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特刊月訊
「精忠衛隊」與我
*2019/07/09
緣起   古今中外國家元首,特指定某一地區優秀青年,擔任他的侍、警衛安全工作,絕無僅有。這是兩位蔣總統慧眼識英雄,也是人傑地靈金門的福報,我們要將這段史實保存在金門,展現海峽兩岸,成為全世界的亮點。 「精忠衛隊」由來   「精忠衛隊」由蔣公建立,是護衛中華民國元首的警衛部隊。   民國十年蔣公守孝安葬慈母,服膺國父「墨絰從戎,來粵助戰」,以穩定政局。在任粵軍第二軍參謀長時,特甄選四位可靠人員,以供近身防衛及調遣,以維安全。   民國十三年國父創辦「黃埔陸軍軍官學校」,並由  蔣公出任校長,學校編設「衛兵隊」,負責人員及校區警衛安全。後擴編為「黃埔陸軍軍官學校衛士連」、「特務營」;十五年蔣公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擴編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團」;十八年蔣公任「國民政府主席」,因時局需求,擴編為「國民政府警衛旅」、「警衛師」、「警衛軍」。二十一年蔣公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縮編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衛士隊」。往後隨蔣公職務之變動,警衛部隊也隨之調整。   民國三十九年十一月蔣公至花蓮巡視防務,特至北埔「總統府警衛大隊」整訓基地,親校訓勉官、士「精誠團結一條心,忠貞愛國為元首」,官士有感而發,唯有盡忠報效國家,報效元首,遂自稱為「精忠部隊」對國家、對元首永遠效忠。 大陸時期演進   民國三十年以前「衛士隊」幹部大部來自「黃埔陸軍軍官學校」、基層人員都從浙江地區招考,最大因素是語言腔調、生活習慣相近;政府播遷來台,民國三十年以前入隊人員,抗戰勝利,幾近退伍復員,已難查考;跟隨政府來臺,以民國三十年、三十五年招考入隊居多,尚有部分雲貴、山東等省籍人員。   民國三十年「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衛士大隊」,在浙江省各地區招考衛士,錄取三千人。區分梯次由鐵公路、步行方式,涉水越山歷時半年,到達忠良山(亦稱中樑山)基地受訓,結訓後入隊服務。   民國三十五年春末,國民政府主席蔣公,考量抗戰期間招考之衛士,歷經戰亂,應讓其退伍復員,重建家園。「國民政府警衛總隊」在浙江省寧波、杭州、建德、衢州、天台、金華、溫州、諸暨、麗水等九個地區招考衛士,錄取二千餘人,三十六年七月結訓蔣公親校,入隊服務。   民國三十七年國民大會選舉,蔣公當選為中華民國行憲後第一任總統,「國民政府警衛總隊」縮編為「總統府警衛大隊」,受「總統府侍衛室」侍衛長管制。   民國三十八年蔣公引退返回奉化,「總統府警衛大隊」更名為「國防部特務大隊」,負責蔣公安全。代理總統李宗仁棄職,大陸局勢惡化,期間蔣公巡視東南沿海政務、防務,運籌帷幄圖挽危勢,即由「國防部特務大隊」第四隊唐茂昊隊長率所屬擔任侍、警衛工作。 來臺後的整編   民國三十九年蔣公復職視事,「國防部特務大隊」歸復為「總統府警衛大隊」,四十二年自陸軍幼年兵總隊嚴選八十九員遞補缺員,送往花蓮北埔警衛大隊集訓基地,實施任務訓練,結訓後入隊服務。四十四年「總統府警衛大隊」整編為「總統府警衛隊」。   早期未成立「侍衛室」,侍衛區、內衛區均由衛士隊、衛士大隊、警衛總隊等負責全般侍、警衛安全任務;外衛區由衛戌部隊、地區治安機關負責。成立「侍衛室」後,近身侍衛由侍衛室侍從組、內衛組負責,警務組、警衛隊負責官邸內衛警衛安全任務。   侍衛區成員由內衛區成員依據發展潛力、考核表現、工作績效等,擇優調用。侍衛區人員擔任侍衛區值衛警衛任務,暨隨扈警衛工作。內衛區不分寒暑晝夜,堅守責任區警衛安全任務。 起用金馬籍衛士   民國五十五年蔣公鑑於侍、內衛區任務繁重,而大陸跟隨來臺人員年紀漸長,急需新陳代謝,蔣公責成經國先生研議,後由侍衛長郝柏村中將建議,經蔣公俯允由金門陸軍第三士官學校,應屆畢業生中遴選家世清白、刻苦耐勞、信仰堅定金馬籍學生一○八員,畢業再送憲兵學校專精訓練後入隊服務,是為「官邸第一梯次」金馬籍衛士。   民國五十七年「總統府警衛隊」再赴金門陸軍第三士官學校甄試,擇優錄取七十員,畢業後送憲兵學校受專精任務訓練,於五十八年結訓入隊服務,是為「官邸第二梯次」金馬籍衛士。   民國六十四年、六十五年亦曾因學校訓期,至桃園陸軍第二士官學校、陸軍部隊甄試擇優錄取,補充人員缺額。   總統府警衛隊自民國五十五年起,選用金馬籍人員擔任總統衛士,這些年輕人任職期間表現優異,負責進取,深獲長官信任,從此建立了由金門招考衛士的制度,此制度延續至八十八年,共計三十三個梯次,近一千四百位金馬子弟,為護衛國家領導中心而犧牲奉獻。   他們在聯警體系發展,官階有至中將、少將、上校等各階層,曾為體系中堅力量與領導骨幹。退伍同袍在社會各領域、行業,均有優異發展,有取得文官十三職等、博士學位、擔任教授、民意代表、教師、公務員、傑出商務人士等,默默從事回饋社會、家鄉奉獻一己之力。 蔣公崩逝衛隊任務調整   民國六十四年四月五日蔣公崩逝,嚴副總統家淦繼任大統,嚴總統謙讓禮遇蔣公,仍沿用副總統時期警官隊擔任侍、警衛工作。「總統府警衛隊」改編為「國防部警衛隊」,仍擔任蔣公家屬暨夫人、慈湖陵寢等警衛任務。 蔣經國先生就任總統警衛調整   經國先生任行政院長,警衛安全由「七海警衛組」負責;就任總統後,依國家元首警衛編制,擴編為「七海警衛室」;「國防部警衛隊」二個區隊暨憲兵,負責內衛區警衛任務。 奉令調任「精忠衛隊」隊長   民國六十八年時任國家安全局局長、兼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指揮官王重公永樹先生,(五十七年我曾擔任重公憲兵司令時的侍從官)徵詢我調任「國防部警衛隊」隊長,我均婉辭;當時我任憲兵司令部上校刑事調查組長。局長並未召見即發布調任「國防部警衛隊」隊長(國防部警衛隊隸屬國防部,人事權責由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負責),成為前無古人,也可能後無來者,唯一政戰官科的隊長。   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設指揮官,由國家安全局局長兼任;下設三位中將副指揮官;士林官邸由曾任副侍衛長之中將副局長負責督導、七海寓所由中將侍衛長負責督導、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本部由中將副指揮官督導。   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負責各警衛室(士林警衛室、重慶警衛室、七海警衛室、慈湖陵寢管理處、蔣夫人美國警衛室、副總統警衛室、信義分遣組)、警衛安全組、警官隊之協調、督導。各警衛室、處、組,除本隊外均是少將編制。上述各單位人力運用、需求,均由「國防部警衛隊」提供支援,猶如,一個媳婦卻有眾多公婆、姑嫂、妯娌。全賴全隊各級幹部、官士共同努力,盡量達成各級長官之需求。   本隊編制:上校隊長一員;中校副隊長二員;中校輔導長一員;中校、少校參謀群;轄一個內衛區隊、五個軍衣區隊、一個醫務所;內衛區隊由少校區隊長一員、上尉區隊附一員、上尉輔導長一員、上尉分隊長三員、士官長六員編成(分隊成員由上尉、中尉軍官編成);軍衣區隊由少校區隊長一員、上尉區隊附一員、上尉輔導長一員、上尉分隊長三員、士官長六員編成(分隊成員由上士、中士衛士編成)。全隊三百七十餘人,加上憲兵、警察配屬,約四百餘人。散駐在士林、大直、中央黨部、桃園、美國、及各地家屬;若是勤務、生活言行等出錯,均由隊長承擔責任。在當時沒有手機、B B Call,即使休假也必須在電話能聯繫上的地點,以備長官、隊部傳喚。所以不論在營或休假,心情之緊張及無形之壓力,即使離開警衛隊,仍會夢中驚醒。   那時警衛隊成員有民國三十年代入伍之資深軍官與士官長,有剛入隊的十六歲金馬籍衛士,祖孫同堂管教實非易事,所幸三分之二人員是金馬籍官士,向心力強,均能安然度過。 初生之犢不畏虎   當時各聯合警衛單位成員和主官(管),大部是傳統資深人員,觀念做法保守。個人到任後深入瞭解與思考,急需做局部調整與改善,並適時向長官報告,雖獲長官支持,但也有部分尚待繼續溝通。現回首檢視,謀求單位整體發展、照顧部屬福利,乃為正道,茲將部分改善事項臚列如下:   一、總統就職屆年,七海寓所僅有二個區隊,擔任七海內衛區警衛任務,而士林官邸蔣夫人長住美國卻駐有三個區隊,擔任士林官邸內衛區安全任務。本隊主要任務是確保總統的安全,應予調整。在逐級報告,由國家安全局王永樹局長同意,將士林官邸隊部、作戰、政戰人員再增加兩個區隊兵力調往七海寓所(和憲兵對調),使七海寓所內衛區,完整的由警衛隊官士組成的純淨內衛區。士林官邸留隊部、人事、後勤人員暨一個區隊兵力及憲兵負責。隊長在兩地區視需要駐點,以示對蔣夫人之尊重。   二、全隊編制近四百人,只有四位政戰人員,都在士林官邸隊部,很難落實政戰工作。所以,呈報國防部修訂編裝,於總員額、階等不變原則下,增訂每區隊上尉輔導長一員,並優先選用政戰正期軍官補實。   三、為提升本隊幹部素養,呈報國防部核准,每年由陸軍軍官學校、政治作戰學校正期畢業生暨憲兵學校專科班畢業生,擇優遴選二員以上來隊服務。   四、本隊基層人員,依據平時考核,舉辦公開考試,依據本隊專長需要,送至各軍事院校受訓,畢業返隊服務,充實本隊專業軍官素養,並增強警衛戰力。   五、時代進步,提高幹部素質極為重要,鼓勵幹部報考「研究所」,求取新知,為國儲備人才。   六、依據任務需要選派人員至南非共和國接受軍犬培育訓練,以利執行軍犬巡邏任務。   七、減少成員離退,撙節人員培訓成本暨任務銜接時間等,爭取志願留營續服現役,先後兩次報請國防部,調整提升勤務加給額度,留營人數顯著增加。   八、改善官士福利增強執勤能力:   1、清除山區監視盲區、掃清射界、開闢防火巷,購置割草機代替鐮刀,減少訓練操課、任務執行體力透支。   2、本隊因任務關係,駐地大部均為半掩體,通風不良,炎夏無法入眠。