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大膽島回憶
*2018/10/21
  民國69年,因為空軍飛官、陸軍軍官、還有警察員額不足,因此鼓勵大專學生志願轉服預官役,學校剛畢業的我,9月9日入伍大專兵,10月志願轉服政治作戰預官班,與預官30期2梯次一起受訓。   70年2月從政治作戰學校結業分發,抽到金門,到高雄報到才知道所屬單位是小金門;在高雄等候船班時,一位政戰處長向準備到金門的預官們訓話,講到部隊安全的案例。先是軍官查哨時,新兵第一次站衛哨兵,因為緊張的,誤向查哨軍官開槍;再是,小金門的一個連隊,在中山室擦槍,因為清槍動作不確實,造成子彈擊發,射向天花板後反彈再擊中現場一位阿兵哥,以致身亡等。還沒坐船就先來個心理震撼教育不說,再聽說誤擊事件的單位,就是我即將報到的單位,心中確實起了「戰地處處皆危機」的意識!   軍艦抵達料羅灣,部隊即刻被載到水頭碼頭轉乘交通船到小金門九宮碼頭,再被通知報到的地點是在大膽島;隨即腦海中建構安全警訊:「就是萬一發生戰爭,真的就永遠回不去了」。在東林小組過一夜,隔天搭菜船上大膽島。東林小組是在西方村莊旁,東林小組警告新兵:說曾有一排部隊進入西方村莊內,進去後就出不來,因為全排被摸掉,因此禁止阿兵哥進入西方村莊。事隔37年,想來是為了不讓菜鳥兵晚上亂跑,故意說的。今年107年9月21日下大膽島後立即租妥機車,騎到小金門作回憶之旅。繞騎東林村,幾次悠轉,經過西方村時,有種很熟悉,但卻又不是很熟悉的感受,最後選擇勇敢騎進去巡禮一番,才終於想通為什麼會有那種很熟悉、但又不熟悉的感受,原因就肇於新兵管理的簡便辦法。   抵達大膽島後,營部人事官在生明廳,告知我的單位是第一連、據點在北山,一位連部阿兵哥帶我到連部報到,連長讓我先到北05據點報到,待退的老排長帶我到北05據點後,讓我休息。看著對岸廈門島,相隔4,500公尺。驚訝我所在位置,這麼近自小習稱的「對岸是共匪的大陸!」正思忖間,傳來機槍聲大作,嚇一跳中趕緊低頭,看到衛兵站的好好的,我緊張地問他:「發生甚麼事,為何有機槍聲?」衛兵說:「隔壁據點在驅離匪船」,我抬頭探視,真的有一艘漁船在離大膽島不遠處捕魚,問衛兵:「你怎麼沒開槍驅離?」他回我:「我才沒那麼笨!」我更好奇問「為甚麼?」他竟然說:「開完槍還要擦槍。」這一回答令我放鬆緊張的心情,乃向衛兵詢問當前狀況,當天晚上睡覺開始擔心「會不會有水鬼摸上來?」 在大膽島的時間只有四個月,但卻帶給我永生難忘的回憶。   報到第一天晚上,老排長問我「敢不敢吃蛇肉?」他們剛抓到一條大蛇,準備晚上打牙祭。我沒吃過,那是我此生唯一次吃蛇肉的經驗。   到大膽島後,住了幾天已經卸下心防,第一次晚上查哨,帶著刺刀和二個槍兵環繞北山查哨。第二天老排長把我叫去說:「怎麼膽子那麼大到只帶刺刀?還好連長不知道,否則會被臭罵一頓。」他說:「大膽島是戰地第一線,隨時有狀況,不能被假象騙到,有經驗的人,每一個人的隨身槍枝都是上彈夾、不上膛;晚上睡覺,槍枝更是放床頭,以備隨時應變。」至此,我才體認到在這第一戰線的孤島上,安全戒備永遠擺第一,輕忽而僅帶刺刀查哨這事件的嚴重性。   北山軍官輪值查哨的頻率很高,有一天晚上,與對岸之間的海面風平浪靜,一輪明月高掛,天上、海面兩個大月亮相互輝映,又亮又圓,從播音站傳來蔡琴《庭院深深》委婉、柔和的音樂,順著平靜的海面,顯得特別悅耳,大地就像室內音樂廳般,月色就像搭配好的舞台,美到令人難以忘懷。