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閒談「戰馬」這本小說
*2017/06/25
 「戰馬」(War Horse)是英文讀書會的另一本小說,選讀這小說完全是無意中於圖書館書架上看到的。書架上除了書本外,同時,還擺放著這書的DVD,也就是說這書曾被拍成電影。電影可是由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這已夠引起我的興趣了。沒想到將這訊息傳給讀書會的朋友,回復了另一個驚喜,朋友說曾觀賞過這「戰馬」的舞台劇。這本小說不但改編成舞台劇,又被拍成電影,原來如此受到表演藝術界的肯定。正好奇這匹戰馬如何於舞台中展現,總不會牽著一匹活生生的馬兒上台表演吧!朋友又傳來兩張舞台劇照,其中一張給了答案,原來舞台劇中的戰馬就像舞獅表演一樣,先做成一匹馬的道具,然後,人鑽進道具下將「馬」撐起來表演。  這小說由麥可.莫普格(Michael Morpurgo)所寫的,1982年於英國出版。故事發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英國,男孩艾伯特的父親在拍賣市場買回了馬匹喬伊,自此艾伯特與喬伊朝夕相處建立了濃厚感情。隨著大戰的爆發及家計的艱難,艾伯特父親又將喬伊賣給英國騎兵隊。不久,喬伊隨著騎兵隊移防到法國與德軍作戰。艾伯特內心是相當難過的,於是在可以從軍的年齡,便入伍前往戰場尋訪喬伊。  一次英軍騎兵隊遭到德軍的埋伏攻擊下,傷亡慘重,喬伊與騎兵隊伍走散了。在連天烽火下,喬伊為了逃避戰火四處奔竄,身上被鐵絲網纏著而誤入兩軍對峙的交戰地帶。此刻,氣氛極度緊張,這時有一位英軍,爬出壕溝搖著一面白旗子準備前去幫喬伊剪掉身上的鐵絲。而另一頭,德軍壕溝裡也爬出一名士兵搖著一面白色手帕前去幫忙。兩人幫喬伊清除纏繞的鐵絲網後,同意擲銅板決定喬伊的歸屬。最後,喬伊歸英軍所有,也讓艾伯特與喬伊有了相見的機會。  這雖是一本以戰爭為背景的小說,讀起來卻溫馨感人。讀書會先後讀了「夏綠蒂的網」(Charlotte's Web)與「戰馬」兩本動物小說;前者描述蜘蛛(Charlotte)與小豬(Wilbur)之間的深厚情誼。雖然說這兩本書是為青少年或兒童而寫的動物小說,但以兒童或青少年為對象而寫的動物小說,在中文書籍裡是難得一見的。當然寫動物小說,要先對動物的生活、習性、覓食、求偶等等有所了解。不可諱言的,我們對周遭動物的關注明顯缺乏,以動物為主角寫的小說,無論是給成年人或兒童閱讀,可說少之又少。  這小說中以戰馬喬伊第一人稱來描述整個故事情節,從一匹馬的眼光來看外在發生的種種,讀來格外有趣。西方的動物小說為數不少,其中尤以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白牙」深受推崇。記得數年前,曾讀過歐威爾的「動物農莊」(Animal Farm),也是以動物為主角的小說,雖是一本寓言式小說,但詼諧生動,深具創意,是另一種形式表現的動物小說。
火車飛馳過屋頂
*2017/06/24
 不管是迎著晨曦或捧著月光,我走走逛逛,邊寫邊畫的歐洲主題系列創作,總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迸出詩意,我把那美韻納入錦囊,串連成一頁又一頁的美麗行旅。  一日,我去參觀位在高處的一座主教座堂,教堂前的廣場有一對新人在拍婚紗照,我用遠景拍攝教堂時他們也入鏡了,接著兩個玩滑板的小孩也滑進鏡頭裡,他們的身手矯捷,廣場來回奔馳,追著小孩嬉玩的一隻狗瞬間進入,直接搶走了鏡頭,我一點也不介意,很高興捕捉到這些歡喜畫面。  從教堂高處遠眺,一條蜿蜒的長河映入我眼裡,河上有一座橋,連接兩岸,遠遠的一列火車從對岸駛來,它在橋面拉出一條長龍,畫面壯觀極了,除了吸睛之外,它還把兩岸風情連成一幅畫,吸引人走進畫中,向美麗與繁榮致敬。  