逐步於各駐地安裝冷氣機,解決睡眠問題,「有充分之睡眠,才有飽滿精神遂行夜間勤務」。   3、分階段於各駐地安裝飲水機,解決官士飲水問題;寒冬半夜卸除勤務,可以喝杯熱水或泡麵充饑,也解除用電潛藏危機。   4、本隊各駐地依上級指導,軟硬體設施一切從簡,官士訓練、操課、勞務等,衣物長濕,於各駐地增購洗衣烘乾機,解決天雨衣物不乾等問題。   5、向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爭取撥補錄放影機,本隊以兵工自建方式,針對各駐地建置封閉式播映系統,每周定時播映宣教、娛樂影片,亦解決每周政治教育收視不佳情況。 「精忠衛隊」豐富我的人生   一、辛勤耕耘收穫豐碩   民國五十三年首次駐防金門,部隊移防走遍半個金門;六十四年任憲兵營長,跑遍大小金門,目睹金門貧困生活,尤以母背幼娃、手牽稚童,等候官兵餐後廚餘。六十八年任隊長,這群衛士有的就是當年看到的幼娃、稚童,已擔任維護總統的警衛安全工作,能不肅然起敬、能不油然憐憫。   我曾一個月七次為官士婚禮福證,離職後婚喪喜慶以衛隊官士為優先,重大慶典、活動我永遠與它們站在一起,因為他們是我兄弟。    二、任期中總統經國先生,兩次蒞隊巡視,親至勤務指揮中心聽取勤務配置、兵力部署簡報,巡視官士起居室、詳詢官士生活、食宿、操課、勤務狀況。得天獨厚我於七十三年卸任隊長職務時,總統特賜玉照乙幀。    三、民國七十六年國防部國軍將校徵文「金馬回憶錄」,我獲得佳作,文中說:「山東省是我出生地,也是祖籍地,為我第一故鄉;台灣省是我成長受教、成家立業的地方,是第二故鄉;金門與我淵源最深,是我第三故鄉」;一○六年因服務「精忠衛隊」,榮獲金門縣政府頒授「榮譽縣民」,許願能奉獻金門,報效中華民國是我福氣。 「精忠衛隊」名稱改精神綿延   民國八十三年「國防部警衛隊」改編為「國防部警衛大隊」,銜稱變大但員額減少了。九十四年改隸憲兵司令部,更名為「憲兵司令部警衛大隊」,人事任免、後勤補給等均由憲兵司令部負責。一○三年憲兵司令部降編為憲兵指揮部,改為「憲兵指揮部警衛大隊」,大隊長編階仍保持上校階。   「精忠衛隊」自肇始至今,隸屬、名稱屢改,但「精忠精神」不變,精忠光榮歷史將與中華民國永存,頂天立地屹立不搖,永遠發光發熱,我曾是其中一份子,終身引以為榮。 結語   五年四個月人生黃金時段奉獻給「精忠衛隊」,於民國七十三年九月一日卸任隊長。自認這五年多來,以「經營」警衛隊的精神與毅力,時刻敬業惕勵,深恐辜負長官栽培與期許,亦怕沒能照顧好遠鄉金門父老,將子弟交付警衛隊之重責。看到官士們成長茁壯隊運昌隆,心中有無限的欣慰,雖已耄耋之年,仍繼續陪伴著金門縣精忠衛隊協會,為國家、家鄉開創更美好的明天,它留給我永遠美好的回憶。(稿費捐「金門縣精忠衛隊協會」)
金門戰役與十二兵團胡璉
*2019/06/23
    前言   金門古寧頭戰役,中共九千多搶灘登陸的官兵,遭到守軍痛擊,全軍覆滅,俘擄三千多人,國軍大獲全勝,昭昭歷史已七十年矣!今天為什麼還要來強調這個問題呢?但因當時駐守金門的部隊,先有從京滬、福建「敗退轉進」金門湯恩伯的部隊。繼有福建省主席、二十二兵團司令官李良榮將軍率領,退守金門的二十五軍。最後有「戰略主動」前往防守的十二兵團的十八軍、十九軍。前二者總兵力約1萬人左右。官多兵少,體制紊亂,單位混雜,戰志薄弱。十二兵團的二個軍,體制完整,任務明確,戰志堅強。但戰勝後,各方搶功爭寵結果,爭論叢生,事實真相迷離。茲參證各方披露史實,試作辨證,還原真相。  史實    一、金門最高指揮官  民國37(1948)年國共兩軍,東北遼西,華北平津、徐蚌三大會戰結果,國軍二百萬大軍,慘遭瓦解。長江天塹,並未阻絕共軍南犯意圖。12月1日蔣總統委派代陸軍副總司令湯恩伯將軍兼京滬杭警備總司令,麾下六十萬大軍負責隔江保護南京、上海。共軍38年4月21日渡江,5月8日共軍集中兵力進攻上海,湯自承上海秩序將難維持,不戰而率所部撤往福建。其實湯不守上海,早有異心:    1、是年5月6日湯將軍授命親信,將50萬美元軍費,秘密匯到美國一個朋友的帳戶上。    2、又在7月間為謀退路、通過友人,花3萬美元在日本購買豪宅。    3、容後,他亦師亦友的陳儀,著意策反他投共。(後檢舉陳儀,陳遭處決)    湯恩伯懷有這種逃亡變節的心境,自然無心作戰。但他撤往福建後,蔣總統在8月仍任命他為福建省主席兼廈門警備司令。10月16日共軍佔領廈門後,湯將總部移到金門,10月20日中午,蔣總統急電退守金門的湯恩伯,責令他「金門萬不可再失,必須就地負責盡職,不能請辭換將。」湯職銜上將,遂為金門最高指揮官。照蔣總裁訓令他的語氣,他有無戰志?可想而知。但在日本顧問根本博中將協助下他加強金門防守設施,督導二十二兵團架設海岸轆砦、鐵絲網,構築深溝堅壘工事,阻敵人難越雷池,功不可沒。  二、二十二兵團李良榮    38(1949)年春。蔣總統派朱紹良接替李良榮出任福建省,並成立為福州綏靖公署,由朱兼任。李良榮調任綏靖公署副主任。不久李良榮再接任第二十二兵團司令官,轄第五軍與二十五軍,駐紮廈門。8月二十二兵團,將廈門防務移交第八兵團劉汝明。李良榮9月3日,奉命接掌金門防務。10月中,廈門淪陷,劉汝明殘部逃金。李良榮被任命為金門防衛司令官。按二十二兵團轄下的兵力,有第五軍軍長李運成,所轄116師,由廈門撤至小金門,只有1,100多人。另200師,也只有1,000多人。第二十五軍軍長沈尚奎,所有兵力與第五軍相似。惟得空軍總司令周至柔,鑒於金門防守重要,將在大陸的機場警衛部隊4,500多人,編成四十與四十五兩個師。另外李良榮司令請求陸軍總司令孫立人,調來整訓完成的二○一師所轄兩個團約5,000人,調來加強金門防務,歸二十五軍指揮。  照二十二兵團,拼湊編成的總兵力大約11.000人,官兵的思想觀念,教育訓練,參差不齊,除完成整訓的二○一師外,很難產生統合戰力。司令官李良榮心知肚明。所以,當戰事爆發,即將作戰指揮權,移轉十八軍軍長高魁元將軍。可見足證李司令官能衡情度拚勢的高明。    三、第十二兵團胡璉    民國38年2月胡璉將軍任命為第二編練司令官後,在杭州西湖,偶遇黃埔四期同期同學柯遠芬將軍,相見同感時局憂心,相約深談,檢討當時軍事形勢,獲得到二點共識:  (一)如時間許可,應在長江南岸,部署一次大會戰,企圖在敵人半渡江時,一舉殲敵。藉以重振軍威,恢復士氣。如時間不許,則應保存主力,確保東南沿海重要港口,掩護國軍轉進沿海島嶼。以確保台灣為第一優先,俾能保存最後「反共復國」基地。  (二)檢討對中共戰爭觀念和戰爭形勢,認為必須是以思想為中心的「面形作戰」,整合為「黨、政、軍」聯合的作戰的體制。以這新的戰術思想,方期克敵致勝的戰法。  二點結論,姑且名之為「胡、柯共識」。且越後成為胡璉重建兵團,教育訓練的準則,戰略戰術架構的規範。柯將軍也受邀接任編練副司令官,共同參贊未來的戎機。  38年1月胡璉徐蚌會戰負傷逃出,傷癒接掌第二編練司令官,2月在浙江、江山成立司令部,即先設立幹部訓練班。要集訓敗陣歸來官兵,灌輸反共思想,提振士氣。司令部遷抵江西南城時,訓練班改稱命名「株良幹訓練」。親自撰寫訓練宗旨,擬訂精神標語,如班部大門張掛的聯語是:  「生為國民革命軍軍人;死為國民革命軍軍魂。」在講堂內高懸;  「生為國民黨黨員,死為國民黨黨魂。」  「成功則創造出莊嚴華麗之國家,共享幸福。不成功則共拚一死,以殉吾黨之光輝主義。」  為順應戰爭形勢,胡司令官請准國防部,將編練司令部名「浙、贛、閩邊區司令部。」同時,將「株良南幹訓班」,改為浙、贛、閩邊區司令部「軍事政治學校」簡稱「怒潮」。怒潮二字,取自「黃埔軍校」校歌歌詞頭二字,意在傳承。以激發流亡學生與知識青年,投筆從戎。  4月,邊區司令部要在江西進行的「一甲一兵」的征兵工作。其時共軍在長江荻港沿線,大舉渡江。為策應情勢變化,5月9日邊區司令撤駐瑞金。同時國防部恢復陸軍第十二兵團番號。「怒潮」隨之改名「陸軍第十二兵團軍事政治學校」,怒潮簡稱不變,胡將軍自任校長。正式掛牌招生,配合征兵工作,展開招生,連同河南一帶流亡學生、江西知識青年共搭招二千多人,編成二個大隊,整合征來十萬新兵,十二兵團短短不出二個月,堪稱軍威壯盛。在瑞金、會昌地區作短期整訓,依層峰意圖,準備作戰略性轉進。  回顧是年1月,陳誠任台灣省主席,2月21日蔣總統宣佈暫行引退,李宗仁宣佈就代總統職。4月21日共軍渡江南下,南京、上海相繼失守。國民黨成立非常委員會,蔣總裁得以「總裁身份」主持黨政聯繫。5月隨節澎湖馬公。從委派陳誠任台灣任省主席,蔣總裁隨節馬公。從這些行動的徵候,不難看出層峰在軍事戰略上的佈局,決定了十二兵團行動走向。  十二兵團征來十萬多新兵,不足編成三個軍,而將第十軍番號取銷,官兵撥到六十七軍。編成的序列為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轄第十一師師長劉鼎漢,第十四師師長羅錫疇,第一一八師長李樹蘭。第六十七軍軍長劉廉一,轄第十八師師長尹俊,第六十七師師長何世統,第七十五師師長汪光堯。  胡璉司令官輾轉江西各地,視察部隊及調度軍需後,在五月底從廣州飛赴台灣,想必向十八軍土木系老長官台灣省主席陳誠,報告十二兵團重建成功,並請示機宜。六月中旬由台灣返防瑞金。眼見渡江南犯共軍,除正規軍向東南各省推進外,潛伏各處土共,出草為患,也有一些指揮官,帶著部隊,投機變節,情勢十分詭譎。  審度形勢,當機立斷。胡將軍仿效當年毛澤東二萬五千長征,兵分二路,6月26日從瑞金出發。第一路軍十八軍,下轄14師、56師、118師,行經長汀、永定、大埔到潮汕集結。第二路軍六十七軍,下轄18師、75師、67師,行經會昌、平遠、梅縣會師汕頭。兩軍乾坤大挪移,在邊行軍、邊訓練的過程中,陶冶成了一支有思想,有紀律的部隊。在邊行進,邊剿共的戰鬥中,已造就成一個精銳的軍旅。正如軍評家所言;「一支形同乞丐的農家子弟新兵,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蛻變過程」。這種非凡的成就,都要歸功在胡司令官樹立部隊中心思想與強力的幹部訓練。  7月,台灣省警備司令部撤銷,改設東南長官公署,省政府主席陳誠兼任東南長官公署長官,湯恩伯任副長官。所轄東南沿海各戰略地區。因之,陳誠為加強金門防務,8月間派總統府戰略顧問羅卓英,前往潮汕向胡璉司令官調兵。問胡璉司令官要增強金門防務,你要派那個部隊去?胡璉應說「當然18軍!」羅顧問欣然回應「辭公正是此意。」軍長高魁元統率十八軍渡海前往,在10月9日登陸金門,受李良榮司令指揮,防守金東地區。