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浦邊趙氏古厝
*2020/07/05
  兒時居住浦邊蔡永耀洋樓達二十年之久,人屋情深,自是必然;圍牆內還有兩棟大厝,一是蔡永耀雙落大厝,另一是趙氏一落二櫸頭古厝,三幢樓厝自成一區,形成一處與外界區隔的小天地。趙氏古厝與蔡永耀大厝毗鄰並排、略小一號,與吾家朝夕相鄰,也是「感情深厚」的鄰厝,屋內空間不大,但貢獻很大,值得一述。   根據家母記憶:這棟古厝是趙麗珍(俗名阿瓜)的祖輩所建,由於年久失修,還來不及鑑定與登錄為「歷史建築」,便因老舊破損而予拆除,所幸家榮弟在民國七十二年返鄉時為「他」留下珍貴的「身影」,或許是目前唯一僅存的「遺照」,茲藉報端一角「重見天日」,也讓鄉親及「住過者」回顧一番,僅就個人所知所見,將其「一生」的貢獻分述於後。   一、屋主自住階段   每棟樓厝興建之初,原意幾乎都是自住自用或提供後代子孫住居,由於年代久遠,家母僅記得年少時見過趙麗珍祖母「明姆仔」居住過,至於是否還有更上幾代的人居住,如今已無人可問、無史可考。   二、國軍駐紮階段   年幼之時,僅記得圍牆內三棟樓厝,除吾家外,另兩棟住滿軍隊,一片不小的門口埕,既是他們的「操練場」,也是他們的「餐廳」,他們席地而坐,也席地而食,圍牆內軍營化的布置:在吾家洋樓二樓牆面刷上精神標語「整齊清潔」,門前的一道土籬,也以貝殼綴上「隊徽與標語」,連圍牆前後兩道門的門楣上也以水泥鑲上三個字,應是部隊的「隊名或番號」,如今泥字脫落,僅留模糊字跡,圍牆內儼然就是一個軍營,吾家彷彿住在營區內,由於事隔久遠,記憶渺茫,國軍何時進駐?何時撤離?確切日期,仍未可知。   三、洋山村民避居階段   八二三砲戰期間,洋山村因為緊鄰砲兵陣地而遭池魚之殃,民房毀損慘重,村民流離失所,大多數村民移居六甲兄弟村的浦邊空屋,隔壁蔡永耀大厝大約住了五、六戶,而趙氏古厝僅住蔡先生一家人,由於他們居住時日較久,與我年紀相當的小孩個個成了我兒時的玩伴、長大後的好友。   四、何浦女師宿舍階段   民國四、五十年代,何浦國校吳世泰校長將男老師安排住宿吾家洋樓二樓,而遠到的女老師則商借住在趙氏古厝進門的一間櫸頭(房間),記得王翠玉、李麗輝兩位恩師皆曾住過一段時日。為求明確,特以電話請示我讀小二導師王翠玉恩師,王恩師賜知:「當年(即民國四十八年八月至四十九年七月)任教何浦國校一年,曾與洋山村民蔡先生同期住在此厝,每週返家一天。」本厝免費提供女師住宿,造福杏壇,功不可沒!   五、門口埕提供升旗階段   趙氏古厝門口埕原本是土埕,何浦國校曾經在此舉辦全校性升旗典禮,就在圍牆邊以「水泥土埆」堆砌成一簡單型的升旗臺,我曾擔任喊口令「值星生」及司儀,在整完隊後再向校長(即家父)行禮報告:「今天升旗參加人數,全校師生共有多少人,報告完畢。」而後喊「稍息!」待校長就定位後,接著就是司儀進行升旗儀式。後來大概學生人數增加,升旗地點才遷移至何肅闕洋樓校舍後門的大型門口埕,並在趙維文學長住家的磚埕邊緣設立一簡單型的升旗臺,此處「貢獻」才告結束。   六、趙氏子孫自住階段   約在民國五十幾年,圍牆內一樓二厝分別是洋樓吾家居住,雙落大厝設置浦山村辦公處,趙氏古厝為王世振、趙麗珍伉儷住家,每當傍晚時分,吾家將餐桌餐椅移至門口埕晚餐時,路過或專程至「村公所」辦事的鄉親,總要招呼一下:「食飯喔!」對方往往回上一句:「吳校長啊!日著還未落山,恁著佇趕食下昏。」此時才見勤於農事的世振兄荷鋤歸來。及至民國六十二年,吾家搬離洋樓;民國六十九年,浦山村公所遷至自建處所辦公,圍牆內一樓二厝才全部回歸王、趙賢伉儷。那日電詢世振兄,才知趙氏古厝已在民國八十六年拆除,正式走入歷史,並在原地改建成二樓新厝。   處在烽火連天、物資貧乏與生活困頓的歲月,金門許多樓厝長期免費提供軍隊駐紮住宿、機關學校辦公使用,曾經肩負時代使命、完成階段任務,與全民共度難關,其「神聖偉大」的事蹟,足以載入史冊!如今這棟古厝早已消失人間二十餘年,然其過往的「功勳貢獻」卻長留人們心中,不會因其不存在而遺忘!   寫了六篇「浦邊建築」之後,來到擱筆時刻,由於旅居台灣,未能實地採訪,也缺相關史料,只能就人文的貢獻部分,即「住過者」、「使用者」方面,憑著兒時深刻的記憶與二十年間「相處」的感情做一追述,深知不足之處多不勝數,謹藉拙筆拋磚引玉,祈盼浦邊鄉彥、文史專家不吝指導斧正。
我踩穩在地平線上
*2020/07/05
