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阿偉的檸檬塔
*2019/04/24
  2018年12月31日的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阿偉獨自坐在微言覓咖啡廳裡的雙人座,桌上有喝了半杯的耶加雪菲,還有半個檸檬塔。這間咖啡廳位在信義區基隆路上,有著觀看101煙火的絕佳視野,因此必須在三個月前預訂。本來是要跟小婕一起的跨年夜,怎麼會變成阿偉一人?   故事得從半年前說起。     *   阿偉在一間廣告公司企劃部門工作,反應快,點子多。阿婕是墨色咖啡店的店長,阿偉習慣下班後帶筆電到咖啡店寫企劃案,某晚踏進了墨色,就沒再換過其他店。店如其名,店內的裝潢以墨色者主色,佐以咖啡色,給人一種靜謐沉穩的感覺。   「先生,您的檸檬塔。」服務生小心放置,避免碰到阿偉的筆電。   「好,謝謝!等一下,我沒有點檸檬塔。」阿偉暫停打字。   「是店長招待,而且是她親手做的喔。」   「店長是……」   服務生指向櫃台穿著深藍色毛衣的小婕。   阿偉轉向櫃台,朝小婕點頭致意。   這一天是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是阿偉踏入墨色的第三十個夜晚,每晚七點到十點,每次以角落有插座的位置為第一優先,每次都點藍佳魯,偶爾換耶加雪菲;通常默默盯著筆電敲鍵盤,偶爾接起耳麥與人視訊討論。阿偉時而舒展時而緊蹙雙眉的模樣,總讓小婕聯想到檸檬塔。   墨色咖啡店的營業時間是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每週一公休。店長小婕負責糕點製作,小婕喜歡檸檬塔酸酸甜甜的滋味,所以花了很多功夫,她喜歡在檸檬塔上放藍莓跟草莓,製造不同層次的口感。這款檸檬塔很熱門,通常下午五點左右就賣完了,但今天還剩一個。   「檸檬塔很好吃,謝謝招待,只是有點不好意思。」阿偉走出店門前向小婕致謝。   「剩一個賣不出去,想說你來那麼多次好像都沒點過,給你試試。」   「挺不賴的,明晚幫我留一個。」   「OK!沒問題。等一下,明天公休,要後天才有。」   「那妳明天有空嗎?一起吃個飯?」   「蛤?」突如其來的邀約讓小婕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最近被一個咖啡的企劃卡住了,我覺得能做出口感豐富的檸檬塔的人,一定很有想法。」   「那……好吧!」實至名歸的恭維總是讓人難以拒絕。   於是阿偉跟小婕加了LINE跟臉書,開始一次又一次的相約;於是阿偉不再於十點準時離開,而是陪小婕收拾好後一起到國父紀念館散步。一個月後,他們在一起了。之後的晚上,阿偉開始充當起外場服務生,甚至學習沖煮咖啡。   「對珍貴的人應該要尊重她的心情和夢想。」─日劇【純情外宿生】第3話   八月中旬,小婕要和弟弟去日本玩十天,請阿偉幫忙看店,於是阿偉下班和週末假日就往墨色跑,這段時間,店裡來了一位「阿姨」,總是獨自坐在櫃檯前的高腳椅上,阿偉一進店門,她就離開。後來阿偉從店員的口中得知,她是小婕的繼母,生了一個兒子,正是和阿婕一起去日本的弟弟。   小婕從日本回來後,帶阿偉回家吃飯,正式介紹給家人認識。酒過三巡,婕爸聊到墨色咖啡店是他出資但不管事,無論是店裡的裝潢還是員工的管理,都交給小婕。可以說墨色是由小婕一手打造,也難怪小婕視如己出,亦理所當然的視為己有。婕爸說到這,阿偉瞥見阿姨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這家店以後是妳弟的,妳不要跟他搶。」飯後散步,阿偉對小婕說。   「他憑什麼?這家店是我一手打造的!」小婕有點上火。   「妳想要的話,以後我幫妳開一家。」     「我不要,墨色是我的心血。」   「講句不好聽的,女兒是嫁出去的,妳爸的資產怎樣也是留給兒子啊。」   「你夠了喔,不要再說了!我爸才不會這樣。」   「妳沒發現妳阿姨的眼神嗎?一副我要來搶什麼東西去似的,我想是她看到我去店裡幫忙,以為我想入主墨色。」   「先生,你想太多了吧。」   