另67軍軍長劉廉一則奉命派舟山以加強舟山防務。  8月下旬共軍攻陷江西南昌,省主席方天將軍,統率江西10個保安團26,000多人、交警隊3,000多人進入潮汕交與胡璉,編成十九軍,軍長劉雲瀚,在戰役爆發後,帶著部隊,越過台灣海峽,向金門增援。成為最後壓垮共軍的那支移稻草。這支隊伍,下船登島時,看他是一群衣服襤褸的百姓,根本不像部隊,那知他們原是地方保安團隊與交通警察,個個懷有軍事本領,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殺敵致果。這是金門大捷的一則側寫。  四、胡璉與金門戰役大捷  二十世紀中葉,國共相爭的大鬥爭,大作戰,如果從中華民族的天理倫常與中華文化天演象數來看,有一種奇妙的因果巧合。大陸東北的遼西會戰失敗,華北的平津會戰失敗,徐蚌會戰失敗,史家所稱的三戰三敗,不僅幾百萬大軍被瓦解,更悲慘的是,大陸大好河山變色,善良百姓淪入共產黨世界。對應台灣海峽胡璉十二兵團所轄各軍,對來犯共軍,所進行的金門之戰大捷,嶝步島之戰大捷,大膽島之戰的三戰三捷。保衛了金、馬、澎、台的安全,保衛了中華民國的繁榮,保衛了中華文化的傳統,真是天理昭彰,自有象數。  胡司令官與中共作戰,打得連毛澤東都向他的部隊告誡:「十八軍胡璉,狡如狐,勇如虎,宜趨避之,以保實力…….」因為,圍剿時的東沅塞之戰,戡亂時之南麻之戰,胡璉都是「以少勝多」,打得共軍潰不成軍 38年2月胡、柯二人的「西湖共識」認為防衛東南沿海島嶼,是保衛台灣的先者,金門是台灣的門戶,早有戰略上籌思考。  4月底,蔣總統已有死守金門的決心,乃召陳誠詢問,金門乃台灣門戶,看守大門最好放一位猛將,問辭修意屬何人?陳誠謹慎回說:湯恩伯不知是否可行?蔣總統說:給他多少軍隊,打掉多少軍隊。陳誠說:那胡璉如何?蔣總統點點頭。  5月底胡璉將軍經廣州赴台灣,向省主席陳誠報告十二兵團重建成功,並請示機宜。7月18日陳誠任東南長官公署長官,管轄沿海地區。8月底9月初十二兵團所轄18軍67軍暨怒潮學校,先後在廣東潮汕地區集結。  隨即,陳誠長官派總統府戰略顧問羅卓英,到潮汕向胡璉調兵防守金門,並帶去慰問金銀洋10萬元。問胡璉準備派那個部隊?胡璉應口說:當然是十八軍!   金門開戰前夕,共軍對10月9日,第十八軍全部進入金門防守區知所不確。對第十九軍在10月24日增援到達金門,也更未料及。  10月25日凌晨二時左右,共軍發動渡海攻打金門,突破防線,與守軍展開激烈戰鬥。胡璉將軍偕羅卓英副長官26日上午10時,在金門水頭上岸,不知岸上戰事已發生,立即至湯總部與湯恩伯晤面始悉,接待羅副長官之總務處長,對昨激戰整日的戰況,口辭一片樂觀,湯將軍在羅副長官面前,態度更樂觀,認為戰事近尾聲。但胡司令官在高魁元軍長電話中得知:「戰事仍然在激烈進行中,形勢相當嚴重。」胡司令官,突覺千鈞在肩,即赴前線鼓勵官兵,英勇奮戰,全殲犯敵,獲致勝利。    結語     綜觀胡將軍自民國38年1月,徐蚌會戰失敗負傷歸來。二月接掌陸軍第二編練司令部司令官,赤手空拳,收容敗退歸來官兵,成立訓練班,啟發官兵思想,重振軍人武德提高部隊士氣。3月在江西仿效唐朝府兵制,用「一甲一兵」方法,征得十大軍,編成二個軍。同時成立十二兵團軍事政治學校,號稱「怒潮學校」招得流亡學生知識約二千人。4月策應戰況需要,兵分二路並護著怒潮學校,向廣東潮汕集結,由於軍官、幹部都接受過訓練,個個都像老師、教官。一路上一邊清剿土共,一邊操練上課,短短200多天時間內,部隊成為一支驍勇善戰的鐵軍。    從二月胡、柯二點共識中,防守東南沿海島嶼,保衛台灣安全的宣示。胡將軍心目中的戰略思考已經明朗。四月蔣總統與台灣省主席陳誠的對話,認定胡璉是防衛金門最適當人選,胡璉潛意識的邏輯制約已與金門的祥雲瑞氣相契合。五月胡璉由贛州到廣州飛台灣與省主席陳誠面商軍機,可以察知防守東南沿海島嶼,保衛台灣安全的重要。八月省主席陳誠奉命兼東南長官公署長官,隨即派總統府顧問羅卓英前往潮汕調18軍防衛金門。繼之派19軍前往金門,剛好策應右翼戰線。最後親臨戰場,幹部們大喚;「胡老頭來了!」士氣大振,盡殲犯敵,獲得勝利。事實上胡璉將軍,從重建十二兵團開始,征兵訓練,戰略佈局,全部心思意念,都以保衛「台灣反共基地」防守「金門門戶」為重心,調度大軍,親臨督戰,這場戰役勝利的桂冠非他莫屬。    戰後胡將軍受任金門防衛司令官,對金門戰地展開「文經武衛」,將怒潮畢業學生分發軍中,貫徹四大公開革新。派任村指導員,綏靖地方秩序。可見胡司令官政略戰略之宏規。另十二兵團在徐蚌會戰被共軍第十兵團葉飛、第二十八軍蕭鋒打敗,驚奇的是,金門戰役胡璉十二兵團,將葉飛、蕭鋒打得全軍覆滅。真是因果報應。
怒潮澎湃永不朽│怒潮軍事學校創立70周年誌記
*2019/06/23
    今(民國108)年,是前陸軍第十二兵團軍事學校(簡稱怒潮學校)創立70周年。     回想民國38年(西元1949年),是中華民國危急存亡之秋的關頭。那時東北、平津失陷,濟南城破,徐蚌會戰失利,共軍搶渡長江,南京、淞滬失守,廈門危急,國軍節節敗退。    同年6月15日,怒潮軍事學校在江西省瑞金縣立中學開學,由奉命重建陸軍第十二兵團的抗日名將胡璉自任校長,黃埔四期柯遠芬為副校長,來自河南省流亡學生與江西各地忠貞青年,合計約2000人,接受胡璉兵團軍官總隊和士官總隊收容改設「幹部訓練班」(代號怒潮學校)。    這些戰地青年,背井離鄉,身負反共復國建國大任,9月29日與十二兵團自汕頭出海,10月1日航渡台灣海峽,就在中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的這一天,怒潮子弟航向寶島台灣。    社團法人怒潮同學校友會理事長、怒潮一期梁懷茂,雖90高齡,仍精神奕奕,日夜為怒潮精神傳揚奔走。梁懷茂補充說,民國38年5月共軍渡長江情勢危急,臨危受命重建陸軍第12兵團的胡璉將軍,擬以浙、閩、贛邊區為基地,以屏障東南保衛臺灣。    同年8月共軍急攻贛南,怒潮學校於是與國軍第67軍劉廉一部隊經筠門嶺、尋部、吉潭出江西,自平遠進入廣東,經蕉嶺、梅縣、豐順、湯坑、揭陽抵汕頭。9月1日,兵團副司令柯遠芬將軍接任校長,合併廣東省第九行政區軍政幹校所收之閩、粵、贛邊區愛國青年。    撤退途中,第十二兵團陸續投入金門古寧頭與浙江定海的登步島保衛戰,並贏得勝利,為台澎金馬守住第一道防線。此後,胡璉兵團留守金門,怒潮學生隨柯遠芬由基隆港登陸,後至新竹縣新埔鎮,以新埔寓意「新的黃埔」,生聚教訓。    桃園市國民中學老校長、怒潮一期賴傳恩受訪回憶:「9月29日,柯遠芬校長宣布怒潮學校遷校,當天下午,全校師生在潮安縣庵埠鎮民依依不捨及熱烈鼓掌的歡送場面下,離開了所有人在大陸最後居住的城鎮,而由學生大隊先行,校部人員殿後,行軍前往汕頭。當天汕頭戒嚴,港區淨空,為了確保這一批未來反攻復國的後備軍能順利平安離境。到了碼頭,才見萬頭攢動,哭聲喊聲此起彼落,一付末世景象。搭上交通部招商局股份有限公司海辰輪,突然一陣大雨滂沱,把所有的人都淋濕了。我堂兄弟三人那時糊裡糊塗跟著上船,也不問要到哪裡。」就這樣撤出粵東,轉進台灣。    怒潮第一期學子,編組兩大隊,在新埔、關西接受鋼鐵般的軍事訓練,他們除了恪守紀律,經常協助百姓農忙外,還因學校駐紮之故,讓新埔鎮民在民國36年發生的228事件期間,倖免於難,至今仍令老新埔人感念。   梁懷茂說,怒潮學校在新埔鎮遺留有怒潮亭與設校時所建之反共抗俄精神堡壘。此外,新埔國中大禮堂建設經費,更是來自怒潮師生捐贈一日所得、校長柯遠芬由軍費籌措,以及民國39年怒潮學校與新竹縣新埔鎮公所發行中華民國第一期愛國獎券的盈餘。    可嘆忠義的怒潮軍士,卻未被國防部認可,本該比照黃埔軍校畢業的初官階級下放部隊,最後卻僅以如妾身未明「一等兵超上士」分發到金門黨、政、軍各單位,軍餉也僅支領士兵薪俸,怒潮子弟個個把苦水往肚吞。    民國38年10月胡璉十二兵團贏得古寧頭大捷。兵團改編為金門防衛司令部,胡璉兼任福建省主席,他以兵團幹部和怒潮子弟為枝幹,將金門改造成高度軍事政治動員戰鬥共同體。    民國39年9月7日,怒潮學校自新埔再遷金門水頭,改制為「金門防衛司令部幹部訓練班」。在解編前並成立福建省立金門中學,讓怒潮老師跟學員,具備教育專長、師範畢業資格等即刻投入師資教學。怒潮學生則承擔投入部隊與金門戰地政務和支援中小學教育,展開戰後重要且關鍵的金門十年建設。    撫今追昔,流金歲月悠悠70載,跟隨胡璉的「那群孩子」,如今幾乎都已是雙鬢白髮的九十老翁了。他們從江西到廣東、基隆、新埔、金門再到臺灣,從逃生、成長、結婚、生子一甲子悠悠歲月中的血淚故事,是金門戰地政務實驗時期(西元1956年~1992年),投入戰地政務基層建設的主心骨,也是打造今日金門和台灣的無名英雄。    怒潮人在紅潮滾滾的亂世,承繼「親愛精誠」的黃埔精神,再造金門海上堡壘,在紀念建校70周年的當下,金門縣府應頒贈怒潮學校老校友們榮譽縣民紀念章,向不朽的國軍英雄致敬。
烽火下建設金門 胡璉展現「出將入相」的治理長才
*2019/06/23