  陰晴不定的黑夜或白晝,只要是步行,我的腳都會穩當地走出我人生的每一步方向。晴朗的夜空,也許繁星點點,我走在黝黑的地平線上,二十一世紀的黑夜仍有梵谷世界的晚風,我優雅的穿梭,像咖啡館前過馬路的婦人,是現代步伐踩出昔日風華,沒有遺憾,只覺得美。若是雨天呢?『下過雨後的氣溫很涼爽,心情也變好了。』很年輕的時候,有個人這樣告訴我。   那年我也愛看雨,看水氣嘩啦,激起夢幻霧色;聽水聲嗚咽,猶如一曲輓歌。拿鐵的香氣裊裊,手握馬克杯,這是雨中趕跑睡意與涼意的熱飲選擇,我一口一口啜飲,因為相信一個人的精神要處在最佳狀態才能全力以赴地欣賞風景緣故。   雨季的空氣溫度刷涼得快,陰霾下風吹得冷,一杯咖啡的熱度散溢著濃郁奶香,沿著齒間直流入咽喉,吞嚥的瞬間,咖啡的香氣與暖意,甦醒每個將睡去的細胞,保持住清醒,忽然想起在牌位前以咖啡包當供品的那些往事,祭拜,是一種心意的展現嗎?一瓢拿鐵,流瀉悠悠時光;一炷清香,焚燒裊裊思念,雨景在我的夢裡嘆息。   風輕拂我的臉龐,雨濺濕我眼底的景物,多年以後,驀然想起那個夢,關於嘆息。母親的故鄉屹立著許多奇形怪狀的樹『如果有咖啡樹,生活會不會變高尚呢?』我在雨中追趕時間採收芭樂,必須趕在風雨將它們擊落之前,完成摘採動作,我追趕風雨像與時間賽跑,以一種怕輸的姿態;以一種遺憾著沒有咖啡樹的心情,在夢裡進行。風雨也是在進行,滿地落花落葉與落果,盡是又濕又冷著嘆息。然而我卻不斷想起年輕時常常聽見的話:『下過雨後的天氣很涼爽,心情也變好了。』大自然,其實並不害怕風吹雨打,一座山,才能活得亙古,即使是落花落葉與落果的滿地狼藉,老樹也要永恆整個人間,展現生命力的韌性與堅強,在未來歲月演化四季之美。   百年前的阿姆斯特丹也一樣啊,一朵朵的鬱金香站成花田;一座座的風車運轉成風景;一株株的金黃色流動成麥田,烏鴉在群起時進入不朽的世界名畫。是百年前的風景,懸掛於百年後博物館內。植物進入歲月的更新,它的沒有死亡彷彿像世人宣告著自己頂多是綻放後的凋零,風吹雨打不足為懼,腰一挺,它們依然五彩繽紛的在地平線上展示四季之美。   十九世紀的陽光空虛而寂寞嗎?向日葵在靜物油畫裡少了元氣與活力,我覺得它們的樣子看起來,缺乏精神。聽說梵谷的精神食糧是「繪畫與愛人」,只是對當時的他來說,不論是哪一個層面,都只能以失敗告終。   「向日葵」會不會是畫家當時的心靈寫照?   畫家是否曾將主題放在咖啡樹?我不曾見過可可豆在靜物圖騰內的丰采,只看過星空下的咖啡館。我會把咖啡包拿來當供品,就像咖啡館的香氣漫溢在星空下的輪廓只適合成為藝術品,相同的感覺。對我來說,踩著二十一世紀的黑夜,也像走在百年前的地平線上。   陰晴不定的黑夜或白晝,我踏出人生的每一步方向,看晚霞;看雨景;看花開花落。這人間萬萬歲了嗎?當我嗅聞咖啡香便想起星空下;驚見烏鴉群飛,便想起麥田園。百年後的阿姆斯特丹是什麼風貌?抵達歐洲的我想站在夕陽下或風雨中,好好看一看老掉牙的建築與風景,能否感受梵谷當年的嘆息,地平線上的我都在人間踩踏印記。
鴨霸火仔
*2020/07/05
  某天晚上,他的父親來到他的小房間,老人家已略知年輕人的心理,所以並沒有責罵他,也沒有以說教的方式跟他交談,反而問他說:「聽說明德班那些班長很嚴格,很多被抓去管訓的人,都被操得叫苦連天。」   「豈止叫苦連天,簡直欲哭無淚。光是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以及蛙跳,就會把人操死。幸好我年輕身體好,經得起那些班長的磨練。」鴨霸火仔笑著說。   「你好像瘦了一點,皮膚也曬黑了,可是看起來倒是結實了許多。」父親關心地說。   「大熱天在太陽底下跑一萬公尺,又在水泥地上匍匐前進,想不曬成黑人也難啊!不過我也得說句良心話,雖然被操得暈頭轉向,可是生活規律,加上運動的關係,食慾特別好。早上吃一個大饅頭、三碗稀飯,中餐和晚餐都是三碗大米飯,一碗青菜豆腐湯,而且菜也不錯。我自己也感受到,體力不僅比以前好,肌肉也結實了許多。」鴨霸火仔興奮地說。   「看來倒像是一塊種田的料子。」父親打量了他一下說。   「阿爸,你說對了,我準備跟你種田!」鴨霸火仔語氣堅定地說。   「你有沒有說錯?該不是跟我開玩笑吧!」父親疑惑地問。   「我不是跟你開玩笑,我是說真的!」鴨霸火仔強調著說。   「好!」父親從椅上站起,拍了他一下肩膀,激動地說:「我等你這句話等很久了。如果明德班真能把你鍛鍊成一個不怕苦、不怕難,想跟我種田的青年,而不是管訓出來後又重蹈覆轍,去打架滋事、耍流氓,我倒要感謝明德班和那些班長們。因為有了他們的教誨,才能讓你痛改前非,成為一個有用之人。將來我們父子倆就一起下田工作,重新把那些荒廢的田地開墾成良田,好對先人有所交代!」   「阿爸,因為我的無知和不爭氣,被提報為不務正業的流氓,送到明德班管訓,讓你顏面無光。往後我一定跟隨你的腳步,做一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腳踏實地的農夫。不過你得把你從事農耕多年的經驗傳授給我,不能讓我自己去摸索。」鴨霸火仔懇求著說。   「種田兩字說來簡單,實際上它也有它的步驟。就譬如說犁田吧,不只是把牛枷車一套,趕著牛走,就能犁出『安茨股』、『塗豆股』、『露穗股』或『芋股』;可說每一種農作物的種植,都有它不同的耕作方式。即使沒有特別的竅門,但都是經驗的累積,我會慢慢告訴你。想當年我戇呆戇呆的,犁田的工夫不到位,每行都是歪七扭八,卻不思檢討而怪老牛沒有直走。現在想想,只要勤加學習、累積經驗,假以時日必能駕輕就熟。