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LOGO
:::
金門日報社
地方新聞
縣長陳福海捐家扶中心20萬元建館基金
*2017/5/26
  「轉型正義做愛心」,縣長陳福海昨再次帶領團隊多位主管捐出106年55歲至64歲端節慰助金,陳福海除了鼓勵縣府每一位主管把領到的「遲來正義」轉化為愛心,自己也身先士卒在每一節響應捐款,昨天他更以個人名義,捐金門家扶中心新台幣20萬元建館基金,希望金門這個幸福島嶼能載滿更多善美的能量,同時讓弱勢族群能獲得更健全的照顧。   「金門縣歷經戰地政務時期55歲至64歲3節慰助金」於104年中秋節首發,今年端節算是第6次發放,昨日上午8時30分,包括副縣長吳成典、秘書長林德恭、縣長辦公室主任陳金文、參議翁自保、甯國平、葉媚媚、財政處長許志忠、稅務局長王漢文、文化局長呂坤和、社會處長陳世保、副處長許美鳳、陶瓷廠廠長陳大鵬、港務處長張瑞心均在縣長室以行動響應這項把福利捐出作公益的義舉。   陳福海表示,本案因他而起,也是鄉親期盼多年,在他手中得以實現的政策,過去,在實施戰地政務期間,因為大環境的關係,存在許多不公不義,但他始終相信,由正能量催生的福報若夠,許多政策一定可以相容,而這項「遲來的正義」最終能付諸實施,不僅是團隊愛心力量的展現,也是一項宣示和他政治承諾的兌現。   陳福海強調,「新政府追求轉型正義,金門更應轉型正義,這是金門人該得的」。即便他還未滿55歲,但在104年中秋節獨步全國發放慰助金時,他就捐出等額的1萬2000元;之後每逢三節他也都以身作則帶領主管共襄盛舉。   陳福海說,身為團隊的主管如果沒有愛心會令他擔憂,當初訂定「金門縣歷經戰地政務時期55歲至64歲三節慰助金」時,雖曾考慮是否要排富,但因早期軍管時期,金門鄉親都很辛苦所以並未排富。這是「遲來的正義」,感謝團隊一路相挺,也感謝主管們在行有餘力時,把善美的能量和愛作結合,不僅為金門做更多的事,更讓善和愛的力量賡續在浯島盤旋。   昨天在場接受捐助的團體有代表晨光教養家園的施美珠主任及金門家扶中主任李桂平、扶幼主委李根遠、扶幼委員楊肅謙、黃克標等,陳福海除了向他們致敬,也感謝他們的付出,讓金門社會公益團體更活潑,把愛和善傳出去。陳福海說,金門是個幸福島嶼,但最缺的還是所謂的正能量,金門的正能量若能再提升,未來的福報一定無可限量。   此外,副縣長吳成典昨天特別把個人的愛心款項捐予福田家園及松柏園,秘書長林德恭則「雨露均霑」把1萬2000元拆款捐贈四個公益團體。陳福海滿心感激的說,這就是正義,遲來正義的所得,我們捐得很歡喜,也相信,正義一定可以轉化為愛心,為我們下一代建構更好的永續發展基礎。而這項載滿善美能量的制度既由他啟動,未來就算不當縣長,他也會繼續捐下去。
106年55歲端節慰助金「入賬」,縣長陳福海昨再次帶領團隊多位主管各自捐出慰助金給不同公益團體,陳福海也感謝大家把轉型正義轉化成愛心,讓金門充滿愛和善的能量。(翁維智攝)
海岸流失 金沙各界盼中央出面解決
*2017/5/26
