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誰家庭際伴蛩聲
*2019/10/15
  來自水頭碼頭的海風,吹得蓊鬱樹海搖曳生姿,銀白色的月光透過木製的窗櫺,伴著環繞古厝的婆娑樹影,照進這大約四坪大、陳設簡單雅致的廂房,浮影流光映照著四面牆壁和天花板,環景澄澈空靈,滿室沁涼颯爽,兼有夏夜的小精靈,在屋後屋後的草叢間、菜圃中、石板道旁,或是窸窣地低吟,或是蟈蟈地清唱,或是蛐蛐地高歌,營造著錚鏦輕盈的水晶音樂,令人飄飄然如入幻境……。         *           *             *   在透明的塑膠桶內,雄姿英發的公蟋蟀站在一截樹枝上,舉起金褐色皺摺的翅膀,優雅的摩挲著,好像在拉小提琴,銀鈴般的唧唧聲清越靈動。害羞的母蟋蟀躲在菜葉下,靜靜聆聽著那優美的弦樂。我也放下手邊工作,閉目養神,在蛐蛐兒(蟋蟀俗名)的奏鳴曲中,彷彿遠離塵囂,置身田園……。   小學四年級的女兒小羽,有一天從學校帶回一張自然科老師給家長的同意書,內容是說:配合這學期自然課的昆蟲單元,在自然科教室將飼養蟋蟀,也鼓勵孩子們帶回家飼養及觀察,但需徵得家長同意。小羽從小愛好小動物,立志當動物保育員,當然不肯錯過這學習的機會,我當然也欣然同意。   我將家中一個原本放海苔的空塑膠桶洗淨擦乾,交給小羽帶到學校。第二天,小羽帶回一隻渾身黑亮、披著金色披風的公蟋蟀。他的觸角一長一短,應該是群養時和其他公蟋蟀打鬥造成的。雖然如此,他在我們一家人心目中仍是最帥的萌寵。   我剷了一些陽台花圃中的有機土鋪在塑膠桶底部,灑上一些水;經營餐廳的外子放下幾片高麗菜葉,和幾根胡蘿蔔絲;正在啃棗子的大兒子小翔,切下一小片新鮮多汁的棗子招待嬌客;小羽仍擔心水份不夠,會導致蟋蟀缺水生病,按照學校老師的建議,用寶特瓶蓋裝著沾濕的衛生紙團,放進蟋蟀的家。   如此佈置停當後,我們便滿心期待這位穿著燕尾服的小音樂家獻奏一曲,但頭兩天蟋蟀並不常發聲,令我們擔心他是否活動力不夠。不過,當我們出門後回家時,往往在門口就聽到活潑響亮的唧唧聲,欣喜地開門進屋,這有個性的提琴手卻立刻放下琴弦。幸好三天後,這位天生的音樂愛好者就經常鳴奏了,不論燈光多亮、人聲多吵雜,他都弦歌不輟,想來是適應環境了。   可愛的鄉村提琴手,為我們在都市忙碌又平凡的生活增添了幾許溫馨的暖調。每天傍晚,疲憊地回到家的我們,往往為看家的小房客帶回幾樣禮物:有時是書包裡放著幾塊校園中的石頭,有時是皮夾裡壓著幾片人行道上的落葉,有時是口袋裡揣著幾根公園裡的斷枝。活力十足的蟋蟀對這些禮物總是看似非常歡喜地接受,當作攀爬架爬上爬下、充分運動,或是當作舞台振起雙翼、高歌一曲,這令我們每天樂此不疲地選揀著可能討他歡心的小物,這袖珍的森林小屋因此經常更新著擺設。           *           *             *   在我的家鄉金門縣水頭村,晚上是經常聽得到嗚蟲合奏的,不僅是蟋蟀,還有螽斯、蟬等各種音調、節奏不一的聲音此起彼落。我因家庭和工作居住於台北後,晚上只聽得到摩托車的來來往往,或是醉漢、年輕人在街上的吵鬧喧嘩。每年寒暑假我回鄉省親時,晚上總是把我房間的兩扇窗戶都打開,讓帶著泥土青草香和樹葉沙沙聲的自然風吹進來,聽著美妙的蟲蟲協奏曲入眠。   在溫室效應、空污和噪音都相當嚴重的台北市,人們緊閉門窗,阻止任何空氣、聲音和氣味飄進室內,然後購買香氛精油擴香儀,散放茶樹、檀木、薰衣草等號稱天然的香氣;用床頭音響播放著蟲鳴鳥叫、流水潺潺的催眠音樂。我不跟這些流行,只魂牽夢縈著故鄉的夜。這也算是一種「曾經滄海難為水」吧!   