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鄉訊

《星期人物》 三十而立 80後的全球化思維

*2018/06/30
作者:蔣榮玉。 點閱率:1243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千禧世代泛指1980-2000出生的年輕世代,這個從小就生活在科技浪潮中的族群已全面走上世界舞台,從2015年美國千禧世代佔職場人口35%及2016年台灣勞動市場約50%年齡不超過40歲兩個數據不難看出這個世代對全球發展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在全球人才移動快速、競爭白熱化的今時今日,這群17-37歲之間的80後如何經營、準備自己,讓自己不至於淹沒在全球化浪潮中?今年30歲的陳延祥分享自己的經驗與觀察。
   落腳金門180天
   77年次的陳延祥祖籍金門埔後,因為家貧,他的父親很早就到台灣讀軍校,母親為嘉義人,有一位相差三歲的姊姊。在台灣出生、成長的他逢年過節會跟著家人回金探親,對金門的印象是:很熱鬧,親戚很多。國中時期,陳延祥的父母決定舉家遷回金門居住,當時陳母在金門縣政府工作,陳父則留在台灣工作,但大約半年後,陳延祥和姊姊又回到台灣就學,「回到金門後我念金城國中,但是媽媽發現我們有適應問題,成績好像也退步了,加上金門的教育環境不若台灣那麼具有競爭性,好像沒什麼壓力,所以半年後我和姊姊又回到台南。」
   國中時期,陳延祥在台南復興國中就讀,在金城國中短暫就讀半年後回台,高中考取台南一中,大學念的是新竹教育大學。一路走來,他都在升學環境中長大,對他來說,大學選填志願無關乎興趣與未來發展,純粹以成績落點為考量,他坦言:「興趣跟科系或未來的連結很淡,當初是因為分數或落點而選擇教育大學,沒有特別的興趣,在我自己的求學過程中,沒有接收到『興趣』這個概念,只知道追求分數,有點像考試機器。」因為少子化、升學管道變多,加上父母提供安穩與優渥的生活環境,不少80後年輕世代對於興趣或職涯發展缺乏危機意識,甚至有些隨波逐流。「家人、師長或自己都沒有探討興趣這件事,在求學或成長過程中,父母給我們足夠的學習資源,但讀書或選擇還是靠自己決定。」
   80後的煩惱:對未來不確定
   雖然念的是教育大學,陳延祥念大一時就沒打算當老師,也沒修教育學分,但他倒是修了許多化學課程,對他來說,四年大學生活水波不興、平平淡淡,「那時對化工也不確定很感興趣,我覺得自己好像那種只能進某種等級的餐館,預算(分數)只有這麼多,只能點符合預算的餐點,沒得選擇。」大三時他興起考研究所的念頭,但是沒考上,畢業後就到高雄當了11個月的兵。他說,退伍後大約一年,人生開始有了目標,「之前都像行屍走肉,因為家裡沒什麼壓力,所以沒有動力逼自己,父母都幫我準備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缺什麼、要什麼,我們是很幸運的世代青年,但卻太安逸了,反而對未來沒有方向。」
   退伍後踏入社會,陳延祥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我開始了解台灣的職場環境,我問自己:這樣的生活是未來十年或三十年我要的嗎?答案是否定的,我必須改變或提升自己!」後來他決定到英國拉夫堡大學念分析化學,花了一年時間取得碩士學位。畢業後他獲得英國藥廠實習機會,工作了3-4個月,「這份工作是我可以接受的,也找到興趣。到英國求學是希望增廣見聞,體驗不同的環境,至於為什麼選英國?主要是考量英國的學制,還有就是喜歡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我在英國念一年書,看了八場球賽。」