 金沙地區海岸流失嚴重,不但破壞海岸景觀、影響蚵民生計,先前更傳出沖刷出先人骸骨的事件。為此,金沙鎮代表會副主席吳有家、代表王石堆等人,同中央第八河川局、縣議員李應文、浦山里里長周家才等人前往現地勘查,希望透過意見交換,研議國土流失、海堤下陷等的防治作為。  對於第八河川局到訪,金沙鎮代會除了感謝中央積極的態度外,也向河川局人員反映金門地區嚴重的海岸流失問題,希望中央能找出適當的方法,保護金門的海岸線。金沙鎮代表王石堆表示,金門地區的海岸線優美,又是蚵民們賴以為生的地方,海岸流失不但造成地理環境的變化,更危及金門蚵民的生計。  王石堆指出,海岸流失的問題早在十多年前就有反映,但是大陸近年來抽沙造陸,北海岸的影響更為嚴重,抽砂船頻繁出入當地海域,攪動的泥水干擾底棲生物和石蚵的附著,近年來當地石蚵的數量大減,他懷疑就是受到抽沙與海岸流失的影響。  金沙鎮代會認為,就目前兩岸的現況來說,金門只能自已因應防處,但地方卻沒有妥適的工法與技術。解決海岸流失的根本問題應該是限制大陸方面的盜砂行為,如果兩岸沒有協調與對口的管道,金門這邊做再多的工程也於事無補,他期望河川局能將意見上呈中央,體恤金門辛苦的蚵民,保護金門的海岸環境與自然生態。  河川局人員表示,從洋山至雞鳴山一帶的現場觀察,確實可以瞭解到海堤掏空和海沙流失的問題,河川局將從專業的角度提供相關建議,並將地方的意見反映至上級,除了藉由適當且不破壞海岸環境的工法暫時紓緩海岸流失問題,希望能從根本面來解決,儘速與大陸協調各種海岸防護機制。
金沙地區海岸流失嚴重,金沙鎮代表會副主席吳有家、代表王石堆等人,同中央第八河川局、縣議員李應文、浦山里里長周家才等人前往現地勘查,希望透過意見交換,研議國土流失、海堤下陷等的防治作為。(金沙鎮代會提供)
《縣政總質詢》許建中問政全方位 關心預算與金酒
*2017/5/26
  金門縣議會第6屆第5次定期會昨(25)日進行縣政總質詢,縣議員許建中關注縣長陳福海行程安排、錄製政論節目、預算使用、金酒廈門公司股份、金酒公司人事、縣府約聘雇人數、鴻海醫療園區、莫蘭蒂風倒木、野狗等問題。   許建中向縣長陳福海說,金門人從以前就很有骨氣,具有「金門人的優越感」,但這股優越感,最近卻越來越少,消失殆盡,他向陳福海建議,施政應該加把勁,讓金門百姓走到哪裡都能為「身為金門人」驕傲。   許建中質詢行政處長陳金增,有關陳福海最近的行程安排是否很緊密?他反問陳金增是否覺得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強?許建中建議,行政處應該安排陳福海到金門監獄去慰問以及演講,端午佳節關懷受刑人,讓受刑人能對未來「多點希望」,所謂「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許建中也詢問陳福海,中天電視日前出外景到金門翟山坑道錄製「新聞深喉嚨」政論節目,探討金門民生問題,許建中質疑為何陳福海當天沒有出席參加節目錄影?他認為陳福海身為縣長,應該出面參加錄影,幫金門鄉親說出金門的需求、說出金門目前的困境才是。陳福海回應表示,因為當天縣府有母親節表揚活動,且因隔日他還要到總統府向總統蔡英文反映金門人的需求,希望中央預算支持,因此需要準備一些資料,所以沒有出席。   許建中也向陳福海建議,在預算使用上應該控制一下、節省一點。   許建中接著質詢金酒公司,他近日耳聞金酒廈門公司將要轉售股份給廈門某公司?金酒公司對此否認。許建中也質疑前金酒董事長陳永明,仍然在對金酒下指導棋,陳永明嚴正否認,甚至當場發誓若有對金酒下指導棋,他立刻辭職現任職務。   