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夢想的起點

*2017/12/07
作者:洪玉芬。 點閱率:420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一個人生夢想的起點,或人生探索的萌芽。我想這地方對我而言,莫過於讓我讀書識字的初始──上岐國小。上岐國小在哪?位於島外的島,偏鄉一隅俗稱小金門的某個村落。
  偏向陽剛氣的商場叢林裡,朋友得知我能文學書寫,不可置信的笑得從椅子滾落。相對的,幼年同讀的玩伴,詫異少時弱不禁風、總安靜於書中的我,及長竟可遊走世界,投入國際行銷的行列,三十年如一日,難以相信的眼神,差點令人受傷。
  工作與文字,兩者,對我都是生命的能量與書寫的風景。
  遙遠的年代,天光未啟,島嶼冬寒夏日燥熱,春暖秋季涼風起,一早掃把拿起,和著畚斗,庭院胡亂清掃一通,因為急著上學去。
  在那人人不分年齡老幼男女都需為家庭勞動的年代,上學,無疑是最快樂的一件事。上有兩姐,能為父母分憂解勞,體弱的我,在繁雜的家務中總顯得笨拙與挫折。放學後分派於我的工作屬簡單的,那是立即換下校服,手推車滿滿的貨品,在炊煙嬝嬝的黃昏必須送達駐軍的福利社。或是水井邊打水,一根扁擔兩頭挑著水桶,壓矮了發育中的身材,仍注不滿大水缸。縱然如此,這些勞務都不是屬於生計的核心價值,在那處處是壓抑、箝制思想的年代,安安份份的上學,是生活中的一種恩賜。
  相對的,上學,在彼時單純的鄉下生活,是唯一的精神寄託與快樂的泉源,意外地在黌宮學堂裡竟找到了一份安身立命的位置。
  校園,現在看來十分袖珍卻是孩童眼中的樂園天堂。晨操集會裡,寒冬裡木麻黃針葉隨風紛落,或一撮撮的掛在樹梢林端,面對司令台上冗長的儀式與師長的訓話,腦海中總迴盪著前夕書中的閱讀,幻想化身異於凡人的俠女或騎士。
  幻想與夢想,一線之隔,童稚之心,無法分際。
  我的人生,可說是從這上岐國小的操場上衍生的幻想,出發去。
  當時,小小心靈不著邊際的想著要走一條與鄉里人不一樣的路,如何不一樣?怎樣不一樣法?說不出所以,只是隱隱然的感覺,入讀小學為我打開一扇窗,窗外窗內,皆是風景。因為,鄉下學堂,別的科目學不會,語文科可學得牢固。記得當時教授語文科的有李增椿、黃天苞、林文棟等老師,字音字形,莫不讓我分辨得清清楚楚,好像是鏤刻心海般的堅硬。進而習作造詞造句或作文,老師擇優作品投稿報紙的兒童園地,往往我是雀屏中選者,這自然對我是莫大的鼓勵。
  課堂上,語文的學習受到肯定,回到家,自發性的對閱讀產生了興趣,生吞活剝的讀著小說與報章雜誌,往往被大人斥責不好好看店,才自書中回魂過來。雖然如此,還是自得其樂持續語文的自我學習。學校與家庭,如此方式的學習,兩相循環,內外風景,一併攬來。對文字的興趣,淺移默化,自那時期起彷彿如魚得水,優游自如。及長離鄉後,庸庸碌碌為生計,寫作離我很遠,沒想到了後中年的現在,幼年的文學之夢才逐漸實現。
  除此,記得小學裡有一堂課──說話,人人視這課為畏途,因為沒人示範也不知如何說話。有一次,老師把這堂課當做講故事比賽,要人人上台講個故事。輪到我心頭雖撲通撲通地跳,面紅耳赤,腦筋還是想著要來點不一樣的。於是,當我故事一講完,創意性加了這麼一小段當結尾:「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知道……」然後陳述了我平常來自閱讀頗有道理的評論。下台來,還在懊惱剛剛的台風不穩、音色不佳,但是老師給予的評語,對於我後段的神來一筆,大大激賞。這段記憶,在當時小小的心靈投下巨大的影響。從此,我了解凡事要思考,思考如何創造理想,這影響了我長大後的人生觀。
  華髮已生,回憶前塵往事,上岐國小,真是我人生夢想的起點,一點也不為過。
  (謹以此文祝賀我的母校上岐國小九十六週年校慶誌喜。)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1
總評比人數:4 獲得星星數:7
0 人
1 人
0 人
0 人
3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在地產業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