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風獅爺與我
*2019/06/20
  那是一個寧靜的夜晚,老師交代完下星期要繳交的作業,便下了課。而我拖著疲憊的身子,打了個深深的呵欠,往停車場走去。   游泳館旁最近弄了一個風獅爺的銅像,學校先前還辦了個打卡活動,我好奇的佇立在祂面前,仔細地端詳著,而風獅爺,只是無聲地笑著。   「還挺可愛的。」這是我的第一個想法,但睡意已蓋過我對風獅爺的好奇心,於是輕輕地摸了祂一下後,便轉頭準備回家。   「同學、同學、請等一下。」一陣陌生且低沉的叫喊向我襲來,我回頭望了望,咦?沒有人,究竟是誰呼喊著我?   「同學,我在這裡,你剛剛看的這裡。」我再度回頭轉向游泳館旁邊,竟然看到原本靜默的風獅爺,此時活起來一般,用那炯炯有神的眼睛,開懷而笑的看著我。   我往後退了幾步,額頭上冒了幾滴冷汗,瞬間慘白的臉孔,驚訝全寫在臉上,而此時風獅爺突然從牆壁中走出來,站立在我的面前。   「你別害怕,經你剛剛一摸,才得以使我活了起來,風獅爺主神有交代,唯有找到正確的傳人時,我才能露出真面目。」   我疑惑的看著祂,緩緩地問道:「那為什麼會是我呢?」   風獅爺笑而不答,伸出祂的獅掌點向我,一道光從月娘那打下,待我回神過來時,只看見玻璃牆反射的自己,也變成了一尊風獅爺。   「現在就讓我帶著你去了解一切的前因後果吧!」兩團潔白的雲霧在我倆的腳下,就這樣,我隨著金大風獅爺,展開了一段奇幻的旅程。   風獅爺,又稱風獅、石獅爺、石獅公,由於東北季風旺盛,金門居民紛紛設立鎮風的辟邪物來鎮豐驅邪,而其中最多的就是風獅爺。金大風獅爺,姑且就先這麼稱呼祂吧!向我慢慢地介紹著。   「你對風獅爺有什麼想法?」金大風獅爺這樣問著我,此時,腦海裡突然浮現小時候爸爸跟我說的故事。   金門因為曾經歷經了古寧頭大捷與八二三砲戰,因此島上戰死、冤死的亡魂不在少數,時常傳出撞鬼與見鬼的事件,每到夜晚降臨,老一輩的總是警告著小孩別亂跑,不然就不知道會被帶去哪裡了。   這一天,黃家的大長孫-黃明成與左右鄰居的小孩相約好要一起去古寧頭探險,那時已接近晚上十點多,黃家的人都早已入睡,明成一個翻身來到大廳,躡手躡腳地往大門走去。   嘎滋嘎滋,木門悄悄的被推開,外頭靜寂的可怕,一群小毛頭已蹲在自己的跟前,黃明成打起一把火光,點燃每個小孩手上拿的燈籠,一群人便整齊的排好隊,往他們的目的地走去。   一路上只有偶爾的交談聲,與時而高、時而低的蛙鳴或蟲叫,北風啪啪啪地打在殘破的屋樑,像是虎視眈眈的怪獸,正注視著他們。   「明成哥,我覺得好冷,現在不是夏天嗎?怎麼覺得涼意特別重?」綽號丫頭的許小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不安地說道。   明成撇撇嘴,不在乎的回應:「你想多了啦!我才不相信有什麼牛蛇鬼怪能出現,都是迷信。」   丫頭會這麼擔心也是有原因的,畢竟他們來到的地方,是當初死最多人的林厝地帶,擔心的眼神打轉著,緊緊地跟在明成後頭。   走著走著,小孩們經過一個墳,殘破又雜草叢生,墓碑上的字隱約的閃著青色的光,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刷刷刷。丫頭緊張地回了回頭,趕緊停下腳步,拉著明成的衣角:「哥哥……張家兄弟與洪家兄弟都不見了!」   一聽到人不見,明成也頓時慌張了起來,但為了安撫丫頭,他也強作鎮靜:「別慌,他們一定是頑皮要躲起來要嚇我們,回頭走,去找他們。」   黃明成緊緊牽起丫頭的手,往原路走回去,只是在路上,卻看到了令人不安的景象。   張家兄弟與洪家兄弟的燈籠掉落在路上,不僅火已熄滅,燈籠的外觀也被破壞,丫頭捏著明成的手,整個人快要嚇哭了。   