提到金酒,許建中也問在場的金酒董事石兆瑉,「會不會接金酒總經理?」,石兆瑉表示「還在考慮」,許建中也反問陳福海金酒公司的人事問題,陳福海強調「一切程序依法、公開透明」。   許建中又問人事處長蔡流冰,自陳福海上任以來,聘用的約聘僱人員的人數,有沒有到600人?他質疑「黑官」很多,蔡流冰澄清,沒有到600人這麼多。許建中又說,聽說縣府要求顧問公司和委外工程公司要派駐常駐人員在縣府?且這些人是由縣長推薦?他們所任的業務為何?許建中批評,如此增加縣府的水電支出負擔,他質疑縣府黑箱任用。對此,陳福海依舊強調「一切照規定任用」,同時他也要求人事處清查,顧問公司和委外工程公司的常駐人員,到底有多少人。許建中建議,縣府用人應該照程序、上網公告。   許建中詢問建設處長李斌,有關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要來金門投資醫療園區,「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李斌個人認為「是玩真的」,陳福海也認為確實是有此計畫,並透露,鴻海近日已有派幾位幹部先來到金門向議長和副議長報告。許建中轉而向衛生局長王漢志建議,應該立即擬定計畫,幫金門多培訓幾位醫生,以供未來鴻海的醫療園區之需求。   許建中最後又問建設處長李斌,關於去年莫蘭蒂颱風所造成的大量風倒木,處理進度如何?質疑怎麼拖這麼久還沒處理好?李斌表示,風倒木數量龐大,最近分類得差不多了,近日會將部分木材標售出去,讓有意願的民眾購買。另,許建中也建議,現在路上野狗很多,有礙金門形象,希望建設處協助處理。
《縣政總質詢》陳滄江聚焦都計規劃與BOT開發案進度
*2017/5/26
  金門縣議會昨(二十五)日召開第六屆定期會第一天縣政總質詢議程,議員陳滄江持續關心金門都市計畫規劃、地區BOT開發案目前進度、金酒公司大陸試釀高粱等議題,向縣長陳福海以及各相關局處單位首長提出質詢,聽取官員們的回覆。   建設處日前允諾在本(五)月十一日之前,提供陳滄江要求的相關報告資料,昨日陳滄江質詢時首先不滿的說,希望建設處提供的資訊直到昨日上午總質詢前才送到他手上,批評建設處沒有尊重議員,藐視議會。陳滄江指出,要求十一號就台開、樂活等執行營運報告提出卻拖拖拉拉,批評行政團隊的態度,直言這是在唬弄議員,陳更氣憤的將手上報告摔至地上以表達不滿。會中建設處長李斌也當場表達歉意,而陳滄江也接受道歉。   提到金門的細部都市計畫,陳滄江說,這已經從一九九六年開始,說了二十幾年了,他詢問建設處目前完成的百分比是多少了?縣長不是也說要建構一套可讓民眾接受的都市計畫,這麼多年下來一個小孩都可以成年了。對此李斌回應,細部開發計畫,因為人口數受到中央的刁難,而該處也希望建構合乎生活功能上的需要,目前正在進行當中。   陳滄江說,縣政不是呼口號,他詢問最近一年來,有多少件農地準備要變更為特定使用,因為坊間有傳言,質疑縣府有沒有為特地財團服務,有沒有人下指導棋?希望縣府在變更每一筆的土地上,要能符合程序正義。李斌則說,多少件他並不清楚,但在他印象中並沒有農地要變更為建地。   對於縣長要引進郭台銘來金投資,陳滄江表達歡迎之至,但是他拒絕詐騙集團來金。