讓人聯想起,這塊島在清末民初短暫的承平時代裡,海關曾提供作為外國人的渡假勝地,應該就是類似這樣的場景,生平第一次見到這美麗的景色,永生難忘。至今還未再有機會看到。   駐防期間,現在的北山國旗台前的喇叭掩體正要拓建,營長找我去問我會不會監造,我因為學校都是讀死書,沒有實際現場工作經驗,不敢承下,營長改讓我帶隊監工。記得當時的掩體牆、樓板都超過一公尺厚,混凝土灌漿時,還要一邊將人頭般大小的花崗岩石丟進掩體內,這樣的工程相信可以撐過幾百年沒問題。掩體拓建完工後,又在北山興建一座現代化抽水馬桶廁所,當時弟兄們,有的敲石頭,有的灌水泥磚,很快完成一座廁所。看著工程進度,及弟兄們辛苦的情形,直覺得大膽島的軍人,不如綠島管訓的犯人!同樣是在離島,綠島犯人白天出操,晚上還可以安穩睡覺,大膽島的弟兄白天要構工、出操,晚上卻不能安穩睡覺,站著衛兵外,要怕水鬼摸哨。廁所施工期間曾看到過期的報紙,刊登大金門抓到水鬼的新聞,沒想到,過沒多久,抓水鬼的事,就出現在大膽島北山。    民國70年6月2日,天氣寒冷、風雨交加,睡夢中被一陣像砲擊的聲音吵醒,隆隆聲響,但著地回聲很短,感覺不像之前常聽到的砲兵實彈射擊,從擊發聲到著陸聲間,有短暫的時間間隔。接到戰勤通知,發現水鬼已經下沉水面下。趕到水鬼被發現的據點查看,只見海面浪很大。問衛兵水鬼的位置,衛兵回答已沉到海裏。   七點多用完早餐,再被通知「還有一個水鬼,躲在第一次發現水鬼的據點前約200多公尺遠的暗礁上,因為天氣冷,風浪大,可能游不回去,在暗礁揮手。」這件事驚動大膽島,雷霆演習即刻發佈,全員進行搜島。約十點多看到軍械士拿一些狙擊鏡從我面前走過,問他「幹什麼?」他說「要歸零」,我心裡有底,果真沒多久,槍聲大作後又是一片沉寂,再陸續看到長官座車回南山。三天後聽到據點衛兵回報:「看到浮屍飄向大陸方向。」風浪很大,等我趕到發現據點時已經看不到。   6月15日部隊移防大金門安岐地區駐防,到7月底再移防回臺灣。在安岐時,一位財經學校實習排長告訴我一件事,並叮囑我說不要讓阿兵哥知道。他說我們駐地的據點,以前是古寧頭大戰的萬人塚,怕阿兵哥知道會害怕。我向實習排長說,我們前幾天才打死二個水鬼,實習排長一聽就沒再多說。回據點向排上弟兄說這件事,弟兄們都笑了。經歷過大膽戰場的弟兄們都知道,死人並不可怕,因為它不會要你的命;活人才可怕,因為他才是真正會要你的命。   回想起來,兩岸爭戰,是歷史悲劇,希望兩岸永遠和平,現在從金門、大膽島看廈門島,廈門島的天際線已經成為大陸的繁榮指標之一。   74年初退伍後,僅和江衍山排長一直有聯繫。時光飛逝,幾年前在路上遇到蘇進財副排長,於是又再喚起老戰友,把以前失聯駐防過大膽島前、後期的第一連弟兄找回來,一年聚會一次。   今年金門縣政府舉辦大膽老兵志工回大膽,江排長幫我報名9月19日至21日到大膽島擔任志工,我滿心期待地回到已經離開37年的老地方,看看年輕時留下的足跡。   志工團抵達大膽島,安頓好住宿後,我迫不及待地借了摩托車飛奔北山,沿途騎著機車在島上公路奔馳時,發現整個地方都變好多,到處都是雜草樹木。以前隨時可以看到的海岸,都被樹木雜草擋住。記得在金門服役期間,因為顧忌砲擊時,人沒被砲彈打中,反被野火燒死的可能,因此每年冬季前,都要總動員,務必將陣地內、外雜草清除乾淨到僅剩樹木,所以在車道或據點的防線地方,都看得到海岸線,時過境遷,車子騎過中央沙灘,兩側已被雜草淹沒,再看不到海灘。   