「真的啦,憑我跟客戶打交道的經驗,我的直覺不會錯!」   「我們可不可不要再討論這個話題了?」   兩人沉默地走著,阿偉心中有了主意。   「愛一個人,是一種熱情,是心中火焰。不是意氣和原則能夠熄滅的。」─日劇【純情外宿生】第5話   隔天下午,阿偉私下約了阿姨,保證他跟小婕絕不會打墨色的主意,請阿姨放心。阿姨稱許阿偉懂事,說小婕的眼光好,果然沒看錯人。   晚上阿偉一進咖啡店,小婕面無表情的手指門口,示意阿偉出去談。   「你找我阿姨談什麼?」小婕興師問罪的樣子。   「我只是想澄清她的疑慮。」阿偉解釋。(「誰解釋,誰就是弱勢。」阿偉想起他寫過的廣告詞。)   「是嗎?她說你想跟我一起經營墨色。」   「不是吧,我不是這樣說的。」   「她就是這樣說的。」   「妳相信我,我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   「我們交往那麼久了。」   「也不過才三個月,阿姨在我家十五年了。」   「那算我莽撞,對不起!」   「來不及了,她要求我跟你分手。」   「不會吧!只是一件小事就……」   「我媽走後,就是阿姨照顧我爸,當然,她也很照顧我,沒有她的認可與祝福,我不能嫁。」   然後,小婕把阿偉的臉書封鎖了,小婕傳LINE給阿偉:「對不起,我太愛你了,如果一直看見你的動態,我會放不下。」   從此,阿偉再也沒有踏進墨色一步。     *   跨年倒數開始,阿偉沒抬頭看101,卻低頭看手機裡的影片,跟著唱:   「忍不住化身一條固執的魚,逆著洋流獨自游到底;   年少時候虔誠發過的誓,沉默地沉沒在深海裡。   重溫幾次,結局還是失去你。……」
小蝦米與藍眼淚
*2019/04/24
  從前從前,快樂的小蝦米最喜歡追逐著海浪,到全世界去旅行。   每當吹起南風的時候,海上就會瀰漫起很濃很濃的大霧,霧濃到小蝦米都看不到岸邊的燈火呢。   但是呢,有一天,小蝦米發現大霧瀰漫的海平面上出現了點點藍光,隨著海浪拍打著岸邊。   海浪一陣又一陣,點點藍光時閃時滅,就好像天上的銀河,都掉到海裡面一樣。   小蝦米問媽咪:「媽咪媽咪,那閃閃發光的星點是鑽石嗎?可不可以把它賣了賺錢錢?或者是帶回家貼牆壁,讓我們家閃閃發光,再也不用買電燈泡了!」   媽咪說,「那是大海的眼淚,人類稱它為藍眼淚,因為大海在夜晚的時候特別感到孤單和寂寞,大海很想念它的媽咪,可是,大海從沒見過自己的媽咪,不知道媽咪去哪兒了……」。 小蝦米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因為媽咪天天都陪著他。   小蝦米跟媽咪說,「那我們一起幫大海找媽咪好嗎?這樣大海就不會在夜晚獨自傷心流淚了」   小蝦米輕聲的對大海說:「大海哥哥,你還記得你媽咪的樣子嗎?」   大海搖搖頭,不發一語。   小蝦米又問:「那你有媽咪的照片嗎?」   大海還是搖搖頭,不發一語,獨自望著天空發呆!   小蝦米靈機一動,說:「有了!  我們一起問天上的月亮姐姐就知道了,因為她在天上看著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她一定知道你的媽咪在哪裡!」   於是大海痴痴的望著天上的月亮,終於開口說話了!   大海發出嗚咽的海浪聲,他誠心渴望的懇請月亮姐姐告訴他媽咪在哪裡?   月亮姐姐微微一笑的看著大海說:「你的母親是天上美麗的雲朵啊!不論白天或夜晚,你的媽咪都在天上看著你呢!」   「那山裡的潺潺的小溪,彎彎的小河,乃至小池塘和大湖泊都是你的兄弟姐妹唷!」   「你一點也不用覺得孤單和寂寞啊!」   你的媽咪時常說:「她最愛大海了,因為大海總是用最澄靜透亮的眼睛看著媽咪的身影,像鏡子一樣,把白雲媽咪倒映的好美!」   「而藍天就是你的爸比囉!」   「藍天、白雲和大海,就是爸比、媽咪和baby一家人啊!」   「原來如此!」   小蝦米和大海都齊聲歡呼的跳了起來!   「呦呼……爸比,媽咪……爸比、媽咪……我愛你們!」   大海的心沸騰到了極點。   藍眼淚在海上一閃閃的……向全世界的人們說,大海找到媽咪了!謝謝小蝦米幫大海一起找媽咪唷!   小蝦米開心的跟媽咪說,好棒棒!親一個!媽咪我愛你唷!謝謝你說好聽的故事給我聽!