陳滄江說,根據資料顯示,台開的觀光旅館應該要在下個月十七日完工,正式營運應該在十二月十五日,可能嗎?對於李斌回答說手邊的合約應該是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完成。陳滄江質疑這是縣府變更的,合約書可以因為財團說做不起來就變更嗎?懷疑幕後有長官在下指導棋。   而針對台開是否有按照合約的圖資來施工,陳滄江表示,他發現所給的圖樣與施工是兩回事,其鋼骨建材與帷幕牆是便宜的建材。而台開的銀行聯貸,陳也針對該案詢問建設處是否知曉。而對於陳詢問建設處長是否知道,台開整個計畫第一期興建量體與成本,以及台開的聯貸案,而對於這些資金的用途,陳滄江也要求身為財政處長的許志忠,要能去好好的了解一下。   而針對樂活案,陳滄江說,這項BOT案原先應該要在去(一○五)年的五月二十九日完成,目前的工程狀況呢?對於李斌說明是因為有水獺出現,陳不滿的批評,這個案件在規劃之初,生態環保單位就曾經大聲疾呼該處有水獺出現,但是當時的承辦單位與財團卻說沒有且強行開工,後來財團財力不夠,才又跟建設處協商說有水獺,再次做生態評估。而後續的生態評估報告,大約會在六月一日左右出現,陳滄江質疑,他想屆時的報告之中,會在說應該會出現水獺,然後再要求縣府給予展延工期。而李斌回應,不會這樣做。   陳滄江說,對於這樣的財團,縣府有沒有因應之道?難道只有罰款嗎?那爛攤子該怎麼處理。而且陳還認為針對台開開發案,是由其子公司進行,如果經營不善垮台了將由誰來買單。對此李斌一連兩次回應「依法處理」,陳滄江回批,這四個字他也會寫,如果真的碰到問題的話,究竟誰要來處理。   陳福海也說,上述兩項開發案並不是在他手中進行的,且合約有契約精神,會依法處理回到合約精神。而陳滄江也說,執政有延續性,不能說前朝留下就跟現任的沒關係,他並詢問是否有沒有解約的可能性。   金酒公司是屬於公營事業,陳滄江質詢陳福海時問到,董事是由誰任命的,認定董事的條件有哪些。對此陳福海說明,身為縣長基本上會知道董事有誰,而且金酒公司也會告訴他任命誰,但是對於董事的任命基本上是要對金酒有幫助的。   陳滄江說,不管是董事也好,高階員工也好,他希望任用的是有專業、有學識、有人品以及有操守的人。他聽說金酒用的某位董事是陳福海的股東,對此陳福海回應,他沒有做生意因此絕不可能。而陳滄江繼續詢問,聽說這位董事經常列席金酒公司的主管會議,且金酒公司高階主管會議,每次會議都會請董事列席,他詢問董事可以參加主管會議下指導棋嗎?可以對高階主管拍桌指導嗎?   黃景舜說明,這應該是誤解沒有下指導棋,裁決是主持人負責。陳滄江表示,希望是專業有學識的專業人員,而不是到處去當設計主任,還要人品操守好,不需要馬屁精。   陳福海也在議場中提到,可以請陳議員推薦。陳滄江特別推薦了董光超、張穎、宋七力等人,他說董光超為人善良,至少不會栽贓抹黑,且沒有做過壞事,沒有前科;而張穎可以隔空抓藥,元達法師都可以當董事。而陳福海則回應,用任何人他都要承擔,只要是為金酒好,能幫到金酒。   對於陳滄江質詢民選公務員兼任公營事業單位董事開會事宜,他說,如果有開會通知應該是可以,但是該單位沒有發卻逕行跑去的話呢?在上班時間擅離職守跑去開會,有沒有違反公務員法令,要求政風處調查,並要其在一週內回覆。