以前住的防空機槍堡,也都雜草叢生,不得其門而入,與當年在駐守的據點看著中央沙攤,除了軌條砦外,就是美麗的海灘,線型很美,曾經幻想著,假如沒有兩岸對立,中央沙灘開闢作海水浴場,據點是遊客住宿的客房,大膽島就將是渡假天堂。   到下部隊時的北05據點時,看到旁邊在我移防離開後,新增加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文宣牆、砲陣地和觀測所。再看看旁邊的北05據點,硬體還很完整,只有落葉堆滿了整個據點。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文宣牆,成了大膽島的觀光亮點。以前聽過一個笑話:「大膽島指揮官接到一個陳情電話,內容是,能不能將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字再從新油漆,因為脫落很難看。」指揮官問說「您是哪裡?」對方回說「是廈門觀光旅遊局。」
從湖埔國小出發─慶祝湖埔國小建校百年記感
*2018/10/20
  50年(1961年),我斗六中學畢業,返金報考金門中學附設特別師範科。52至53年學,我歡樂分發在家鄉湖埔國小任教。很榮幸地教到了一位大學校長楊永斌院士--校友會顧問,這真是為師的恩典。我家因我教書而生活轉好,正欣慰「艱苦有時過」時,卻又是好景不長的無常發生!金門當時正流行著「三八制」的婚姻陋俗,男子娶妻,要三樣聘禮:「八千元臺幣、八兩黃金、八百斤豬肉」。在這種情況下,對月薪一千零一十元的我來說,短時間想要結婚是不太可能的事,對窮困的我家也真是困難重重!有次我無意間,聽到父母的對話,母親說:「某家女孩要嫁給兒子,明言不收聘禮。但是為了禮俗體面,我們還是要做做樣子,您可否想想辦法?」只聽父親大聲吼說:「結婚是他自己的事!」當時一下子聽了父親的話,好難過,好心痛!然而轉個念想,對啊!結婚是我自己的事!豈可讓父母為我操心呢?經過長考,我不得不再想離開這舒適安樂的家鄉,決心努力去甄試保送臺灣師範大學,赴台負笈升學,如此就能順理成章遠離家園,不必讓父母因我婚事受困擾。「皇天不負苦心人」、「真是有願就有力」,服務兩年期滿,53年(1964年),終於如願甄選上了台灣師範大學社教系,我轉弱為強,海闊天空,生命變得無限寬廣了。台師大畢業返金任教金城國中,也娶到擔任教職的臺南籍妻子周鳳珠老師為妻。父親的一句激勵話,激勵我轉方向去創造光明的未來。   60年(1971年)七月,我應湖下長老楊志文、楊永文宗長鼓勵,宗親、鄉親的支持,參加金門縣第一屆民選鄉鎮長選舉,僥幸當選金寧鄉鄉長,努力發心為鄉親服務,這種轉己為他的服務奉獻精神,贏得了長官與鄉親的肯定。後調升金門縣政府民政科(處)長,68年八月轉任沙中校長,然後輪調湖中小、寧中小、烈中、到91年八月在城中校長退休。回想在戰地政務軍管時期,工作如作戰,職位沒保障,主官管可降調教職員。我拚命工作,戒慎恐懼,戰戰兢兢,憂讒畏謗,飽受萬般挑戰與考驗,也終於「化險為夷」、「轉危為安」擔任了金門縣一級主官管長達32年,是屬難得,感謝諸多貴人相助。蘇軾的<定風波>:「……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每當面臨橫逆時,這是我最愛讀誦的詞句,會增強我的能力、釋懷我的壓力。   91年(2002年)七月,我爭取城中校長續任失敗,匆促在八月一日提前辦理退休。