雖然種田人較辛苦,但假若沒有付出辛苦的代價,焉能獲得豐碩的果實。如果加上風調雨順,又沒有蟲害,勢必就有好收成。」父親說。   「阿爸,即使種田人辛苦,必須挑重擔,但再怎麼辛苦,也比不上兩百下仰臥起坐、伏地挺身或蛙跳,那麼讓人身心俱疲。尤其種田是我們心甘情願的,做起來勢必會感到很快樂;而管訓則是我們心不甘情不願的,每當班長在樹蔭底下發號施令,我們必須在太陽底下承受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折磨,心裡的痛恨不言可喻,但終究還是忍受過來了。所以在兩相比較下,種田對我來說一定更輕鬆、更有意義。倘若真能把在明德班鍛鍊的體力,用在農業的耕作上,絕對更有助益。將來一旦有了好收成,除了感謝老天爺外,明德班那些班長們也功不可沒啊!到時我就提一袋自家生產的地瓜或花生去請他們吃。」鴨霸火仔興奮地說。   「其實種田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辛苦,一年四季中較忙的就是所謂的『起冬落冬』,也就是播種和收成。唯一的是施肥,因為我們用的是水肥和糞土,必須用肩挑,所以較吃力。但憑你這種身材和體力,挑一擔水肥或是兩畚箕糞土應該沒問題才對。」 「當然沒問題,阿爸你年紀一大了把都挑得動,如果我這個經過明德班磨練的年輕人,連一擔水肥、兩畚箕糞土都挑不動,那村人一定會說我是軟腳蝦。」鴨霸火仔笑著說。   「以後不能讓人說你像鱸鰻,也不能說你是鴨霸,要徹底地改頭換面,重新做人。」父親語重心長地說。(五)
文學獎因緣
*2020/07/04
  每年七月間,正是許多文學獎截止收件的日子,創作者日夜加工,把最好的文章拿出來參加角逐,小說、散文、詩等獎項,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時之間,好文章傾巢而出,主辦單位如各縣市文化局或報社總會輯成專冊,展現成果。   我一直和獎沒有太多緣份,看人家領獎居多,中學參加許多藝文競賽,只得過一次報社徵文比賽的佳作,刊出見報那一天,我的文章背面的另一版社會新聞,赫然見到與我同名同姓的一名殺人犯即將槍決!真是大大震撼了我。   上大學後參加文學獎雖然都失利,但是文章常見報刊,宛如細水長流。畢業後返鄉任教國中,毛遂自薦擔當校刊主編,也參加縣內國語文競賽,常有斬獲,但畢竟都是制式文章,寫多了如同嚼蠟,久之就換人參加了。   實習一年之後,到金門當兵,當年苦悶的軍旅生涯也阻擋不了一顆活躍的創作之心,感恩當年金門日報的編輯,一直鼓勵與刊用文章,日子有文藝創作寄託,更加充實飽滿。   退伍後陸續參加報章的徵文,偶而得到佳作。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縣市文學獎擒得散文第二名,當年市長不重視文學獎,只派文化局長來頒獎,還被一個流浪漢鬧場,歷時不到半小時結束。   值得一書的是,某年楊牧老師在聯合報舉辦徵文,主題是「暴風雨的迴響」,錄取十位,沒有獎金和稿費,獎品是一冊他翻譯且親筆簽名的莎士比亞劇本「暴風雨」,我有幸在那十名之內,寫的是「風雨田園交響曲」,描述老家田地被颱風流失又重建的過程與辛酸,應該是題材取勝吧!其他入選者寫了愛情、親情、都市題材等,我的文章是入選者的唯一鄉土經驗。  收到楊牧老師的簽名書,見到文章見報,那種喜悅比拿到獎金還雀躍,與家人及朋友分享這份快樂真是美妙。   幾年前,學生黃文俊得到澎湖文學獎的新詩佳作,找我陪他去領獎,獎金兩千元,又是非假日,我說來回機票沒有補貼,請假找人代課還要花鐘點費,還是請對方寄獎狀和獎金過來好了,他很懂事,坦然處之。我得過金門文學獎佳作,無法親自前往領獎,同樣自信箱中收取獎狀。   現在文筆漸漸鈍了,想及那些刊載過、得過獎或出版過的篇章,自己曾經是多麼苦悶,也曾有好一陣子偏頭痛而停筆,再怎麼光榮也成雲煙,把得獎與否看淡了,處之泰然,享受的是那些過程的成長。
大佛普拉斯
*2020/07/04
  社會底層通常缺的不是物質,而是難重塑的人格   2017年上映的國片《大佛普拉斯》,真實卻震撼地刻畫台灣底層人民的樣貌,描繪底層階級受權勢打壓,不僅只能低聲下氣的生活,更是委屈尊嚴只求溫飽的過一生。本片主軸圍繞在社會的階級制,反映小人物的心聲,更是對現今社會依然存有的、無形的社會「階級」,提出控訴。   為什麼看完這部被歸類在喜劇的電影,我卻感到滿滿的沈悶?可能因電影太過「自然」的,凸顯了人的自私與假面,使作為觀者的我,感到有股被揭穿,亦或可說是被逼著掀開那多年來、假裝看不見的「現實」。   社會的階級一直存在,只是從有形變成了無形,持續控制著既定好的走向。身處在民主中的人們,多數人只見當前國家遇到的困難,大多著眼看向未來,而有多少人,仔細看過現今所處的生活環境?又有多少人,「看見」社會上有一群不在乎國際或社會的爭議、只在意今日能否求得溫飽的人們?   如何談社會階級?   