   今年6月22日是國軍一級上將、前金防部司令官胡璉逝世四十二周年。胡璉在石牌及古寧頭兩場戰役中挽救中華民國國祚,被敵人所畏懼,是黃埔最優秀的將領;而且,胡璉兩次接掌金防部及金門的戰地政務,不但穩住前線局勢,同時建設金門成為「人人有飯吃」、「人人有書讀」的三民主義模範縣,成為兩岸治理的典範,更是展現出胡璉「出將入相」的治理長才。    談到胡璉的戰功,除了石牌保衛戰外,金門人最熟知的就是1949年10月25日至27日的古寧頭戰役,而今年正是古寧頭戰役七十周年。    軍人都知道:乘勝追擊易,反敗為勝難,而胡璉就是反敗為勝的典型。1949年1月在徐蚌會戰中全軍覆沒的十二兵團,當年5月在胡璉的組織下,於江西徵兵重建;歷史上,有不少重新恢復番號的部隊,但卻沒有一個恢復榮譽,原因很簡單,骨幹全失、精神不再,但十二兵團卻是少數例外。就在成軍後5個月古寧頭戰役中,十二兵團和友軍協同全殲進犯共軍,一雪前恥。    由胡璉重新組建的12兵團在當年國防部的補給名單上,僅有2個軍,但實際上卻有3個軍的兵力,在古寧頭大戰前,胡璉調了所屬18軍增援金門,讓共軍錯估金門當時防守兵力,倉促發動登陸戰並因此慘敗。     十二兵團軍事政治學校(怒潮學校)校友會理事長梁懷茂指出,隨便調動部隊在當時是有殺頭的可能,但胡璉卻做到「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事後證明,由於國防部已遭共諜滲透,所有按計畫行動的國軍將領不是被殺就是被俘,而胡璉卻因不按計畫行事而屢次逃過伏擊並取勝。    還有,胡璉在八二三砲戰中逃過一劫,有人說是「幸運」,但酷愛史學的胡璉常說,人類史實為戰爭史,而「史中自有練兵治軍之道」;他從硫磺島戰史、從「隋唐演義」的裴元慶感悟到「能打不如能挨」、「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的道理;在古寧頭戰役後,胡璉全力推動金門的工事地下化,因此當共軍砲彈第一次沒打中他時,他立即就逃到地下坑道,才能逃過一劫。    值得一提的,古寧頭戰役的勝利,江西人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原來胡璉奉命在浙閩贛徵兵,但浙閩兩地的首長都拒絕配合,只有擔任江西省長的方天,因為是胡璉在十八軍的老長官,才支持他的徵兵計畫。     由於時間緊迫,胡璉未按正式徵兵程序,而是參考唐代府兵制實施「一甲一兵」的辦法,也就是每甲12戶共推一男丁當兵,而未出丁的11家則共助入伍的家屬。結果在大約一個月的時間裡,就重建了十二兵團。     十二兵團能在江西南部順利徵兵,這是因為當地不少地區曾被共軍占領過,由於見過中共土改的殘忍作風,很多人因此加入胡璉部隊。十八軍在古寧頭戰役擔任最後總攻,雖然全殲共軍,但自身傷亡也相當慘重。像「江西文獻」總編輯李隆昌曾聽金門當地人說,在古寧頭陣亡的國軍中,江西人占六到七成。因此,在保衛金門的戰鬥中,江西老鄉貢獻最大,犧牲也最大。    古寧頭戰役後,金門軍民傷亡慘重,房舍大都被毀,加上疫病橫行;有人形容當年的金門是「四缺之島」:缺水、缺糧、缺路、缺樹;然而胡璉愛民恤民、仁懷在抱,幾年之間規畫建設:植樹造林、發展教育、興修水利、開闢公路、厚植經濟,徹底改變金門人的命運,遺澤歷久不衰,因此金門人尊他為「現代恩主公」。    而胡璉治理金門、籌措錢糧,最有創意也最為人稱道的就是他的「高粱換大米」政策,既解決軍需,也讓老百姓能吃上白米飯,而釀造出的高粱酒,現在已是海內外聞名,成為金門最重要的財政收入。
「2018金門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主題演講與研討會論文摘要
*2018/11/14
  11月18日金門場第二天之摘要 主題演講 1.郭培貴(福建師範大學社會歷史學院教授):〈明代金門舉人進士的仕進狀況及其貢獻〉 明代在金門島考出去的舉人共有66名、進士有19名,他們在中央分別擔任禮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兵部左侍郎、郎中、主事、編修、給事中、都察院經歷、國子監助教,在山東、南直、雲南、廣西、浙江、四川、廣東、湖廣、江西等地分別擔任布政使、布政司參議、按察使、副使、僉事、知府、府通判、府同治、府推官、知州、州判官、知縣、教諭等官職,在不同的職位上做出了重要貢獻,有的還產生了全國性的影響。 研討會論文(12篇) 1.蔡振念(國立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蔡復一與金門同鄉交遊詩歌考釋〉 中國人重視鄉誼,所謂人不親土親,因此旅居在外,每有同鄉會及同鄉會館之設立,以連絡同鄉情誼。文人以詩文會友,同鄉之間,總會詩文酬答,或增進感情,或敘鄉思。 本文所欲細論者,為蔡復一和金門同鄉間的詩文往來,從附錄蔡復一交遊人名考中可見,在蔡復一詩集中人名可考的一百餘人中,八閩詩人佔了61位,比其它省份總計的52人還要多,可見蔡復一對同鄉情誼的看重,在八閩詩人中,金門籍共有9位,幾乎可以說當時金門有科舉功名的詩人,蔡復一皆與其有詩文贈答。本文試析論這些詩人生平及蔡復一之贈詩。 2.呂成發(福建師範大學古籍研究所特約研究員):〈論近代金石學宗師│金門書法家呂世宜的文化影響〉 清代嘉道時期的著名學者和書法家呂世宜,祖籍金門,幼年遷居廈門,自少即嗜學好古,其書齋愛吾廬中,收藏金石甚富,見有古物即傾資以求之,後赴臺講授金石學與書法,不僅為臺灣的金石學奠定了初步的基礎,也有力地推動了臺灣士大夫學風的更新,有「臺灣金石學導師」之稱。 呂世宜的書法藝術也在金門書壇留下了實實在在的印跡,其身受當時學術氣氛所感染,流傳後世的作品大多以金石和書法方面為主,在古文、文字學的領域水平頗高,各體書法兼長,不難看出呂世宜在書法藝術的實踐上,為清代中期臺灣文化的發展,以及臺灣、大陸之間的文化融合,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而清代道光、咸豐以後的金門書家,受呂世宜書藝影響的亦不在少數,對於臺灣清末和日據時期的書壇皆具有重要影響。 3.甯國平(金門縣政府參議):〈浯江舉人林豪東渡臺陽詩文及行止探究〉 林豪一生著述極豐,以「浯江詩人」自居。楊雲萍在所著《臺灣史上的人物》一書中,嘗謂:「宦遊來臺的大陸人士,每有關臺灣的著述,只若以著述的數量論,林豪當被推為第一,至少他是數量最多的一位」,並將林豪列為120位臺灣史上的人物之一。林文龍認為清代往臺灣發展的科舉人物,知名度甚高的有兩位,其中之一就是林豪,渡臺後成為豪族門客。 本文主要探討林豪於同治年間,離鄉背景,首次東渡臺灣頭尾七年的行止及其詩文。林豪寓居臺灣的期間,曾多次來回遊歷北中南各處風景名勝,留下可觀的臺陽草上100首、臺陽草下98首,記述、分析這些紀遊詩、感懷詩、詠史詩的詩作年代及其背景意義,重建林豪書寫臺灣經驗實景,期有助於了解清末浯江舉人林豪東渡臺灣的時代背景及難辛歷程。 4.洪瑛鈞(國立金門大學都市計畫與景觀學系助理教授):〈島嶼生態博物館之可行性研究│以金門島為案例〉   金門因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歷史發展保留了豐富的古蹟文物、傳統聚落、軍事遺跡及自然資源。本研究探討將戰地、生態、閩南與僑鄉文化串聯成一座生態博物館之可行性,期望透過生態博物館之理念對金門在地文化進行保存與傳承。 本研究以金門全島做為生態博物館之可行性為題,經由文獻回顧與專家訪談,本研究整理出4大指標構面、34項影響因子,再透過專家訪談方式擬定出一份初步問卷,接著採用模糊德爾菲法,來篩選金門做為生態博物館之可行性評估項目,最後透過AHP層級分析法確立金門生態博物館各面向權重,並建立一套金門島做為生態博物館之可行性評估架構。研究結果顯現各評估因子對於金門島做為生態博物館之權重關係,生態與閩南依舊是金門現在或未來的發展主軸,而僑鄉色彩逐漸消逝,在金門唯有洋樓建築最能凸顯僑鄉風采與喚醒祖先下南洋艱困的記憶,戰役文化則隨著兩岸的和平關係原有十萬大軍的榮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觀光導向的發展,無論是軍事博物館的參觀行程或是坑道、軍事據點與砲堡的軍事體驗活動,戰役文化的價值仍待提升。 5.吳東憶(北京開新創意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邊境小鎮烈嶼│未來城鄉與地方產業之永續發展〉   未來城鄉將受到全球化、科技發展與人口結構等重大推力改變而影響,同時如能給予未來城鄉永續發展的願景,並打破傳統思維的阻力,可望為城鄉發展打造一個充滿想像與希望的未來。   烈嶼鄉為金門縣唯一的離島鄉鎮,自古即有扼制閩海、屏障金門的地理優勢,距離中國大陸只有5000公尺。早期雖因戰略地位重要,有12000名官士兵駐守,故而發展出以服務軍人為主的家庭店家經營模式,但隨著兩岸關係改變,目前僅剩500名官士兵,常駐人口大幅下降,至今雖還能保有多數既有之原始生活風貌以及自然景觀,但如何讓烈嶼鄉在未來城鄉發展趨勢的巨流中能脫貧換骨而出,是當今所需面臨的課題。   未來烈嶼的城鄉發展願景是打造烈嶼成為兩岸傳統產業轉型、提升、創新與永續的新典範示範基地,讓這個邊境小鎮不再只是邊境,而是可以延續過去的歷史地位的精緻小鎮。從永續城鄉空間發展模式策略規劃,導入未來發展情境與議題,並結合地方產業從保價收購到跨界經濟的產業翻轉創新思維,將烈嶼蛻變成為一顆發光發熱的耀眼觀光休閒島嶼。 6.蔡志堅(閩南師範大學閩南文化研究院博士生):〈慢城金門:一個「天地靜好,歲月無聲」的架構想像〉   金門解嚴後,在民主自由經濟運作下,居民需要怎樣一個金門,既要繁榮又要寧靜,杜拜、港、澳、星論述各有良窳,當財團巨大資金主導時,缺少在地各自發性全民參與與實踐,宜居宜遊自然受到考驗,如何永續?尋找因地制宜且可行成功案例來參考之必要性,刻不容緩。   「慢城是全球都在找的那種生活環境,意味著遠離現代,回到永續的生活。」國際慢城組織於1999年由四個義大利小城鎮發起,所倡導之國際慢城憲章以保護環境、當地風俗、文化資產、推行健康飲食等主張,提出慢城認證涵蓋七大面向、八大公約與72項指標。至2017年止,全球已有30個國家,213個城市通過認證。臺灣自2014年起迄今,已有花蓮鳳林、嘉義大林、苗栗的南庄與三義獲得慢城認證。 本文擬說明「國際慢城憲章」在臺灣施行情形,並以金門某一鄉鎮做為對照,試圖建構參考指標,深信當每個人都熱愛自己土地成為共識,自然連結文化、人群、物產、地景成為永續的可能。 7.鄭有諒、袁興言(備役將軍、國立金門大學建築學系副教授):〈1949年之後金門軍事工事建築之探討〉 金門做為1949至1992年的國際冷戰前線區域,曾歷經史所未見的高度軍事化統治及社會控制。而自解除戰地政務之後,金門軍事建築群已失去了當初的備戰機能,而被認為具有申報世界遺產潛力。金防部也逐步減少駐軍人數並退出既有軍事據點。在此一研究時勢之下,本文選擇1949年以後為探討時空,應用近年解密的軍事公文檔案,與既有的口述戰史相互對照。或能以空間歷史研究方法,為金門軍事建築文化資產保存價值的討論提供更有歷史真實性的基礎。 8.吳啟騰(金門環境教育學會理事長、閩南師範大學博士生):〈金門古河道環境變遷與生態文化探究〉 金門古河道位於金門島中央部分,目前大部分為金門國家公園之所在地,其地質地貌變化非常複雜,可代表金門地景變遷之歷史痕跡。金門早期原本是林木蒼鬱之美麗仙洲,然因受歷代兵燹之苦,且濫砍濫伐的結果,使這一帶地質成為一片寸草不生的紅土臺地與丘陵。由於時代及環境變遷,自1950年後,政府全面植樹造林,從綠化金門到美化金門,現已綠樹成蔭,儼然成為一座美麗的森林遊憩區。