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鄉訊

《星期人物》 天堂路軍人魂 錚錚鐵漢何朝明

*2018/08/18
作者:蔣榮玉。 點閱率:1342

  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103期「水中爆破專長班」7月底結訓,經過16周魔鬼訓練,29位學員歷經嚴格淘汰,最後成功掛上爆破中隊胸章的只剩12位,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學員是今年53歲的兩棲偵搜大隊士官長何朝明,他也是水爆專班歷年來最年長的結訓學員。選擇在53歲高齡參加水爆專班,何朝明笑說:「想自我挑戰,也希望多一個專長證明。」
金門孩子 當兵找出路
55年次的何朝明出生於金門縣金沙鎮劉澳村,家中以務農維生,排行老大的他雖然後頭跟著三名弟妹,從小就得幫著父親打理農務,他回憶:「父親那一輩,有兩位叔叔都在台灣當兵,弟妹年幼,國小時每天起床都要上山拔菜草、高粱草,家裡所有重擔幾乎都在父親和我的身上,小時候一早起床想到要上山就有點怕。」
完成何浦國小、金沙國中學業後,16歲的何朝明也興起當兵念頭,他說,因為想減輕父母的負擔,那個年代,當兵有薪水、軍糧領,是不錯的出路,所以他搭上開口笑(LST登陸艇艦)到台灣,落腳中壢山仔頂的陸軍通訊電子學校,成為軍校生,唸的科系是報務。二年後,他到龍潭實習三個月,又回金門陸軍第二士校接受入伍訓三個月,實習完後分發到台中清泉崗陸戰隊,在陸戰隊前前後後服役七年,主要負責通訊工作。
因為想多方嘗試,後來他加入左營陸戰隊士官學校莒拳班(現為海軍陸戰隊學校莒拳隊),一年八個月時間,他從初級班、高級班進階到研究班,學員從八十幾人到只剩十餘人,何朝明說:「我學東西很快,很投入,不過我到研乙班就離開了,那時覺得學得差不多了,就回清泉崗,不到一年又被調到政治作戰連,學心戰、新聞通訊等專長。」
鐵漢背後的穩定力量:無怨無悔的軍眷
透過同鄉介紹,民國78年他認識了同樣來自金門的妻子邱淑娟,戀愛時他在左營服役,她在新莊鞋廠工作,79年成婚後,定居桃園市八德區,婚後兩人育有二女二子,不過,因為軍職在身,何朝明常常不在家,打理家務與照顧孩子的重任都落在妻子身上。對於另一半長期不在身邊,邱淑娟笑說:「我很習慣。認識他時就知道他是軍人,近三十年來,我習慣他不在家,我認為夫妻要互信,我們也很少通電話,沒事我也不會打擾他,我就守在家裡。我常聽他說要受訓,但不知道他這麼辛苦。」對於另一半的包容與支持,何朝明心存感謝,「我跟我太太說,嫁給職業軍人很辛苦,我一般回到家都不講部隊的事。早期移防頻繁,我跟太太長期分處兩地,她在家帶小孩,也做手工貼補家用,一路辛苦過來,很幸運遇到獨立又無怨無悔的另一半。」
何朝明在政治作戰連接受山訓與海訓,前後七年時間,訓練項目包含射擊、擒拿術、格鬥、劍術、射擊、武術(如莒拳、柔道、跆拳道)等,每一項專業功底都很札實的他後來接督導長職務。之後,政治作戰連併入兩棲偵搜大隊,何朝明也成為兩棲偵搜大隊成員,服役迄今。
從最初的報務、通訊工作到後來的兩棲偵搜,由文到武,轉變不小,而何朝明接受嚴格訓練的那年,已近三十歲,對於這樣的轉折,一方面可以說是命運的安排,再方面也歸結於何朝明自身強烈的自我實踐力,他這麼解讀:「三十歲才開始接受兩棲訓練,兩棲偵搜隊員一定要會游泳、潛水、操舟、武術、射擊等專業,從早到晚都要操練,但是我喜歡這樣的挑戰。」
天堂路上的錚錚鐵漢