對此人事處長蔡流冰說,按規定應該要請假,且如果查有此事的話會移送法辦;另政風處說明,有這種狀況的話應該是有行政責任,會移送該單位的考績處理。   陳滄江引用今年初陸媒報導「金門縣政府考察團到朝陽考察」一文,內文指出以金門縣長秘書黃世丞的考察團到朝陽,並就金酒公司在凌塔酒廠實驗情形與相關人員進行座談。陳滄江問,如果在大陸試釀金門高粱酒,金門人民會同意嗎?陳滄江說金酒是金門命脈,如果苦心經營的酒廠跑去大陸試釀,有沒有獲得議會,金門人民的同意。   黃景舜說明,這只是技術部門的構想,金酒在那一帶進口原料,試釀的結果也帶回來,人員也全程監控,不過他承認是有做過實驗。陳滄江說他對此相當痛心,基於十三萬之一的居民,他有權利代表鄉親監督金酒,質詢是誰同意的?誰准許的?這是金酒的核心技術,怎麼可以帶到大陸與大陸酒廠進行合作試釀。
《縣政總質詢》歐陽儀雄關注海島音樂季觀光效益
*2017/5/26
  金門縣議會第6屆第5次定期會昨(25)日進行縣政總質詢,縣議員歐陽儀雄關注「QUEMOY國際海島音樂季」觀光效益、鄉鎮馬拉松續辦、聘用村里長助理、三節慰問金改發消費券等問題。   歐陽儀雄詢問觀光處長陳美齡,關於暑假即將舉辦的「QUEMOY國際海島音樂季」,觀光處是否有評估可行性?以及預計能夠吸引多少觀光人潮?陳美齡表示,國際海島音樂季,將在暑假每個禮拜的禮拜三和禮拜六在后湖海灘舉辦,希望能夠維持熱潮不間斷,也盼能夠在暑假吸引年輕族群到金門觀光;陳美齡指出,去年暑假,一個月到金門的觀光人潮大約是6萬人,她評估希望今年國際海島音樂季,能夠為金門增加「兩到三成」的遊客。   由金門縣政府主辦、今年第1屆的「QUEMOY國際海島音樂季」,將於7月1日至8月30日期間舉辦,每個禮拜三和禮拜六,在金門后湖海濱公園,主辦單位將網羅兩岸三地重量級藝人和樂團齊聚,邀請超過60組國內外藝人熱鬧登場。   歐陽儀雄詢問陳美齡,若今年國際海島音樂季辦成功,明後年甚至往後每年是否都要繼續辦?他個人是建議要持續辦理,才能成為金門的口碑,他也建議鄉鎮馬拉松同樣應該持續辦理。陳美齡表示,未來也希望國際海島音樂季能夠持續擴大辦理,觀光處也會支持民間業者持續辦理鄉鎮馬拉松。   歐陽儀雄接著詢問民政處長陳永明,有關縣府打算聘用村里長助理一事,外界吵得沸沸揚揚,他詢問陳永明目前到底編多少位助理?陳永明回答34人,並解釋,因為和其他縣市相比,金門的村里幹事人數較不足,業務相對繁重,陳永明也解釋,這些村里長助理用人人選最終還是由各鄉鎮公所決定。歐陽儀雄認為,縣府應該跟老百姓解釋清楚這個案子,以及這些人的業務到底是什麼。   歐陽儀雄另外問陳永明,關於55歲到64歲的三節慰問金,是否可以發放消費券替代?他認為,發放消費券可以增加消費、促進金門經濟,何樂而不為?陳永明表示,一般鄉親還是比較想拿到現金為主,不過這個提議會帶回去評估討論。
《縣政總質詢》唐麗輝擔憂毒品問題 重視學校教育
*2017/5/26