菜脯和肚財是本片的兩位男主角,皆為社會底層,菜脯木訥且沈默,白日四處打零工,晚上擔任藝術中心的夜班警衛;肚財為他的好友,以拾荒為生,是位流浪漢,對外維維諾諾,只有對肚財才敢逞老大和耀武揚威。   肚財常到菜脯的工作場所作客,一次因緣際會下,而偷拿菜脯老闆的行車記錄器,當作電視來觀看。行車內容充斥情色,赤裸地展現已婚老闆的花心與縱慾;雖這種窺探他人隱私的行為不道德,但對身為「底層」的他們,卻像獲得了「主控」權,能輕易窺視他人生活並隨意評論,這番快感令他倆無法停止。   而刺激的樂趣是短暫的,他們因無法止住的慾望而偷看過頭,意外得知老闆殺掉情婦的事實。明明殺人的是老闆,但菜脯和肚財卻比當事者更緊張;有錢有勢的老闆能在警方審訊時輕易脫身,而他倆卻心神不寧到、需要到廟裡拜拜。   最後肚財「被意外」而死,想當然耳,菜脯最終也難逃「被封口」的命運。   一個上流人士犯下的罪,得犧牲底層的性命來掩飾,但他們壓根不敢吐露實情;底層的人像螞蟻一樣,輕易的令人蹂躪而殞滅。很明顯地,本片既控訴社會階級的不平,也斥責著既得利益者的自私。   知道實情卻不說,往往是因被壓抑慣了   為什麼菜脯和肚財不報案?這是我看完電影最大的沈思。也許最直觀會想,他們說了警方也不會相信,因為有權有勢的人會操弄政法商,最後倒霉的會是無依無靠的自己。但我認為,這僅是表面的原因。   更主要是因被壓抑慣而定型的心態,使他們不敢違抗和打破現狀。處在社會底層,會養成什麼樣的性情?以片中角色為例,是自卑。   因沒有背景,所以得做普遍人不願做的事,以維持生計,必然會對其他人產生羨慕之情,進而將自己與他人做比較;且做長期受眼色和言語歧視,卻還習慣地擺笑臉全然接納,這是將尊嚴拋棄、將姿態壓到最低的表現。   一個從未反抗過、或反抗過卻失敗的人,會記得真實的自我嗎?連尊嚴都被現實擊垮,還會替不公發聲嗎?也許會因此而掙扎,但實際行為往往不會。這是一種社會讓他們擔的負荷,將底層的人套上「低等」的束縛,明明他們一直都努力的活著,大多人卻好像沒有看見,被忽略的人,聲音自然不會被聽見。   人生而不平等,沒優勢的人往往都用力的活著   最近某日跟弟弟走在街上,他忽然問我:「你以後走新聞系,能不能寫一些關於街友的新聞?」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他從出捷運站短短10多分鐘,已經看到3位街友。短短時間就有3位,那需要幫助的人一定不佔少數。   我很驚訝他會向我提出,因為很多時候「看到」,不一定等於「看見」,大多人應該會選擇自然的走過,停下來的在我觀察真的少之又少。2019年全台灣受理報案及查找的街友,人數為5000多人,竟比10年前約多了2000人;無法想像有如此多的人,皆在適應著街頭的生活,習慣後還能想起「正常」生活嗎?    其實不論街友或其他需要幫助的人,也許餓不死,但人格的崩壞難以重塑,延伸至社會安全機制的失能,是台灣目前無法解決的問題。他們沒有不同於任何人,為了活著,正用盡全力的過生活,與我和任何人都在做相同的事;可是他們迷失了自己,越是用力的活著,卻越迷失自己。   也許有人會認為,談社會底層的自尊和人格不切實際,應先滿足食衣上的困境,但我認為這是應該被「看見」的社會現象。社會的分層劃分了界線,但階層是人打造出來的,越多人意識並正視問題,才越有可能真正創造一個平和的社會。
電影教會我的事
*2020/07/04
  青春熱血的電影,總讓人不經意勾起年少的瘋狂,唯有曾經為愛痴狂、為夢追隨,才會明白得到與失去的刻苦銘心,那些經典的電影情節,又將我拉回到年少輕狂時。   2010年泰國出版的《初戀,那件小事》,國中女孩對高中學長的暗戀,用盡一切力量將自己變好更漂亮,希望配的上仰慕者,好不容易雙方的距離靠近,卻因為他人介入再次形同陌路,當兩人認為彼此已經沒有緣分,男主角將多年來暗戀女孩的照片集送出,頓時淚水就潸然淚下,多年後兩人再次相遇,看過這部愛情校園片,不禁對純真的戀愛多了一份期待。   隔年,台灣九把刀首次指導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高中調皮男孩的成長故事,為了心愛的女孩奮起讀書,學測大考卻將兩人分配的不同學院,相隔距離拉開兩人之間的感情,最終一場爭吵破裂彼此的信任,女孩成為別人的老婆,再多的曾經、再多的熱血、再多的愛慕,都比不上勇敢說出來的我愛你。   2015年上演的懷舊校園愛情片《我的少女時代》,男孩女孩都愛上了校花校草,彼此相互幫忙,決心為對方追到心儀對象,殊不知彼此就是對的人,愛情是故事主軸,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畫面,卻是正義女孩站出來為無辜男孩站出來說話,堅定地向高位領導說出:「沒有人可以決定我是誰,只有自己可以決定自己的模樣!」   一場電影,一種故事,讓人聯想到過往的曾經,讓人純潔感動的愛情、自由瘋狂的年少、勇敢追夢的勇氣,才明白生活就是充滿著酸甜苦辣,笑著笑著就哭了!
