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鄉訊

《浯事吾聞》 也屬金門人共同記憶-體罰

*2018/01/27
作者:陳永富。 點閱率:858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去年底金門一名國小3年級男童被女班導師用熱熔膠棒揮打臉部留下傷痕,引發不當體罰與否論戰,網路社群不同意見沸沸揚揚,不少網友留言說出就讀國中、國小時遭老師打罵的陳年往事,讓民國4、5、60年代的人心有戚戚,一時之間,「體罰」似也成為戰地時期金門學生的「共同記憶」。
  現今教育部禁止體罰;而網友們披露的幼年上學遭體罰造成身心創傷,與種種駭人聽聞的虐打學生行為,即便如過眼雲煙,也讓人心痛。
  以下轉載幾則網友留言:
  ※只是考試少一分打一下, 打完手就跟熊掌一樣。
  ※小時候很調皮,小學3年紀還要吸奶瓶,邊上課邊吸奶瓶,董老師把我關進防空洞,真的嚇死寶寶了。
  ※兒時讀中正國小曾經被體育老師處罰,叫我跪在升旗臺。還被班導師罰跪在走廊(下課時間)。被體育教練用腳踹(因為整隊沒整好)。國中被女數學老師捏耳朵(常態性的捏),因為我數學算不出來。也被老師用藤條打到黑青積血(因為我第一順位)。被關教室直接用腳踹,課桌椅連倒3個(這次有伴,共兩員)。
  被老師懷疑欺負旁邊女同學,被巴頭。
  ※民國55年小學一年級,有個傅女老師每天把我當共匪在打,好在一年級就留級,那時真的國民黨有這麼恨共產黨嗎?哈哈哈……。
  ※那個年代,金城國中有些老師動不動賞耳光,真幹!
  ※我們寧中早期也有老師用籐條打學生有名的,全校男生挨打的多,沒被打的少。
  ※在那個年代我看全部的學校都一樣,打罵教育是一種司空見慣的教育方式,不只是學校,家裡的大人也是,還叫老師說不乖的就給我打,已成當時的一種流行,不打不成材。
  ※小時候在學校被老師打,回家都不敢講,怕媽媽知道後再打一次,打的更慘。
  ※歐陽老師也是打,但是要你翻過手,打手指的指背,打下去都淤青,手握不起來。藏了幾次,被家人發現,告到校長那去,後來歐陽老師就調到外校去了。
  ※我永遠記得以前寧中有位老師全班罰跪,只因為吵到他的午睡。有位管理老師在朝會公開用籐條體罰學生,他還很高興地宣稱,校外碰到畢業學長,學長都表示非常感謝老師用籐條抽他。我就非常不能認同這種宣稱愛的不當暴力行為。
  莊姓網友遭體罰經驗也讓人聞之鼻酸。
  他留言說:「記憶中,小學第一天上學,因排錯回家路隊,即被老師打了一個耳光,當時的我猶如驚弓之鳥,害怕至極,不敢再進學校。後來得靠媽媽每天陪我上學,我才敢進學校,但媽媽只要離開我的視線,我便失去安全感,也就跟著衝回家,回家後當然躲不過父親的一頓毒打。幾次後,父母親也就放棄了,就替我辦了休學。當時我成了當年全校的風雲人物,全校的老師都認識我,但這一學年也就白白浪費了……。
  今天我在此分享這則藏在內心40年不能忘懷的糗事,只是想透過親身經歷來告訴我們的教育工作者,肉體的處罰,絕不是萬靈丹,用愛教化,頑石方能點頭,你對皮球施越大的力量,它的反彈力就越大。」
  或許受到十萬駐軍「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愛的教育,鐵的紀律」軍中打罵教育影響,早年金門各中小學老師動輒打罵學生似習以為常,家長也見怪不怪,甚至還會要求校方「嚴加管教」。
  所以有網友留言:「誰沒被打過?無聊新聞。」也就不足為怪。
  曾遭打罵教育的金門人對體罰刻骨銘心,好在它已成為戰地政務時期的學生不堪回首的「歷史烙印」,金門新生代不會再蒙上體罰陰影。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5
總評比人數:1 獲得星星數:5
1 人
0 人
0 人
0 人
0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