  金門縣議會昨(二十五)日召開第六屆第五次定期會議,議員唐麗輝關心毒品議題,希望將毒品防治危害中心之架構完整化;對於學童多元學習,詢問教育處有何做法;以及金酒公司與陸方公司合約問題。   新任衛生局長王漢志已經到任兩個月又二十五天,唐麗輝說,他於先前的議會會期中有提到,希望衛生局提供的「毒品危害防制中心」資料要有一個完整的架構,而非僅是說明。而對於王漢志說目前毒品危害防制中心已經成立,但只是業務編組,而且成效不好的回覆,唐麗輝表示,如果只是任務編組,雖然可做但成效不好,可以推動毒品防制嗎?她更擔憂如果相關單位不重視的話,未來如果這方面的問題越來越嚴重的話要怎麼辦。   唐麗輝在質詢縣長陳福海時指出,是否了解現在小朋友、青少年在做什麼。唐說跟她以前的差距實在很大,根據調查,現在有一票孩子,很多都是外來的,像是從台灣移民,或是新移民子女,很多人來到這邊可能生活不適應,造就一些問題。而小孩沒人管,在家台灣移民家庭近來也帶入一些問題。   唐麗輝強調,相關單位要防範未來,因此詢問縣長毒品防制中心是否要加強力道,讓裡面人員有進駐,這是百年大計,不做的話以後會後悔,她同時要衛生局長花點心力,不要讓毒品防制的社會工作者,手上所有的個案都沒有去處理,希望後方有資源可以承擔這個重責。對此,陳福海回應,會在會議結束之後再行協調、檢討看看。   針對青少年多元學習,唐麗輝就教育處的做法?而對於學校安排許多活動、課程讓學童學習的做法,他也質詢教育處是否有用。對此李文良回應,對於體制內而言是適用大部分人,不過對於社會化較深的孩子,可能需要多點協助。   唐麗輝繼續說,多點協助要到什麼樣的程度,很多小朋友在蠢蠢欲動,很多孩子是不喜歡上課,甚至有些是在班上胡作非為的,這區塊到底有沒有改善。李文良也回答,從國中階段比較會發生問題,從去年開始本來技藝教育從九年級開始,現在延伸到八年級,有些比較不喜歡上課的學生,就可以參加這方面的課程,目前也有成效出來,今年就有小朋友拿到台灣比賽冠軍。針對比較需要協助的孩子,可以在研究有什麼方案可行。   唐麗輝認為,多元學習的制定,方向很重要,國中端應該要有銜接金門高職的功能,或是其他職業上的連結,讓不想唸書的學生,在其他方面是否能協助他們往其他職涯發展。現在社會越來越多元,應該朝向時代潮流走,嘗試著改變他們生活作息的方式,否則用老套的國、英、數教學,學校的某些孩子如果沒有興趣,則就可能在外遊蕩,造成其他有意願學習的人的困擾,學校應該要與教育處合作。   針對金酒大陸經銷合約補充條款是有效的一事,唐麗輝說,如果有效的話,未來有問題的話怎麼辦。金酒董事長有沒有思考到如果該公司拿金酒的招牌出去亂搞怎麼辦,對於合約中的特供酒有沒有控管?金酒廈門分公司董事長車正國說明,合約很清楚,除了二十一款酒品,他們可以制定新品酒,但是要送到金酒灌製後再出去,每瓶酒都會貼二維條碼去追蹤,是有身分證的。   唐麗輝說,她對大陸經營區塊期待很深,認為金酒應該要盡量去防止假酒狀況,而她先前會議中也提到金酒廈門分公司畢竟是貿易公司,應該要多角化的經營,對此車正國回應,已經有在規劃了。
《縣政總質詢》陳玉珍質詢縣庫財政狀況
*2017/5/26
  金門縣議會第6屆第5次定期會昨(25)日進行縣政總質詢,縣議員陳玉珍質詢縣長陳福海有關縣庫財政狀況以及縣府用人問題,雙方對於縣庫結存數字算法意見不同,對於縣府用人立場也有所爭議。   縣議員陳玉珍質詢縣長陳福海,關於金門縣目前的財政狀況?目前縣庫剩多少錢?陳福海表示,自己103年12月上任時,當時接手縣庫有186億,而統計至今(106)年5月,縣庫目前有182億。   但陳玉珍認為,縣庫並沒有如陳福海所說剩下這麼多,雙方對於縣庫結存數字的算法一度爭執不下。   陳福海強調,對於縣府的財政必須澄清,讓鄉親了解。