我沿著教堂旁邊的階梯往下走,二隻黑貓入了鏡,我輕步從牠們旁邊走過,牠們抬頭用晶亮的眼神看著我,我按快門為牠們連拍當作招呼。在旅途中看見貓我都十分歡喜,感覺牠們懂我,我也懂牠們,走向蜿蜒的長河也是同樣的情思,一切盡在不言中。  走到石階轉彎處,一列火車突然從我頭頂上方急馳而過,那畫面產生極微妙的氛圍情境,讓我聯想到黑貓的眼睛,如果鏡頭鑽得更深,我會從黑貓的瞳孔窺探到什麼奧秘、神奇呢?火車走遠了,我還在詫異它怎會從我頭頂上方馳過。我駐足等了一會兒,果然又有一列火車急馳而來,我捕捉到的畫面告訴我,原來蜿蜒長河上,橫跨兩岸的一座橋,有上、下兩層行車道,上層是鐵軌,下層是汽車道,我走經的路段,正是大橋的另一頭,一段鐵軌路利用高架鋪設跨過一排房屋,連接到繁榮的市區。火車走遠了,我沿著石階往下走,突然一陣美妙的打擊樂傳來,我被吸引到河岸邊,二位表演者背對著一條河,靈巧的敲擊腳邊的五只倒扣的水桶,平凡的樂器因為有極好的默契和節奏感,流洩出非常迷人的音樂,我盤腿坐在地上,望著舞台背景的一條河,河上浮動著一艘一艘的運酒船,我感覺那音樂上了船,鑽進酒桶裡,我心裡有一首詩,悄悄跟著它。  表演結束後,我跟著運酒船一路往下走,它在河上,我在岸上,它們一艘連接一艘,我腳步一步連接一步,各種造型的運酒船,懸掛著品牌旗幟,我拍下它們在河上飄舞的畫面,心裡的一首詩也跟著醞釀、發酵。蜿蜒的長河,流經不同的國度,它的綿遠歷史我還要追蹤,眼前橫跨兩岸的一座橋,上、下兩層都有人行道可供行人通行。當我走上橋面,回望位在高處的主教座堂,回想與黑貓的一場邂逅,我手裡的鏡頭還想捕捉什麼呢?  順著一條河、一座橋,我悠遊的不僅是風景而已;走過一座博物館、美術館,我被啟發的不僅是創作而已;走進一座城堡、教堂,我拍攝的不僅是眼前所見而已;來到一座海港、碼頭,我看見的不僅是海天一色、船帆片片而已;走過歐洲許多國家與城市,看見世界高度已開發國家,其經濟高度發達、貧富差距極小、典型的福利國家優勢,總讓我思索更多,我順著自己的節奏,邊走邊看,邊寫邊畫,美麗與震撼常充盈我心。遼闊的土地、悠長的歷史、文化,我得連結古地名才能串起時間的故事。我未來的行腳,也許舟車上一個短寐、陸路一個轉身,又是另一個國度的旅痕印記,在龐大的歐洲主題系列創作中,涵蓋繪本、詩與專稿的12本書,形成我現階段最美麗的環形書寫,在不同的國度與城市,我在陽光下拍攝慵懶的貓時,便已經連結到牠們在月光下躡足而行的輕盈畫面,書寫默默,如貓的情思渺渺,大可盡情喧騰。
豐富人生的輔導理念
*2017/06/23
 106年度法務部矯正署所屬中區矯正機關志工組訓,於本(六)月九日,假南投市中興新村台灣省政府資料館召開,金門監獄有林典獄長、王科長、楊教誨師以及教誨志工我,四人一齊參加會議。  法務部矯正署長官蔡景裕所長致詞:感佩早期先進創立榮譽教誨師,入監關懷制度,實在太有遠見了。今日教誨志工(榮譽教誨師),對矯正機關幫助很大,一為教化輔導受刑人;一為協助推行矯正政策。蔡所長僅代表矯正署,感謝各位教誨志工辛苦投入,才有當今的矯正成果。今天很難得大家不辭辛勞,遠從千里來相會,一齊參加志工組訓,既可增強工作能量,同時也是一場工作經驗交談與聯誼的好機會,祝大家有個充實愉快美好的一天。  上午在<矯正機關志工輔導原理>林淑玲教授說:「在知識之城堡中,學會一個人不僅需要他人或被他人需要,也要愛人與被愛,而愛別人,就要從愛自己開始,像這種正確的知識,就會帶入走想愛之道 」。林教授舉例:一位無時無刻都著盔甲的武士,而他的妻子和兒子都只記得他穿著盔甲的樣子,早已忘記他脫下盔甲的模樣,直到他妻子受不了,希望他脫下盔甲,用它真實的樣貌來面對這個家庭。可是當他要脫下盔甲時,怎麼脫也脫不下來,他也因此喪失、忘記且迷失了真正的自己,為了脫下盔甲,他踏上了冒險真理的旅途上。