由於這一帶的地景生態環境快速變遷,且深受人類活動之干擾,呈現「人與環境」的動態軌跡與生活經驗,對金門未來發展影響甚大。   本研究希望透過研究者的經驗與相關文獻之回顧,探究金門古河道一帶環境變遷的特殊性,並從環境變遷過程中,對金門古河道「人與環境」互動下之演變提出看法,主要研究目的有三:一、探究金門古河道的分布區域與地理環境;二、探究金門古河道環境變遷與生態文化演變;三、探究金門古河道村落社區發展與自然生態。 本研究成果可做為未來金門環境與文化發展的參考,並在相關單位的規劃與建設,具有繼往開來之省思與維護,進而做為金門未來建設的與永續發展之重要依據。 9.吳綱立(國立金門大學都市計畫與景觀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建構供給導向的生態公交引導發展模式來促進金門城市區域的永續與緊湊發展〉 本研究採用緊湊型城市的觀點以及融合過境投資和社區發展的概念(以供給為導向的方法),通過整合BRT  TOD和生態社區發展的概念,提出了BRT綠色交通導向發展(TOD)模型。為了促進快速增長(或轉型)城市和地區的可持續發展,採用加強經濟高效的公共汽車快速交通系統與社區發展之間聯繫的觀點,並利用目前正在遭受城市化和蔓延的金門-一個轉型島嶼地區-做為一個經驗案例背景,本文將明確解決所指出的研究問題。通過採用涉及跨國案例研究、預測、GIS空間分析、問卷調查、層次分析法(AHP)和深度訪談等研究方法、本研究提出了一種具有成本效益的Green-TOD規劃模型,基於建議的新興島嶼地區BRT系統,將根據幾種情景對擬議規劃模型影響的研究區未來城市發展模式和人口分布進行模擬和分析,並將實施擬議的綠色TOD規劃模型以及相關社區發展的關鍵技術,希望促進正在研究的島嶼區域的緊湊和可持續發展。 10.江柏煒、陳成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教授兼主任、閩南師範大學博士生):〈匠藝知識的在地實踐:金門大木匠師翁水千寸白簿與營造禁忌之研究〉 做為文化的載體之一,金門的傳統建築是家族主義象徵,再現了天地人之間和諧共生的哲學,是生活、生產與再生產的真實場域,其建築美學與藝術表現也是地域文化的重要面向;其中,匠師及其建築匠藝是最關鍵的知識實踐。 本文以金門著名大木匠師且於2016年榮獲文化部大木作技術保存者的翁水千(1937- )為例,討論其建築匠藝的養成及其實踐,並探究金門地域建築的哲學與知識。首先,探討師承自盤山翁氏大木匠師翁德定、翁金玉派下的翁水千匠藝之養成過程;接著通過他所謄寫及繼承的《翁德定寸白簿》的文本分析與實例比對,了解傳統建築的尺寸計畫,特別是吉凶所繫之空間關係,進而闡述匠師的設計匠藝;再者,從營造禁忌的面相,了解大木匠師的空間布局與空間倫理,進而闡述金門傳統建築的文化內涵;最後,從無形文化遺產的概念評價翁水千匠藝的成果。 11.卓雯雯、楊惠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博士後研究員、國立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碩士):〈無形文化遺產傳習機制之研究:以金門傳統建築匠藝傳習為例〉   本文以金門地區傳統建築匠藝傳習制度為基礎,探討在傳統工匠知識傳授需透過臨場教習及實務操作、由做中學習之傳習制度,在受到現代職場環境改變之影響下,傳統的習藝機制可進行調整以使人才培育獲得較大成效,可透過臨場實務教習及實務操作,一方面讓執業者或徒弟拜師後直接擔任助手,跟隨傳習者在營造工事現場學習;另一方面,亦可讓傳習者在技術傳習方法上更佳精進,配合時代脈動同步注入教學新理念。 12.林宜君(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博士後研究員):〈金門土水修造及瓦作技藝研究│以人間國寶莊西勢為中心〉 莊西勢,業界尊稱「西師」,金寧鄉西浦頭村人,十三歲起跟隨王振用等師傅學習土水修造技術,屬小徑工匠群第三代傳承人。其精通泥水作,深諳金門傳統民居或西式洋樓建築寸白規劃與禁忌,講究灰料調配、灰縫作工細緻;尤擅作脊鋪瓦,注重屋脊與脊頭曲線設計、分瓦路、出檐等細節。莊師傅以金門地區紅土為材,依傳統工法建造屋脊,尤其重視燕尾起翹曲線、脊頭裝飾,以脊頭圓弧尺度優美、比例大方勻稱著稱,秉持傳統古法修繕,亦保留了金門地區土水營造用詞。因傳統土水修造幾乎無繪製圖面,多數以現場實做為技術表現。職是之故,本研究採口述及影像紀錄為初步紀錄方法,再將口語表述及現場指認轉而繪製成西師營造步驟,做為土水修造匠藝保存的一種有效研究方法,繼而成為匠藝傳承基礎資料。
「2018金門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主題演講與研討會論文摘要
*2018/11/12
   11月17日金門場第一天之摘要 主題演講 林明德(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建構地方學的一些思考││以彰化學與金門學的對照為例〉  1977年,臺灣掀起一場鄉土文學論戰,針對過度西化現象進行批判與反思。1980年代,後殖民思潮蔚為趨勢,主體意識逐漸浮現,引起一些學者諦視在地人文,積極搶救瀕臨滅絕的民俗藝術。臺灣解嚴(1987),各縣市政府紛紛提出文化策略,以凸顯其區域特色。於是,金門學、宜蘭學、南瀛學、彰化學……相繼推出,成為顯學。  本文特別列舉彰化學與金門學,對照分析,一窺其建構地方學的用心。前者從1970年代迄今,仍在進行的文化工程,範疇涵蓋宗教、歷史、地理、民俗、文學、傳統建築、傳統表演藝術、傳統工藝美術與飲食文化等面向,相當程度詮釋了彰化三百多年來,豐饒多元的文化資產底蘊;後者於1996年推出《金門學叢刊》,為金門學發聲,五年之間出版了三十冊專著,論述面向包括宗教、歲時節慶、生命禮俗、聚落族群、文學、戰爭等。2006年,金門縣文化局委託學界舉辦兩年一次的金門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至2016年共有六屆,論文與專題演講124篇,涉及的面向包括歷史、信仰、文學藝術、聚落家族、經濟、軍事、僑民等,既開拓國際視野,也深化論述,為地方學注入新血。  個人覺得,為尋找地方學的永續經營,將資源回饋地方,並轉化為社區總體營造的活力,以彰顯地方學的積極意義,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研討會論文(10篇)    1.徐威雄(馬來西亞博特拉大學外文系高級講師):〈楊忠禮與興華中學〉    楊忠禮祖籍金門,馬來西亞當代企業家與巨商,為海外華人白手起家的典型,更是海外金門人的典範。然而與其他殷商較為不同的,是楊忠禮與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深密淵源,尤其與巴生興華中學的關係,更是極為特殊。楊忠禮在當學生的時期,就參與了興華的創辨,成為創校人之一;畢業之後,長年參加校友會與董事會,積極參與母校的發展。尤其在生命最後十二年,更以創校人的身分接任興華董事長,並將母校推向高峰,成為全馬數一數二的中學,為大馬華教史的美談。本研究將全面疏理楊忠禮與興華的特殊因素,及其教育理念與實踐,藉此亦可窺探海外華商與華文教育的關係。    2.高瑞新(國立金門大學海洋與邊境管理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多元文化接受度影響因素之研究-金大學生與金門外籍配偶之認知差距分析〉 本研究旨在探討金門大學學生對外籍配偶(包括中國大陸)的多元文化接受程度及其影響因素,以及大學生與外籍配偶在本研究變項上的認知差距。為達本研究目的,本研究以問卷方式獲得金大學生與外籍配偶之研究資料,並以t檢定、單因子變異數分析和階層迴歸分析進行統計,研究發現如下:首先,本研究發現大學生對外籍配偶的刻板印象是正面的。此外,金大學生對外籍配偶的多元文化接受度也很高。然而,藉由對金大學生與外籍配偶之認知差異分析,本研究發現除偏見外,兩者對其他變項的認知均存在顯著的差異性,且大學生的認知程度高於外籍配偶。其次,關於接觸經驗,只有直接接觸才會對外籍配偶的社會距離產生重大影響。第三,本研究結果也證實了刻板印象和偏見對其社會距離有顯著影響的假設。再者,本研究結果顯示,大學生對外籍配偶的刻板印象、偏見和社會距離對其多元文化的接受度具有積極的重要影響。透過本研究發現,期望能幫助讀者正確認識多元文化的意涵,幫助金門民眾改善其對外籍配偶之刻板印象、偏見和社會距離,以促進金門成為真正的多元文化社會。    3.紀博棟(國立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兩岸主政者更替與金門小三通入出境人數變化之分析〉 兩岸主政者對兩岸關係發展扮演非常重要角色,因此主政者更替,可能影響兩岸有關政策之擬定。其中,兩岸交流是否可能受影響,是非常值得觀察之研究主題。而金門小三通往來是觀察兩岸經貿等交流變化之一種特殊重要指標。因此,本論文在實證研究途徑下,採統計數據與圖形等有關分析研究方法,探討兩岸主政者更替期間(馬英九前總統與蔡英文總統、胡錦濤前主席與習近平主席,以及胡錦濤前總書記與習近平總書記),金門小三通中入出境人數之各項數據變化。主要研究發現為無論是臺灣主政者總統、中國大陸主政者國家主席與中國大陸主政者黨總書記上,根據有關統計數據與時間序列變化圖等分析,基本上皆沒有明顯出現向上或向下變化之轉折趨勢。此可能顯示在複雜兩岸關係發展中,金門與中國大陸持續穩定交流,金門堅守穩定和平之特殊重要性。綜合而言,金門小三通在本論文所探討研究期間之兩岸經貿等交流仍屬正常發展。此研究結果對於未來兩岸政經關係與金門政經發展提供幫助。    4.閻亞寧、簡雪玲(中國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金門聚落保存呈現的價值〉    金門於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了百餘處的傳統聚落建築群及其承載的生活型態,是一項活的文化遺產十分珍貴。近年政府與民眾合作,積極推動了各項聚落保存工作,目前仍持續進行中。  