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馬祖移防歷險記
*2018/06/19
   1983年8月隨軍隊從馬祖西莒島移防花蓮,搭乘20小時登陸艇海上航程;準備進入駐防地時,又遇到火車撞上軍車,經歷一次難忘的軍旅生涯。    當在馬祖的部隊陸續派出先遣人員赴台灣,辦理交接業務時,就知道馬上要與花東師換防。身為幕僚的業務士,連夜加緊刻鋼板造清冊,點交負責該交接的連隊營產財物,期間對外的通信一律嚴格監控檢查。直到通知代號「陸鵬演習」一紙公文生效時,所有人員正式開拔移防,距離上回從花東移防馬祖代號為「新疆演習」,已經將近2年了。    雖然是連上的行政士,掌管參四後勤作業調撥與協調,但演習的任務編組是無線電戰鬥傳令,額外保管3隻信號槍,臨走前賣豬隻來不及存入的37000元所得,一併把這些加蓋「限馬祖地區通用」紙幣帶走。晚上9點完成接防,各據點官兵迅速全副武裝往連部集合點名,最後一次唱上龍虎部隊軍歌。第一線海防分散據點,平日大夥兒感情深厚,此時此刻情緒高亢,歌聲嘹亮,響徹雲霄。踏著整齊肅靜的步伐,黑夜中走上先鋒路,集結在青帆村的敬恆國小候船,等裝備及編上代號的公文箱清點上船,一一疊置在甲板,人員武器入艙後才正式開航,向駐守的坤坵告別。    那一夜只有輪機發動持續聲響,燈火管制及風浪顛簸,加上連日來的操勞疲憊,似乎聽不到有任何的動靜,艙底也無人起身走動。黎明初曉,有人看到朦朧中的基隆港,多數人是從下部隊到馬祖報到後,就沒有放過返台假,靠近台灣本島,興奮之情,難以言表。突然間有人發音唱起《台灣好》,隨之變成小眾合唱,吸引不少人走上甲板,大聲跟著唱:「台灣好,台灣好,台灣真是個復興島。愛國英雄英勇志士,都投到她的懷抱,我們受溫暖的和風,我們聽雄壯的海濤,我們愛國的情緒,比那阿里山高,阿里山高。……回來了!快要回來了!」    航行中,我一直睡在甲板上,看守旁邊自己負責的30個公文箱及補給品,到了飯點,正準備分配口糧給連上弟兄,發現認領的人非常少,估計是暈船所造成的。接著又碰到登陸艇機件故障,廣播所有人員需要登陸,然後重新安排換船入艙。    早上8點半再度登船,沿著基隆、宜蘭、花蓮等海岸線航行,這是個人第一次在海上好好欣賞太平洋美麗的風光。登陸艇抵達花蓮港時,已經將近黃昏,運輸的卡車在岸際等候多時,這時,同行的砲兵單位軍官跑過來協商,以路途較遠,希望跟我們調換乘車先後順序。沒想到他們提前先走,車隊經過無柵欄平交道時交管撤離,竟然被行駛的火車撞上,當場翻車死傷數人,他們要去的駐防地,就是現在花蓮慈濟醫院的位置。  當年這樣的事件不會全然被公開報導,曾經在網路看過一篇類似的文章,作者是出事車輛的押車官。30多年了,他滿懷悲傷寫出部分原由,期望有個水落石出的真相交待,對我而言,那是內心塵封已久的軍旅往事,與劫難擦身而過的人生經歷之一。
扎根茁壯:蔡承澤與德華公司
*2018/06/18
    2018年,新加坡德華工業(Teckwah Industrial Corporation Ltd.)歡度成立50週年。集團董事主席蔡其生提出:「德華要成為跨國企業的首選商業夥伴,並在全球為客戶提供最佳量身定做的價值鏈管理服務方案」,並以「如果沒有前瞻眼光,就無法向前邁進」(No one moves forward by looking backwards.)的願景帶領著所有員工。「我們讓很多事情變為可能」(We make things possible),不只是公司的一句口號,而是一種行動。     在半個世紀以前,德華(初名德華成記公司)從紙板箱生產的家庭作坊起家,發展迄今,成為多角化經營、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公司,這是一個南渡華人家族企業的成功典範,也是新加坡經濟起飛的具體縮影。