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從總兵署到服務型政府

發布日期:
點閱率:3,634

金門後浦小鎮總兵署內,經常看到一群小朋友在玩「縣官升堂」扮家家酒的遊戲,小夥伴們分別扮演縣官、衙役與犯人角色。最不受青睞的就是犯人,相較於縣官雖好,卻僅有一位,因此大多跑去當衙役。眾衙役最喜歡做的就是在縣官升堂時,手持木棍齊聲大喝「威……武……。」同時居高臨下眼看堂下犯人,在後者一聲聲小民罪該萬死的告饒聲中竊笑不已。
古代衙役為何要大喊「威武」二字?兒時的我們自然說不出個所以然。但並不妨礙我們領會其中的真義,那就是官員對民眾掌有「生殺奪權」的權利感。衙門一旦威武起來,小民自然要卑躬屈膝下去。在這樣一個政府體制下,當官是所有人的夢想。雖然我們走過獨裁體制,並推翻傳統帝制,歷經民主啟蒙運動,惟這種上千年的文化基因仍深藏在我們血液裡。對於某些官員而言,衙門習氣仍未戒除;對於一些民眾而言,對權利的膜拜抑或懼怕之心依然存在。孫中山曾說:「政治乃眾人之事的管理。」惟將政府視為封建衙門的文化心理疏遠了民眾與政府之間關係、背離民意,與每個人切身相關的政治權利也被少數人禁臠,以致政治淪為宮廷鬥爭的權謀遊戲。這種傳統時代的臣民意識無疑會進一步助長「政府衙門化」。
所以說,什麼樣的人民,就會出現什麼樣的政府。當我們在從事社會改造,對其進行批評之時,也應反躬自省,問問自己是否了解必要的公民常識。胡適曾說過:「爭你們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同樣,改造我們自己,就是在改造社會或政府。一個社會良善的公民愈多,政府就可能更為良善,因為政府就是由公民所組成。
公民作為政府的主人,如美國《獨立宣言》所說,「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它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利,是經過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因此,政府係由公民同意組織而成,公民可以對政府的服務進行監督,防止政府濫權,提升政府效能。
幸運的是在當今年代,公民意識的覺醒,政治活動不再被視為達官顯貴的特權。現在的公僕相較傳統衙門,更願意落實政府的理念,全心全意為人民提供服務。從無為的大政府進化成有為的小政府;從傳統科層體制,進化成服務導向的顧客型政府。轉變過程中,一而再再而三提醒我們,政府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衙門」,而是為芸芸眾生服務的「服務生」。
如同就職百日陳福海縣長所揭示:以百姓福祉為優先。重啟小三通,促進兩岸交流常態化,有效緩解兩岸衝突;將錢用在刀口上,開源節流,永續財政;辦理與民有約,廣蒐民意,便民創新,聽取建言,拉近彼此距離;籌建大同二館,照顧長輩,完善在地安老服務;調降三節配酒年齡,預計有4,000位年輕人受惠;完善幼兒教育體系,建置數位教育服務平臺。
更重要的是親力親為,勤跑基層,六、日無休,努力耕耘。並以自身24小時服務不打烊為例,期勉縣府團隊發揮「親民、便民、愛民」之服務型政府。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