鴨霸火仔
*2020/07/04
  有人說,不管是魚肉鄉民的地痞流氓或是為非作歹的不肖之徒,抑或是軍中不服管教的頑劣份子,他們怕的是管訓而非坐牢。經過特種訓練的班長們,儘管不能以暴力相向,則能以各種方式來折磨他們。譬如動不動就是數百下的伏地挺身、仰臥起坐或蛙跳,光是這些就夠他們受了,還要在水泥地匍匐前進,頂著烈日在高溫下跑一萬公尺,體力不支而暈倒在路旁者有之;但如果投機想假裝暈倒,豈能逃過班長銳利的眼光。班長會叫人從他們頭上淋下一盆冷水,沒有跑完的路程還得繼續跑,由不得他們投機取巧。而且還有其他招數等著他們,看他們是否該安份守己,還是敢逞強好鬥耍流氓。   即使鴨霸火仔年輕力壯,但如果沒有經過長年的訓練,似乎也不能一口氣做幾百下伏地挺身,承受幾百次蛙跳。尤其大熱天在水泥地上仰臥起坐、匍匐前進,還有把甲方的石頭搬到乙方,再把乙方的石頭搬回甲方,凡此種種,的確讓他難以忍受。也因為激烈運動而流汗過多,每每做完,幾乎讓他有虛脫的感覺。但當他慢慢能承受時,班長又會加重訓練,由原先的一百變兩百,兩百變三百,以此類推,來消耗他們的體力、磨練他們頑劣的性情。   儘管那些班長們玩不出什麼新把戲,也不會施以暴力把他們打得遍體鱗傷,可是經過這種非人性的訓練,則可讓他們精疲力竭。就寢時間一到,無不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夢想的是趕快脫離苦海。這種毫無人性的操法,其目的是要磨去他們的劣根性,訓練他們服從。再大尾的鱸鰻來到這裡也會成為軟腳蝦;再不聽話的歹囝進入它的大門也會成為小乖乖。在軍中曾有:「一日陸戰隊,終生掉眼淚;進了明德班,欲哭無淚」的順口溜。短短的幾句話,或許就是它最好的寫照。   總而言之,不管是軍或民,只要進入明德班管訓,一旦結訓回到各自的崗位,卻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往後是否還敢再作威作福、打架滋事、聚賭抽頭,成為社會或軍中的頭痛人物?然而卻也不盡然,有如此體認者又有幾許,他們會以華麗的言詞來搪塞,或是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來為自己脫身。多數都是狗改不了吃屎,不久又故態復萌,甚至以曾經到明德班管訓為傲,藉此提高自己在道上的地位,以凸顯自己是不好惹的「歹囝」,好嚇唬嚇唬那些剛出道的小弟們。   當鴨霸火仔從明德班管訓出來後,性情的確有了重大的改變,除了接受父親的勸導、離開大頭豬仔的賭場,為自己的前途另做打算。其次是打聽阿飛和憲警的關係,即使不想再次和他發生衝突,也不想再次受到他的陷害到明德班管訓,但總要打聽出一個水落石出,好替自己做一個交代。於是他透過朋友四處打聽,原來警察局保防課長就是他的姑丈。   據說他的姑姑長得不錯,曾經結過兩次婚,死了兩個姑丈,被那些三姑六婆笑說是白虎星──剋夫。但從軍中退伍、轉行當警察的老北哥則如獲至寶。不管別人的勸導、亦不信邪,始終認為有老婆總比沒老婆好,把握現在才是幸福的。況且,人生在世誰無死,管它是不是白虎星,管它會不會剋夫,果真被剋死,算自己活該。如此的想法,不就是那些跟隨國軍從大陸撤退到這座島嶼、無家無眷的退伍老兵的思維和心聲麼?而這位課長不僅沒被剋死,當他成為阿飛的第三任姑丈時,在他的權限內,只要羅織幾個重大的罪名,即可把侄子的仇人鴨霸火仔移送明德班管訓,這莫非就是戰地政務時期權力的傲慢。    阿飛或許就是仗著這層關係硬是把他拖下水,既然是這樣他也就認了。誰教自己不學好,除了打架滋事又在賭場當保鑣,成為不折不扣的黑道人物,被提報到明德班管訓也是應該的。於是對於這件事,他決定不去追究,在明德班管訓就如同是鍛鍊身體。不然的話,他怎麼能一口氣輕輕鬆鬆地,做一百下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以及蛙跳,所以他不感到管訓是恥辱而是磨練,當然,亦非是一件光榮的事。或許只要徹底地改過自新,然後重新思考未來該走的正途才是首要之務。(四)
金愛生命希望守門記-109年生命線全國年會籌備過程的緣起緣滅
*2020/07/03
  108年3月9日生命線全國年會在高雄的義大世界舉行,當天金門縣生命線協會由許雪芳理事長帶領著理監事和志工團的團員們一起參加年會,並且以迎賓舞蹈「來去金門」接下了承辦109年年會的重任,歡迎生命線的家人們「109年3月7日金門見」。生命線像一個大家庭,各協會之間來往頻繁溝通密切,相關業務也會互相支援。生命線年會由全國23個分會輪流舉辦,是每年例行性的盛會,也是生命線志工老師們的嘉年華會,所以承辦單位皆卯足勁將活動推陳出新,務必給全國各縣市的夥伴們一個溫馨又愉快的假期。   從大高雄生命線手中接下了會旗,也開始了我們漫長的籌備工作,每月一次的例會按既定時程進行,理事長每次會議都親臨主持,理監事和志工們更是全心投入。108年10月份報名表章和活動海報就已準備就緒送達各協會,很快獲得熱烈迴響,報名人數將近900人。