失敗告訴我:要尋找另一個服務的舞台;失敗的助力推我提早走上學佛之道。讓我覺悟到「退步原來是向前」的最佳安排。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有其原因,相信它對我有益,失敗不一定不幸,它可能轉化成一種祝福,最痛苦的時候,最須感恩。果然學佛使我轉小為大、轉凡向聖,提升了我的人生境界。以前遭遇的一些痛苦,看似是不如意的事,其實都是恩寵,它孕育著轉機,只要懷著平靜感恩的心,擁抱「無常」,接受考驗,就能等到黑暗之後的黎明;生命的功課會帶來生命的禮物。丹麥哲學家齊克果說:「生命只有走過才能了解,但是必須往前看」。往昔不論怎樣的際遇,順境或逆境,得志或失意,在回首的時刻,我的心中滿是感恩。   91年八月退休,九月加入佛光會,十一月我選任了國際佛光會金門協會會長,由於剛退休,別無旁鶩,全心全力推展佛光會務,贏得中華總會讚許,推舉為95年全國好人好事代表「八德獎」,後又選上金門縣寫作協會理事長,我利用「金廈小三通」開航,開創「兩岸讀書會」,在同安、福州師範大學、大嶝中學等地區舉辦兩岸讀書會,與廈門市作家協會,舉辦兩會寫作經驗談與互訪讀書交流活動,99年榮獲中國時代改革創新先鋒百佳人物獎,赴北京釣魚台表揚及膺任金門縣文史工作協會理事長,榮獲教育部全國教育奉獻獎在台北領獎。由於要精進寫作,我高齡就讀銘傳大學應用中國文學研究所;因熱愛書法,退休又遠赴北京師範大學書法專業研究所研習書法,100年榮獲教育部頒發全國第一屆終身學習楷模獎;應聘金門地方法院、高分院調解委員、福建更生保護會董事、顧問、金門監獄榮譽教誨師-教誨志工,長年繼續服務鄉民、更生人、受刑人。96年榮獲全國更保輔導有功人員表揚,與101年當選全國績優教誨志工獎。   我一貫秉持「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信念,勤動筆作紀錄,我是學新聞的,有記者的性格,要把事件書寫報導出來,為自己、為社會留下一點點歷史。至今已出版:《金門真美》、《金門教育史話》、《兩門幾多相思苦》、《未來島嶼未來佛》、《山河壯麗頌和平》、《海濱鄒魯朱子島》、《金門文教繼世長》、《書法我的愛》、《為愛書寫》等書。現任金門日報「浯江夜話」專欄筆陣、金門縣青少年暨兒童關懷協會理事長,金門監獄榮譽教誨師,繼續為家鄉、青少年暨兒童關懷服務與奉獻。   席塔說:「記得從哪裡出發,還要回到哪裡」;「如果你忘了自己的家鄉,那麼,很快你也會迷失自己」。我為了感謝祖先庇佑,把老家湖下197號(學校196號)鄰居,整修成一處「故居」文物、圖書室,陳列星雲大師全集360冊與我的圖書、我的書法作品和紀念文物;又把學校後方一塊祖地闢建成「佛園」,用各種植栽設計裝置成一尊寬5米、長50米的佛像,周邊種有數百棵杜鵑、九盆不同品種的蓮、荷花、36棵山櫻花、10棵豆梨花與2棵佛花(俗名稱雞蛋花),將來都可提供學校教學之用,也算是對故鄉的另類貢獻,我樂在母校創校百年慶典專輯,刻骨銘心地分享我的感恩心情、表達我對家鄉真摯的愛。   最後感謝蔡玉羨校長、李志翔、陳天送主任、蔡秀美小姐等全體同仁,為籌辦百年校慶而竭盡心力,我們可預期其盛況(作者:湖埔國小校友會常務理事)。(下)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格殺勿論