書房一得│「懷念老臺灣」
*2019/04/24
  書房比鄰佛堂(神明廳)。父親是一位供佛非常虔誠的人,在他語言、吞嚥功能尚未喪失之前,即常希望我能將書房稍事整理;因東西雜多而凌亂,我都沒有正式動作,只是常放在心上而已。直至父親語言功能痿縮不能言語後,我更感愧疚。再忙,也該抽時間整頓書房了。我想。   先從書櫥一角落開始,該丟的,通常都是過時的電腦書;尚不忍心放棄的,則是一些文哲等不隨時光挪移而內容褪色的書籍。    首先映入眼簾,是這本康原文、許蒼澤圖的「懷念老臺灣」。這本書是1996年元月康原兄親筆所贈。   走過四、五零年代的人,對老台灣懷念尤深,許多以人力、獸力為主的畫面,在這討生不易的年代,阿公阿嬤、父母,隔鄰街坊的舊公嬸婆、伯叔姑舅,陪著懵懂的我們成長,照顧我們,一天天、一年年,我們長大了,他們額上的皺紋、手上的粗繭卻也增多了,在在顯示無情歲月在他們身上刻繪的痕跡。   「一粒米百粒汗」是農村農民最辛苦的寫照,打穀機篩檢後的稻穗,無法將之一次全部脫落,須以短竹竿搭起三角形架子,再用繩索綁住木篩,前後搖移,俟農民滿身大汗後,才好不容易把零落的稻穗再次篩選乾淨。因為,捨不得掉落一粒穗子;因為,那是農民的心血啊!   也許是年歲益長,總有諸多陳年舊事浮上腦際,讓思潮馳騁在過往中,斷續、不連貫,對那勤奮的年代,感慨感佩交替,五味雜陳。   而今,我們的長輩,已逐漸年老;我們的長輩,已逐年凋零……。
相思的水中 
*2019/04/23
  之一、漂流的雲   什麼時候回溫?我問。   你流浪的街道盡頭有一片海,翻捲著潮汐,你習慣跟隨海鷗飛行的方向,去港灣看一艘艘漁船。   我覺得你就像一片海,無論晴雨晨昏總在心情低落的時候安慰我,偶爾憑著豐富想像,在海面上繪一方銀河,銀河醞釀夢想。等待有朝一日的成真。只是,心想事成的機率低到形成雨水樣貌,以瑰麗的輪廓或無聲的速度,劃過大船停泊的港灣。   匯聚著你和我和夢想的港灣。   凌晨三點下雨了,寒風刺骨。你披上大衣走向廚房切一盤當季新鮮水果丟入水中,開始煮一壺夕陽色的水果茶,果皮種子加熱後的香氣,盤旋一層甜意。   果茶被你端起來,倒飲入口中。   到你海港家中作客的時候,無論季節對不對,你總豢養著一枝嬌滴滴的玫瑰在花瓶裡,因為知道在日新月異的有機改良間,溫室栽培的關係。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不懂你的品味,不解風情地問:「為什麼不放向日葵?」   我以為喜歡日出日落的你也喜歡向日葵,我以為向日而盛開的葵花比玫瑰還要惹人憐愛。猶如那次,我們面對面侃侃而談,夜雨驟降,我望著閃電轉頭問你:「為什麼水果茶可以得到你的鍾情。」   我不明白,在同樣是陽光色的物品中。  「我習慣與玫瑰花同甘,與水果茶共苦。」原來你的生活品味無關顏色,只是個人嗜好。   我學你端起了瓷杯,優雅地,望向那只瓶,瓶內彷彿有些騷動,於是向你宣告:在水中的玫瑰,也許會開出幸福的聲音。   我看見花在透明玻璃內的清水中,像淚水一樣的清澈,綻放得鮮豔亮麗,肯定玫瑰精神抖擻,而不是一株將走入歷史的花。   今年,港灣在耶誕夜飄了雪,當紅色的屋瓦被白雪覆蓋,如畫的風景像北國卡片,只缺乏空中麋鹿車呼嘯而過。