兩棲偵搜大隊的錚錚鐵漢們,每一位結訓時都要走過「天堂路」(結訓周最後一關測驗),何朝明很難忘懷民國84年的那段受訓時光,「為期16周的受訓很辛苦, 不管階級多高,最後都要走天堂路。天堂路是傳統與傳承,50公尺的路面上鋪有珊瑚礁石,因為日曬,所以是燙的,石頭越小越不舒服。」他解釋,受訓15周,最後一周等於是綜合訓練與考核,魔鬼訓練操的是體力、耐力、意志力與戰鬥力,最後一周一天只能睡約3-4小時,要熬體能還要上課,最後一關就是爬過天堂路,「如果沒有走過天堂路得再走一次,主要訓練服從性,不能怕痛,不能畏苦怕難。第一個爬的通常是軍官,越高軍階排在越前面,我那一梯報名參加的學員有一百多人,最後只有27名學員走天堂路,我排第5。」基本上,教官考核的是品性與學習態度,觀念不好、服從性不好的學員可能被刷掉,再來才是體能,「體能不是最重要,來到這裡,受訓目的跟作戰任務有關,我們是一個小組,如果觀念不好可能會害到團隊,所以,團隊意識很重要,不能個人主義,就算能力再強,缺乏團隊意識也不及格。
時隔23年,何朝明再度接受挑戰,主動報名水中爆破專班,跟平均年齡24-25歲的弟兄們一起受訓,他說,水中爆破跟兩棲偵蒐學習內容不太一樣, 水中爆破中隊主要任務是,在兩棲登陸作戰中執行灘岸戰鬥情報搜集與障礙物排除等,必須具備潛水、爆破、水文偵察等特種作戰能力,因為任務性質不同,有更多接觸爆破的機會。不改堅定的態度,何朝明說:「我想挑戰極限,而且我有自信一定會過,不過,跟一群年齡比自己女兒還小的隊員受訓,心態調整很重要,不能只重視個人能力的展現,要以隊員間的團隊默契為考量,才能圓滿達成任務。」
水爆專班再現英雄膽
103期水中爆破專長班4月初開訓,歷經16周,學員得歷經水域滲透、進階潛水技能、水文偵察及繪圖、爆破訓練等4階段考核淘汰,在最後一周進行綜合驗收,合格通過才能正式成為「水爆」一員。對何朝明來說,各類專業技能他挺有自信,因為他的體能狀態維持相當好,3000公尺跑步測驗可以在12分鐘完成,唯獨對水文偵查及繪圖有點擔心,「體能我可以負荷,一定可以達標,我們以艇為單位,我比較擔心因為自己犯錯而連累到團隊。對我來說,最難的應該是水文偵查及繪圖,因為以前完全沒有接觸過。我每個禮拜回家都在練習,因為我有老花眼,但是繪圖不僅字超小,還要求字體要整齊,畫不好就重畫,很吃力。」不過,何朝明仍撐過最難的關卡,拿到中隊榮譽臂章,對於服役33年的他來說,是另一個挑戰自我的實踐,他笑說:「結訓時我心裡想:終於完成一個挑戰,我破了年紀最長的紀錄,第二老的學員大約三十幾歲,要打破我的紀錄可能很難。」他也非常感謝家人的支持,「太太的支持與鼓勵,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
從軍33年,已經升到士官長最高職階的何朝明自認是很兇的教官,「有人叫我『老芋頭』(老士官長),因為我管快艇,類似一個小島,也有人叫我『島主』,我在部隊很兇,不講人情的,但跟弟兄感情很好,後來都保持聯繫,我是對事不對人。」年輕時的他脾氣不好,但幾十年的軍職生涯也多少磨圓了他的稜角,「我當兵三十幾年,個性變了很多,以前年輕時脾氣不好,後來慢慢圓融一些。我告訴自己,訓練過程中絕對不能受傷,一旦受傷,後面的任務或訓練都不能做,所以一定要保護自己,以不受傷為原則,我也這樣告訴小老弟們,不用搶快,穩穩就好。」
士官長的下一個挑戰
距離58歲退役年限還有五年,鐵錚錚的士官長退伍後有何打算?他回答,自己是閒不下來也靜不下來的人,「軍職對我來說就像是工作,我還有五年退伍,如果還可以工作,當然想找份工作做,很多弟兄會朝警衛、保全、保鑣、特勤人員方面發展,也許我可以做管理工作,一方面賺點養老金,再方面是要讓自己有事情做,少部份弟兄一退伍就出狀況,比方健康、心理,可能也是因為生活沒了重心才會如此,所以一定要規劃好退伍後的生活。」 
何朝明與妻子邱淑娟都是桃園市金門同鄉會會員,有時間也會參與同鄉會活動。年輕時他曾參加二十幾場馬拉松賽事,成績不俗,後來因為工作關係,參加賽事的頻次變少了,近幾年,他跟妻子閒暇時會相偕跑步或爬山,去年兩人就跟部隊弟兄一起爬玉山。走過天堂路,順利拿下水爆專班臂章,喜歡挑戰極限的何朝明接下來可能接受何種挑戰,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