創辦人蔡承澤(1926-2015,蔡其生父親)創業維艱的事蹟,值得後輩學習。  蔡承澤1926年出生於金門瓊林。在那個動盪不安的年代,貧困家庭環境磨練出蔡承澤勤勞、惜福、樂觀的性格,他在私塾受了幾年教育之後,12歲便隨同大人出海捕魚以貼補家用。1947年銜母之命,排行老大的蔡承澤南渡新加坡投奔舅父。之後,另外一個弟弟也到南洋來,一個弟弟則到高雄,兩個妹妹在臺北定居,一位妹妹則留在金門。一家人成為不折不扣的離散家庭。     蔡承澤21歲來到人生地不熟的新加坡,剛開始住在叔叔家,後來在新加坡河岸的小坡一帶租間簡陋的房子住,起初以賣冰水為主,也擺過攤子賣栗子。有一次,他沿著小坡賣冰水到烏節路,卻因為不認識路回家,最後讓三輪車夫送回,冰水賺的微薄費用全給了車夫,「但我卻多認識了幾條街道,生意的門路也多了。」蔡承澤豁達地回憶著這段往事。還有一次他到戲台附近賣東西,從小住在金門就喜愛戲曲的他,卻因看戲入迷讓栗子全被人偷光。之後,他轉而投靠擁有多艘船隻的舅公,向他承租了一艘駁船,在船上做起生意,賣咖啡、香菸、米飯、麵食等給大船上的船員,經常得從一艘船跳到另一艘船做生意。有一回,他上船兜售,沒想到船上的船員都是金門同鄉,高興之餘,他一分錢也沒收,只為異地相逢的鄉誼。蔡承澤敦厚待人、重感情的一面,可見一斑。     結束駁船小生意後,蔡承澤進入新華紙盒廠工作。同鄉蔡普中(亞洲銀行董事主席)當時在新加坡經營銀角機業務,業務需要擴張到馬來(西)亞,找上認真負責的他。當時,蔡承澤並不熟悉馬來亞地圖,但他憑著一股熱情與膽識,駕著廣告車獨闖,有時一出差就是半年。之後,蔡普中安排他到亞洲煙草公司當營業員,負責分銷到全島的咖啡店。這些不同的歷練,讓他逐漸掌握經營生意之道。     經濟逐漸穩定之後,1953年蔡承澤和呂金英結婚,育有7名兒女,並使他們獲得良好的教育。1968年他與妻子一起創業,於芽籠24巷A成立德華成記,開始了家庭式的紙盒生產。當時樓上是住家、樓下是小作坊,孩子們課餘也一起幫忙。1972年在兩位朋友的挹注下,以16萬新幣的資本額(蔡家佔40%),成立德華紙製品廠私人有限公司。1974年並設立印刷部門,1977年又添購彩色印刷機。在夫妻攜手同心的打拚下,營業額已達50至60萬元。1977年,畢業於新加坡南洋大學的長子蔡其生,放棄深造碩士學位,在1979年加入德華行列,從基層做起,逐步帶入新的經營理念及創新作法,讓德華成功轉型,蒸蒸日上,取得今日不凡成就。蔡其生,現為新加坡金門會館主席,曾任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會長等要職,他踏實認真、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的成功故事,日後再以專文介紹。     移民第一代的蔡承澤,飄洋過海來到異鄉,創業維艱,憑藉著「誠義勤慎施」的信念,為德華公司扎下了深厚的基礎,也為後代子孫樹立了身教的典範,令人感佩。
欲上草堂且問徑
*2018/06/17
 乾坤萬里眼,時序百年心!古風小學堂,轉眼已三年;「節字輩」業已半載了。雖如此,但至今仍有不少人惑於「古風草堂」、「古風小學堂」,乃至「古風草堂山長」之意涵,實有必要說明之,以釋眾惑。  「古風草堂」之名,緣於欽羨隱士等古風,益以慕效杜甫浣花草堂、白居易廬山草堂等佳話,因而在二十餘年前,即自號寒舍為「古風草堂」!然而,大隱隱於市,生命的安頓,正如以茶契禪,必有一定禪機,而非竹林之語而已。尤者,撥盡寒灰依舊燃,生平乍隱乍現,意效先師開山論道之宿願,早隨古風草堂之闢建,而澎湃洶湧,莫之能抑;然而,講學對象應在何人?幼不學,老何為,先人已有遺訓,至此,「古風小學堂」因緣而立,正所謂清風何處不舊家。  道有迷徑處,舉示待何人?