我知道,你已經長途跋涉遠行,準備完成高海拔山區的古道縱走,我將瓶裡的玫瑰抽離水中,便轉身而去。   「山路蜿蜒覓紅顏,終識柔情滿書卷。」   你在蜿蜒山路覓得紅顏了嗎?該怎麼開口問你,此刻你我相隔是千里之遙的啊!   而我常想起那只迷人曲線的玻璃瓶,一只悠揚著幸福聲音,一只盛裝幾行清淚的圓形缺口。   沒有迷失方向的我和你,夢想是否持之以恆,或者像流星的繽紛,一閃而逝?   之二、紅塵過客   歐洲自由行前夕,你搜尋網路上的資料,下載得亂了分寸。   威尼斯!我驚呼連連,像醜媳婦終於要見公婆那樣的雀躍。   威尼斯是水上之都,一棟棟亂中有序的屋舍排列得高高低低,我覺得那些鴿子棲息的建築物,像海市蜃樓。   真實的威尼斯只是水鄉澤國,但不是海市蜃樓。你我都明白,搭乘水上交通工具,穿梭大街小巷,是一件浪漫的事。   輕鬆坐上舟船,在繁星點點下,你會追尋誰的夢?你說你喜歡茶餘飯後閱讀一首詩「煙花三月下揚州」;那麼,相隔了千年的煙花與揚州,此刻是否穿越時空,伴著你在威尼斯的夜裡,燃亮一盞唐詩夢?詩中有揚州,揚州映煙花。且讓我用祝福,點綴夢的繽紛。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唐朝‧張繼)。   當你從夢裡走出,鐘聲已經響到船上來的,沒有寒山寺的威尼斯,河霧與河影與河畔路燈,都壓縮成你心底的出入口;關於文學之路,你喜歡貫通古今的,用一首首詩鋪成的天堂路。   不論是唐詩的風景,還是威尼斯的河影,你的浪漫始終隨身攜帶,形影不離地融入無聲歲月。   破曉時分,你說鴿子群起的遠方飄來了雨絲,異鄉的風因此吹得好冷,我期待走入夢土那一端,看見你乘風破浪划向唐朝歷史恆河淡去的身影。   我並不排斥解析度低的風景,尤其是薄霧的雨中,江河海洋,皆一片煙波浩渺,淋濕著季節的容顏,清醒著晨昏的夢幻,一定要把握當下的時光,記憶時光裡的人事物。   歐洲和亞洲,你我遙遙相望的兩方,久別重逢會是什麼時候?   困惑的時刻,呼吸也痛了起來。   之三、寄夢人   「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宋代‧盧梅坡)。   我覺得漂亮的風景一定要有詩襯托,很多時候家中客廳的茶几上,一定放著一本詩集。   我和不開花的梅樹對望,光禿禿的枯枝搖晃,在茶几和詩集前方,晃蕩成一種孤獨,孤獨著站到天荒地老。   無關白雪,沒有花的樹,本身就很疲憊啊!我只能在風和日麗的陽光下讀詩,沒有雪的日子也要確保自己清新脫俗得可以像一瓣冰心的梅,而不是一棵不開花的樹。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   那年外婆家的梅樹沒開花,我沿著水流向北行,打算採幾株蓮花回來,那蘭草叢生的水塘開滿細小的花,不是梅也不是蓮,但有許多蘭花草,此起彼落的蟲鳴不絕於耳,陪伴著共生。   顏色高雅,清麗鮮活,像國畫裡走出來的風景。空谷間,不遠不近的地方共鳴著,從石頭上流過的,水聲。   