如今的水頭村與我兒時的記憶,自然有些不同。許多人家蓋起了現代化的透天厝,傳統的老屋經過改建,無論自住或經營民宿,都裝上了冷氣和暖氣。爸媽也怕我中暑或著涼,常叮嚀我太熱或太冷就關窗、開冷氣暖氣。不過我這個在外地討生活、久久回娘家一趟的金門女兒,總是情不自禁地大開窗戶,看看故鄉的景致、聞聞故鄉的味道、聽聽故鄉的聲音。   雖然一向愛聽蟲鳴,但如此近距離地欣賞和諦聽一隻公蟋蟀的演奏,倒還是因為女兒的學校作業,才有了這生平頭一遭的體驗。這小小演奏家鄉村田園風的音樂撫慰了我的鄉愁,每晚在他的樂聲中我總能安詳恬適的進入夢鄉,比任何催眠曲都悅耳又怡情。         *           *             *  「要不要替他找個母蟋蟀呀?」   老公和小翔小羽幾次隨口問起,我總不置可否。   直到一堂自然課後,小羽下定決心地對我說:  「去買一隻母蟋蟀吧!」   飼養了這隻公蟋蟀後,我經常把他的照片和音檔傳給在金門教書的弟弟分享,也從對昆蟲素有研究的弟弟那兒,對蟋蟀的一生有了大致了解。許多問題,是當初只因「配合課程自然觀察」而飼養蟋蟀時,從沒想到的。如今,我深深感受到:「自古傷離別」的多情之人,飼養蟋蟀前實應三思。   我不忍將殘酷的現實對年幼的女兒說破,試探性地問道:   「不過妳知道公蟋蟀結婚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嗎?」   「我知道啊!今天老師有放影片給我們看。」   出乎我的意料,小羽對於蟋蟀的生命歷程,似乎比我還了解。心想:孩子畢竟心思單純,對「別離苦」尚未有深刻感受。我嘆口氣說:   「如果替他找個女朋友,他結婚後不久,就會離開我們,去當小天使了。妳不會捨不得嗎?」   「會呀!」小羽認真地說:「但是我們老師說,這對蟋蟀來說,是很重要的事啊!」   「說的也是啦……」我囁嚅著:「而且就算不讓他結婚,日子久了,他還是會逐漸衰老,步向死亡……。」   「那樣更沒意義啊!」小羽煞有介事地說。再次出乎我的意料,小羽對這事似乎多少思考過,居然還說出了「意義」這個詞。我幾乎被說動了,心中轉著念:與其等到他孤單離世,才後悔未替他覓得良緣,空留遺憾,倒不如早些做個紅娘,完成他的終身大事。小羽又說了:   「而且他每天晝夜不停地鳴叫,不就是為了結婚生子嗎?」   這話徹底打動我了。的確,人家的動人情歌,可不是唱給我們療癒心靈的,而是在聲聲呼喚著運命中的伴侶。我只顧著欣賞天籟美聲,卻忘了他的需要,實在太自私了。於是,我承諾小羽:這個週末,就帶她去寵物店,尋訪公蟋蟀的另一半。   經過這番談話,夜間聆聽蟋蟀唧唧,感觸有些不同了。心想:生命的意義,究竟是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是圓一個讓生命不再有缺憾的緣?還是傾全力嘹亮一季的生命之歌?         *           *             *   在水頭村老家的後方,是一大片青蔥濃密的樹林。敏捷的松鼠在樹幹上奔跑,輕靈的黃蜻蜓和白粉蝶在林間飛舞。每天清晨和傍晚,鵲鴝和白頭翁成群聚集於樹冠,看似樹上開滿了黑白色或黃綠色的花,又像是無數嚶嚶成韻的跳躍音符。   我喜歡在林間漫步,踩在柔軟的草地和厚厚的落葉上,偶爾邂逅小巧的蝸牛,翠綠的蚱蜢,醜得可愛的蟾蜍,帥氣挺拔的蟋蟀,也曾蹲下來凝神細視,直到他們鑽進土壤、跳過草葉,離開我的視線,我才站起身來,望著湛藍蒼穹下的茂林,舒展筋骨、做個深呼吸。         *           *             *   清雋幽美的蟋蟀聲,自古受人喜愛。