古風小學堂既已開基,且待何人操持以講學?猶待何人開山以論道?由是,「古風草堂山長」之名號,自然浮現。暫溯山長之稱,依史而言,山長之稱,始於五代,又稱院長、山主、掌教等,係書院負責人,主持教學與行政,咸皆孤峰絕岸之鴻儒,如五代蔣維東隱居衡嶽,受業者即尊其為山長;丘逢甲也曾任崇文書院山長。  余何德,敢妄稱山長?「乘願而來,廓清宇內;發心立論,指點江山!」是愚生平一種無以名之的宿世情懷,早在多年前,即曾在台灣草創過,而今更鑑於經師盈野;人師難尋之末法困境,且不談士大夫風骨早已不存,為學之旨,早已被充作謀利之工具,甚視「人師」為陳腐,乃至嘲諷之對象!上述宿世情懷,早已沛然而揚;怒潮澎湃!況二十餘年來,余在大學講學,不管是詩經樂府的如風歌吟、先秦諸子的心性義理、漢魏各家的傳經志業、韓柳歐蘇的道德文章,乃至宋明理學的各擅一家等,每以人師自勉;山長自愓!而今,天假因緣,小學堂隨緣立基,君子與天地同源,清風朗月,自況山長,只有任重道遠之愓;無暇俗世輕狂之念!  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小學堂講學之道,為的是成就傳統與現代,古風與時尚之智慧。易言之,舉凡詠嘆生命、體物寫志之品學,皆是講學之內容。因此,汝歸滄海我歸山,小學堂絕非刻板四書五經之私塾,更不是填鴨式之補習班!正所謂群籟雖參差,適我無非新,何嘗不是小學堂之禪意?因而小學堂之學,只有優劣良莠之別,而無古今中外之分。但誠如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所言:「內容人人看得見,涵義只有有心人得之。」姑藉自編「塵世講義」,化育有緣人!  尤者,小學堂嚴禁涉及政、商乃至宗教等俗務,係一完全免費之義學;更未接受各方贈款,以免沾汙了「回饋天地」之悲願;「聊報父母」之本心;「發心立論」之初衷。況且,也只有完全付出之義學,方有可能重振「天地君親師」之天人至情!  「半江殘月欲無影,一片冷雲何處香」,文末特感謝金大、城中、古城、中正、賢庵、金鼎、開瑄等校師長之鼎協,以竟悲願!
赴廈觀摩有感
*2018/06/16
 日前,赴廈門觀摩第九屆海峽兩岸青少年中華姓氏源流知識競賽,活動是由廈門市姓氏源流研究會、台灣省姓氏研究會、金門縣宗族文化研究協會共同主辦,分成大學組與中學組分別進行;兩組各有八支隊伍參加,每支隊伍有三位選手。  自2006年舉辦海峽兩岸青少年中華姓氏源流知識競賽,至今已在廈門、金門和台灣本島成功舉辦九屆。由《金門宗族文化》第九期所刊文,知第一屆2006、第二屆2010、第三屆2012……第六屆2015……,有一年在金門縣社會福利館舉辦,我曾參與工作,之後,殆因自己事忙,較少參與盛會。  近日翻閱舊誌,得知每年組別、參賽隊伍也有變化,例如2006參加單位只有廈門集美中學和金門縣農工職校,2010參加單位是廈門雙十中學、集美中學和金門農工職校、烈嶼國中。2012參賽隊伍有來自廈門市大同、民立、公園國小,以及金門縣的金寧中小學、中正、金湖、賢庵、正義等國小的五、六年級學童,分組進行比賽。至於今年2018,根據會務手冊所刊,分成大學組與中學組,大學生組有廈門大學、集美大學、廈門理工學汽、集美大學誠毅學院、台灣地區第一代表隊、第二代表隊、第三代表隊、第四代表隊共八隊。中學生組有廈門第一中學、廈門雙十中學、廈門第六中學、集美中學、台灣地區第一代表隊、第二代表隊、第三代表隊、第四代表隊等八隊。  六月六日下午先到廈門電視台彩排,晚間歡迎宴的開幕式中,金門縣宗族文化研究協會葉鈞培理事長上台說:「中華姓氏源遠流長,十多年前,我會與廈門市姓氏源流研究會,看到了姓氏底層的姓氏文化,因此展開了扎根的活動,從以前的演講姓氏小故事、姓氏猜謎,到姓氏分佈測驗,以及姓氏祖譜展示,到近年推展我們的家規、家訓活動,這一系列,我們都陸續、持續的進行了十幾年。