「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當我採擷完蘭花草,裝滿在竹籃,你會不會如詩中所說,在長路迢迢遙遠的地方,安安靜靜地擁有我的牽掛與相思?   曾經,你寫過一首又一首的小詩,當作禮物送給我。那些小詩搭配雨中霧色的山谷稜線,一方有著廣大粉絲前來朝聖的快樂農莊;一處終年雲霧靄靄的幽谷,溪邊終年棲息著蝴蝶,遊客中心裡的開架商品,展示著青山隱隱與春櫻夏荷秋桂冬梅四季植物圖騰窯燒的精品瓷器。   你我都知道,春夏秋冬會更迭,只怕景物也一樣,唯有文字與圖案不同,只要寫下繪下,印象忽然留住,紅花綠葉,刻骨銘心,甚至圖騰疊影,保留最純真的故鄉歲月。   「還故舊望鄉,長路漫浩浩。」   故鄉的方向你是知曉的,只是不能肯定長途歸來的日期,在路途中會相遇那個季節?你無法確知大自然的任性,因為長路寬廣得無邊無盡啊!時間未到一棵棵的樹只剩枯木。   故鄉,種植著一大片的茶園。茶園至今仍在眺望,不論是熟悉的前方或是陌生的天涯,自得其樂的綻放它們的微笑,是否因為無爭,在歲月裡,才能沉默地堅守崗位?   「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   我發現一對相愛的人只要分隔兩地,即使談起遠方愛情,依然無法保證這是永浴愛河緣份成功的方法。   當我們緣份不再,會不會憂傷到終老?   距離感模糊不清,有時卻如同風中殘燭,欲墜著相思;有時像一把刀,簡單俐落斬斷情緣。我冷靜心靈竟然可以看見,水邊霧色發芽的輪廓。清晨,下了一場雨,雨水漫過鄰居的玫瑰園;窗邊,有幾棵梧桐樹,巴掌大的葉面滴垂著風雨聲。「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沒有緣份的愛情,會這麼淒美嗎?會有幾分像詩人溫庭筠呢?我依稀聽見,花瓣在水中吐納的聲音。   我拿起筆墨,留字條給你:   這裡的玫瑰花在水中,開出了幸福的聲音。   冬夜天空的暗黑暈染月光,我一根接一根地將木頭送進火堆,煮沸一壺水沖泡拿鐵。三合一奶精砂糖的甜空氣,漂浮一層暖意,順時針的湯匙輕緩攪拌,所有甜蜜的味覺都趕跑寒意了。皎潔明亮的月光下,咖啡給我好精神。   當你一聲不響地離去,一個飄雨的深夜,我來到採擷蘭花草的水澤,驚訝著許多落地生根的陌生植物;野生玫瑰開得更放肆了,流水淙淙在群花間敲響石頭的嘆息,這是都市裡看不見的漂亮風景。   我聽見了!   玫瑰在水中綻放的時候,不只幸福,原來,還有極度相思的聲音。   之四、旅者   「依著一水晨嵐,掀頁讀你,若三月春花,伴日月更替,容顏間,清淺訕笑,從嘴角滑落心底……」(民國Mac)。   清晨時分推開窗,望向升起煙嵐,半夢半醒的精神萎靡,睡眼惺忪,我常常誤把湖面看成海洋,不假思索、自以為是,把太陽當成月亮使用;我對你說:「我們來賞月吧。」   你推推眼鏡,不可思議,說已經是太陽曬屁股的時間,沒有月亮你說陽光灑在湖面上,曬出煙嵐的輪廓,連空氣都被曬成一件暖衣。風和日麗是目前的天氣型態,既然如此如何賞月?   這些醍醐灌頂的話當頭棒喝,提醒著:「這樣啊……」我說。看著窗外,確定是白晝而非夜晚;確認陽光溫暖瀟灑,岸邊三兩個老翁,正收放魚線垂釣。   隨著樹影與窗景移動,我也感覺自己的精神,愈來愈集中了,彷彿一瞬間,出走的三魂七魄全回來了。