他解釋說,人的自我,有三層面貌,一是外在的形象;二是自己內在的主觀認定;三是心靈深處的自我。你認識了自己嗎?當你也踏上真理之路,你是否也能像武士一樣有所領悟?  下午在<犯罪學理論與輔導理念之應用>蔡德輝校長以他一生的生活體驗,闡釋豐富人生的輔導理念之經驗談。諸如SQ微笑商數:追求平安喜樂快樂的人生,做一個快樂的人,才可經營快樂的人生。樂觀的人從困難中找機會,悲觀的人從機會中找困難。煩惱是想出來的,痛苦是比出來的,疾病是吃出來的,健康是走出來的。內心平安喜樂的幸福勝過物慾滿足的幸福。MQ道德商數:提升自我控制,強化社會倫理及社會秩序。要尊重長輩、師長、孝敬父母。品德是決定一生的關鍵,道德是教育的基礎。要提升自我控制的能力。AQ逆境商數:提升面對壓力挫折及處理問題能力。人生道路有順境也有逆境,跌倒不要白白站起來,應看看路上有甚麼可撿的。TQ時間管理商數:要充分運用時間做好生涯規劃。做事要先後有序,輕重緩急,重要的、緊急的事先做,就像一個桶,要裝滿石頭、沙、水,一定要先放大石頭,再放小石頭,再放沙子,最後加水,才能充份裝滿。IQ智力商數:可知己知彼,為人處事有方法,創造快樂人生。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藉口。有智慧的人對過去感恩惜福,對現在有能力面對壓力,為未來生涯發展有規劃。GQ宗教商數:追求平安喜樂,可減少憂鬱發生。追求生命意義與價值,再多的財富不如內心的平安喜樂。EQ情緒商數:積極、樂觀、豁達、有愛的人生。學習情緒管理,控制情緒,找出壓力源,面對壓力,調適能力,提升挫折忍受力及復原力。CQ創造商數:促進人生進步的原動力。有創新才會進步,創意讓生命與生活產生更多可能。HQ健康商數:投資健康經營,促進快樂人生。養身要動,養心要靜,健康的飲食,保持好心情。  最後感謝林典獄長、楊教誨師給我志工組訓的機會,感謝教誨室歐陽、許兩位長官,幫我訂機位與訂旅舍,讓我方便成行,由於參加會議,得以順便參觀台灣省政府資料館的台灣中華史蹟文物展,真是聽得、看得都收益良多。
不平凡的小人物:新加坡方登賀
*2017/06/22
 早期南渡新加坡的金門人,除了少數經營「九八行」土產貿易的商人外,還有許多在新加坡河討生活的駁船業苦力。他們的生命史,見證了新加坡變遷的大歷史。方登賀(1927- )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方登賀又名滋忱,1927年出生於金門烈嶼後頭。他是方錄明(1899-1948)、林瓊(1910-1980)的長子。在當時物質匱乏、醫療不足的金門,登賀的二弟登纂、妹妹柚柑及另一位未取名的弟弟均早逝,僅有他和幼弟登就(1936- )順利長大。登就並未出洋,留在金門的學校教書,後來升任校長。  因為環境困苦,登賀父親的錄明即已遠赴緬甸、新加坡謀生。1937年日軍佔金之際,錄明人在海外。10歲多的登賀在家務農捕魚,不久又逢祖父方基錦辭世,他代父職,供養母親、照顧幼弟。二戰結束後,和平並未到來,國府抽壯丁。1947年登賀與堂兄登財決定南渡,在廈門搭上一艘名為海利號的貨輪,沿途經過香港來到新加坡。當時的船並非今日的舒適客輪,所有乘客白天擠在甲板上,夜晚則睡在蓋著帆布的貨物上。抵達新加坡之後,按例集中拘留在棋樟山(聖約翰島)檢疫一周,沒有傳染病或鴉片癮才能上島。  進入新加坡島後,登賀、登財投靠伯父錄戇,從事新加坡河貨物駁載的海底工。晚上,他們則是寄宿於當時位於直落亞逸街(Telok Ayer Street)的文山估俚間。這是當時烈嶼後頭方氏的血緣、地緣及業緣三合一的鄉團,是新加坡河駁船業相當有勢力的一支。  1956年方登賀與呂玉環結婚,搬出了文山,在距離河口亦不遠的絲絲街(Cecil Street)租房,3年後又搬至俊源街(Choon Guan Street)67號。1950年代初,錄戇返回金門,將駁船生意交給了登賀、登財。