我會與廈門姓氏源流研究會在金門辦了兩次姓氏源流知識競賽活動,我都有參與,在金門與廈門都獲得非常大的肯定,我相信這個活動是有意義的,這種有意義的活動,值得我們大家繼續再推廣擴大,在此祝福大會圓滿成功,與會貴賓身體健康、事業順利。」講話內容簡要有力,不卑不亢。  第二天早上規定與會者六點十分開始用餐,六點四十五分出發到廈門電視公司,通過安檢進入演播廳,稍事演練即正式開播,由彭軍、載小楠主持,先介紹嘉賓、參賽隊伍、評判委員,再宣佈競賽規則、競賽順序。八點五十分進行大學生組比賽,分別有姓氏知識個人必答題、姓氏知識團隊必答題、特殊姓氏讀音聽寫題、姓氏郡望謎語搶答題、姓氏小故事即席演講。學生答題時間二十秒,必答題答對加分,答錯不扣分。搶答題答對加分,答錯扣分。競賽題目,大會在事先備有姓氏知識題庫發給與會選手,參賽者只要肯用心預習,不難答出。答案若有疑慮請教龔潔裁判長。對於裁判長所言若有不同意見,仍可申訴。至於搶答題,學生不但要會作答,按鈴搶答的速度也要快,今年台灣地區第四代表隊(銘傳大學),表現亮眼,果然名不虛傳。小故事即席演講每人以五分鐘為限,由廈門:顏立水、江林宣、沈明山,台灣:張瑞年、陳美桂、王桂明,金門:王建成、李仁木、楊景輝九人評分,最終得分去掉九人給分的最高與最低,中間七人給分的平均數即講者得分。這一項比賽,優劣立判,廈門是大都市,人口較多,較易挑選高手。下午的中學生組比賽,與上午雷同。  看了一整天的競賽,自己也學習不少,覺得姓氏源流知識競賽,對於復興中華文化,的確是件有意義的活動,應該推廣。感謝大會熱誠接待,佩服工作人員的認真態度。他們事前協調,爭取各界資源,動員人力來服務與會者,組織嚴密,分工細、效率高。陳會長隔日還特邀金門宗族文化協會成員到其會議室交換意見,一方面感謝大家的支持,另方面希望未來能辦得更好。
入門析聯(二)
*2018/06/15
    陳氏祠堂左廂聯對:「卜鳳應昌期量徵累世,漸鴻來極浦獻瑞迎門」,作者不詳。上聯用了《春秋左氏傳》中轉引《詩經》的故事,試探如後。  卜鳳:是指春秋時齊國的懿仲想把女兒嫁給陳敬仲,占卜時得到「鳳凰于飛,和鳴鏘鏘」等吉語。見《左傳.莊公二十二年》引《詩經.大雅.卷阿》:「鳳凰于飛,翽翽其羽。」本指鳥類比翼偕飛,後比喻夫婦和合。同時在司馬遷的《史記.田敬仲完世家》也記載了這件事。唐.白居易《得乙女將嫁於丁既納幣而乙悔判》也已用到這個典故做了副對聯:「況卜鳳以求士,且靡咎言;何奠雁而從人,有乖宿諾。」後世遂以「卜鳳」為擇賢婿的典故。  其實在《春秋》經中文字極少,只記載:「二十二年,春,王正月,肆大眚。癸丑,葬我小君文姜。陳人殺其公子御寇。夏,五月。秋,七月,丙申,及齊高傒盟于防。冬,公如齊納幣。」  而在《左傳》中則巨細靡遺的陳述了:「二十二年,春,陳人殺其大子御寇,陳公子完與顓孫奔齊,顓孫自齊來奔,……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謂鳳凰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陳厲公,蔡出也,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陳衰,此其昌乎,及陳之初亡也,陳桓子始大於齊,其後亡也,成子得政。」洋洋灑灑數百餘言,充分體現晉.范甯氏所言:「左氏豔而富,其失也巫」的特色。  引文是說《左傳》莊公二十二年時,懿氏要把女兒嫁給敬仲而占卜吉凶。他的妻子占卜,說:「吉利。這叫做鳳凰飛翔,唱和的聲音嘹亮。媯氏的後代,養育於齊姜。第五代就要昌盛,官位和正卿一樣。第八代以後,沒有人可以和他爭強。」 陳厲公是蔡國女人所生,所以蔡國人殺了五父而立他為君,生了敬仲。