陳玉珍則認為,縣長的格局要放大,她認為縣長最需要知道的,是每年預算的「歲入歲出」項目,是如何分配。   陳玉珍依據自己提出的數據指出,金門縣庫105年歲計剩餘是168億,而106年歲入歲出短絀,所以106年底剩餘131億;她計算,若縣政府維持像現在正常運作,且金酒營運正常的話,每一年都將短絀。   陳玉珍強調,不是擔心縣長花錢,而是擔心縣府不會賺錢;她也強調,縣民質疑縣府花錢,並非叫縣府不要建設,而是不要亂花錢。   陳福海舉例,台灣6都欠中央1兆元,也是大舉建設;他強調,他當縣長大可以什麼都不要做,縣庫的錢都不會花到,還是留著;但老百姓當然會希望縣府要做事,且陳福海強調,縣府做事,每1塊錢都是議會通過的,議會若不通過,他1毛錢都不能動。   話鋒一轉,陳玉珍關注縣府人事問題,她提出數據指出,金門縣自民國83年起,實施地方自治,歷經5任縣長,總共用了約用臨時人員290人(不包括約聘僱)。陳玉珍批評,但自從103年陳福海上任至今,就多用了570多人,到今年底還有147人要用。陳玉珍質疑縣府用人用得太多。   陳福海強調,一切依法任用,並爭取消防人員回鄉服務,臨時人員工作辛苦,縣府希望增加年輕人就業率,讓年輕人能夠幫助家中生計。
《縣政總質詢》蔡水游關心金門大橋進度
*2017/5/26
  金門縣議會昨日進行第六屆第五次定期會議,議員蔡水游關心台開樂活開發案、金門大橋工程案以及金門高粱酒標籤更換等議題,並向縣長以及縣府各局處主管質詢。   台開與樂活的兩個案件,他認為建設處依照合約,該停就要停,針對台開的案件,他說與當初報告的不符,他從頭到尾都很清楚,而飯店照理說應該是第一期的。而樂活說他們花了六億多,要向銀行聯貸融資十二億,但是銀行沒有通過。   提到金門有很多預算的支出,針對陳滄江議員質詢時提出「大橋春夢」一詞,蔡水游詢問工務處當初為何會委託國工局,工務處長張忠民回覆說是在前縣長李炷烽時代決定委託國工局。   蔡水游表示,金門大橋在當時曾經有說過只要三十億新台幣就可以蓋成,結果後來樺棋增加到快六十億(五十七億),後來樺棋被國工局撤換成國登公司之後,費用飆升到六十六億,而樺棋也付出了一億多元。而目前的東丕公司以五十九點五標售出去,等於這條橋已經花了八十六億多左右,議會方面一直看到金額在改變,曾經有做過決議當到了六十多億之後,金額就不能再增加了,否則就會要求縣府要讓交通部買單,蔡水游還強調,工務處長張忠民應該相當清楚這項決議。   對於張忠民說明目前有將前兩標公司的履約保證金拿來使用,但是蔡水游提醒,目前還在打官司中,金門縣政府也不一定會贏,或許還有可能要賠錢也說不定。而縣府目前對東丕公司的狀況,他認為國登公司也會引用縣府對東丕公司的態度。而東丕公司現在連履約保證金也沒有繳,縣府竟然還讓其合約存在,搞不好到時候連履約保證金都拿不回來,他希望在大橋還沒蓋好前,張忠民不能退休。對此張忠民樂觀的說:「不會啦,他相信在退休前雖然不會蓋好,但這條橋應該可以走到小金門」。   蔡水游還說,金門大橋如果讓大陸來施工,可能不用一年(張忠民認為是兩年)。可是我們卻搞了二十年,金門剛好緊鄰大陸,很多陸客都在取笑這條橋做了二十多年還沒連接,而且金門大橋也算是出入大陸的必經之路,他第二次希望張忠民做好再退休。   