他們發揮拚搏精神,成立了聯合利駁運公司。登賀本身愛好南音,曾是著名的新加坡湘靈音樂社的一員。在1953年6月2日英女皇加冕時,湘靈音樂社以「八仙過海」主題花車遊行。當時方登賀扮演藍采和,多采多藝、英姿煥發,傳為美談。  1963-66年間印馬對抗,許多進出口商及駁船生意受到影響,但由於聯合利駁運目的地是東馬,反而生意大幅成長。在高峰時,聯合利旗下擁有九艘駁船,均以聯合命名,分別是聯合豐、聯合和、聯合發、聯合順、聯合隆、聯合利、聯合興、聯合福、聯合春。  1976年方登賀、呂玉環夫婦動用平日積蓄,加上玉環的父親呂水草資助兩萬元,湊足13萬元在加美路(Carpmeal Rd)買下占地2,800平方英呎房地產。方家人擁有一處舒適的住所。  1970年代起,傳統駁船業逐漸沒落,加上李光耀決心清理新加坡河,禁止駁船於河上載貨。1980年代,駁船業走入歷史。方登賀轉為入股經營匯兌信局---聯昌,除作為金門人匯款及書信返鄉的媒介外,生意也擴及旅行社及進出口商。但好景不長,隨著銀行業的興起,信局生意一樣日趨式微。1987年,他將聯昌股份認賠結束。之後,又到裕廊(Jurong)一帶的五美磚窯當管工,直到退休。之後,他回金門省親,返新加坡後過著無憂的樂齡生活。  2017年2月26日,我受方登賀的兒子方榮利之邀,和金門會館文教部的楊素美一起前往他們位於丹戎加東溫策路(Swanage Rd)的家中訪問。方榮利作為新加坡金門後裔,秉持著華人忠孝的傳統美德,照顧雙親,且培育優秀的方家子弟。這幢寬敞溫馨的家,面積5,373平方英呎,室內乾淨明亮、花園草木扶疏,是1983年購置的。呂玉環女士烹飪、女工俱佳,非常賢慧。我在那裡品嚐了極為道地的金門點心。那個美好的午后,我在新加坡聆聽了一位不平凡的小人物家族故事,深受感動。
彼 岸
*2017/06/21
 搭乘飛機從高雄返回金門的途中,降落尚義機場前,在空中一覽無遺看到廈門翔安國際機場施工規模,抽砂填海造陸的白色區塊相當明顯;預料2020年完工正式啟用後,每年估計8000萬人的旅客運輸量,在金門的任何角落,都能清楚目睹天空忙碌的廈門航班起降情景。  金門與廈門僅一水之隔,傳統上人民交通往來,走的是航行內海的渡船,一直純屬於關係密切的生活經濟圈。政治時局的對立,1949年9月30日,金門宣布封港,禁止所有大陸船隻進出,才中止金廈兩岸交通。  1978年讀金門高中時,金門外海送來一批釋放的國軍戰俘,他們都是國共內戰期間的將領級人物,當晚走在金城街上引起不小的騷動,我也隨同群眾走近圍觀,後來打聽這批戰俘的最終下落,並不是回到台灣定居,而是經由香港轉機到美國安置。  1983年6月6日,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出面向空軍包機,47名公教人員及眷屬搭乘C119軍用飛機,由金門前往台北。在飛機起飛不久後,因為爬升力不足,在料羅外海墜機,造成33人罹難,5人下落不明,9人獲救生還的空難悲劇。其中有2具屍體漂流至對岸,廈門的廣播站通過播音喊話,願意協助送還,最後政府打破長期「不妥協、不接觸、不談判」的「三不政策」僵局,由我方派出漁船接回,算是首次因人道關係的金廈正式交通接觸。  2000年12月13日,行政院根據《離島建設條例》通過《試辦金門馬祖與大陸地區通航實施辦法》,來做為小三通的管理依據。並於2001年1月1日開始實施,定點定時的貨客運通航。當初小三通開放前,有提出邊境貿易,來為金門打開解除軍管後的活路呼聲,最後變成「雷聲大,雨點小」的政策,對地區並無帶來真正實惠的振興民生經濟效益。  首航後金門民眾紛紛找機會到彼岸探親或觀光,記得在船隻駛進廈門港時,有位朋友看到鷺江道上的高樓大廈,突然間問我說:「那些看得到的建築,都是樣板屋嗎?」天外飛來的這句話,將時光拉回兩岸對峙的治政宣傳話題,島嶼上的前線據點,總愛對著參訪者說:「你們現在看到的廈門沿岸,他們在海邊蓋滿一排排的豪宅,都是一些無人居住的樣板屋!」  