在敬仲年幼的時候,有一個成周的太史用《周易》去見陳厲公,陳厲公讓他占筮,占得的「觀」卦變成「否」卦。周太史說:「這就叫做「出聘觀光,利於作上賓于君王」。這個人恐怕要代替陳而享有國家了吧!但不在這裏,而在別國,不在這個人身上,而在他的子孫。光,是從另外地方照耀而來的。……後來陳國衰亡,這個氏族就要昌盛吧!」等到陳國第一次滅亡,陳桓子才在齊國有強大的勢力,後來楚國再次滅亡陳國,陳成子取得了齊國政。此即史上有名的田陳篡齊。  回到上聯文字,「卜鳳應昌期量徵累世」:懿仲嫁女求賢婿,妻占卜得到的吉語「鳳凰于飛,和鳴鏘鏘」應驗了筮文中所說的「第五代就要昌盛,官位和正卿一樣。第八代以後,沒有人可以和他爭強。」審度著這正驗證了陳敬仲歷代皆為公卿。其中量,是估計、審度的意思。徵,是驗證、證明的意思。累世,是累世公卿,名門望族。  對聯的神奇就在於,一篇數百字的《春秋左氏傳》經文,竟然溶縮成九個字,字字無下筆增刪處,這付對聯不見得在中國文學史上留名,但它的魅力絕不遜於那些風騷百世的名家作品。對於身為陳氏後裔的我,意義尤其不同,我需解釋、推論衍繹、闡述以告後人。
夜鶯
*2018/06/14
 就像中國詩仙李白與詩聖杜甫,德國大文豪歌德與席勒一樣,英國浪漫主義天才詩人濟慈(John Keats,1795-1821)的名號也總是和雪萊(Shelley,1792-1822)、拜倫(George Gordon Byron,1788-1844)並列齊名,他們三位是英格蘭十九世紀最閃亮的明星。  粗心的讀者,對於他們的作品時有混淆的情況,就像「羅馬假期」電影裡,飾演公主安妮的奧黛麗赫本,因御醫先前為她注射鎮定劑作用下,昏沉恍惚之中,唸了兩三句詩:「阿列蘇莎,從阿克勞瑟拉尼峰的雪柔榻上起身……」她說:「是濟慈的詩」。飾演記者喬的葛雷戈萊畢克說:「是雪萊」。安妮又喃喃自語重複著:「濟慈」、「是濟慈」。其實,喬說的才是正確答案。這詩句確實是雪萊1820年作品〈阿列蘇莎〉開篇的幾句詩文。阿列蘇莎是希臘神話裡的山林水澤仙女,為了逃避河神阿爾菲斯強烈追求,她悄悄自阿克勞瑟拉尼峰出走,一路奔逃,最後化作一泓清泉,雖到了義大利西西里島的奧特基被河神追上,與之匯流,卻始終與河流涇渭分明。好有意思的希臘神話,好浪漫的雪萊。  那麼,〈夜鶯頌〉又出自誰的手筆呢?夜鶯最早出現在西方文學作品裡,是古希臘劇喜劇作家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 約西元前446年-前385年)創作的《鳥》劇。十九世紀初的〈夜鶯頌〉詩作則是濟慈所作。濟慈是早逝的天才詩人。每當我感慨徐志摩36歲與世人揮別匆匆,心裡便浮現濟慈,藉以安慰自己為志摩傷逝的嗟嘆。濟慈26歲就走了。濟慈是如此俊俏,一頭濃密捲髮,眉眼鮮明亮麗,大翻領襯衫配搭白色領巾,多麼瀟灑又教人憐愛的年輕詩人啊!1821年初春,因肺結核,病逝在義大利羅馬一座四層小樓裡。  「我彷彿愛上了靜謐的死亡  在詩裡我用盡華麗辭藻  求他將我的一息散入空茫」  濟慈的〈夜鶯頌〉彷彿夜鶯清脆的啼音,穿越近200年,7萬2千多個夜晚,翩然飄進現代詩人與讀者耳道裡,甚或在我們心靈深處迴盪不已。這長壽的夜鶯啊!正是文學的力量。不是嗎?儘管,濟慈給自己寫的墓誌銘是:「此地長眠者,聲名水上書」。儘管,朱自清的解讀「聲名水上書」是:「聲名速朽之意。」但你知、我知,濟慈是牢牢活在我們心中了,不管他是夜鶯,還是最後的〈燦亮之星〉。  「燦亮之星,我祈求能像你那樣堅定--  但我無意高懸夜空獨自放光  恆久睜著眼睛  像大自然裡不眠的隱士  耐著性子 俯看潮來又潮往,那大地的神父  用聖水洗淨人們卜居的陸岸  或者凝視飄雪如面具般  燦爛、輕盈覆蓋著窪地與高山     哦!