唐代後宮佳麗以傾聽蟋蟀的鳴聲,排遣長夜漫漫的寂寥,《開元天寶遺事》中記載:「宮中秋興,妃妾輩皆以小金籠貯蟋蟀,置於枕畔,夜聽其聲,庶民之家亦效之」。詩人賈島在走訪靈隱寺時,認為在修行中聆聽蟋蟀聲,能使心思更清澈靜定,因而寫下「人在定中聞蟋蟀」(見〈早秋寄題天竺靈隱寺〉)之句。宋代學者翁森在名篇〈四時讀書樂〉中,更直指蟋蟀聲帶來的秋高氣爽之感,能提高讀書的效率和樂趣:「昨夜庭前葉有聲,籬豆花開蟋蟀鳴。不覺商意滿林薄,蕭然萬籟涵虛清。床前賴有短檠在,及此讀書功更倍。讀書之樂樂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上)
【小說連載】 老枝伯仔
*2019/10/15
  儘管林萬枝痛恨春蘭和她的契兄公張永福,而在他眼中,海建雖然是一個雜種仔囝,但卻是一個無辜的孩子,而且生來濃眉大眼,十分討人喜愛,他怎麼忍心去傷害他呢?偶而地海山也會把他帶到柴房,他竟也跟著哥哥叫他「阿爸」。但他是該應或是不該應,倘若應,毋寧是承認這個雜種仔囝是他的孩子,有一種「賣某做大舅」的感覺;如果不應,勢必傷了小孩子的心,實在讓他左右為難。   或許,大人的恩怨不能牽涉到孩子,如此一來必定沒完沒了,甚至會波及下一代。林萬枝是否會重新思考這個現實的問題呢,還是春蘭這個臭查某討契兄生的孩子是屬於雜種仔囝,叫他阿爸對他清白的門風是一種恥辱,林萬枝邊開墾荒蕪的田地,邊想這個問題。   但讓他料想不到的是,這個雜種仔囝竟然聰明無比,在校成績年年都是第一,而且待人彬彬有禮,沒有一般孩子的驕氣,這樣的一個小孩,想不教人疼惜也難啊!林萬枝雖然討厭春蘭那個臭查某,可是當海建一聲聲「阿爸、阿爸」一直叫時,難免會心軟。因為他是有血有肉的熱血動物,他的心是肉做的,是有感情的,當然也必須恩怨分明。對於這樣一個小孩,倘若不加以疼惜,便是冷血動物,但對於春蘭那個臭查某,他這輩子絕對不可能原諒她,甚而痛恨到了極點!   而且他已發誓,如果他先死,絕對不允許春蘭來送終;如果春蘭先死,他也不會送她上山頭!可是人一旦死了,卻由不得自己做主,必須任由活人擺佈。是穿著八層壽衣躺在福杉棺木裡,由十六位抬棺者抬著,子孫和親友們執紼,樂隊吹奏古樂與西樂,由道士引導,熱熱鬧鬧上山頭?還是用草蓆裹住屍體、繩子一綁,隨便挖一個坑,草草掩埋?無論是前者或後者,死者均無權過問,就由那些婆婆媽媽或好事之徒來議論吧!(一三七)
【古寧頭大戰70周年祭】 從一九四九看二○一九
*2019/10/14
  一九四九,台灣風雨飄搖。這一年是歷史年: 一月十日國民黨兵敗徐蚌會戰(中共稱為淮海戰役),損失五個兵團二十二個軍,共計五十六個師五十五萬人,國軍元氣大傷,共產黨氣燄方盛。十天之後,蔣介石黯然引退。   四月二十三日,鍾山風雨起蒼黃,解放軍強渡長江,國府的都城南京的總統府易幟了。   五月二十七日東方金融重鎮上海淪陷,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一共損失二十個軍。   八月十七日福州不守;十月十三日大小嶝陷落;十月十七日廈門轉進。   蔣經國說:「當廈門撤退時,全國的空氣都消沉了,充滿失敗主義,到處聽到這個部隊投降,那個部隊繳械,……」。   這時的國府處在危急存亡之秋,台灣人心惶惶,不可終日。   十月二十五日凌晨,古寧頭大戰爆發(大陸稱為金門戰役),打了三天三夜五十六個小時,這場戰役在金門西北一隅,雙方交戰的兵力大約三、四萬人左右。這場戰役規模不大、時間不長,但影響卻非常底深遠。   這一場戰役的勝利,讓國民黨穩住了風雨飄搖的陣腳,讓瀕死的機體打入了一劑強心針,從此又活了過來。