因為地理位置相近,在小三通未開通之前,就已經預期到將來兩岸通航政策,會讓金門各個層面逐漸走向大陸化。2008年6月19日,政府正式公告實施擴大小三通方案,只要持有兩岸入出境有效證件,都可以從金門或馬祖進出中國大陸,雖然說是政府為緩和兩岸直航帶來的衝擊影響,用來照顧金馬地區民眾的政策,但是過境人數的激增,島嶼資源有限,民生所需的建設開發問題,諸如水電長期供應,都要向彼岸尋求奧援,回復到歷史上的正常運作軌道。  海浪潮水同時拍打兩岸,晴朗的天空下,激起不同的爭議話題。
鄭大師金門畫作題識
*2017/06/20
 五月二十日下午,我到中正紀念堂演藝廳聆聽「鄭善禧的彩墨視界」展覽講座,之後又到展場看鄭大師畫作,當日因與鄉親約好茶敘,未有充裕時間觀畫,於是二十六日又前往中正紀念堂展場,再細看一遍。 我在展場觀賞徘徊甚久,對大師的畫作一看再看,深感大師多才多藝,畫作豐富,除了畫藝精湛,各體書法也揮灑自如。展場入口不遠,甚多以金門為主題之鉅作,可見大師對金門之厚愛。我對大師這些畫的題識甚感興趣,覺得所寫客觀深入,用字精深獨到。而且,大師文學素養醇厚、閱歷亦深,題識所言,發人深省。據說,鄭善禧大師畫作,今年也將移來金門文化局展出,在此,我抄錄一些畫作題識刊佈,以表歡迎,並分享金報讀者,先睹為快(有些題識原本即有斷句,有些是我大膽句讀;有些字詞,可能我判讀有誤,請諒宥)。  〈大膽島碼頭一隅〉:大膽島原名大擔島,經國先生數度登臨,鼓勵官兵,更為今名,並於島上巨石題刊「大膽擔大擔,島孤人不孤」。島上岸邊石頭上處處鑿滿斑點,是戰時插黏尖銳玻璃,以防敵方水鬼夜襲,當年戰爭之際,雙方都訓練兩棲部隊,以金廈水域很近,常以夜間游泳通海,相互偷襲陣地,軍人至為艱險,或上岸即被槍殺,或在崗哨打瞌睡,被敵方喑殺割去耳朵,帶回報功,異常可怕。我方雙棲士兵稱謂「蛙人」,敵方來者叫做「水鬼」,這石上斑跡,存顯當戰時險象故事,令人無限感慨。余二○一五年十月遊大膽島,二○一六年於大膽繪製善禧。  〈金門軌條砦〉:金門和馬祖兩地是維護中華民國台灣民主自由之前哨,昔兩地軍民辛勤患難犧牲,至堪欽佩,今日尚見當年海防陳蹟。此寫金門海濱軌條砦散布岸邊,成為特別景觀,亦是歷史古蹟。二○一六丙申善禧。  〈金門候鳥〉:金門海邊處處豎著齊列防登陸之鐵樁,稱謂軌條砦,砦通用為寨字,於今尚存,成為海岸特殊景觀,當年局勢緊張,砲火連天,金門軍民捨命苦撐,才贏得今天兩岸同胞情誼,和平互通往來觀光,鳥兒也因和平翔聚,悠悠自在,一片祥和,兩岸咸蒙其利,幸哉幸哉。二○一五年乙未初秋鄭善禧敬題。  〈海鱟〉:金門海上特有生物海鱟,專家考據,出現在三億多年前至今保持原形,故稱活化石,漲潮時身埋沙中,退潮時出來覓食,晝伏夜出,要十三-十四年達性成熟,生於潮間帶。成鱟大都雌雄相隨,漁民捕之成對,謂之一偶。二○一五年遊金門,善禧畫記。  〈風獅爺〉:金門乃懸於九龍江口外之小島,縣民多依捕魚為業,颱風來時,每每災害慘重,風烈浪高,庶民畏之,故而處處立此風獅爺,鎮村佑民,亦為金門人特殊之降祟信仰,各個村泛有立像,而造型各異其趣,是當地獨特之藝術文化也。公曆二○一五年乙未暮秋,鄭善禧并識。末題「闔境平安」四大字。  〈鷺江樓影〉:民國七十六年,兩岸尚處於戰爭狀態,我隨藝術團體到金門勞軍,從小金門遠望廈門海岸,只見陂陀起伏,如一抹青雲,偶有木板小船海上作業,荒漠一片,滿目蕭條。民國一○三年十一月,我遊金門,兩岸早已三通,人民往來頻繁,辜汪會後,兩岸和平。我從小金門原地,眺望廈門沿岸,高樓林立,廣廈櫛比,一片繁榮。金門也以兩地往來觀光,市場興旺熱鬧非凡。當戰亂之世,雙方遭難,兩敗具傷。而今和平兩利,同享安樂,況兩岸皆是自家同胞,何此相殘。當年廈門射發砲彈,於今金門製售菜刀,民生同需,菜刀最好,人同此心,和平為貴。二○一五年乙未端午鄭善禧畫并題。  師大美術博士王壽來先生在講〈鄭善禧老師的題識藝術〉時,說鄭老師在畫上的題識,將「默片」變成「有聲片」。又說鄭大師的題識與畫作兩相烘托,每每發揮畫龍點睛的效果,我也深有同感。