*2018/10/20
  我是四年制志願役預官,於民國79年春分發至大膽島服役,於隔年一月奉師部令調小金門。在島上將近年一年的時間,雖時間不長,但當時金馬外島尚未解嚴,中共蛙兵(水鬼)常出沒大膽島週遭海岸,島上也興建各項工程,讓我深刻的感受了戰地的氛圍,也在島上發生了許多的事。   記得民國七十九年夏天某日夜晚島上抓到年一名中共蛙兵,同年十一月某日深夜23時多,我因背值星排長仍在連部安官室處理事情,此時指揮部下達電話紀錄給各連,各連再下達給各據點,安全士官拿著抄寫好的電話紀錄給我看,上面寫著:中共蛙兵已上島,發現一律格殺勿論。當時我心想,格殺勿論這四個字,過去只有在電視或書本上才能看到,今天我來到這前線中的前線、離島中的離島-大膽島,自己是如此的貼近格殺勿論這四個字。此時,安全士官打斷了我的思緒,說著:排A,待會如果有人冒然打開安官室的門,我就要開槍了。我看著他手拿著已上膛的步槍,不禁點了點頭。   在連部處理好事情,肩背著自己的步槍,也上膛關保險,一個人走回自己的據點,沿線各據點的狗聽到腳步聲,都大聲的怒吼,自己突然想起數月前,自己領著兩名排上弟兄帶著步槍及滿彈匣的子彈,進行查哨及夜巡邏任務,因白天構工致大家精神稍有不濟,在連部記好口令後,行走到中央沙灘前的中央公路路口時,中央連派出的哨兵出聲喊:站住,口令!我與弟兄看著在暗處的哨兵一時愣住,答不出來,哨兵立即將步槍子彈上膛,雖在寂靜的深夜中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在周遭圍繞,但仍無法掩蓋住五七式步槍響亮的子彈上膛聲音,我趕快開口表示我是營部連支援排排長,雖哨兵與我不同連,但在島上所有部隊集合時,各連值星排長需喊口令整理部隊而對我有印象,因此哨兵回應說:排A,是你喔! 聽到哨兵的回答,我與兩位弟兄,便安心的繼續前進。在中央公路看著天空明亮的月亮,望著深夜烏漆的海面,不禁想起遠方的家人是否安好。大膽島--英雄島,是我一生無法忘懷的地方!
想念平凡的父親
*2018/10/20
  五、六十年代還是農業社會,每一家庭通常生養較多子女,老爸為要讓一家八口生活充裕,毅然去拜師學習照相技術,開了照相館幫駐守金門的阿兵哥拍照,那時的照相機既笨重,拍好照片還得先沖洗出底片,用專屬鉛筆修好底片才能在暗房用配好的顯影水洗出相片,老爸就一組組照片拍著,一張張底片修著,含辛茹苦的拉拔著我們長大。   子女長大開銷跟著變大,節流無從節起,老爸又試著開源,加蓋房子面積(沒構成違建問題),夏天賣剉冰及唯一的水果-西瓜,冬天則賣些雜貨,可說多元化經營。這讓我在小學時代已經明白老爸賺錢是多麼多麼不容易,主因每年夏季老爸需到西瓜田去挑選採摘又大又甜的西瓜回來賣,雖戴著斗笠,毒辣的太陽依然不放過老爸外露的肌膚,到家時臉紅得像關公,穿著汗衫露出的頸部、手臂曬得已脫層皮,老爸卻連一口水都沒喝,又繼續忙著,怎不叫人心疼呢?   幼年期醫藥不發達,孩子生病為省錢常尋求偏方亂吃一通,嚴重的就需找道行高的人稱「先生媽」(可說是現代名醫)到家裡來出診,學齡前的我有一年生了場大病,吃喝不下,偏方無效,三天後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老爸急紅了眼,馬不停蹄四處尋求名醫來家裡診療,終於有位高人阿嬤把我從鬼門關拉回來,至今我依然記得那位阿嬤用一根銀匙刮我手腳四肢,再用一塊類似桿麵棍的麵糰搓揉我肌膚,搓出好多像頭髮的細絲,挑出來讓老爸看,要老爸點上蠟燭燒掉,並告訴老爸說我這病叫「出丹」,好在及時趕上,否則我小命休矣。