不,我只願堅心不移地  將頭枕在愛人香軟的酥胸之上  永遠感受她舒緩有緻的起伏  醒來,心裡仍充滿甜蜜的悸動  不斷、不斷溫習著她細膩的呼吸  就這麼活著,或者暈陶陶地死去」  這是濟慈的最後一首14行詩,1820年9月,濟慈與友人從英國搭船前往義大利養病,旅途中,在莎士比亞詩集上空白處,寫下這首給愛人芳妮的情詩。   雪萊在〈阿多尼斯〉長詩裡這麼哀悼濟慈:   「濟慈從未逝去  不,他活著、醒著……  躍升為天庭的光……」  然而,一年半之後,雪萊搭乘「唐璜號」遊艇從萊杭渡海返回勒瑞奇途中,遇暴風雨沉沒。飄然到天家會老友濟慈去了。  詩人其萎,榮耀永存。此刻,我敬謹奉引〈伊莉莎白Elizabeth〉音樂劇中,一句概括濟慈、雪萊、拜倫他們三人一生的名言,作為本文的結語:「要把生命中最好的部分獻給詩、革命和死亡。」
初旅台北二三事
*2018/06/13
    春末初夏,氣候悶著;往年這時候春雨綿綿,隨著天候變遷,近年已然不再四季分明,平常愛獨自行走那段200公尺的小路都蓊蓊鬱鬱,今年雨水不足沿途花兒稀稀落落,花開花落像人生起伏,許多曾經小事,一幕一幕從眼前掠過。  那年初到台北,到某個公家單位上班,介紹自己來自金門,五、六位女子表情帶著些許疑惑,非常奇特的把我從頭到腳瞧了一遍,難不成我是外島來的怪物?聽她們講著外省腔調的國語,再看看自己當然是土,可她們不知我心裡想的是什麼?  我想工作上要超越她們。因為有個美麗的夢在等我。 到過金門的軍官會告訴我,他駐守過那個村莊,或興奮熱情或淡然帶過,對金門來的女生有幾分故人情懷;女同事們看我的眼神隱約透露「土包子」,幾個都是外省女子,她們有天生的優越感。幸好我是自信十足來自烽火的女孩,心裡總嘲笑她們是一群淺薄的人,也因為天生金門人的驕傲,終於每個環節都讓我勝出。  林林總總的事,我會被打敗的該是食事,她們來自不同省份,談起食物我成了真正「土包子」。那時上的班可真鬆散,到了下午聚集討論做菜,有的談「東坡肉」要如何燒,有的談昨晚做了「珍珠丸子」,「糖醋排骨」如何做,有的做饃饃,有的做冰糖肘子……南甜北鹹東酸西辣,各門各路,對於吃地瓜長大的我,所有家鄉的菜是沒有名字的。  有一位老士官長,到了下午會炒一盤「五花肉炒酸菜」據說是廣東人炒法,可真好吃。每日下午三點左右就是這一味,幾個年輕女子七嘴八舌,末了還到後山走一趟消化消化。  女孩們愛談「愛群商場」、「萬年大樓」「永琦百貨」,而我只能談菜市場。或到台大工學院看我弟弟,三哥會從外雙溪來看我們。  這樣的日子晃悠了二年。  安逸的好日子不會有好未來,我遠赴異鄉異地只為過這樣過日子?房子是分租同事的一間房,偌大台北總要為自己爭個棲身所在。  有危機意識的人才有未來,開始自我進修。  心裡告訴自己要做好小螺絲釘。從時間隙縫裡晉升好幾階,自忖長官對外島來的女孩是有所照顧,自個認知努力也相當重要。  為了圓夢,放棄穩定的月薪,我帶著金門人的精神,揮揮衣袖遞出辭呈,要去做人人都不敢做的業務,準備穿梭在台北街頭。  仔細盤算業務要怎麼做,人家是自個兒行銷,我選擇一群人打團體仗,把它做成事業。  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辭掉公職開始忙忙碌碌的職場生涯,從一位小業務員升到總監,轄下180人,這是個人事業的顛峰,心中的夢逐一實現,開始懷念我年少時的寫作生涯。  年輕時為了生活放下手中的筆,人生走到髮霜齒搖,決定為了寫作放下工作,因而提前三年退休。  近期開始過著悠哉的日子,每週上二堂重量訓練的課,保持體力好到處看山看海。  也曾認真告訴弟弟楊永斌想再去大陸讀個學位,可他說:不用啦,很多大文豪都沒有學歷,認真寫好每篇文章最重要,眼裡不要有利,要純淨,學位只是虛名。  雖然滄海桑田,王鼎鈞老師曾說:把文學的姿勢站好。而我是重新站好。  回首來時路,那群曾經共事的女孩散佈海內外,不知是否偶爾會想起昔日來自戰地的女孩,大夥今日安否?