激勵的掌聲
*2017/06/19
 每逢佳節前夕,歷任金門縣榮民服務處處長,均會率領服務團隊,陪同金門防衛指揮部長官,赴各地慰問地區資深榮民,除提前向其賀節,並關心起居生活,其設想之周到,莫不讓榮民感到窩心。  「每逢佳節倍思親」,這是天下遊子們共同的感受,尤其是那些早年隨部隊撤退來金的老兵,如今已逐漸地凋零,在沒有子孫承歡膝下時,他們渴望家的溫馨與呵護。在探訪的過程中,大夥除陪同榮民前輩聊天話家常,也詢問他們在生活上有無其他需要,並進一步了解他們的生活現況,以提供最具時效的服務與照顧,讓他們能夠在這座幸福的島嶼快樂地頤養天年。  依循往例的年節慰問,服務團隊走訪了島嶼許多角落,並致贈禮盒或慰問金向長輩們賀節,也以最虔誠的心意和他們閒話家常,尤其在這個氣候多變化的季節,莫不再三囑咐他們注意天氣的轉變,早晚添加衣服,以免受風寒,並以保重身體健康為首要。榮民伯伯們對榮服處及金防部的關懷,莫不感佩再三。  榮民伯伯們一生為國辛勞,年輕時跟著國軍南征北伐,大陸撤退來台後則隨時準備反攻大陸,一年等過一年,雖然不能如願,但已奉獻畢生的青春歲月。當他們屆齡退伍後,卻有很多人晚年生活清苦,加上年事已高,生活起居及行動上均有所不便,榮服處除持續不斷的給予關懷和照顧,並充分掌握老榮民的生活情況,適時提供必要的支援與協助,希望能給予他們更多的關注。而站在最前線的各鄉鎮服務組長,全年無休,他們是最辛苦的了!  當外子離開花崗石醫院卸下軍醫身分、進入退輔會金門榮民服務處服務時,夫唱婦隨地、即跟在他身邊做了近二十年的榮欣志工,可說是一人當選,全家服務,如有活動,往往也帶著孩子們一同進出,除服務、亦是學習。然而,在各單位志工多得族繁不及備載時,我唯一的志工身分即是榮欣。而在服務過程中,卻也看到一些自私自利的人們,其目光的短視,讓人無法苟同。  當自己有一碗飯吃,也得想想別人也要喝湯,那些乏人照料的弱勢族群,最需要有人伸出一雙溫暖的手。但通常,他們苦得有骨氣,為了基本的尊嚴,有話不敢說、有苦往腹吞,相較於諸多有錢有勢者,還在計較政府給得太少,兩相比較,不禁讓人搖頭!  不可否認地,島鄉有許多政府單位志工,大家都爭著去加入,惟獨榮欣志工較少人爭取。當有人問我,加入榮欣志工有啥好處?回答則是令人失望的。所以要加入榮欣之前,先考慮清楚,它純粹是以服務榮民為目的,若想從其中獲得某些好處,那是做白日夢。因此近二十年的志工生涯,即使付出的心力不少,但收穫的卻是榮民與榮眷激勵的掌聲。
飲酒行不行
*2017/06/18
 酒其實不怎麼好喝,比不上咖啡與好茶,但是宴席上,非有酒不成!有酒當前,藉酒言歡,或把酒對談都讓人言有所寄,情有所出,不致於低頭吃菜,仰首喝茶,著實乏味。  身在金門,喝的不是有氣無力的啤酒,也不是低價平淡的米酒,更不是自抬身價的洋酒,就是我們清澈透明,厚實勁爽的金門高粱酒,五十八度不含糊,甘醇濃烈,痛快夠味。  金門宴席上,小妹天仁玻璃杯倒滿,一杯到底不囉嗦,大哥雞頭魚尾,連乾三杯不皺眉,說是禮貌,還真不客氣,心一橫,爽快一聲,我也乾了!  喝酒的滋味,讓人覺得一切無所謂,只要真心,不必客氣,杯觥交錯,那管平時碰面不招呼,迎人不點頭,酒精從胃蒸發到心頭,一片暖和氣息,你是我的姊妹,你是我兄弟,而今相逢本為歡,不必客套酒一杯。  酒讓人莫名其妙,酒使人自然可愛,笑容可掬,相互有禮,這一杯敬你照顧,那杯願你快樂,這世界因酒而有點滋味,感受到人情,嚐到了味道,你喝我就喝,你乾我也乾,此時此地不講工作,不談俗事,就這杯表心意。  日昨宴飲,本不想飲酒,惟淺酌略飲,但氣氛熱烈,慇勤勸客,只得乾杯為敬,持杯交錯,滿桌皆長官、貴賓,一一聊表,也喝了十數杯,淺淺一口杯,一飲不覺,接連十餘杯,竟也頗有感,想起往日,真可謂「會須一飲三百杯」,陶淵明詩句「佳人美清夜,達曙酣且歌」,那般的年歲,喝酒還真是痛快,可惜,而今已過了年紀,斯夜,但覺躁熱,腹中不適,輾轉反側,澈夜難眠。  