平心而論,沒有這一場戰役的勝利,就沒有今日的台灣,也就沒有今日的兩岸。   因此古寧頭大戰是兩岸歷史的分水嶺與人生的轉捩點。   國民黨痛失大陸錦繡河山,有亡國之感與羞辱之心,因此前三十年厲精圖治,全力發展經濟,讓台灣錢淹腳目,一度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人民樂享經濟發展的成果。隨著蔣經國的殂逝,蔣家王朝的崩解,國民黨接著在台灣走上不斷的政爭與裂解之路。   國民黨在每一次的內爭之中,一再的流失菁英,一再的削弱自己的力量,終於在二○○○年首次政黨輪替,失去了五十一年的執政權。兩岸從國共一中意識形態的鬥爭,逐漸演變成由民進黨與共產黨一邊一國的台獨與反台獨的主權之爭,民進黨從此取得統獨的話語權。   國民黨主政時代,台獨是禁忌;民進黨主政時代,統一是禁忌。   二○一九,台海風雲緊急。這一年也是歷史年:   從一九四九「大戰古寧頭」到二○一九「兩岸變兩國」?民進黨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埋藏了台海戰爭的風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二○一九年一月二日《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發表了習五條,不承諾放棄武力,以保留一切選項,遂使兩岸的鬥爭加劇。   兩岸的殊死鬥爭,以台灣的政治板塊運動為轉移。   台灣政治潛在的轉變因素,首先由李登輝的餵養了本土意識,經陳水扁與蔡英文兩次政黨輪替主政的洗禮,台灣社會被民進黨用簡單的「愛台」與「賣台」的話語權拖著走,拖到中華民國的懸崖,拖到兩岸戰爭的斷崖。   今年是古寧頭大戰七十周年,也是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同時也是台灣大選激烈競逐之年。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否定兩岸同屬一中;認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沒有所謂兩岸一家親,因此開啟了內外兩條戰線。   對內,明年的總統大選,如今正如火如荼的展開,民進黨的蔡英文扛起台獨的大綠旗,與國民黨的韓國瑜擎起的青天白日旗,正進行統獨路線的大決戰。這一場選戰的勝負,將攸關兩岸歷史的走向與台灣人民的命運。   這一場選舉,不只是台灣總統的大選,其實也是民心水銀柱的測候戰,到底台灣人民的選擇是要統要獨,或要戰要和?這一政治的走向,好像彎弓沒有回頭箭,民主的共業,大家要一起自作自受。   如果蔡英文勝選,覺得自己的路線有正當性,施政獲得了多數選民認同,民進黨將挾著台灣新的民意基礎,對外作為兩岸鬥爭的新資本,而與中國大陸進行兩岸戰爭邊緣的遊戲。   如果蔡英文敗選,民進黨的台獨主張不被多數人認同,蔡的施政受到選民負分的檢驗,台獨的聲勢因此遭受頓挫,兩岸劍拔弩張的關係獲得了緩解,以時間換取空間,重新思考兩岸關係的定位,將來要何去何從?   這一戰的結果,韓國瑜把它看作是中華民國的保衛戰。   韓國瑜起於民間,沒有國民黨的宮廷氣與權貴氣,而有草莽性格,他說自己像令狐沖,喜歡喝酒交朋友,可與引車賣漿者流的市井小民打成一片,也就是接地氣。他是國民黨幾十年來另類的參選人。   