死亡的幽谷──再讀白先勇《臺北人》
*2018/06/12
 十三、〈冬夜〉  臺北溫州街的冬夜,冷雨連綿。余老教授在巷口熱切地等待著老友,旅美學人吳教授。  老友見面,話匣子興奮地回到四十年前。五四的北大,年輕的「勵志社」,革命的情感,女師大校花和赤足放火的男學生,……。  四十年,白盡了彼此的黑髮。余教授在臺灣教西洋文學,吳教授在美國教中國歷史。  此岸觀想彼岸,彼岸羨慕此岸。  余教授想望著去美國一趟,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夢。吳教授期待著回臺灣養老,為落葉找一個歸根處。  離多聚少,一夜匆匆。年過一甲子,細數舊友,泰半職場退休,多人上路鬼途。  懷念啊!那個燒得一桌好菜的校花女子。 臺北的冬夜,冷雨連綿。以茶代酒。兄弟,讓我們互道珍重吧!  十四、〈國葬〉  「敬禮!」一級上將李將軍的靈車穿過牌樓,行車中的部隊,在口令聲中全體倏地轉頭行注目禮。  靈車上的老秦副官不自主地挺直腰桿,滿臉嚴肅,「我是李將軍的老副官!」  跟隨著老將軍三十年,忠心耿耿的老秦副官堅持要送長官最後一程。  離開老長官才幾年,這場告別式已盡是陌生的新面孔。堪慰者,老長官的三名愛將:鋼軍司令、鐵軍司令都來了!  英雄白頭,章司令長年隱居香港,葉副司令住在臺北榮總,那位悲容的老和尚呢?頸後的紅疤猶存,豈非劉副司令?  人事已老,記憶猶存。  抗日勝利,還都南京,那一幕眾將如雲的場面啊!  廣東撤退,待命江頭,老長官與愛將一夕白頭!  往事如煙。鞠完躬,一襲玄色袈裟的老和尚,頭也不回地走遠了!  《臺北人》一書的創作,白先勇自題「紀念先父母以及他們那個憂患重重的時代」。這本短篇小說可以一篇一篇獨立閱讀,也可以全書一體賞析。評論《臺北人》的篇章甚多,但最具代表性的還是歐陽子的〈白先勇的小說世界〉。  歐陽子探討《臺北人》的主題,認為14篇的主角有兩大共同點:  1、空間上,出身中國大陸,隨國民政府撤退臺灣;2、時間上,步入中年、老年,有一段難忘的大陸歲月。  全書三大主題:  1、今昔之比:昔日的中國大陸、有人情的農業社會、大氣派的中國文化、青春;今日的臺灣、功利的工商社會、小家子的西化文明、老朽。不能、不肯放手過去的這些人,人住臺灣,心懷大陸,是臺北人,非臺北人!  2、靈肉之爭:靈是愛情、理想、精神;肉是性慾、現實、肉體。過去不能放,但青春不留步,故《臺北人》的許多人物充滿了靈肉的拉扯,尢其是有未婚妻尚在大陸等待的那些人。  3、生死之謎:時間無情,不僅青春不留步,死亡也永不缺席。《臺北人》首篇〈永遠的尹雪艷〉,一身銀白旗袍的尹雪艷象徵死神,她總是冷眼旁觀來客在牌桌上的廝殺,保持著不疾不徐的生活步調。末篇〈國葬〉,劉鐵軍司令換身同袍和尚,一襲玄色袈裟猶如菩薩,在李將軍靈柩前合掌三拜後,悲憫無言,頭也不回地走遠了!  生、老、病、死,多變的世代,不變的人生。死亡,是憂患年代裡最深刻的陰影。再讀白先勇的《臺北人》,劉禹錫的〈烏衣巷〉再度縈繞腦際:「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韓國濟州行
*2018/06/11
    嚮往已久的濟州島終於成行了,上個月應韓國濟州大學之邀,參加一項研討會,研討主題是有關「東亞軍事基地的共通性」,我與小女一起參加,且發表有關金門在兩岸冷戰時期土地運用與土地正義的問題處理情況,我們也透過研討會將所知道的部分作報告與交流。其中日本、韓國學者也發表太平洋地區島嶼、關島、沖繩島、濟州島等軍事基地的運用與管理問題之處理方式,可說獲益匪淺,開拓眼界。由於沖繩島我也於三年前去過,雖然金門、沖繩、濟州三個島都有共通性,但其發展確有不同的造化。濟州島面積大約是金門的十二倍,位於韓國西南方,是韓國的一個特別自治區(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特別行政區),全島百分之九十都被玄武岩覆蓋著,是世界著名的火山島。同時也是連接中國大陸、蘇俄、日本及東亞的重要基地,這裡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景觀,且已經成為世界聞名的休閒遊憩之島,是屬溫帶氣候,平均氣溫為攝氏16.7度,冬天也很少降到零度以下。由以上得知,很多地方都與金門雷同,包括他們所標榜宣稱的特色及所要作的建設目標都是我們金門可以師法的對象。     根據我五天四夜的濟州島生活觀察,濟州島所擁有的,我們金門也有,因此當我踏上濟州島就有一種親切感,並不覺得置身國外。如他們所自豪的三多島:石頭多、風多、女人多(因早期是戰俘放逐地),另一三無島之稱即:無小偷、無乞丐、無大門,大部分與金門類似。而他們所稱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生物圈保護區、世界自然遺產、世界地質公園,這些也是金門目前正在努力與爭取的,我們不要小看金門,其實我們是擁有這些條件,只是要看我們有沒有信心去努力爭取。     