這幾年,每有聚餐、唱歌、暢飲,就有這樣的感慨,前次,與同仁聚餐,唱到忘我之時,歌逢舞曲,興正采烈,遂下場起舞助勢,惟筋骨僵硬,腳不復靈巧,點、頓、滑、轉,甚覺滯礙,至於跳躍遲鈍,扭腰無力,邊唱邊跳,中氣不足,呼吸不暢,我就瞭解到了,不再年輕,這麼蹦跳,確實勉強。  「勸君莫拒杯,春風笑人來,桃李如舊識,傾花向我開」(唐.李白),人生過了青春,舉杯勸飲,熱舞助興,似乎只是熟悉,不再盡興,「歲歲年年花相似,年年歲歲人不同」,「落花時節又逢君」,你來唱歌我來聽,你且喝酒我來斟。  歲月悠悠,人生苦短,「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每每及時行樂,就禁不住朗誦起李白的「將進酒」,搖頭晃腦帶手勢,似與李白神交意會,一時氣概軒昂而精神抖擻。  幾位好友「一壺濁酒喜相逢」,數味小菜,把酒敘舊,品評世局,月旦人物,真是「古今多少事,多付笑談中」,耳熱酣暢之際,有人起座舉杯,高喝聲「將進酒,君莫停」好呀!乾了吧!斗室中酒香四溢,諸友意氣飛揚,勸杯觸觥,不數盞,不知歲月幾何,但知今宵多珍重。
花生情人
*2017/06/17
 我們的唇齒,並不是什麼都吻、任何都吃,比如「ㄏ」與「ㄈ」,「花生」與「發生」。我費盡了很大的力氣,才能正確說出「我愛吃花生」,而不是「我愛吃發生」。  其實,我們正吃著許多種發生。那些與時並進,卻常常透著倒退嚕的大小是非,不分現在跟以前,都在發生。那些年,我就讀高雄中山大學,北邊風起雲湧,開著一朵白色大百合,她的蕊,朝著中正紀念堂。電視轉播,學生們靜坐廣場,議論、示威與呼口號,我忽然想起國中時,曾應同學邀,走訪易名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的「新公園」。中正紀念堂還沒有開始紀念誰,建築雜物堆積、怪手堆積,雲也堆積;天,當然堆得高,我們向它敬禮,儘管它還沒有開始紀念誰。  後來才知道,同學是個「Gay」,當年台灣社會,還不知道這個詞彙,拒絕它、否認它。我在回憶中,確認同學看我的眼神,沒錯,他說,他正努力擺脫外邊認定的一切。  在我每天上學,都還能看見蔣公銅像、並朝之敬禮的年代,我還不能區別「ㄏ」與「ㄈ」,當我說出紫羅蘭真是一朵美麗的「發」時,並不會引起笑話。因為,連我暗戀多年的「校發」同學,也不能明確辨別「太陽花」與「太陽發」。  說也奇妙,大舌頭以及口齒不清的,多數是男,我感謝上蒼這個安排,畢竟舌頭笨,還當真影響美容。  然而,年代總在正名,除了激進的男生,也有熱情的女孩,這才是一朵真正的百合。  多年後,為抗議房價高漲,我夜宿忠孝東路。整條路只有人跟人,以及心裡頭,一粒吞不下的花生。花生掰開了來,也是兩個瓣,絕非一邊是女、一邊是男,而是你跟我、她跟他,富貴與貧乏,小小一枚,就是對立,而且正長著芽。花生在土裡發芽,才能散播一身綠,於空氣與呼吸中發芽,就不宜往口裡嚼。  我很想吞食你,但總是無法完全吞食。你拒絕偽裝成一盤食物,而且,經常為我們所食的種種,指出鹽多、油餿。我很想吻你,學電影男主角,在某種奇妙的委決不下,以口舌的黏蜜,纏住你,不讓你出來指指點點。吻、咀嚼你的唇跟靈魂,除了愛與甜蜜,不給你別的。  你,一點新,一些些舊,經常時髦,其實戀舊。通常是屬牛,最不滿紅色;有時候屬虎,最擔心沒我的溫柔;更經常屬花,我的花,後來才知道,我原也是你的花。我必須依靠你,才能看到世界的完整。而且我們明白,所謂的完整並不是一座廟,一名神祇,在這年頭,任何事都得把不相干的兩半併一起,併花生的兩瓣、併「ㄏ」和「ㄈ」,併唇舌與心靈,如同我們的吻,或者你先、或者我前,總是在對抗中,我漸漸含進了你的世界。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成為一對戀人。  不知道我仰慕的那位「校發」,能不能清楚辨白,我在國小土風舞課,總不願意跟她面對,她能知道嗎,那其實是草萌的戀,而不是討厭。  戀,同時也是練。原來它們的發音,都是「ㄌ」「ㄧ」「ㄢ」,沒有「ㄋ」,四聲;國字最重的一個音。