籌備工作緊鑼密鼓的運作,概分為四大組:   一、場地節目組負責:開閉幕、頒獎儀式、表演節目、行銷宣傳、錄影攝影。   二、生活交通組負責:住宿服務、晚宴會場、交通接駁、停車動線。   三、公關接待組負責:迎賓活動、報到指引、地陪服務、會員大會,專題研討。   四、行政財務負責:統籌事務、財務收支、簡章報名、手冊編輯。   大家各司其職,分工合作期盼這個兩天一夜的活動能圓滿順利。   這次的活動需要的人力頗多,經估算在典禮當天所需的地陪和短期志工約需172人,只靠金門協會的行政人員和志工是無法負荷的,我們向國家公園和金門大學求援,獲得兩個單位的善意回應允諾支援。在12月的籌備會我們已經把金大的同學約談編組準備進行訓練,然而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金門雖然沒有確診病例,但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總會在2月決議將年會延後到6月13號辦理;再次重新整理報名人數仍然有七百多人參加。可見大家對金門的熱愛。我們希望藉此次年會行銷金門,帶動觀光人潮,這個構想也得到金門各界的認同,特產店慨然捐贈物資,使我們年會的伴手禮內容更加充實。   籌備會仍然依慣例每月召開一次,所有物資皆已備齊,所有演練也進入細流分項;什麼時段該什麼人出場,該做什麼事,大家都了然於胸,可說萬事俱備。國際生命線台灣總會張秀輝總會長兩次親臨籌備會幫大家打氣,他看到了大家辛苦和努力的成果,他也說:年會很重要,但也不樂見因為這樣的集會而使人受到傷害。疫情沒有停止的跡象,到了4月26日生命線總會理監事會不得不決議停辦109年年會,我們也終止了歷時15個月的籌備工作。   年會雖然停辦,各類獎項如:金螢獎(績優值班志工)、年資獎(五年為一階段,目前最高年資為45年)、星夜獎(值大夜班志工)……等。為了留下完整紀錄,大會手冊仍然印製分送各分會留存,謹以金門縣生命線協會許雪芳理事長在手冊中的致詞附在文末,也為所有參加年會籌備工作付出的夥伴們喝采!   理事長致詞:   千里一線牽幫助在耳邊,每個人都有困難的時刻,在生命的灰暗期,能有一盞明燈相伴,鼓勵生存的勇氣;在心情鬱悶時,有人能真心的聆聽同理自己的想法;那麼世界也許就變得海闊天空,生活也不那麼苦悶。老天爺關了一扇門,祂會再開另一扇窗,而成為幫助打開這扇窗的人,正是生命線成立的初衷。   金門生命線協會於104年11月28日正式開線,草創初期從無到有,真是篳路藍縷,幸賴前任理事長李金振校長、全體理監事以及所有志工老師們出錢出力,發揮了「工作不怕難,生活不怕苦」的戰鬥精神,讓金門生命線能夠成為全國的第24個分會。   生命線一年一度全國年會,首度來到金門舉辦,我們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早在15個月前即成立籌備會,積極謀劃相關事宜,依照期程向全國各分會發出邀請,承蒙各分會熱烈響應共有七百多人完成報名手續;然好事多磨,109年元月初爆發了新冠肺炎,為了配合政府抗疫政策也為安全考量,總會於109年2月3日召開理監事會決議將年會日期延至6月13日舉辦;因此造成大家許多不便與行政作業上的困擾,雪芳謹此致歉;對於排除萬難不遠千里而來的貴賓、各分會的志工老師們雪芳亦代表金門分會致上無比的敬意。金門是一個面積僅有153平方公里的小島,島上人文薈萃,因為地緣關係有著傳統閩南建築風格的古厝;又因早年物資匱乏謀生不易,村民遠赴南洋打拚衣錦還鄉蓋了洋樓回饋家人,巴洛克式的洋樓遍布全島形成了特殊的僑鄉文化;國共戰起山河變色,金門經歷了古寧頭大戰、大二膽戰役、九三砲戰、八二三砲戰等數十萬砲彈落在金門,這期間國軍在金門開鑿了許多巧奪天工的軍事陣地,又是另一模樣的戰地風情。這麼多的歷史文物與戰役遺跡值得您細細品味,所以年會第二天我們排的戰地秘境行程就是要帶著大家認識島上的軍事設施及精良的戰技,更是要讓大家明白戰爭的可怕與和平的珍貴。   金門生命線協會目前在線服務的志工僅有33位,結合全體理監事以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情戮力以赴,接下承辦年會的重擔,我們沒有太多的經驗,但我們有足夠的熱情;我們沒有豐厚的財力,但我們有無限的潛能。在金門酒廠及各界的贊助下豐富了伴手禮-金喜袋的內容,金防部戰技操揭開2020年會的序幕,在專題演講方面,邀請到生命藝術創作者-賴佩霞老師主講「轉念心人生‧靜心看見愛」希望能帶給生命線志工老師們一場豐富的心靈享宴。晚宴設在五星級的昇恆昌金湖大飯店,特別安排金鐘獎得主流氓阿德、雙料金鐘金曲長笛演奏家華姵和摩登時代駱雨喬等的贊助,集結在地精湛的表演團體熱情演出,相信能帶給遠道而來的志工老師們一個難忘的生命線之夜。   生命線是一個大家庭,人人以助人為目標,透過電話線傳達愛與關懷,年會就是家人團聚的日子,藉此交換心得分享喜悅;希望我們的情誼像金門高粱酒一樣越陳越香,竭誠歡迎大家來金門。   祝福大會圓滿成功。在座的嘉賓、志工老師們:平安健康喜樂!