韓國瑜如果勝選,他主張的「九二共識」的「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基調獲得選民認同,大家都想過好日子,他對內面臨的是要重振黨魂、軍魂與國魂。對外要與中國大陸與美國取得戰略平衡,穩定台海情勢與兩岸關係,而將兩岸從戰爭的邊緣之中懸崖勒馬。   韓國瑜若是敗選,國民黨將失魂落魄,起復無日,中興無路,許多投機政客就會見風轉舵,帶槍投靠,民進黨走上一黨專政的「東廠」道路,國民黨更無從取得話語權,而從此被民進黨一路壓著打,然後大家一起跟著民進黨說:「這個國家,這個總統。」不能有人再質疑了。       情勢如走到這一步,那是中國大陸所不樂見,而是美國正中下懷的事。穩定的台海與兩岸關係,對中國大陸有利,對美國甚為不利。因此,韓國瑜的親中、和中是美國的戰略大忌,明裡不說,暗中一定要反對與杯葛的;蔡英文的反中與脫中,那正是投美國所好,求之不得的事,明裡講得冠冕堂皇,暗地裡一定要支持與資助的。   中國大陸的崛起對美國的霸權地位是一大挑戰與威脅,天假其便有一張台灣牌可打,那就以台制華,把兩岸玩於股掌之上,把兩岸玩得你死我活。美國樂得在兩岸關係中玩火,因為玩死的都是中國人。今天台灣大選熱烈的角逐,其實美國劇本早已寫好了。   台灣海峽是一道安全的心理屏障,也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歷史深淵。統與獨,「莫忘世上苦人多」;和與戰,「莫忘戰爭死人多」。誰要拿起兩岸和平的柑欖枝呢?或誰要點燃台海的火藥庫呢?就看台澎金馬選民的智慧怎麼的抉擇了。   選擇戰爭或者選擇和平,從一九四九看二○一九,絕不是遙不可及的情事。試看美國前駐華公使,尼克森總統首席中文翻譯傅立民二○一九年六月十三日在布朗大學外交政策協會作了題為「中美脫鉤及其影響」的發言,說出了他的擔心:   在中國台灣地區問題上,美國的政策似乎促使台灣一些政客認為,他們手持的是一張美國背書的空白支票,有底氣與中國一戰。這使我們距離與中國爆發海戰僅一步之遙。若戰爭爆發,這是美國自一九四五年來第一次遭遇海上衝突,也是第一次與擁核國家發生衝突--然而,我們並無必勝把握。更糟糕的是,當前美軍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之間,並未建立類似美蘇冷戰期間的那種危機管制機制。   假如這是台灣民意的選擇,那就讓民進黨由美國下注與中共打梭哈,把台灣人民的身家性命全賭上。因為「中國不亂,美國不寧;台灣不統,中國不安」。   那麼,試問誰會把台灣帶向墳場呢? (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金門大學跨領域通識課程 修課心得
*2019/10/14
  這學期在劉香蘭老師的介紹下,選修通識課程:「當照顧遇到科技:智能照顧的跨專業領域課程」,修課前內心波瀾萬千,一會兒充滿期待,一會兒感到緊張,不曉得應該從哪些需求開始探討,但在上課後有很大的學習與感想。9月24日參訪大同之家後,從10月開始,我們這些選課的同學紛紛在課程中提出創意構想,嘗試將「天馬行空的科技照護」化作實際可行的點子,以滿足被照顧者的需求,也解決照護者所面臨的難題,達成多贏局面。   這次課程將學生分為六個小組,各自提出不同的初步構想,諸如以改良拐杖為主題的小組,提出通過裝設感測器,檢測長者的拐杖使用情形,反映長者行走的地面狀況,藉此促進長者正確的使用拐杖,且能在安全無虞的狀況下自行運用拐杖前往目的地,達到增能自立的效果。