針對家戶配酒,蔡水游表示,這次酒瓶換成兩隻風獅爺,他認為白金龍標誌是金酒的商標,更是金字招牌,竟然換成兩隻風獅爺,讓外面的人說是魚目混珠,現在市面上金酒算是第一,風獅爺雖然是金門的地標沒錯,他還說金酒酒質應該要有所提升,品質一定要顧。   蔡水游還質疑,現在金酒的酒質快要輸給皇家酒廠,他認為如果金酒的酒質好的話,包裝也要加強一下,更逗趣的說應該要派一些間諜去皇家走走。民間釀酒的技術也快與金酒同了,以前是獨占市場,現在是百家爭鳴,因此包含包裝都要提升,他認為最好的廣告就是讓百姓有錢賺,大家才會想要。他並希望白金龍的金字招牌不應該隨意的更換,雖然風獅爺是地標,但是很多民間酒廠都會用。
《縣政總質詢》王碧珍關注金門基礎建設
*2017/5/26
  金門縣議會第6屆第5次定期會昨(25)日進行縣政總質詢,縣議員王碧珍關注金門基礎建設、興建環海步道、一例一休對金酒公司影響等問題。   縣議員王碧珍首先期許縣長陳福海,她說,期望不論是誰當政,只要上面的官做得好、建設做得好、百姓日子過得好,這是最重要的。   王碧珍提到,金門雖然是全國最有錢的縣市,但基礎建設卻是最差?她詢問陳福海上任這2年的基礎建設做了哪些?陳福海回應表示,水的問題,由於金門缺水,因此大陸接水工程目前正在興建中,而電的問題,台電公司也預計在108年在金門增建火力發電,不過,未來仍不排除向大陸接電。陳福海強調,雖然是向大陸接電接水,但金門的水電問題,還是希望能夠達到70%的自給能力。   王碧珍也問,金門的缺電問題是否能夠朝向「太陽能」發電發展?陳福海表示,有相關的廠商想要來金門發展綠能建設,縣府是樂觀其成。   陳福海強調,金門的基礎建設要做好,他上任包括金沙鎮環島北路、金寧鄉環島西路、金湖鎮環島南路、太湖路,都陸續拓寬;而他5月15日也到台北和總統蔡英文會面,討論包括前瞻計畫在金門、小三通能不能擴大、金門的醫療產業等問題。陳福海也提到,教育部分,縣府在金湖國小投注2.3億,安瀾、金鼎、開瑄等學校也爭取到近2億預算。王碧珍期許縣府繼續努力。   另,王碧珍也提到,金門的海岸線很漂亮,縣府能不能做個「環海步道」或「環海公路」?陳福海回應,開發也要注意到環境保護,兩方面要取得平衡,他認為這個有待評估。   王碧珍另外詢問金酒公司董事長黃景舜,「一例一休」對於金酒公司的運作是否有影響?黃景舜表示,員工加班費有稍微增加。王碧珍再問,金酒的產量有沒有受影響?黃景舜回答,目前是禮拜六生產、禮拜天停產,產量有稍微調降一點。王碧珍又問,目前做酒的成本是否有增加?黃景舜表示,只有加班費增加一些成本,目前金酒也朝向增加酒發酵的時間,以提升酒的品質。   王碧珍提醒金酒公司,在一例一休實施滿一年後,應該要通盤檢視,如果製酒的成本增加很多,建議可能要改變生產方式,比如全面一例一休,但增加生產線。黃景舜表示,會再配合大環境來調整。
:::
新聞專區
熱門服務專區
其他服務
QRcode
位置圖位置圖
金門日報社金門日報社
今日氣象
2017-05-26 (星期五)
weather
溫度 (℃) 24~26
降雨機率(%): 10 %
即時細懸浮微粒     2
(PM2.5)  指標     
細懸浮微粒 (PM2.5)     24
即時濃度值 (單位:μg/m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