本文以金門聚落保存的歷史進程為背景,探討基於聚落價值評估與加值呈現的保存政策,在金門的執行機制,從而提出檢討與建議以為總結。    5.曾逸仁(國立金門大學建築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清代金門書法名家呂世宜古厝的歷史與保存〉    呂世宜號西村,金門西村人,為清代臺閩書法名人,一生的黃金歲月盡奉獻在臺灣之書法藝文教育,被奉為金石、碑帖及書法宗師。    金門縣定古蹟東村呂世宜古厝位於金湖鎮東村聚落,為呂世宜之故里宅邸,推論為呂世宜之祖厝,興建時間至少早於清乾隆(1735-1795)中葉之前。建築內大門上方道光年間「文魁」木匾,至今仍保留,頗具歷史意義。古厝兩百餘年來一直為呂氏族人居住,20世紀初期,居住於本棟之呂明寬家族,其子呂炳坤、呂俊坤下南洋新加坡,並匯款回鄉,而後該家族遷居新加坡,此宅為族親使用至公元2000年左右而閒置至今。    呂世宜古厝為一落四櫸頭民居,空間格局、構造與材料僅為金門常見的民居建築,未有精美石材、木雕與建築裝飾,然從既存構造材料仍為清代中葉原物,將明證該年代金門民居的發展特色。20世紀初期呂明寬家族所遺留的大量僑批,則見證了金門民眾落番、僑匯的歷史。    本研究擬藉由呂世宜古厝的歷史與建築,探析金門書法名家呂世宜在臺閩與金門間的歷史與影響。從名人的文藝成就至鄉族以其為貴,分析古厝做為一名人的歷史影響而進行建築保存的思維邏輯,並從金門落番的大歷史中探究此類建築的生命史及其建築遺產的保存發展脈絡。    6.黎光長(胡志明市國家大學所屬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系系主任):〈陳長慶先生的短篇小說及其越譯問題〉    「陳長慶,金門碧山人,為金門鄉土文學作家。1966年第一篇散文見於《正氣中華日報‧正氣副刊》,在1974年至1995年間曾停筆20餘年,期間專心經營『長春書店』,1996年復出,2009年證實罹患血癌至今未癒,但仍不減其對寫作之熱情……。」至今他的作品可謂是受到臺灣讀者的歡迎,但對越南讀者還比較陌生,因此透過陳益源教授的橋樑,其作品在越南第一次翻譯與出版。  本文初步探討了陳長慶先生的短篇小說的內容和藝術問題。重點探索他的短篇小說中描述生活的某些方面,以及作品的藝術表現方式。同時,本論文從文化和翻譯的角度來探索將陳先生的作品在越南翻譯的若干問題。    7.阮黃燕(胡志明市國家大學所屬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東方學系講師):〈創傷的記憶││金門與越南文學戰後書寫之比較:以臺灣陳長慶和越南保寧作品為例〉    金門與越南,這兩個都曾經被戰爭砲火蹂躪過的地方,為兩地戰後文學提供許多創作的素材。陳長慶是金門文學的重要代表之一,而保寧也是越南改革開放後文學的著名作者。因此,本文以陳長慶和保寧兩位小說家的戰後小說為研究文本,試圖對二家的小說基點、表現手法、敘述結構、小說技巧等進行比較和分析。初步的比較成果發現,儘管兩位小說家的作品在內容和手法上有很大的不同,然而其歷史關懷、人性思索、嚮往和平以及對原鄉土地的熱愛是極為近似的。    8.石曉楓(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文學與電影中的「特約茶室」││《軍中樂園》的身體展演與空間想像〉    2014年上映的電影《軍中樂園》為鈕承澤所導演作品,以金門沙美東蕭村洋樓為主要場景,並將時間設定於八二三砲戰結束後十一年的1969年,以此鋪衍金門特約茶室中的愛恨情仇。電影部分取材來自葉祥曦以陸軍第二軍團鳳山特約茶室為本的〈軍中樂園祕史〉一文,伴隨的相關文字結集則有彭雁筠《軍中樂園》(臺北:時報出版,2014年)一書。    本文意在探討軍中樂園做為一剝削女體、侵佔女體的場域;軍隊做為一規訓男體、鍛鍊男體的特殊空間,在電影與文學作品中如何被呈顯?其中身體的被踐踏與反踐踏,又如何形成影片的敘事張力?除此之外,在影片公開放映後,金門籍作家陳長慶亦曾撰就〈虛實之間的差異││「軍中樂園」的時代背景及原貌〉一文,駁斥影片中「受刑人」及「未成年」身分的悖離史實,凡此爭議亦體現出《軍中樂園》電影塑造身體奇觀的商業考量。論文欲由此論述《軍中樂園》電影與相關文字所呈顯身體展演的諸種爭議性。    9.游文福、楊惠玲(國立金門大學華語文學系助理教授、副教授):〈金門之語言與文化互動舉隅〉  過去從歷史、社會的角度去詮釋金門的文化現象,本文則以金門為考察對象,從語言的角度切入,探討這些文化現象與語言之間的互動。本研究顯示:一個地方的文化,包括其歷史、政治、人文思想會在語言裡留下印記,尤其是詞彙;另方面,語言也會影響文化,人們可藉由具有諧音作用的圖像與文字去創造物質文化。就漢語而言,文化對語言的影響總是體現在詞彙上,而語言對文化的影響則總是體現在語音和文字上。    10.陳書毅(國立金門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級專案教師):〈寨子房:金門新式合院的設計研究〉    金門的傳統合院建築受到歷史的驅動下,濃縮了閩南和僑鄉等文化因子,然而在現代化的傳遞過程中,已然發生幾波從傳統過渡到現代營建的風氣。可以理解在地方住宅的樣式選擇上,從閩南合院與洋樓的混合、加入鋼筋混凝土仿木構和加強磚造的結構性變化,使得金門縣政府提供之標準圖和國民住宅、鄉村新住宅、販厝、農舍等類型的多數生產均受到引導和制約,甚至在近二十年內產生以翹脊、斜屋頂和外廊等簡化特徵,做為現代金門建築風貌規範的片段表徵。    住居的型態往往取決於其背後整個歷史、社會涵構的推動力量。可惜的是,金門民眾長期倚賴臺灣都市集居的價值觀與意識形態,以及營建方法,呈現對於住居喜好上的依賴性格,業主與建築師均缺乏地方小住宅的自明性探討。本研究即透過地方歷史的爬梳和理解,做為一個階段性的住居形式的類型轉化,並提出以成功(陳坑)新型態的實驗住宅案例,以做為金門小型住宅的設計研究芻議。
「2017閩南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9月22日金門場
*2017/09/21
主題演講(1篇)與研討會論文(16篇)之摘要   【前言】   陳益源(成功大學特聘教授、「2017閩南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計畫主持人)   金門縣文化局2003年策畫舉辦了首屆「閩南文化學術研討會」,2007年舉辦第二屆,之後每二年繼續舉辦,迄2015年止已有六屆,學術研究成果十分豐碩,充分突顯出金門閩南文化研究的諸多特色。   今年金門縣文化局第七屆「閩南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定於2017年9月22日至23日在金門及漳州召開,由國立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承辦,並邀請國立金門大學華語文學系、閩南文化研究所,與閩南師範大學閩南文化研究院、福建省閩南文化研究會共同合辦,以豐富其內容,擴大其影響力。我們相信「2017閩南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的成功舉辦,必可使金門繼續成為國內外學者閩南文化領域研究成果發表的重要園地,以及閩南文化跨領域研究交流的重要平臺。   本次研討會邀請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香港、中國大陸和金門、臺灣等地的學者專家出席,分臺南場、金門場、漳州場,接力舉辦,內容精彩可期。現在我們特別提供「金門場」1篇主題演講與16篇研討會論文之摘要,「漳州場」1篇主題演講與15篇研討會論文之摘要,讓《金門日報》讀者諸君先睹為快。   主題演講(1篇)   鄭振滿(廈門大學歷史系特聘教授):〈閩南祠廟碑銘中的國際網絡〉   在閩南各地的祠堂和廟宇中,現存大量涉及海外移民的碑刻和銘文。這些祠廟碑銘反映了閩南地區與海外世界的廣泛聯繫,展現了以閩南為中心的東亞國際網絡。深入解讀這些碑銘資料,不僅有助於揭示東亞國際網絡的建構過程與運作方式,而且有助於探討近代閩南僑鄉的社會變遷。   一、國際網絡的建構過程:明清之際,在東南亞的爪哇、呂宋等地,已經形成較大規模的閩南人移民群體。他們積極參與原籍祠廟的修建與儀式活動,形成了國際性的社會文化網絡。清代中期,海外移民與原鄉的聯繫受到限制,開始在東南亞各地創建祠堂和廟宇,但仍作為鄉族組織的成員,參與原籍祠廟的修建與儀式活動。晚清民國時期,海外移民可以自由出入境,不斷拓展與僑鄉社會的聯繫通道,建構了多層次、多元化的國際網絡。   二、國際網絡的運作方式:閩南人在海外的生存與發展,主要依賴於同鄉同族關係。東南亞各地的閩南人聚居區,都有同鄉同族的祠堂、廟宇與公共墓地。這種遍布東南亞的閩南人鄉族組織,構成了國際網絡的基本載體。以廈門港為中心的海外貿易與航運業,提供了國際網絡的聯繫通道。往返於僑鄉與海外的水客、信使和神職人員,促成了國際網絡的有效運作。   三、閩南僑鄉的社會變遷:閩南地區的祠堂與廟宇,大多是同鄉同族的自治機構。海外移民參與原籍祠廟的修建與儀式活動,強化了閩南僑鄉的鄉族自治。晚清民國時期,海外移民進入閩南祠廟的董事會,或是組織海外董事會和基金會,逐漸獲得僑鄉事務的主導權。在閩南祠廟碑銘中,有不少海外移民制定的鄉規民約,推進了僑鄉社會的現代化進程。   研討會論文(16篇)   1.陳家煌(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金門詩人林樹梅詩文中的臺灣風物書寫〉   金門人林樹梅(1808-1851),其父為福建水師副將,一生兩次來臺,曾任鳳山縣令曹謹幕僚,擅詩,著有《?雲詩鈔》。林樹梅雖無功名,卻因胸中見識不凡,詩文俱佳,深受周凱、高澍然、曹謹、林則徐等名宦學者稱許。林樹梅與臺灣淵源極深,年少時曾隨水師將領的父親駐防臺灣,又與開澎進士蔡廷蘭同為周凱門生,第二次來臺時任鳳山縣令曹謹幕賓時,從鹿港登臺到步行至鳳山縣時,以詩文記述當時臺地風物,並以實務角度看待臺灣相關風土民情。其職雖為鳳山縣令幕賓,卻在詩中展現對臺灣的深厚情感,其詩也多歌詠鳳山縣風土及曹謹政事。