鴨霸火仔
*2020/07/03
  「汝毋通講汝鴨霸我就咧驚汝,恁爸才無咧信汝這套!」阿飛邊抹抹從嘴角流出來的血、邊說。   然而,鴨霸火仔本想教訓教訓他就好,但一聽到他挑釁的話,簡直讓他在驟然間「舉狂」。於是他加足力氣,緊緊地把他按在地上不能動彈,然後扳起他的頭,重重地打了他好幾下耳光,怒指著他說:「恁爸閣共汝警告一遍,後次若是敢閣佮恁爸假肖,恁爸若無拍予汝死、佮汝仝姓!」說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罵了一聲:「使恁娘較好咧!」又「呸」地一聲,朝他吐了一口痰,才氣呼呼地走回賭場。   然而,當鴨霸火仔和阿飛發生衝突後不久,他再怎麼想也想不到,他竟因打架滋事,影響社會治安與善良風氣,被警察局提報為流氓,必須送明德訓練班管訓。這突如其來的事件讓他感到不可思議,很多人也為他抱屈,但他必須坦然面對,誰教自己不學好要誤入歧途。對於明德班裡面的生態環境,以及那些教育班長的嘴臉,早已聽大頭豬仔說過,所以他已有心理上的準備,似乎一點也不害怕,甚至只要忍忍也就過去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而這一次提報管訓者,多數都是軍中不服管教的頑劣分子,民間卻只有少數幾人。但不知為何,班主任卻對他特別的「禮遇」,採取的是一對一的管教方式,由一位受過兩棲訓練的班長負責帶領。剛報到時,鴨霸火仔被班長從隊伍中叫出來,帶到一個偏僻的角落。  「李天火。」班長叫著他的名字。  「有。」鴨霸火仔趕快立正站好,並高聲地答應著。  「好,聲音宏亮、精神飽滿。」班長誇讚他說,然後仔細打量他一番,並用拳頭擊了他一下胸部,又說:「身材魁梧、胸部厚實。你在家是幹什麼的?」   「報告班長,種田。」鴨霸火仔快速地回答。   「你說說看,你們警察局會那麼白目,提報種田人到明德班來管訓嗎?」班長不屑地嘲諷他說。   鴨霸火仔一時無言以對。   「說實話!」班長高聲而嚴肅地說。   「在大頭豬仔家做工。」鴨霸火仔有所保留地說。   「做工會來管訓?」班長怒聲地:「說實話!」   「在賭場當小弟。」鴨霸火仔有點恐懼,又說了一遍。   「憑你這塊料子,在賭場當小弟、供人差遣?說實話!」班長又厲聲地說。   「當保鑣,管理場子兼把風。」鴨霸火仔據實說。   「憑你這種體格,不僅僅只是當保鑣管理賭場的料子,也是打架的好手,是不是?」班長冷笑過後,突然扳起臉孔,命令他說:「雙手抱頭,兩腳分開成半蹲!」鴨霸火仔依照班長的口令,但姿勢則不符合班長的要求。   「重來!」班長高聲地說:「連這種動作都不會,還當什麼保鑣,還管什麼賭場!」   鴨霸火仔心想,這種動作跟當保鑣、管賭場又有什麼關係。即使心裡頭不痛快,也不得不按他的指示重來。   「給我聽好!上身稍微前傾,兩臂在體後成預備姿勢。」班長又命令他說。   雖然鴨霸火仔照做,但班長卻不滿意,一次又一次地:「重來!重來!重來!」一連三次的重來,讓他有點不耐煩。   「怎樣,不爽是不是?」班長已看出他的表情,毫不客氣地挖苦他說:「有種當保鑣,有氣魄跟人打架,如果再經過明德班的操練,將來一定是大尾鱸鰻一條,全金門的人都會怕你!」   鴨霸火仔目視著班長,不敢吭聲,也不敢有任何不悅的表情。   「兩腿用力蹬伸,髖、膝、踝三個關節伸直,兩臂迅速前擺,身體向前上方跳起,腳掌落地屈膝緩衝,兩臂再擺成預備姿勢。」班長邊說邊示範。但在短時間內要達到他的要求,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於是不斷地重來!重來!重來!其目的就是要磨練他的耐性。   然而當鴨霸火仔學會蛙跳後,已是精疲力竭,完全跟他平時以高大的身材和力氣懾服他人不一樣。但並非只是學會就可了事,也不管他的體力是否能支撐,是否負荷得了,班長又命令他說:「按照剛才的姿勢和動作,先跳三十下,然後休息三分鐘再跳五十下。聽到沒有?」   「是!」鴨霸火仔不敢怠慢,即使自己認為身材魁梧、孔武有力,這種如同孩子般的遊戲又算得了什麼。於是他兩腿用力蹬伸,兩臂迅速前擺,身體向前上方跳起。起初的動作既快又標準,但只跳了十幾下就氣喘吁吁地慢了下來;一旦跳三十下,不要他的命才怪,遑論要他跳五十下。   