針對長者於廁所內的安全問題,出於隱私及維護個人自尊,照護者通常不跟隨長者進入廁所內,但也因此產生跌倒、昏倒而不能及時發現的風險,學生們提出於馬桶上加裝感測器,透過偵測溫度、時間等因子,配合聲音提示,警醒廁所內是否發生任何危險。此外,亦有學生配合課程老師專業,選擇以「阻止家暴意外」為主題,應用互聯網科技,發想感測器與通報系統相連結,在家暴事件發生時自動進行通報,避免憾事發生。   發想構思的過程中,我們嘗試許多次錯誤,也更深的從需要端出發,結合跨專業合作學習以及多元觀點的交流,突破以往框架;對我來說,學習到從資訊工程的角度評估構想的可行性是最大的收穫,因為這表示發想的點子會更容易化做實物,真正讓照護者與被照顧者,能夠有尊嚴、安全,也快樂的度過晚年生活。
曾經祝融,如今助人為樂
*2019/10/13
    感謝祝融大人,因為祂多年前的光臨,庇佑我如今有能力助人,且練就更好的技術為生!     我有一技之長,找工作也很容易,只因為輪流照顧隨時會發病的雙親,正好有鄉親需要幫助,便自然而然選擇目前這種,收入雖不固定,卻可兼顧照顧父母的代筆與調解工作。   一開始不太有人知道我正在做此工作。所幸,一位暖心的姊妹淘常常義務幫我,向有需要的親朋好友分享,介紹我正在做的工作性質,以及能協助的項目。   例如,代寫道歉信、各種可以避免打官司的信件、調解,包括一起開會討論策略。其實,受過書寫各種文類專業訓練,在文字單位工作多年,常被稱為資深文字工作者,當然我自知還保留寫作的進步空間。所幸在曾接過的個案中,每位都回頭來感謝我,幫助他們避免一場惡狠狠的官司,使他們的生活得以正常運作。   尤其是居住在農村的親友,他們的經濟收入來源貧乏,經常會帶農品來送我,感謝我幫他們解決事情,同時用最省錢的方式,就能解決一般人認為非常棘手的問題。特別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居民,若遭遇一些侵權、須談判的事故,壓根兒沒有本錢請律師,自身亦無足夠的知識去解決,這時像我這樣的調解老手,對他們就顯得很經濟實惠。   提起做這一行的原始動機,乃個人花了非常昂貴,總數超過數百萬元賠償的代價,才被迫培養出這一行的能力。那一年,我家房子忽然遭遇祝融光臨,許多公家和私人單位主動出面幫助我協助處理,多次與不同理賠及求償鄰居調解,在半年內協調出,彼此分別都能接受的價位。   我家宛如離過八次婚一樣受傷,期間我的丈夫一直臥病在床,幾乎由我全權代表,與他們分別斡旋,我們家似乎脫了九層皮,我精神與經濟受到重創之餘,半年之內,參與多場次被調解的情事,雖然元氣大傷,卻從而具備調解的理性與能力,唉!此事件已經過十七年矣,至今回想起來,仍有欲哭無淚的悲痛感,無語問蒼天,究竟我是招誰惹誰,讓我遭此又大又煩人的難事?而我又是何德何能,經由天助、自助,而能將之解決?   經歷過那些事之後,像是打了超強預防針;現在,再揪心的事,在我看來都是小事,很高興此後我可以幫別人「喬」,看似很複雜的事。那位自動幫我打廣告的姊姊,或許知道我在人生曾經的苦難史中,自然培養出的技術與實力,而主動為我打免費廣告,讓我有機會用自己受災的經驗,安慰、幫助正在受災的人們。   而我,像那一次自己重新站起來一樣,有機會一次又一次幫助遭災的人們。面對貧民戶,因為自己曾親身體會其痛苦,在處理過程中曾接受善心人士義務協助,現在自己有能力了,當然也要自願無償幫助受災者重新站起來;畢竟,無論遭遇什麼事,大家還是要堅強起來繼續過日子。   所以,當我越來越有能力幫助他人,就越發明白助人為快樂之本。現在事後反思,有時自己也很疑惑、甚至難以分辨,我應該感謝幫我口頭傳播、主動推廣的姊妹淘,還是應該感謝十七年前祝融大人的光臨哩!