本文即以道光年間林樹梅歌詠臺灣之詩歌為研究課題,探討金門人林樹梅蒞臺情況及詩作內容,抉發出道光時期異地閩人如何看待臺灣這塊治理已久的海外疆域。以詩文證史,兼涉當時曹謹政事及鴉片戰爭時臺人如何應對的金門人林樹梅的觀察,並討論林樹梅如何使用詩文及策論,提出治理之策而應用在逐漸富庶的海外臺灣。   2. 江柏煒(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教授兼主任):〈金門的宗祠建築及其祭祖儀式:兼論文化遺產價值論述〉   金門地方族譜的考察中發現,大規模的移民發生於13世紀中葉至14世紀初之間。到了14世紀後半左右,金門島大致上已出現至少61個宗族血緣聚落,初步奠定了今天島上自然村的規模,其中以陽翟(陽宅)、汶水(後水頭)、西倉(西村)、平林(瓊林)、後浦最為繁盛。有明一代,金門的宗族禮制逐漸完備,宗祠建築大量出現,明洪受的《滄海記遺》(1568年)及清林焜熿的《金門志》(1836年)顯示了宗族發展的基本情況。   本文擬以宗族建築及其祭祖儀式為主題,探討金門社會文化的核心組成。首先說明明代以降宗祠及其祭祖禮制的建立與發展,包括繼承自朱熹《家禮》的《大明集禮》到《大明會典》中關於宗祠及其祭祖禮制的演變;接著,在田野調查的基礎上說明金門宗祠建築的分布與特性;再者,引介金門現存的祭祖儀式及其相關活動,以此說明金門地方傳統中關於宗族社會與空間的基本特性。最後,從文化遺產保護的觀點,闡述其核心價值。   3.鄭莉、邵文琪(廈門大學歷史系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江聲報》廣告與廈門地方社會(1945-1949)〉   本文主要依據 1945-1949 年間的《江聲報》廣告資料,考察民國時期地方報紙的廣告內容與傳播方式,探討報紙廣告與地方社會的互動關係。《江聲報》作為近代廈門發行量最大的地方報紙,每天約有180則廣告,其中社會類廣告往往佔有較大比重,而商業類廣告並不佔有主導地位。可見此類報紙廣告偏重於社會教化功能,不同於一般的商業性報紙。《江聲報》的讀者主要是海內外各地的閩南人,其廣告形式與傳播方式注重海外因素,具有明顯的僑鄉社會與閩南文化特色。從《江聲報》廣告可以看出,由於受到外來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影響,近代廈門的衣食住行、休閒娛樂乃至婚姻觀念,都發生了潛移默化的改變;僑匯業、航運業及近代教育事業的蓬勃發展,促成了廈門社會生活環境的改善;華僑社團積極參與僑鄉公共事務,不僅推進了僑鄉建設事業的發展,而且強化了海內外鄉親之間的社會文化聯繫,促成了僑鄉社會的國際化進程。   4. 吳鳳嬌(閩南師範大學商學院教授):〈閩南文化的當代價值分析〉   閩南文化是以閩南方言為特徵,在傳承中華文化中而形成、發展,具有共同思維意識、風俗習慣和生活方式的區域文化。作為中華文化體系的一個重要分支,閩南文化中重視德育、聚群而居的群體意識、維繫祖根的意識等具有重要的當代價值。同時,在挖掘閩南文化的當代價值的同時,要處理好傳統和現代之間的關係。   5. 董群廉(金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金門人口外移因素的探討(1522-1949)〉   中國人口移動,自古已然,而於近代尤其興盛。對於中國人口遷徙的學術討論論著頗多,例如陳達論中國人口移出之原因有四:一人口壓力和旱災饑荒所形成的推力;二環境因素:如近海及良好港口等;三精神上因素:移出者普遍精力充沛和有冒險精神者為多;四支配的力量:追求較高的所得。或論中國本土的災荒、治安……等種種問題所造成的推力和殖民地工商業興盛,需要大量勞工,所造成的吸力,兩者配合引發中國近代人口的大量外移。相較之下,探討金門人口外移因素的論著就寥寥無幾。金門人口的外移與中國人口外移有其共通性,但也有其特殊性。共通性包括土地承載人口的壓力和災荒等等,但金門獨特的因素如異族意識、傳染病、失業、抽丁……等等,本文將逐一剖析說明其原委。   6. 陳慶元(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論蔡復一與曹學佺的交誼——兼及文人交遊研究的若干問題〉   蔡復一與曹學佺都是萬曆二十三年(1595)乙卯科二甲進士,蔡年二十,曹二十二,年齡相近,又同為福建人,他們之間結下深厚的情誼。蔡復一入仕三十年,拜比部郎,中年以後,擢湖廣參知,備兵澧陽,遷山西左布政使,以兵部右侍郎為貴州巡撫,擢少司馬總督黔帥。於軍中病卒,贈兵部尚書。蔡復一著有《遯庵詩集》、文集、駢文集,但其一生的精力主要在政務,除了駢文之外,詩文名聲不甚著。曹學佺初授戶部主事、南京添注大理左寺正、四川右參政、按察使,以事降二級歸,居石倉園十年,天啟初起廣西右參議,以撰《野史紀略序》,遭嚴譴歸,家居二十年。曹學佺一生主要的成績不在於政務而在於著書立說,曹學佺除了百餘卷的詩文集《石倉全集》外,還著有《大明天下一統明勝志》、《石倉十二代詩選》等,總計2000餘卷。   蔡復一與曹學佺的情誼,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同年的情誼,二是文友的情誼,三是報效國家的情誼。文人交遊的研究,就研究題目的設計而言,有主有從,「蔡復一與曹學佺的交誼」,主體是蔡復一,客體是曹學佺;如果題目兩人的順序倒過來,主客關係也相應倒過來。研究者對主方更加重視是應該的,但對客方也必須有深入的了解。相應的,對主客雙方的相關文獻都必須有所掌握,只掌握主客的其中一方,是不夠的。交遊研究,交往的時、地、事是最基本的要素。還必須重視他們相互交往的文學作品,尤其是相互唱酬的作品。既然是交遊,有沒有存在主客雙方相互影響、或某一方影響另一方的問題;所謂影響,包括政事主見、文學主張、生活情趣等等。總之,文人交遊研究的相關內容是很豐富的。   7. 林幸慧(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21世紀中國大陸新編戲曲中的臺灣人形象——從高甲戲《大稻埕》說起〉   戲曲是敘事文學,「他者」的建構是永恆存在的命題。隨著兩岸局勢張弛,兩岸創作者對對方的想像亦直接受到影響。   21世紀以來,兩岸情勢有較為明顯的起伏,「臺灣人」也一度成為舞臺上的熱門形象。有趣的是,儘管在此地的想像中,對岸是鐵板一塊;然而,因所在地文化環境之差異,不同劇種的創作者對「臺灣」與「臺灣人」其實有不同想像,從京劇、桂劇(廣西)到福建諸劇種,所呈現的臺灣形象大不相同。高甲戲《大稻埕》是近期此類「涉臺」作品中最值得討論的一部,本文試圖由《大稻埕》出發,回溯此類「涉臺」劇作的歷史與演變,提出一己之觀察。   8. 裴光雄(高雄大學東亞語文學系專案助理教授):〈越南北部區域閩南民間信仰的變化之研究〉   越南北部閩南民間信仰出現於十六世紀末,包括:天后信仰、關公信仰、保生大帝信仰、神農信仰、花公信仰和月老信仰。這些信仰是由閩南商人來越南做生意帶來的。經過數百年在他鄉流傳,由於生活環境改變、政治制度變動,特別是十八世紀末和二十世紀中葉,越南社會有了很大的變化,使這些信仰有了很多變化。其中有些信仰還面臨了失傳的窘境。如:花公信仰、保生大帝信仰和神農信仰。其他的如天后信仰和關公信仰雖然還存在和發展,但是其內容也有了很大變化。   本論文主要討論越南北部區域閩南民間信仰流傳及改變的原因,同時也討論越南國家政策及當地人民對這些民間信仰的影響。   9.黃聖松(成功大學中文系教授)、黃茱珺(金門大學觀光管理系助理教授):〈臺灣籤詩籤解閩南語用字析論〉   本文分析金門廟宇「六十甲子籤」籤解使用閩南語詞彙情況,將之分為「訓用字」與「借音字」二類。「訓用字」係指借用同音或音近之漢字以表閩南語音詞彙,字音與字義關聯較緊密,往往一望可知其意涵。「借音字」即借用擁有相同或近似讀音之漢字,賦與該字實際閩南語意義。「訓用字」部分討論「亡」、「緊」、「過」、「少可」、「小許」、「起倒」、「顛倒」、「彷徼」、「拖尾」、「望想」、「定著」、「不雅」、「順序」、「有著」、「按住」等13則共15詞,「借音字」則討論「援」、「允」、「呆」、「謹」、「固」、「皆」、「員」、「小」、「投枝」、「到」、「成」、「才」、「隋」、「坎可」、「因」、「殺人」、「正」、「晚者」、「套」、「有原」、「夥記」、「方殺」等22則,二者總計35則。   10. 吳曉芳(閩南師範大學閩南文化研究院教授):〈臺灣青年語言能力、母語認同情況調查報告〉   本文調查了當代臺灣大學生及其父輩、祖輩的語言能力與母語情況,發現:1.臺灣鄉土語言政策及方言母語的「國家語言」定位並未影響國語的功能與地位,也未提升臺灣當代青年的語言能力和方言母語認同。2.臺灣方言母語能力一代不如一代,方言母語呈現弱化趨勢,喧囂塵上的「臺語」熱潮更多的是政治上的造勢與考量。   11. 林登順(臺南大學國語文學系教授):〈臺南歸仁區玄天上帝大戰童子軍建廟傳說述論〉   廟宇是民間信仰的中心,也是漢人社會形成的重要指標,隨著漢人大量移民來台,村莊基礎愈形穩固安定。藉由民間傳說的探究,可挖掘出於民間信仰下所蘊藏的豐富內涵。而這些內涵反映出人們表達情感的方式、與自然宇宙的倫理關係、也是建立禮教秩序人倫社會的基礎,除了見證著歷史發展與文化演進的價值,更是臺灣社會和諧穩定的力量。   「武當山上帝廟」是歸仁區大潭林仔邊、武東和窩仔底部落的信仰中心,主祀開基玄天上帝,創建於乾隆廿六年建廟傳說,大廟旁邊有一座「童子軍廟」,兩座廟有互爭靈地建廟之精彩傳說│玄天上帝大戰童子軍的故事。   廟宇風水信仰,表面看似神明爭戰,其實更是人們生活的反映。除了風水寶地,增強神聖空間的靈力外,背後更有多層移民社會,先來後到的競爭與融合,透過神明建廟傳說,或能更加瞭解漢人移民過程的艱辛與社會和諧的潛藏意識。   12.黃文車(屏東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副教授):〈巡狩南洋的王爺:新加坡王府大人信仰文化初探〉   明清以降過番南洋的閩南華人通常會帶來家鄉神祇,最後形成一個地方社區的信仰中心,這當然包括閩南王爺信仰的南傳;當閩南王爺隨著先民移居新馬後,也會因為空間位移與時間遞嬗後面對不同環境與文化而產生變異,因而產生在地集體記憶。   