老爸當時鬆了口氣,到臨終在病床上又說起這檔事,若我們父女緣盡於當時,那也是老天的安排,何苦一直耿耿於懷呢?原來積壓在心中的掛礙是一份對子女的責任與無憾啊!   老爸生前總是通達人情世故,也一定遵循傳統體制行事,有一次家族聚會,他說死後要仿效他幾個朋友的作法,找個風景清幽,與大地結合的地方安葬,大家都驚奇他竟有新潮的想法,願採用簡單又不麻煩的環保葬,還跟他說明植葬可是不立碑、不記名、不祭拜的喔,他神情輕鬆豁達的回以他都知道,有山林相伴,有風景可看,比只住在一小格裡的靈骨塔要好啊!況且本身既不是名人偉人,天地間過客百年後不都化為塵土,何必在意人世的虛名,拘泥於何種形式,受限於習俗呢?這番話出自平凡老爸的口中,展現他不平凡的用心,如今老爸您已跟天國的兄弟朋友相聚了吧!我們幾個兄弟姐妹相約以後也要跟隨您伴著大地長眠,讓生命在大自然裡延續,所以在您仙逝後,我們沒有沉重悲傷,只有無盡的思念,老爸,想您了。
從湖埔國小出發──慶祝湖埔國小建校百年記感
*2018/10/19
  母校前身金門縣私立湖埔塾校,創立於民國7年,距今107年,正是他的百年誕辰。湖埔國小籌畫於107年10月31日 蔣公誕辰紀念日、新建校舍湖峰樓落成慶祝日,隆重舉行百年校慶,將聘請湖峰功成名就的楊清芳、楊水應、楊肅元、楊誠對、楊永斌、楊秉訓等精英與湖埔國小歷任校長為顧問;並舉辦表揚傑出校友和資深傑出員工、出版百年校慶專輯、校友認桌聯誼餐會、紀念酒認購等十一項慶典活動。關以紀念酒設計瓶,正面由楊天澤校友畫湖埔國小全景圖,背面蔡玉羨校長要我題字,我以湖埔校友會之名題上:「校史悠久、人才輩出、湖埔學子、再展風華」。前兩句「校史悠久、人才輩出」,敘述湖埔國小栽培許多人才,出金門縣二位縣長,金寧鄉好幾位鄉長,各學校多位校長,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的許許多多學子,達成了「百年樹人」的教育功能,真是可歌可賀。後兩句「湖埔學子、再展風華」,希望以後湖埔學子,能效法先賢,繼續努力,再創湖埔光輝百年校史,為湖埔爭光,為家鄉,為國家爭榮。   金門媳婦台金知名作家王學敏,曾引述回饋家鄉的席塔說:「記得從哪裡出發,還要回到哪裡」;「如果你忘了自己的家鄉,那麼,很快你也會迷失自己」。湖埔國小教育我,湖埔宗長培育我,我沒齒難忘。所以我從湖下-湖埔國小出發,今日還要回到湖下村老家的湖埔國小這裡。   民國29年歲次庚辰屬龍,出生在新加坡,37年跟隨祖母、母親、二位姊姊,從新加坡遷回到荒涼蕭瑟的故鄉--金門縣金寧鄉湖埔村湖下197號祖居,在番屏生活再苦,還有米飯吃,回到家鄉,只能吃地瓜、安簽、麥糊,吃不下,大鬧痛哭,促使姊姊擁我淚崩,激起一家人想忘而不能忘的痛苦。我在本村的宗祠、民房斷斷續續讀完湖埔小學,44年畢業。   回想父母逃日本,的確是一段痛苦的歲月,苦,其實也是人生的實相,也是宇宙唯一不變的法則。「人生無常」,我不怨嘆無常變化!反而是勇敢地擁抱接受!好像在新加坡父親要我們搬回金門,陪伴高齡獨居的老祖父,這一改變就是「無常」,但它不一定壞,它隱藏機運。《楞嚴經》云:「若能轉物,即為如來」,就像母校創校百年,歷經中日戰爭、國共內戰,停了又辦,辦了又停,歷經過無數艱難的無常變化,斷斷續續,千辛萬苦,終於也走過了一百年歷史。