計程車、做過黑手,也在工地做過工。黃祺發說起自家老爸,不改直言敢言風格:「我爸跟我一樣,都不是讀書的料,他是還會留級的那種,當年他算是一隻孤鳥渡台,無依無靠,什麼工作都做過,後來靠賣醬油白手起家,成立統冠商行,高粱、南北貨、牛乳都賣,在土城有自己的店面跟倉庫,算是中盤商。」婚後,黃添全與太太育有二子一女。排行老二的黃祺發說,小時候常寄居在親戚家,時而中和,時而永和,「從小我們就要幫忙家裡裝玩具、做手工,爸媽整日為工作忙碌,終於在我國二那年脫離無殼蝸牛族,在土城置辦房產,一半住家一半工廠,真正有了自己的家。」
   從永和國小、永和國中到土城清水國中,黃祺發都在台灣念書,沒想到後來卻到金門農工職業學校讀農業經營管理科,當時回金門就讀倒不是因為刻意為之,而是因為基測不滿100分,他笑說:「新北市幾乎沒有學校可以容得下我。我不是一個會讀書的小孩,金門高職讀了三年還是只拿了一張肄業證書。」後來他報考軍職,任金門防衛指揮部戰車營甲車駕駛手,當了四年職業軍人,退伍後回到家幫忙打理商行,之後,因為嚮往大學多采多姿的生活,可愛地以為可以認識更多妹子,更希望多認識一些朋友、多學點東西,所以黃祺發報考土城宏國德霖科技大學,一路從二技轉四技夜校,終於在今年6月取得大學文憑。憨慢讀冊的人只要願意努力,就算比其他人晚上幾年,還是能得償夙願,擁有自己的一方天地,黃家父子就是明證。
   七年金門生活 痛並快樂著
   在金門念書及服役前後有七年時間,什麼事都要自己來,包含洗衣燒飯,這樣的經驗讓黃祺發學習獨立,也打開金門在地人脈,認識金門在地同學、朋友或軍中同袍,不像其他在台灣生長的金門後代,除了親戚,認識的人不多,這些人脈後來倒是挺有幫助的,他笑說:「我認為自己就是金門人,但是在地金門人會認為我們這些台灣生長的金門後代是『假金門人』,因為七年相交,身分定位上比較被認同,也更融入。」
   黃祺發不改大砲個性爆自己的料,「當年高職畢業後只有三條路走:繼續升學、工作,要不就是當兵。因為當時已有女友,又想玩樂,所以儘量爭取留在金門,也因此選擇軍旅生涯。在金防部戰車營,我的手永遠是黑的,要保養裝備,只有返台的十五天手才是乾淨的。」
   可人算不如天算,交往兩年的小女友卻在他忙得不可開交時琵琶別抱,這段兵變經歷讓他很受傷,「那段時間自己下基地,部隊事情很多,壓力很大,又看到女友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很崩潰,我甚至氣到召集金城、沙美、小金門約一百多人,想去堵那個台灣來的男生,我覺得我這個金門人被台灣人欺負了,在地金門人很團結,都來幫我。」後來這事被連長知道,安排兩個士官押他到機場,看著他上飛機回台灣事情才落幕。雖然對女友的變心與第三者的橫刀奪愛很憤慨,但黃祺發也深自檢討,認為自己也要負責任,「當時的女友說,在我心裡永遠是朋友第一,她第二順位,接到電話都是跟她說『我要收假了』,每個女生都希望男友陪她,在身邊照顧她,但我沒有,所以這樣的結果,我也要負責任。」
   人情練達 家人同修
   退伍後回台灣工作是101年9月的事,加入統冠商行迄今,年近三十的黃祺發等於是個小老闆,他也準備好繼承家業,有機會也希望擴大市場規模,「我跟大一歲的哥哥不一樣,我比較像做生意的人,我哥比較憨直內向。我們兄弟長期不在家,當初退伍是因為爸媽跟妹妹的關係,我覺得自己不能繼續留營,因為對家裡有責任,現在我爸負責外面,媽媽負責管帳,我負責送貨跟外務,慢慢接手,我們都靠自己,沒有請人。」
   除了分攤父母重擔,慢慢接手商行業務,黃祺發選擇退伍回台還有另一個原因,為了幫忙照顧妹妹。相較於哥哥,黃祺發跟80年次的妹妹比較親,由於妹妹是小兒麻痺身障者,在學校曾受到霸凌,家人對她特別關照,「她從小到大都不能走路,什麼事情都需要人幫忙,不太懂基本禮貌,人家幫忙也不會說謝謝。有小朋友因為她的特殊狀況而歧視她,作弄或欺負她,班上同學也集體霸凌她,我媽要她休學不要讀,但我爸跟我都認為不能休,休學代表妥協。」他曾召集人馬抓這些欺負自家妹妹的人,大鬧一場,以致全班揚言告他恐嚇,「不到三個小時,全班都打電話到我家跟我妹道歉。我知道我的行為是不好的,我只是要他們知道,我妹天生如此,他們不能這樣欺負她,我是她哥哥,家裡不是沒有人,長輩會息事寧人,大事化小,但是我不能接受。」
   因為兩個哥哥長期不在家,父母要工作,黃祺發的妹妹多半是一個人在家的時間多,沒有人陪伴,「她現在動不動就發脾氣,很情緒化,類似憂鬱症,無法像一般女性跟別人談話,每天看書,但記憶裡都是國中的事情,季節轉換時更明顯,動不動會失控,比方大家吃飯或參加活動,她會突然大小聲,很丟臉,但不能不接受。她念清水高中之後就沒有再念書,也沒有工作。等我爸媽走了,她就是我跟我哥要照顧了,她要恢復正常應該很難,但她是家人,我們也只能接受。」
   能力越用越出 人脈力累積實力
   除了是西園同鄉會會員,黃祺發也是台灣金門同鄉會總會青年團攝影長,算是比較活躍的成員。問他為什麼加入青年團,他還是痞痞地說:「因為想認識妹子,最重要的還是多認識朋友。」加入青年團一年多,參與不少同鄉會與交流活動,他多半會幫忙找贊助商,出錢出力,他說:「大家都是同鄉,要互相幫忙,我們的團員各有所長,來自各行各業,有文有武,我會繼續在青年團活躍、幫忙。我出手跟其他團員不同,我可能沒辦法拿筆,但是懂得人情世故,願意出錢出力,我在金門人脈多,希望透過自己經營的人脈協助青年團發展。」秉持多交朋友,累積人脈的觀念,他也加入土城國際青商會,「出席要西裝畢挺,我第一次去還穿的是藍白拖,但多認識一些人是好的,各行各業的人都值得學習。」
   對於未來,黃祺發自己跟父親都有回金門退休養老的想法,但不會回金門開店,他笑說,在金門做生意只能顧三餐,有時連顧三餐都有問題,「比方學了洗車技術,除了開幕那幾天有親友捧場,金門有幾部車可以洗?金門只能做四種工作:公務員、酒廠員工、軍人或做工,比方打打零工、拔拔草的八百壯士或九百壯士。縣政府鼓勵我們回鄉,可是有什麼事情可以做?」至於統冠商行的下一步,他也挺務實,「爸媽比較保守,現在生意也沒有以前那麼好,要擴充營運,恐怕暫時無法實行,先維持現狀等待機會吧。」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71 獲得星星數:313
58 人
3 人
0 人
1 人
9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