本論文主要聚焦於新加坡王府大人公(王爺)信仰文化研究,目前可知新加坡華人廟宇中供奉的神明約有226種,多數以來自原鄉的顯神為主,但也可以發現如順興古廟的洪仙大帝、七福宮的七星大帝,或是水江廟的張夫人及正義將軍等在地化神祇;而其中約有23姓王府大人。這些巡狩南洋的王爺,未必具有「瘟神」或「行瘟」的特質,反倒以派藥醫病、慈善救助等活動進行巡狩神職;此外更透過慶典儀式的彼此參與串聯,藉以凝聚社區情感並維繫傳統信仰文化。   13. 林德順(馬來亞大學馬來西亞華人研究中心主任):〈離散神祇:吉隆坡威鎮宮研究〉   根據記載,在1872年吉隆坡內戰時,葉亞來的部隊曾經與敵軍在吉隆坡一座華人公冢外緣發生激戰。按照地理位置的描述,相信這是吉隆坡八打靈山一帶的華人義山。那裡目前已經是吉隆坡茨廠街旁的默迪卡體育場和精武體育館,是不復有早年華人義山的痕跡。唯當地的一座廟宇「威鎮宮」可能尚存丁點的訊息。   根據田野考察和文獻資料顯示,這座廟宇是早年福建義山里的大伯公廟擴充而來。後來法主公與觀音先後被引進廟裡取代大伯公為主祀神,廟的神靈功能自此開始超越義山土地保佑,其祭祀圈也隨之在吉隆坡閩南乃至華人社群裡擴大,人們也開始稱呼此廟為「法主宮」或「觀音亭」。二十世紀伊始,廟宇重建並正式立匾定名為「威鎮宮」。隨後英殖民政府憲報公告把該廟劃為吉隆坡福建人的法定宗教場所,歸雪蘭莪福建會館管理。該廟的主持從早期的菜公菜婆到轉為佛教僧侶負責,1938年或之前從「觀音亭」改稱為「觀音寺」。目前這一廟宇內供奉著釋道兼有的各家神佛,平時由雪隆福建會館職員負責管理,每年進行兩次佛教法會,逢初一、十五免費招待信徒素餐。   威震宮這一路發展已歷經百年,它見證了吉隆坡福建人的離散經歷,廟宇內的神祇也隨著信徒的漂泊遠離故鄉。如今這些廟宇的歷史、神祇、器物、建築特色皆已成為重要的文化古蹟,如何探索廟宇裡的史料、廟體的保存和保持方法和與新一代介紹此文化古蹟,成為當前研究威鎮宮任務中的重中之重。   14. 陳耀威(陳耀威文史建築研究室主持人):〈爪哇唐人鎮深宅大院││拉森閩南民居初探〉   拉森是印尼東爪哇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卻集中了上百座的華人大宅院。華人遷居拉森可上朔自明代,較規模始於清初。鹽業的發達與優越的地理環境,使得爪哇富商選擇拉森為安宅立世之地。不像其他城鎮華人建店屋/街屋為主,拉森華人建的都是高牆圍合的大宅院,大街坊的唐人鎮也逐漸形成。大宅院的曲面屋頂和燕尾翹脊反映閩南建築的移植,S型瓦和深披簷透露對荷屬殖民地風土的適應。本文試圖探討拉森唐人鎮裡特殊的閩南民居的建築空間類型。   15. 林正珍(中興大學歷史系教授):〈成為馬來西亞人:新山華人移民社會的整合與變遷〉   本文主要是探討馬來西亞新山地區華人移民在19-20世紀馬來西亞國族建構過程中的社會整合與變遷。除移民特質、市場經濟及不同階段的國家治理特質之外,義山、華校和柔佛古廟所象徵的華人文化符號的解讀及其意義將是論述重點。   16. 區志堅(香港樹仁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旅港」的角色有利推動僑務:以旅港福建商會為例〉   香港為一個移民組成的城市,成為移民南下或移往他國的暫居地方,但不少移居者初以暫居香港,日後卻以香港為事業發展的地方,甚至長居香港,更在1842至1997年之前,不少來自中國內地移民,更與管治僑居地之港英政府合作,為香港社會文化及商業發展作出貢獻。這些自中國內地移往香港的移民,初時以血緣及地緣,經過聚居及團結,互相扶持,更發展成為同鄉商會及宗親會,宗親會成員在香港籌辦會務,他們居港之初多以「旅港」的心態,但在香港生活改善及建立固定的機構後,便以香港成為連繫中國內地家鄉及海外僑鄉社群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居港的福建人士,更務求「吾閩人僑居香港經營工商業者為數甚眾,故有同鄉會之組織,以聯繫同鄉之情誼」;另一方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視香港、澳門及臺灣人為「同胞」,但居臺灣的國民政府往往視港、澳居民為「華僑」,在香港由「同胞」組織的同鄉組織,又往往接受臺灣的用法,以「華僑」身分,發展「海外華人」及與海外「僑鄉」的連繫。   本文指出在香港一地由「同胞」組織的同鄉商貿組織及同鄉會,怎樣運用「同胞」及「旅港」的身分,以連繫海外僑鄉組織,有時身分含混,更有利於連繫中國內地及海外僑務的發展。而且,在一個被海外人士視為中國國境以外,以中華文化為主體的香港,這些居港的人士既具現代性中國人的特色,也具有西方管理制度,又是一個以中國人「同胞」為主聚居的地域,究竟在香港負責接收從中國內地移民的重要地域,在中國與海外的「華僑」交往中扮演了哪些角色?尤以在50至70年代末,中國政治不安定時期,「旅港」香港僑務組織及以同一血緣為商業網絡的組織又在中國與海外僑務上扮演了哪些角色?故本文結合文獻及口述訪問的資料,以旅港福建商會、福建同鄉會、香港晉江同鄉會及居港福建籍人士為例,表述香港一地的宗族群體的發展情況及特色,以見香港一地的宗族同鄉會及同鄉商會在連繫國際移民發展過程的地位。
印尼王氏宗親聯誼總會成立暨理監事就職
*2017/06/26
  印尼王氏宗親聯誼總會成立暨首屆理監事就職典禮於5月15日在雅加達太陽城國際酒樓隆重舉行。印尼各界名流、各大華社領袖以及來自金門縣、印尼棉蘭、泗水、麻里巴板等地的王氏宗親共千餘人前來共襄盛舉。鄉賢王振坤眾望所歸,榮膺印尼王氏宗親聯誼總會首屆總主席,王涵、王萬權則榮膺輔導主席。   於典禮上,首先由籌委會主席王立松上台致上歡迎詞,接著再由籌委會秘書王振川宣讀理監事會名單,隨後於慷慨激昂的音樂聲中,總主席王振坤登上禮臺,在籌委會主席王立松、王朝盛、王振川、王欽聰見證下,從輔導主席王涵、王萬權手中接過了印尼王氏宗親總會的大旗,此舉也象徵著印華百家姓協會從此新增了王氏一員。   王振坤總主席致詞時表示,王氏宗親聯誼總會成立是印尼王氏家族的一大盛事,今日成立宗親總會,是為了把王氏族人團結起來,讓王氏後人知曉根生之處。作為海外的炎黃子孫,我們有義務弘揚中華文化,昌明王氏先祖功德,激勵後人繼往開來。期望宗親們友愛互助、凝聚力量、與時俱進,為發揚中華傳統文化、光耀王氏先祖而努力!   總主席王振坤,1952年出生於印尼勿里洞島,祖籍金沙鎮洋山村。現職於蘇島繁榮福利有限公司PT.Sumatra Sejahtera董事長,並服務於印度尼西亞中華總商會理事會常務主席,兼任印尼雅加達金門互助基金會副總主席,勿里洞同鄉聯誼會副總主席,華裔總會理事會副主席、印尼王氏宗親聯誼總會總主席。   事業創業初期,經營糖、麵粉等小型土產生意,逐步發展,產品分銷印尼全國各地,是主要的供應商。另外,公司企業也包括白糖精制提煉廠與麵粉廠。目前與朋友合夥工業園等房地產投資,由於市場潛力很大,使其事業得以逐漸發展而有所成就。一生處世哲學以誠信為原則,互惠為優先,事業有成後應回饋社會,服務人群。   輔導主席王萬權,1943年出生於印尼勿里洞島,祖籍金沙鎮洋山村。社團服務於雅加達金門互助基金會副主席、印尼王氏宗親聯誼總會輔導主席。在雅加達開設地磚生產工廠。1995年跟瑞士、馬來西亞合股在印尼(NIRO尼羅牌)、馬來西亞新山開設工廠(SANDIMAS金山地公司),現在員工人數加上銷售人員有750多人,工廠佔地有十多甲地。也做OEM(代工),由設在越南、中國的工廠生產舊式產品,也有代工的工廠,設在印度及西班牙,目前已輸出到64個國家,包括台灣。
印尼王氏宗親聯誼總會全體理監事合影。
新加坡金門會館參加福建文化節美食展賣會
*2017/06/26
  新加坡福建會館主辦第六屆福建文化節之「美食展賣會」於新加坡天福宮對面的廣場隆重登場。   美食展賣會共有24個攤位,除了金門會館,參與的閩屬會館有惠安會館、晉江會館、安溪會館、南安會館、同安會館、永春會館、福建公會。各家會館使出看家本領,推出來自家鄉的美食,以期讓食客們一次品嚐到各式福建美食,及買到各種食材和醬料。   新加坡金門會館向來是展賣會的忠實參與者,今年也不例外,在這次的展賣會上推出芋糜、金門石花凍,還有空運自金門的麵線、拌醬與酒釀豆腐乳。芋糜的製作過程繁瑣,用料豐富,有芋頭、蝦米、蠔鼓、香菇、三層肉與豆干,及配料花生,蔥油酥與青蔥等。石花主要生長在金門海邊潮間帶岩石表面,或是石蚵、藤壺等貝類的表層上,是天然的藻類,石花含豐富的藻膠,製成石花凍,有解暑養顏美容作用。   美食展賣會開幕當天為上班日,不少市區上班族中午路過直落亞逸街時,被美食展所吸引,食客也由四面八方聞香而至。金門會館的攤位吸引很多金門鄉親的光顧,除了買東西和吃美食外,鄉親們的一句「我也是金門人」也能拉近彼此的距離。會館飲食組烹調的的芋糜在美食展賣會已小有名氣,吸引慕名而至的食客。首次在展賣會亮相的石花凍引起不少食客的興趣,許多食客們紛紛詢問石花的出處與製作方法。兩道美食均獲得食客們的青睞,短短數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   於展賣會上,金門會館也在攤位上擺設了由金門縣政府提供的紀念品供民眾索取,紀念品包括了有小書包、郵票、風景明信片、旅遊地圖等物品,這幾樣物品都是富有金門家鄉味的紀念品。會館工作人員甫一將紀念品擺設在展覽桌上,就吸引到了參展民眾的目光,參展民眾們的腳步也就駐足在攤位前,紛紛向工作人員詢問紀念品的索取方式。統計在展賣會期間,小書包與風景明信片是民眾詢問度最高且最多人索取的紀念品。   兩天的活動除了陳篤漢副主席與飲食組黃延輝主任親臨現場主持大局,其他到場協助與支持的董事包括陳佳模、黃正發、方耀明、方百成、蔡旭東、洪建國、楊素美、許國振、許振義、陳威良、林長鏢、呂立岩、黃正順、洪奕冠等人。   另外,衛生部長顏金勇受邀為福建文化節主持開幕及新書《鄉情-新加坡福建人的會館》主持發布會。此書是第一本匯集了新加坡福建會館和29個閩屬會館資料的書籍,對促進各閩屬會館之間互相了解與交流具重要意義,除了金門會館,也收錄浯江公會與文山聯誼社的介紹。
新加坡金門會館販賣攤位,觀眾踴躍支持的場面。
共 174 筆資料,第 1 / 18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0910334484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