濟州島有獨特的自然景觀,如全島最高的漢拿山、城山的日出峰、及萬丈窟,是不同時期噴發出來的玄武岩熔岩流向海岸時,經海水冷卻所形成的高山與洞窟,其中最長且最有名的洞窟就是萬丈窟,也均成為有名的世界遺產、地質公園與生物保護區。相對於我們金門之花崗片麻岩、花崗岩、侵入岩、貓公石、生痕化石、鐵質結核層……等之岩石奇觀,再加上戰爭所雕塑出來的坑道景觀及歷史痕跡,更有資格成為珍貴的世界自然遺產,並可代表自然環境與軍事結合的歷史遺蹟,如果能好好經營、保護與爭取,將是代表人類嚮往和平最可貴的普世價值。     濟州島在經營生態環境保育與低碳觀光產業方面也非常盡心盡力,如太陽能發電、生態博物館、民俗文化村、生態遊樂場、自然森林步道、海濱浴場等,這些也都是邁向健康休閒島嶼之目標,金門目前在縣政府的引導下,各階層也都有很好的規劃與執行,希能早日落實推動,將不亞於濟州島的養生村美譽。     這趟濟州島之行,除了讓我對金門未來建設充滿信心外,尚希望以我多年來研究生態地質環境與人文史蹟結合的經驗和大家分享,具有獨特歷史的金門,若能綻放特殊多元的文化魅力,結合燕尾古厝、僑鄉洋樓、軍事遺跡及經典美食……等,將為金門開啟一場有異於濟州島的驚奇之旅,展現原鄉豐沛的生命力。
人說
*2018/06/10
 「人說你就信,那要『道理』做什麼?」說話的是一個吹鬍子瞪眼的老兄,說起他的故事還頗具戲劇性。  某君是公司裡的明日之星,到職後就是順風順水,表現一路亮眼,升職加薪自然不在話下。但順當的日子久了,難免就有些流言蜚語;比如說:他跟某某供應商過從甚密,那位高管和他是裙帶關係等等,本來這些傳言都不算什麼,大家也都當是閒聊時的談資,說說笑笑也就算了,但某君自我要求完美,每有機會或風吹草動就不迭的說明、澄清,說的次數多了,反將這些謠言勾劃得有鼻有眼,倒不容得別人不起疑心。最後,監察部門介入調查,還真查出了他與供應商及高管一些說不清、講不明的貓膩事,雖不至於丟飯碗,但一顆新星也就從此殞落。  不管在政府或民間,人們面對質疑時,第一時間就是想找出真相;美其名叫「發現問題,才能解決問題」。但問題可能是冰山一角,更可能是別有用心;有時候陷落了,就是無盡的循環,不但自己走不出來,別人單是看就暈了、群起賺吆喝,還管它真相為何。既然看不清事實,問題就不可能有效的解決,甚至有的人希望的就是這種不完美的狀態,或許還可以創造更多的發揮空間。但是,本質不同了,方法會對嗎?有人說:「這是用對的方法,解決錯誤的問題」,問題依然在,或許還因此衍生了新的問題。  因此,我們要問:「遇到問題,第一時間『解釋』很重要嗎?」我們經常遇到這樣的情形:當事人遇到質難時,總是先想方設法的解釋,尋求諒解,而非將心力放在解決問題本身。這又通常與組織的獎懲制度有關,有錯本來就要檢討、處罰,如果能第一時間卸責或減輕責任,豈不更好?但問題依舊在啊!犯錯可以理解,但不在第一時間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案,豈不是更大的罪過?於是乎,最後問題不是被愈搞愈大,就是由不相干的人來收拾殘局。承認錯誤或許是痛苦的,但沒有承擔的錯誤,就只是文過飾非,不知何時還會被當成「提款機」,恣意消費。這種狀況在「民粹時代」裡更是蔚為常態。  有這麼一則新聞。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在民進黨中常會,主動針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與前總經理韓國瑜表現做比較,他表示,吳音寧上任後的經營績效是過去五年來最高,大力推崇做得比韓國瑜好,還大秀精心製作的「吳音寧PK韓國瑜績效比較」表。在民進黨試圖解決這個問題的背後,我們至少讀到了以下訊息:為什麼一個北農總經理值得農委會,甚至是總統跳出來為其背書?為什麼一個北農總經理無法說清楚並解決「自己的」問題?為什麼被PK者是從未對吳音寧口出惡言的韓國瑜?只要想到韓國瑜正要挑戰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在職時可以發放比吳音寧「最高經營績效」尚要多出數千萬元的績效獎金,便可不辯自明。  有道是:「人說話,一半兒用嘴說,一半兒用心說。用嘴說的話你倒著聽就行,用心說的話才是真的」。馬雲還說:「男人的胸懷是委屈撐大的。」看得清世局、聽得明言說,面對各種委屈,學會一笑置之,學會超然以對,學會轉化勢能。只有這樣,才能在隱忍、原諒、寬容中,逐步成長、壯大!
共 5757 筆資料,第 1 / 576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在地產業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