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浯江夜話

死亡的幽谷──再讀白先勇《臺北人》

*2018/03/19
作者:洪春柳。 點閱率:657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年過半百,再讀經典,我企圖以散文詩的文學形式詮釋之。
   白先勇的短篇小說《臺北人》共有14篇,由〈永遠的尹雪艷〉到〈國葬〉。寫1949年兩岸分隔後,由中國大陸渡海來臺灣的那一批「外省人」。
   憂患的年代,死亡,始終是生活中最大的陰影。
   〈永遠的尹雪艷〉
   尹雪艷總也不老。五陵年少的兩鬢添了霜,尹雪艷那一身蟬翼紗的素白旗袍還是不發黃。
   尹雪艷著實迷人。不多言,不慌忙,永還踏著從容的旋律在生活。
   傳言:冷艷逼人的尹雪艷命中帶煞,迷上她的上海王老闆、洪處長,先後觸法、破產。
   由上海到台北,尹公館的車馬一樣榮盛,公館裡的排場彷若上海,將臺北的寒暑隔絕在外。
   尹雪艷是最稱職的女主人,尹公館裡總是高朋滿座、賓至如歸,做頭標會,打牌慶生,……。
   尹雪艷總是踏著風般的步子,以悲天憫人的眼光,環顧著、安撫著在牌桌上廝殺的客人們。
   台北的徐企業家也迷上她了,……。終局是──橫死。
   〈一把青〉
   作為飛將軍的太太,那顆心二十四小時都要掛在天上。
   我──大隊長太太,人稱師娘。抗日勝利,住南京仁愛東村,大隊長視空軍遺族郭軫如子。
 靈挑、英氣的郭軫,愛上了怯生、水秀的女學生朱青。「師娘,我在天上飛,心卻在地上跟著她」。
 新婚蜜月,「白頭偕老」的喜匾剛上掛,國共戰事爆發。
 凶訊傳來,尋死的朱青,藉著一碗又一碗的薑湯才醒了過來。
 來到台北,我還是住仁愛東村,但村裡的人全都換了。
 沒料到,新生社的遊藝晚會,再見朱青,舞台上一個妖嬈、孟浪的女歌手,唱著懶洋洋的〈東山一把青〉。「噯呀噯噯呀,郎呀,採花兒要趁早哪──」如果不是她主動再喚「師娘」,我根本無法聯想起那個怯生生的朱青。
 他鄉遇故知,朱青屢屢招呼我上她家。美食飄香,牌桌喧嘩,……。唯有南京的過去,朱青一句也沒再提起。
 〈歲除〉
 除夕夜,台北信義東村劉營長家。
 主客賴大哥扛了一打金門高粱酒、一對大紅燭而來,一屋子的四川人,一桌子的四川菜。
  連長退伍的賴大哥,今在榮總廚房當伙伕頭。而當前的劉營長,正是昔日連裡的勤務小兵。
 大聲說話,大碗斟酒,大口喝酒。縱橫沙場的賴連長,放縱著酒興,今晚要說個痛快、喝個痛快。不拘的硬漢,卻因戰亂而拘困臺灣。
 懂得戰爭的賴大哥,偏偏不懂女人,大陸臺兒莊之役出生入死,人前人後一身傲骨,退役金卻硬是被個臺灣山地女人騙了。
 春去秋來,腰粗髮白,……。青春有限,硬漢賴大哥,落得一生光棍,落得除夕夜的一場宿醉。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最後一夜。明天,金大班就要離開舞池,嫁入陽明山莊。60多歲的老新郎,40出頭的新嫁娘,彼此互圖些什麼?
 由上海百樂門混到台北夜巴黎。二十多年來,金大班冷眼看盡舞池裡的燈紅酒綠,一個又一個清純少女入了門,一個又一個妖嬈女子開了竅,年老珠黃後呢?
 最好的出路還是「從良」。有人成了居家大佛婆,有人成了店面老闆娘,……。
 四十歲的女人,已沒有功夫再談戀愛。叼著香煙的金大班,尋思著繞在身邊的男人。年輕的癡情海員,年高的殷實老闆,……。
 最後一夜了!金大班把這一夜倒貼給那個會臉紅的男子。只因那年輕男子,又不經意地觸動了她心底的初戀!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0
總評比人數:0 獲得星星數:0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