   英國留學經驗讓他有機會比較國內外教育資源與環境的不同,「我認為台灣的教育不是不好,但是英國那邊的高等教育是行政或老師都全力支援每一位學生,有辦法把資源穩定發揮在學生上,也許因為國外的高等教育學費較為昂貴,所以提供學生最好的資源,老師會定期聯絡、關心學習狀況,了解學生的問題並一起解決問題,台灣好像無法做到這樣。」
    認識自己 找自己的路
    分析化學的基本出路是藥廠、食品廠、保健或美妝。104年9月回台工作後,陳延祥的工作範疇以藥廠為主,負責品保、品管及研發工作,比方方法開發、藥物研究。他說自己很喜歡這樣的工作內容與工作方式,因為符合自己的個性,「我喜歡自己思考與解決問題,不太與人有過多互動。分析化學迷人之處是可以獨立作業,只要安排好工作進程,就可以自行安排時間做實驗,我不太喜歡被打擾,尤其在專心思考、秤藥時,我喜歡也享受高專注工作的過程,當然遇到問題時我會請教別人。」藥廠是需要分工的,一個藥物的產生需要歷經前端合成、純化到後端檢驗分析,他負責的部分為後段檢驗分析。
   回台工作四年的陳延祥認為,台灣是以代工為主的國家,創新力比較不足,「研發階段可能必須耗時三、五年,丟幾千萬都沒有結果,老闆或股東多半不願意將資金用在研發而是代工上,為求快速獲利。」對於自己在職場中的競爭優勢,他認為,語文能力、四年累積的工作經驗、成功開發新的研究方法是自己的競爭優勢,劣勢則是這份工作僧多粥少,台灣這類職缺不多,「我現在服務於新藥開發公司,需要提供專業能力做研究,找尋新的國內外文獻對照,轉化成適合公司內部開發案件的需求,但是好的職缺早就被佔了,除非往大陸或南向發展,我會定位自己為全球化人才,舞台並非侷限在台灣。」對於台灣產業的競爭優勢,他認為,除了科技業,其他產業比較辛苦,「可能跟整體經濟狀況有關。」
    對比同一世代的年輕人,陳延祥認為自己目前的狀況大約居於「中等」,「我今年三十歲,月薪超過40K,比我差的領更少,可見台灣低薪問題多嚴重。雖然科技廠待遇比我這行高,但考慮到發展性,我還是認為藥廠有前瞻性,未來可能會繼續朝研發方向,累積實戰力,進一步朝管理方向邁進。」撇開職涯發展,台灣年輕一代面對生活是有壓力的,低薪是問題,買不起房也是問題,養不起孩子也是問題,進入而立之年的陳延祥說:「我這個年齡層已經不討論房子問題了,因為買不起,我現在在宜蘭工作也是租屋而居,就算未來結婚也沒想買房,生養孩子與教育問題也是個需要克服的問題,結婚不難,養孩子比較難。」
    對於教養,陳延祥有不同的思維,「我覺得要讓孩子自由發展,孩子需要的是家人的陪伴,以及更多家庭時間,培養家人與家庭關係,之後才是才藝學習,但才藝學習最好是自己有興趣的,而不是父母親要求的,很多父母的問題是沒有先培養孩子做決定的能力與判斷力,而是直接幫他們安排,應該讓孩子自己做決定,要給他機會,否則可能造成反效果,比如抗拒學習。」
    立足台灣 放眼全世界
    對於自己的未來,陳延祥跟許多年輕世代一樣,著眼於全球化發展,對於台灣近幾年留不住人才的窘境,他有感而發地說:「我覺得台灣現在有點像我爸爸那個時代的金門,他們為什麼不留在金門而要到台灣?因為金門沒有辦法提供好的工作機會與好的生活品質,所以他們才要離鄉背景!台灣現在就像以前的金門,所以人才自然往大陸、東南亞或其他地方走,從現實面考量,如果台灣大環境不變,我們只好改變或調整自己。」所以,他的未來規劃是:西進上海、浙江或到新加坡尋找新機會,「我現在最想去的是外商公司,我這個產業的台灣外商比較偏重業務,沒有生產研發這塊,所以我可能選擇大陸或新加坡,但大陸的缺點是薪資沒有台灣高,但調薪頻率比台灣高,因為他們不缺初階人員,每年都有很多留學回國的年輕人投入就業市場,台灣人才對他們的吸引力不見得高。未來我只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在台灣累積經驗,再尋找適合的機會。」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25 獲得星星數:121
24 人
0 人
0 人
0 人
1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