博弈島與幸福島
*2017/06/16
 金門博弈公投已經立案了。先別說贊成或者反對。設立博弈島,如果大家更幸福,那當然舉雙手贊成了;如果設立博弈島,不僅沒有增加幸福,反而有礙幸福,那自然要反對了。這道理再簡單不過。  其次,金門以文化立縣,發展觀光,這個前提如果沒變,設立博弈島會相融或者相斥呢?大家要先考慮清楚:就是我們島嶼的定位,也就是主體性。一切建設都要繞著這一主體性的中心價值邁進,才不會四不像。  金門可不可以既有博弈,又有文化;既有博弈,又很幸福。聽說金門是聖賢的後裔,詩禮傳家,天下的好事都集於一身。金門如有這樣的幸福,難道不怕天妒?  博弈是一個敏感性議題,一向難言。金門外表看起來雖然平靜無波,然而社會之中有一種湧動,這種湧動經多年的努力,終於浮出了檯面,可說非一朝一夕之故了。現在問題既已迎面而來,金門人要面臨抉擇,躲也躲不了,只有勇敢而坦誠的面對。  提案人說要在博弈觀光園區撥出5%以發展博弈,並增加金門人的就業機會。這樣的設想真是太好了,能增加金門青年的工作機會,免於漂泊他鄉,那有不好的道理呢?問題是可不可以作得到?  金門的BOT案也是在這樣的設想下產生的,並規定若干比例要聘請金門人。我曾到飯店去瞭解,發現一個問題,許多金門青年不喜歡回來做店員,他們說要做店員在台灣做就好了,何必還要回到家鄉呢?  博弈的目標也要請若干的金門人,這樣的說法也很打動人心,但是我們要瞭解博弈與飯店又不同。博弈有它的特殊性與專業性,若干的金門人能做甚麼?金門人要做保鑣恐怕還不夠資格,掃地疊被最適合但大家又不樂意,頂級的工作是做荷官了,然而荷官是一種專業,要經過訓練,台灣都缺乏這樣的人才,何況是金門呢?  金門人自詡為一座幸福島,看看歷史的確是不錯的。  當日據時代金門人為了衣食賣命牽騾馬;當金門父子相繼落番,六死三在一回頭,母親妻子倚門倚閭相望;當八二三砲戰遷台難民,烈嶼羅闊嘴身上只有10塊錢,只夠買一碗麵線糊給父親充饑。他們一定會羨慕今日金門人的幸福,如能這樣安定而富足的過日子,人生還有何求呢?  人類的歷史一路走來,錯綜複雜、紛爭不斷,就是人性的問題,而人性大抵是多欲而自利的。如果大家選擇博弈,那也是很自然的一種人性啊!  今天金門設立博弈特區,對誰有利?如果對你有利,對我有利,對大多數的金門人有利,對後世子孫也有利,對島嶼的發展有利,那還有甚麼猶豫的呢?當然舉雙手贊成了。  假如金門設立博弈特區,對你我沒有利,對金門與後世子孫沒有利,對金門島的定位與發展沒有利,那一定對某些人有利了。金門人沒有財力經營賭場,也沒有能力管理賭場,那一定某些人有辦法了。大家要把金門的主導權交到某些人的手上,以發展經濟增加若干金門青年的就業機會,如果你認為這樣會更幸福,也沒有甚麼不可以呀!  如果選擇了博弈島,當然大家以後會有更多的福利囉,只是要再自詡為文化島,說甚麼五桂聯芳、八鯉渡江,是科甲鼎盛的貴島;說金門自古文風鼎盛,文化底蘊深厚;說甚麼金門歷代出了50位進士,是「海濱鄒魯」,可能就有一點不好意思了,我會怕讓澎湖人笑掉大牙而不忍聽。
共 5398 筆資料,第 1 / 540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在地產業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陽明7-4號 0920-599-876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