元氣十足,再遙遠的風景都能看清楚吧?我嗅到水蒸氣的味道,斬釘截鐵地說:「我也要喝一瓢春水釀。」   三月的春花,萬紫千紅,你走過一條植物們爭奇鬥豔的古道,帶回可以食用的新鮮果實與花卉。「春水釀」是你的家鄉味,利用祖先傳下來的智慧,以可食用之春天花卉古法煉製出的色澤很漂亮,讓人忍不住聯想起「玉液瓊漿」的酒。沿著喉頭直流入心底,滋潤每一寸鄉愁枯乾的細胞,味道甜甜的,像相思煮出來的水。於是對你說:「我也要喝春水釀。」   放晴的日子並未持之以恆,你也在日月更替的歲月裡消失,中午過後北方的天空飄來幾朵灰黑色積雲,厚重的。我想起雨中的梧桐樹以及雨水漫溢的玫瑰。可知那晴雨的流轉也輪迴著我的夢?   你知道嗎?   我記憶裡很甜很甜,甜得像春水釀的往事,都過去了。   因為你的離開。
在台灣二葉松森林,遇見「愛情」!
*2019/04/22
 春天,我重返奧萬大森林拜訪楓樹林,因為我喜歡春天楓的新綠、嫩紅更甚於秋色的楓紅。  去了才知道赫赫有名的楓香區歷經多次風災,不只土石崩流堆積數尺,甚至流竄其間而封閉經年。於是轉往「松林區」,到了才發現新的奧萬大吊橋也橫跨萬大北溪,但卻是以「高高在上」的視角,俯瞰昔日紅葉樹海的楓香純林。  過了橋,是一片壯美的台灣二葉松森林,沿著松林步道走,我,遇見「愛情」!  林間的木棧道上矗立一塊解說牌,上面圖文並茂的寫著二葉松的愛情詩。最早讀到二葉松的「愛情詩」,是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的徐仁修老師寫的,當時非常佩服他把二葉松的植物特質寫得如此深情:   不要送我玫瑰花,花瓣剝落葉飄零。   請你送我二葉松,生生世世永不離。  因此,有一天,當我從山上撿了些二葉松的松針回來,於是就拿到課堂上和小朋友分享。為了讓小朋友觀察植物的特性,於是我說了一個故事給他們聽:「有人常用玫瑰花象徵愛情,但是荒野保護協會的創辦人徐仁修老師寫過一首詩叫〈二葉松〉,我唸給你們聽--因為要和低年級小朋友共讀,所以我把原詩文改寫成小小孩可以朗朗上口的文句:   當愛來的時候,請不要送我玫瑰花!   玫瑰花瓣凋零、葉子片片飄落。   當愛來的時候,請送我二葉松!   生死相依,永不離。  講完,我把已經枯掉的「二針一束」的二葉松給他們看,並且告訴他們,因為一束有二根針葉,所以才叫「二葉松」。而且二葉松在樹上是「二針一束」的長在一塊兒,即使它枯了、掉下來,還是「二針一束」的緊緊的在一起,不會分開。所以徐仁修老師觀察到這種現象,就寫了一首詩來歌頌它,他覺得可以用二葉松來象徵堅定不移的愛情。你覺得你要你的情人送你一朵會花瓣凋零、葉子片片飄落的玫瑰花?還是要一支生死都在一起的二葉松?  他們神情篤定的告訴我說:「二葉松」!  今天在奧萬大的林間,巧遇七言絕句的二葉松愛情詩,真真拍案叫絕! 勸君莫贈紅玫瑰, 花凋瓣落各自飛, 願君贈我二葉松, 從此生死兩相隨。  我看著這首愛情詩,與它相視而笑。因為我悠悠的思緒,回到昔日的課堂,我記起我和孩子們「共同的秘密」--因為那堂課之後幾天,品睿就跑來告訴我說:「素津老師,那天○○老師說『玫瑰花象徵愛情』。我馬上舉手告訴○○老師:「不是!是二葉松!」  我一聽,就笑了!我告訴他:「一般的人都會把玫瑰花當做愛情的象徵,除非,他讀過徐仁修老師的詩!」接著,我用很小的聲音告訴他:「所以,這是我們的『祕密』!」
