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喚不回的親情

*2017/11/05
作者:楊肅俊。 點閱率:544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人家都說,小時候與雙親分離的孩子,不管到幾歲,都會想念自己的雙親。儘管沒有從嘴上說出口,心底也會懷著絲絲的憧憬與依戀。這就是人的天性!不是嗎?」。
  初秋的夜晚,黑炭頭牽著牛,在田埂小路上踽踽獨行。一向樂觀的他,這幾天特別奇怪。他時不時的望向天邊,默默無語。似乎是在問蒼天,又像是在向蒼天訴苦。因為再過幾天,就是他親生娘的忌日,他已經錯過很多回了,但想到自己的遭遇又心生不平。每每想到自己是被爹娘賣掉的這回事,就心杵,就不想跨進他原生家的大門。或許他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只能用猜的。而大部分的人,由於事不關己,只能背後說說兩句,任由他去。
  關於黑炭頭的身分,村人都說:「黑炭頭本不是本村的人,(聽說是從鄰村來的)。本村新厝頭的王員外在他家兄落番後,繼承家業,獲得了不少的田產。加上王員外的家兄在南洋事業有成,常常寄錢回來。王員外有錢後開始作放貸的生意,並收取高額利息。再請來長工,來耕種自家的土地。由於經營有道,金錢累積快速,王員外開始大力的購買田產,接著起大屋,擴充自己的家園,更贏得了~員外~的美名。對王員外來說,人生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膝下無子,儘管已妻妾成群了。本是想從廈門內陸那邊物色小孩,買幾個來以後好養老送終,不巧碰到國軍退守金門,局勢不穩,再著水路不通,只得作罷。
  經過幾番風雨摧殘的金門,雖經幾次的戰役,然在國軍與居民的努力下逐漸的穩固下來。加上土地改革,重劃,耕者有其田等等………的措施接連實施,居民們大家士農工商,生活還過得去,這時的王員外才又興起過繼小孩的念頭。幾經打聽後,得知鄰村的李老實家境貧困,小孩眾多,三餐常常有這餐沒那餐的。還聽說李老實家的小孩個個長得眉清目秀,更加激起王員外的興趣。王員外請人向李老實遊說,並言只要李老實提出的條件,他通通答應。本不欲答應的李老實夫妻,在有心人士的篡啜之下,經李老實夫婦諸多考量後,夫婦倆硬起了心腸,秘密交易了。終於讓王員外花了10擔「安播脆」跟200元錢,換得了李老實家的老四,也就是黑炭頭。從此後,黑炭頭就來到王員外家,跟著他們過生活。來時已經是5~6歲半大的孩子了。此時的王員外才落下心中大石,過著快樂的家庭生活。
  逐漸長大的黑炭頭,想爹想娘的心,也跟一般的小孩一樣,不因生活改善了,變得比較少。何況他又是5~6歲才離開爹娘的。但李老實為維持承諾,即使妻子整天哭天喊地的爭吵、常常以淚洗面的,他也不讓妻子跟自家小孩去探望黑炭頭。他不想破壞現在黑炭頭的家庭。畢竟自己拿了人家10擔「安播脆」跟200元錢,現在想反悔,已經來不及了。當然這也變成李老實跟他老婆春花的一塊心病。
  王員外家生活優渥,但規矩也多。開始的前幾年,黑炭頭還真不適應,王員外家生活有生活的規矩,交友有交友的標準,一刻都不能胡來,王員外是用接班人的態度來教育黑炭頭的。黑炭頭回想:把從小就飢寒交迫,必須與兄弟姊妹搶食的環境相比,那真不是一個境界的。但黑炭頭又想,如果可以選擇,他還是願意選擇那貧困但無拘束、快樂的家。
  過著正常家庭生活的王員外,在黑炭頭來了三年後,他的小妾為他生了一個胖丫頭,接著連續兩年,一年生一胎,又生了兩個男孩。這讓王員外高興得整天合不攏嘴,一會兒謝天、一會兒酬神、一會兒又謝祖宗的………。讓整個家庭處於歡樂的氛圍中。當然小妾的地位提高了,說話也大聲了,正所謂母以子貴的最佳寫照。其實在王員外心中,他最感謝的並不是他的小妾。他一直以為是黑炭頭為他家帶來的好運。自打從黑炭頭進門後,真是喜事一樁接一樁。雖然早就家財萬貫了,可還沒如今這麼快樂過。一時間王員外全家對黑炭頭真是優禮有加。
  又過了幾年,隨著王員外越來越老,小孩越來越大,王員外家出現了奇妙的變化。貪心的小妾為了讓自己的小孩能夠完全繼承家產,開始有意無意的數落黑炭頭,刁難黑炭頭,欺負黑炭頭。有一回甚至對於王員外三申五令不能說出黑炭頭交易的秘密,也置若罔聞,直指黑炭頭是王員外用10擔「安播脆」跟200元錢買來的長工。聽完後的黑炭頭,默默地低頭、走了。落寞的黑炭頭跑去找王員外。他要問清事情原委,問是否是過繼,還是用錢買來的。沒有心理準備的王員外當然只能虛應以對。沒得到答案的黑炭頭接著又跑到他的原生家庭,問李老實夫婦同樣的問題。經不起黑炭頭一再的催逼下,春花說出了當下無奈的決定。春花還要再解釋時,黑炭頭只說了一句:「你們好狠心」就走人了,完全不理其他人的呼喊和叫喚。
  本已體弱多病又營養不良的春花,再經黑炭頭的不諒解,自己又覺得心中有愧,整天就像失魂一樣,茶不思飯不想的。他深深自責,不該聽從中人的慫恿,收那10擔「安播脆」跟200元錢,搞得現在骨肉分離、親情不認的。幾天後就病倒了,誰知,竟然藥石罔效,一病不起,數個月後竟然撒手人寰。春花臨終前,李老實曾透過各種管道,希望黑炭頭能來見見他娘的最後一面,化解彼此間的誤解,讓春花能安心的走。最後連王員外都出面了,可黑炭頭心中的疙瘩就是無法釋懷,甚至連他娘出殯都不參加。因為他認為,打從他父母收了王員外的錢跟東西後,他跟原生父母的關係就已經結束了。最後還是讓春花帶著些許的遺憾,離開人世。
  村人們都說黑炭頭狠心,連自己的親娘死了都不去送終,在村人眼中,是大大的不孝,可黑炭頭就是不理,別人越說,他越是硬頸,越是故意,他完全活在自我當中。就這樣過了好多年。
  今天的黑炭頭牽著牛,還是想到幾天後就是他親生娘的忌日,他能想到,代表他心中還是有娘的影子存在,至於他要不要參加他娘的紀念日。相信,等他想開了,一切都能得到圓滿的。而一直盼望黑炭頭相認親情的李老實一家,隨著一年年的過去,也把決定權交給了黑炭頭。(畢竟用黑炭頭換來的錢跟東西,大家都有吃到。)黑炭頭如果想什麼時候要來祭拜他娘,他們都歡迎。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5
總評比人數:1 獲得星星數:5
1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