讓我有幸藉此機緣分享我一點點的或怨、或悲、或愁、或喜的一些回憶!   38年(1949年)10月25日,舉世聞名的金門古寧頭大戰爆發,戰爭帶給金門人的苦難與浩劫,戰爭也促使金門一夕之間轉變。金門與新加坡、中國大陸交通中斷。國軍進駐金門,實施強迫教育,窮苦農村家庭的孩子,因禍得福,可以免費上學讀書。我少不學好,打架逃學。讓母親憂心忡忡。直到簡榮和恩師,當我五、六年級的班導師二年,對我愛護鼓勵有加,指引了我生活與學習的目標,讓我一下子脫胎換骨,轉變成另一個小孩。有鄉親曾藐視我的評語:「這仔缺角了」(閩南話,沒路用了),萬萬沒想到小學畢業會考,我竟然榮獲全縣第二名,本班楊誠對(現任中央再保公司董事長--校友會顧問)得第一名,本校資深老師楊清栽得第四名,為校爭光,為村爭榮,此時的我已非昔日「吳下阿蒙」。   43年(1954年)「九三」砲戰發生,「風雨如晦,雞嗚不已」,學校卻照常上課,有一天我和誠對同學在今中正國小教室,參加全縣書法比賽,中途遇上砲擊,老師指導學生們暫時躲避,砲停了再要求出來寫,這次比賽楊誠對學長榮獲全縣小楷第二名,而我得大楷第一名,為校爭光。   44年(1955年)我升讀金門中學初一,金門中學為避砲彈,從金城現址遷往金湖陳坑,我們自己搬桌椅到陳坑上課,其辛苦情形不是現在一般學生能夠體會得到的。   47年(1958年)「八二三」砲戰發生,金門中學又從陳坑遷往台灣各縣市,金門中學從初一到高三,九百二十一位學生,教育部編列預算,全部公費分發,寄讀於臺灣省立三十所中學。十月九日我們在砲火中,搶登LVT登陸艇赴台,踏上離鄉背井茫茫求學之路,我分發寄讀台灣省立斗六中學。離家的痛苦!轉成求學的福報!金門人才輩出,能擁有四百五十五位博士,五十八位將軍、在台灣各階層發光發熱的鄉親,這何嘗不是因禍得福成功的轉機?(上)
金門沙美的軍郵二所舊址
*2018/10/19
  金門(舊稱浯洲)東晉以降,為中原改朝換代,百姓偏安與避禍之境,金門尚未設置郵政之前,在東西半島內僅有「鋪遞」及「民信局」,以傳送郵務,「鋪遞」乃傳達官方文書,「民信局」則是幫民傳信,晚清的金門,更是以僑鄉著稱,是以,過往旅居海外的華僑或鄉民,普遍使用民信局作為與親人書信往來或傳遞匯款,另據羅志平教授於金門行業文化史一書記載略以:「……清光緒庚子辛丑間,始於金門設置郵政代辦處在後浦街,委託殷實商號監理,民國初年增設沙美街及烈嶼西方鄉代辦處,爾後風氣漸通,郵件日多,民國9年冬,後浦街代辦處改設第3等郵政局,派員專司,沙尾街及烈嶼西方鄉代辦處,則隸屬之。1937年金門淪日,郵務一度停頓,抗戰勝利後恢復為3等局,1953升為第2等甲級局,隸屬臺灣郵政局管轄……1956年12月25日,國防部在金門金城成立第1軍郵局,並陸續於烈嶼、沙美、料羅、小徑、頂堡、大膽等處設立軍務派處所,1982年9月1日各軍郵所改稱為隨軍軍郵局,僅於得第1軍郵局也在2002年底,隨著交通部郵政總局更名為中華郵政公司之時改制,旋於2006年底改為山外郵局……」。   