另類的心情
*2019/10/13
  體育署運動資訊--2020年運動明星月曆徵選!醒目的標題,好奇的想像,參賽資格65歲以上。剛過完祖父母節,寄出一張當天團隊表演不老鼓陣(如圖)哇!好簡單的報名。   過幾天後,接到一顆超級震撼彈--「明星月曆投票正式開始」投票。投甚麼票?去哪裡投?如何投?從沒遇到過的事,瞬間慌了手腳,不知所措,支吾了老半天,主辦單位說:您有孩子嗎?有啊,請把網址告訴孩子,他們會幫你,挖偶!好酷喔。   明文規定108年8月28日開始投票直到9月10日止。競賽開始,哪裡是開端?如何循線,如何布局,如何掌控,沒有方向,沒有訣竅,平靜的日子掀起陣陣漣旖,騎虎難下的窘境,很難冷靜克制,只能發出求救。孩子們接到消息後,緊鑼密鼓,兵分好幾路,求助支援部隊,沒幾天,出現監票、計票,催票,分析選情,戰況熱烈,更讓我坐立難安,因為,孩子們工作繁重還加上這無形的壓力,真是如坐針氈,食不知味,而孩子們卻貼心回應,站穩腳步,堅定信念,既來之則投之,做好準備,全力以赴。   參選的的銀髮族有101人,符合資格65歲以上,有70幾歲、80幾歲、90幾歲,各年齡層都有。一年12個月,錄取12名,拍好運動照片後,放在2020年的運動月曆上。12名中還特挑前6強,多一份等值1000元的禮物。閃爍的光環立在前面,大家卯起勁來,互相競爭。我曾擠進前五名,被後面結實的團隊,不停揮鞭奔感,追的我氣喘如牛,哇!前前後後的拉鋸戰,費心又糾結,票選結果,雖沒獨占鰲頭,成績仍然輝煌,足矣!   明知這是一場遊戲一場夢,但大家的努力和認真,教我終身難忘,親朋好友不遺餘力,天天想盡辦法拉票,磅礡的氣勢,有如火星撞地球,熱鬧滾滾。尤其家族系列,婆家,娘家,全家大小動員起來,手連手、心連心,如火如荼,點燃希望的戰火,全神貫注,並肩作戰,大家緊張在一起,期待在一起,加油聲不斷,空氣中充滿新鮮有趣和熱血沸騰。   經過這次票選的過程,瞬間明瞭許多事,情義相挺不是件簡單的事,但,選情激烈,戰況吃緊,聽到我求救的訊息,朋友們紛紛放下手邊的工作,先投我一票,安撫我茫茫然的心,讓我看到人性的善良與可貴,讓我摸到人情的溫暖與熱情。一張選票一世情緣,感恩所有宗親、鄉親、同學、兄弟姊妹,團隊社群,至親好友,還有孩子們,因為有您們,才有超高的票數,張張鏗鏘有聲,張張晶瑩剔透,漫長的10幾天票選活動,感恩之聲,直烙心底。   回想大大小小的選舉投票,表面上平靜無波,暗中卻絞盡腦汁,競爭激烈,水裡來,火裡去,艱辛與煎熬齊下,步步驚心,波濤洶湧。一旦撩下去,奔波、拉票、綁樁、固樁、拜訪、拜託等等,種種細節,認真琢磨,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投票已經結束,一切都在笑談中,日子回歸平淡,主辦單位聯絡人很貼心,稱我為「美少女」為我「人生70才開始」滴下神秘的精油,這種親切、正向、健康的暱稱,讓人聽了心花怒放,搖曳生姿,前半生,17歲的美少女,懵懵懂懂,昏庸無知。後半生,70歲的美少女,明明白白,優雅成熟,年代不同,心態一樣,人生旅途,掌握正確的方向,即能航向快樂的心湖。   沒有刻意安排,沒有精心設計,一切都是順其自然,人生就是這樣,總在不同的地方,蘊藏著出人意料的驚喜,不定時讓您大喜過望,大聲譁然,讓平凡中增添些色彩。謝謝大家,感恩所有! (稿費贈金門縣身心障礙家長協會)
共 25342 筆資料,第 1 / 2535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0910334484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