「哥哥,他們會不會被冤鬼抓走了?我們快點回去村裡跟大人求救好不好,不要待在這可怕的地方了。」   「說什麼啊,我帶你們出來的,就有責任把你們帶回去!」雖然自己心裡也感覺不安,但還是堅定的說著。   又經過了剛剛路過的墳墓,丫頭不斷的探頭探腦,只想找到張家與洪家兄弟的一點蹤跡,卻在注視墳墓的正前方時,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啊啊!」只見四個小孩的身子懸飄在墳墓前,一個張牙舞爪的猙獰大臉凶狠的瞪著兩人,似乎要離他們越來越近。   黃明成緊握著丫頭的手,額頭冒著冷汗,漸漸的往後退,手中的火把也隨即掉落地面,四周一片暗黑,只有丫頭低沉的哭聲與靠近他們的腳步聲。   「該怎麼辦?」此時,明成的腳踢到一塊堅實的石塊,往後邊一看,是尊毫不起眼的風獅爺。   說也奇怪,月光在此刻剛好照映在那尊風獅爺身上,只見祂從小小的身子,慢慢擴展成比人還高的巨大雕像,全身散發著如同烈陽的聚光,十分的雄壯威武。   恐怖的猙獰大臉被刺烈的光照的急急往後退,待風獅爺舉起那威猛的獅掌向它擊去時,隨即是一聲哀號,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四個小孩也平安無事的坐在地上。   「你們還好嗎?」丫頭與黃明成趕忙靠過去問,但張家兄弟和洪家兄弟卻像睡了一場覺般,什麼都不記得。   轉頭看原本風獅爺的所在,卻已經無任何痕跡,但安靜的夜晚中,遠方彷彿傳來了一絲低沉的獅吼聲。   「也許冥冥之中,風獅爺的守護一直都在吧?」黃明成點點頭,肯定的想著。   「所以……你會選擇在夜晚出現,也是這個原因嗎?」金大風獅爺點點頭。   摸摸自己的胸膛,風獅爺感性的看著遠方:「金門大學雖然只有20歲,但金門的歷史已是悠久,我選擇來到這,是希望守護金門大學不僅能夠越來越進步,也能保有傳統的金門精神。」   金大風獅爺伸出祂的獅掌,而我也伸出:「金大的未來,我們都要一起努力。」在與金大風獅爺彼此注視的那一刻,我知道了未來的方向與使命,心裡也更加的踏實。   場景一轉,我又站立在金大風獅爺的前面,揉了揉眼睛,祂只是安靜的刻印的牆壁上,笑而不動。   我與祂揮揮手告別,想著與祂的奇幻相遇。
突然理解人生短暫
*2019/06/20
  最近一些大師都相繼逝世,留給世人無限感慨。   像李敖大師享年83歲;一代詩魔洛夫享年91歲;還有說著「人生就是大鬧一場,然後,悄然離去。」武俠泰斗金庸都相繼殞落。   這些在某個領域都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抵不過歲月這條長河,終將塵歸塵土歸土回到大自然,人的一生不過百來年,能活到一百歲的人瑞也是屈指可數。   小時候總盼望長大,長大了卻盼望回到童年,好似人生永遠都不活在當下,總想著以後我要環遊世界,等到「以後」的「以後」不知何年何月,能否還有「以後」真是未知數呢?   有了年紀,開始會深刻感嘆時間的流逝,人的形體總被時間拖著走,隨時間的流逝消失而年老色衰,時間是一把無情的劍,我們得學會早點體悟認清當下,活著的每一刻都要想辦法讓自己快樂,學習保持心情愉快,學習讓自己覺得滿意,凡事不可太苛求,得學會隨遇而安,莫有害人之心,因為人生真的好短,冤冤相報何時了,何必呢?   人一出生就註定得邁向死亡無法回頭,但腦中的回憶卻可以帶我們回到過去,回到小時候,那泛黃的久遠,有些事情或許已經遺忘,有些事情卻記憶猶新,現在我腦中只想貯存記憶裡的美好,唯有帶著這份溫馨,才有正能量讓我們邁向下一個明天。   有一首流行歌曲不是寫到:「人生短短幾個秋啊!不醉不罷休。」真的,人生好短啊!