寫一首詩給母親
*2019/04/22
    前些日子,在整理書桌的時候,竟然發現抽屜裡面有一首母親過世時我有感而發所寫的詩。隨著母親節即將來臨,思母情懷與日俱增,她的容顏行儀、相處的點點滴滴,常呈現在我的腦海中。雖然她的音影已渺然,在內心深處,我只能問蒼天:「母親呀,您是在何方?想著您,想著您,想您能入夢來,重溫往昔的舊夢,再續來生緣。」     母親當年才十八歲,就跟父親訂了婚約,等到二十歲時嫁為人婦。每天清晨,起個大早,為家人準備早餐,房屋前的農事忙也忙不完。等到太陽下山的時候,就收拾農具,返家做晚餐,一天又一天勤奮地到農田耕種。母親侍奉公婆非常盡心盡力,無微不至地照料他們的生活起居,噓寒問暖,從來不懈怠。她對人處事均做到溫、良、恭、儉、讓。對待左鄰右舍,很尊敬長輩,愛護幼小。教導子女,謹守身教、言教,不任意嘮叨,以自己言行作為孩子的模範。一生所做所為,從不悔恨,讓後生晚輩受益無窮。   我的母親是位心地非常善良的傳統女性,對人對事不管認識與否,皆親切對待,有能力時盡量給人家幫助。鄰居有位家貧如洗、雙眼失明的大嬸,每逢年節慶典時,母親都叫我去她家,牽著她來我家飽餐一頓。每逢季節變換的時候,更會剪裁布料縫製衣服和褲子送給她。母親非常善體人意,都是沉默地做善事,從不因為曾幫助別人就到處張揚、炫耀自己,反而非常謙虛,真是有「為善不欲人知」的美德,因此到處廣結了善因緣。   母親高齡九十四歲,慈祥和藹,好似活菩薩。兒孫滿堂的她,每日知足而笑容滿面,對於過往記憶非常清晰,不含糊。因為一次的感冒,毫無罣礙、灑脫地離開塵土,身軟如棉。日出又日落,一天又一天,母親慈祥和藹的面容已成後代子孫的回憶。曾經於夢中看見母親依然倚在窗前,原來是一場虛幻的午夜相逢。人生在世的歲月無法再重來。父母親的恩情真的比山還高,比海還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悲情,為人子女是永世無法報答的。   在我唸小學的時候,曾經寫童詩給母親,可惜她識字不多,那時我又很害羞,不好意思交給她而作罷。直到她離開我們,再也看不到了之後,我再次提筆書寫,雖然現在母女已天人永隔,祈願天上人間親情一線牽,相信母親一定非常高興女兒捎去永恆的思念。別了,我摯愛的母親!   母親節即將來臨,祈願以這首詩傳達女兒對母親的思念情懷:「十八芳齡定情緣,雙十年華做人婦,黎明熬粥為老少,屋前農圃忙不完;夕陽西下荷鋤歸,日復一日勤耕耘,待人處事恭儉讓,敦親睦鄰結善緣。教育子女不多言,以身作則當典範,無怨無悔過一生,受用無窮兒孫輩;九四高齡菩薩貌,慈祥和藹心性修,子孫滿堂笑顏展,記憶清晰話從前。此次瀟灑離塵世,身軟如棉妙修為,日出日落還復返,慈母容顏成追憶;夢裡阿母倚窗前,猶憶午夜虛相會,人生歲月不重來,父母恩情重如山。」
共 24559 筆資料,第 1 / 2456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