但經過特種訓練的班長看在眼裡,並沒有衍生憐憫之心,反而認為被提報來管訓的都是軍中與社會的頑劣分子;上級有指示,必須加強管教。而在不能動用私刑施予暴力時,最好的管教方法就是以各種體能鍛鍊,把他們頑劣的性情慢慢磨平,以達到管訓的效果。冀望他們結訓回到各自的崗位後好好做人,不要為軍中和社會製造麻煩。   「重來!」班長大聲命令著,並順勢數落他說:「打起架來比誰都凶狠,跳幾下蛙跳就氣喘吁吁,要臉不要臉!」   鴨霸火仔忍受他的羞辱,不得不重新起跳,但只跳了幾下,大腿的肌肉既痠又痛,彷彿要抽筋似地,實在跳不動,屁股竟然著地而坐了下來。   「站起來!」班長十分火大,竟伸出腳,朝他的屁股踼下。   鴨霸火仔想站起來,雙腳則不聽使喚,這種跳躍的動作,跟平常和人打架簡直是兩回事。即使他年輕體力好,但僅跳了二十幾下,他的股直肌和大腿肌肉,都有痠痛與疲軟的感覺,因此不得不雙手扶著腳腕站起。   「跳幾下就站不起來,還能在社會上逞強、逞兇?空有一副高大的身材又有什麼用,不會感到丟人現眼嗎?」班長說後,又厲聲地指著他說:「你給我聽好,在這裡雖然不能以刑求來達到管訓的目的,但光是蛙跳和伏地挺身就夠你受。所以你必須要有心理上的準備,好好練習,做好每一個動作,不能給我偷雞摸狗!不然的話,你不僅要倒大楣,也不要怪班長不通人情!」   鴨霸火仔立正站好,聆聽班長的訓示,不敢有任何的意見。甚至早已聽大頭豬仔說過,不管心裡有多麼不痛快,對班長的管教有多麼的不滿,如果不懂得忍耐而想跟他們唱反調,絕對有吃不完的苦頭。   班長接著又說:「你給我聽好,伏地挺身首先要把兩手打直,手掌貼地,下半身以腳尖支撐,雙手的寬度和肩膀一樣,肩膀必須放鬆,背部挺直,屁股要下壓夾緊,身體軀幹呈一條微斜向上的直線。」說後為他做了一次標準的示範動作,並問:「看清楚了沒有?」   「有。」鴨霸火仔趕緊回答。   「好,回答得很爽快、很乾脆。但先講好,如果沒有按照我剛才的示範動作,你不但要倒大楣,棍子也不留情!」班長警告他說,並拿來一根木棍,然後用力往地上一敲,高聲地說:「伏地挺身開始!」   鴨霸火仔趕緊伏地,兩手打直,手掌貼地,手肘彎曲,下半身以腳尖支撐,以為這樣就是伏地挺身的標準動作。想不到班長手持的木棍,毫不留情地朝他的屁股重重地打下,並糾正他說:「屁股不可往上翹!」而這一棍打得並不輕,鴨霸火仔以不屑的眼神看了班長一眼,班長火速地扳起臉孔,責問他說:「看、看,看什麼!不爽是不是?」說後又補上一棍。鴨霸火仔猶如啞巴吃黃蓮,屁也不敢放一個。當做完五十個伏地挺身和三十次蛙跳,已是氣喘吁吁、兩腿痠痛、滿頭大汗,甚至雙眼冒火金星、有站不起來之感。簡直讓他承受未曾有過的苦痛,比被阿飛用擊破的酒瓶刺傷手臂還難受。   然而,鴨霸火仔再怎麼想也想不到,自己竟因打架就被提報來管訓,其中必有蹊蹺。難道是阿飛那個臭小子,被他教訓過後心有不甘,運用關係來陷害他,要不,怎麼會是他呢?他只不過在大頭豬仔的賭場幫忙,真正的老闆是大頭豬仔。除卻少年時期的不當行為,以目前來說,除了跟阿飛打過兩次架外,並沒有和其他人有過節。實際上很多人都知道他鴨霸,所以不敢惹他,只有阿飛那個不知死活的龜孫子,敢跟他作對。   但他似乎也知道,置身在這個以軍領政的年代,那些憲警人員,想隨便替老百姓羅織一個罪名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更何況,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啊!他只好認了。然而一旦結訓出去,他一定要打聽清楚,如果真是阿飛那個龜孫子搞的鬼,大家就等著瞧。至少要讓他知道,他鴨霸火仔不是好欺的,也不是被嚇大的。但心裡頭雖然這樣想,倘若再次和他起衝突,他又運用關係羅織罪名來陷害他,讓他又一次進入明德班管訓,非僅適得其反,也是不值得的。(三)
共 26483 筆資料,第 1 / 2649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0910334484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