沙美郵局現址在金沙戲院旁的國中路21號,成立於民國51年9月24日,原名為軍郵二所,舊址於沙美老街(沙尾街)附近之洋樓,建築形式為金門常見的一落四舉頭加舉頭疊樓,而其最特殊之處,在於建築之護龍疊樓外牆留有軍郵二所及實行三民主義之標語,實乃一棟見證近代國共內戰歷史之建築,並位於沙美的「七星墜地」之內,按金門日報曾報導萬安堂前主任委員張雲盛大師及主任委員黃瑞華表示,沙美以前有7座小土丘,這些土丘的位置正好排列成「北斗七星狀」,沙美鄉親稱其為「七星墜地」,這些小土丘位置分別在金沙國中內、沙美軍郵局旁、沙美28號石獅爺旁、萬安堂旁,忠孝新村內、舊金沙小學內、金沙電信局等7處,惟7座小土丘,因沙美開發工程被剷平,而在萬安堂內閣三忠廟的七星土丘之一,為沙美七星墜地中的文曲星位,魁星爺相傳為文曲星轉世,故現在的三忠廟正廟門上方供奉金魁星爺,乃彰顯不忘七星墜地之地理。   見證國共內戰歷史之軍郵二所舊址,位於沙美「七星墜地」之內,建築除深具中西合併的洋樓風之外,在疊樓外牆仍遺留有軍郵二所及實行三民主義之標語,處處充滿過往軍民與外地親人情感交流之軌跡。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不怕死的另類陸客
*2018/10/19
  2000年四月,兩岸許久沒戰爭,雙方態勢也沒那麼緊張,大陸漁民動不動就會越界。聽學長說,以前漁民越界時,可以用50機槍,打驅離現在卻不行。到我們這一代,越界時,只能吹哨、丟石頭,持續監控而已。漁民膽子更大。好幾次上岸來,被抓到,通知戰情轉知金防部,因為不是太嚴重的問題,最後,海龍也不太想派船來接,上面愛理不理,加上抓到,沒嘉獎記功且還要寫報告,導致大家也不太想抓,抓到了頂多叫他們在海岸線做伏地挺身、青蛙跳,或是恐嚇說,下次來被抓到,男的就是斷手斷腳,女的就是脫衣拍裸照,寄回故鄉之後,再叫他們的船將人載回。   對方上島的理由百百種,有看過拿著類似鐵杵,前面做成扁字型在礁石上剷石蚵的,說要回去餵漁塭的魚吃、有的說上島撿漂到島上大型的保麗龍,說要回去養蚵的、也有上島撿一些軍罐鐵器回去賣的,猜可能當時內地的生活條件還沒有現在好。   最離譜的是,有一次海哨,看到一艘舢舨慢慢地朝北06和北08的海岸線靠近,便通報任值星官的我。聽完通報,馬上帶著北06據點的幾個士兵,拿著齊眉棍埋伏在北08的戰防砲射口,俟機衝出抓人。只見舢舨緩緩靠近海岸線,除了一位待命司機留船上外,跳出三個瘦瘦乾乾的大陸漁民,其中一位,手拿著大榔槌,一上島就朝著軌條砦走,接近水泥柱邊緣、鏽蝕較嚴重處敲打,敲斷了,就往肩上一扛,抬著往舢舨上搬。行進中,偶爾也在海岸上不知敲打什麼東西。   我們從射口朝他們衝過去,對方一看到我們,就往舢舨方向跑,舢舨的司機非常不講義氣,看到我們衝出去,就將舢舨往海中央開。其中2個漁民,幸運地掉到海順利地游上舢舨,留下一個扛著大鐵鎚及軌條砦,跑不動就逮。   掀開對方的面罩,意外知道那矮小的身軀裡,藏著一個力大無窮女力士。正當驚訝對方是女生的時候,卻看到堆置一旁,她的戰利品裡,有著不可思議的戰車雷。才意識到對方剛剛敲打的不明物便是地雷,她只為了拿雷邊的鐵片及中間的鋼珠。口裡咒罵著這不知死活的女子,心裡卻為她捏把冷汗,好在地雷經過海水浸蝕、失去效力,否則怕是變成,處在為她收屍的狀況了。   經用台語跟對方溝通,對方好像聽不懂,正疑心對方是否故意裝傻時,她操著一口濃厚鄉音的北京話脫口而出,說他們「是閩北人,聽不懂我們說的閩南話。」原來福建省,不是全部的人,都說閩南話!這是課本沒教的事。最後警告她,「下次再被抓到,可能會被槍斃」後,就放她離開。看著她游回舢舨,心想,「拜託別再來了,我並不想寫報告的」。
共 23835 筆資料,第 1 / 2384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