【小說連載】 老枝伯仔
*2019/06/20
  這些情治人員的舉動,非僅讓她感到驚恐,孩子也經常被嚇得哇哇大哭。然而卻也因此而讓她深刻地感受到,一個幸福的家庭不能沒有男人,因為男人是家的支柱;一個家庭固然重要,如果沒有清清白白的家風,勢必會落人話柄,子女也會抬不起頭來。即使長大後是一個規規矩矩、且在社會有一番成就的好國民,但背地裡還是會讓人指指點點,說他們的父親,曾經是出賣國家、為匪宣傳的匪諜。假如從事的是公職,保防單位一定會先作身家調查,一旦查出他的家庭背景,勢必會因自己父親的關係而遭到連累,儘管能力再強,或許一輩子也翻不了身。   可是,打死她也不相信,一個老老實實的種田人,怎麼會是匪諜?這些情治人員往往拿著雞毛當令箭,而且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明明是白色的布,為什麼硬要把它染成黑色的!而畢竟,現在是一個不一樣的時代,如果幫人家貼幾張標語、賺一點錢貼補家用,這樣就叫匪諜,還要被抓去關,甚至一關就是好幾個月,又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把他放出來,這種政府,簡直太讓人民失望了。   聽說若嘴硬不承認他們加諸於自己的犯行,還會遭受無情的刑求、拷打,甚至以各種酷刑來凌遲他們,讓他們有生不如死之感,如此的行徑還有天理嗎?倘若以林萬枝瘦弱的身體而言,豈能忍受他們的凌虐?每當想起,不免讓她潸然淚下,其擔心夫婿安危的程度可想而知。(二○)
父親的夢醒時分
*2019/06/19
  「我思故我在」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é Descartes)的名言,但較少人知道他的另一句名言「虛無生虛無」。吾人在世的卑微存在,卻常常於艱辛與苦難之後,才能覺醒與悟道。如果常常作夢,人生是否會落入虛無生迷茫呢?   我不常作夢,自從離職輪流照護雙親之後,偶爾會夢到在辦公室,同事幫我安置新的辦公桌;當夢醒時分,才知現實中的我,是必須與姊姊們輪流照護常住院的爸媽,只能偶爾兼職無法全職上班呀!   這些日子以來,我常對父親說:「阿爸,你是在夢中呀!」   父親身體虛弱,則頻繁作夢。自從父親時常進入短眠狀態,有時沒踏實睡著也似乎在作夢的樣子,時空錯亂的頻率很高,每當他又進入某個之前時空的事件中,我只好趕緊提醒他:「你是在夢中」,以幫助他從夢境走出,回到現實世界。   近日,姊姊新買一塊離家很近的田,無償給爸媽耕種,奄奄一息的兩老好像進入沖喜的效用中,由於心裡的高興,帶動身體的安舒。整個人都活過來似的,尤其是父親,趕忙說:「這塊田地沒有要租人哦,我要自己種。」一邊與鄰居分享快樂,一邊忙不迭地規劃田頭、田尾要種什麼蔬菜,這一季玉米收成之後要種什麼。他們的身分從等吃、等睡和等死的三等病人,轉為種菜和經濟作物的兼職農民,他們有事做之後,一下子好像什麼病都沒了。   置買田地不是幻想,是兩個老人此生的夢想,而今美夢成真。   最不可思議的是,母親剛從醫院動完心臟手術出院,回家沒幾天。本來都走不太動,一聽到姊姊來電說願意買田地,顧不得差遣外勞傳話或坐輪椅了;拿著助行器,飛也似的往土地仲介的家去回話,深怕去晚了田地被別人買走。因為一小塊新買的土地,激發起兩位老人家的鬥志。雖然動作緩慢,操作農事是他們最大的喜樂,不知不覺起了醫病的效果,這也是始料未及的附加效果。若說兩老有耕種、心靈就有寄託,一點也不為過。   有些事人們無法強加解釋,乃上天安排。往年父親種的五、六棵破布子,若不是被颱風颳走,就是不結果子,只留少數殘果,只夠自己吃。今年不知是上帝特別眷顧,還是走好運了,每一棵破布子都結滿果子;父親樂得請工人摘採,買來豆鼓調味料,遵古法製作成三百多罐的醬泡破布子。叫孫女或女兒拿去賣。這是他罹癌之後的第三年,也似乎要暗暗向他的子孫宣告,自己老當益壯,還能幹活。   為了支持他,大夥兒很努力幫他賣,收入幾千元現鈔,父親體會到久違了的快感,馬上給母親一千元吃紅。能自己賺錢是何等尊嚴的滋味,不必向人伸手或等候領政府的老農救濟金,有工資者快樂無可言喻,對老人而言,這就是活下去的力量。   於是他也不敢懈怠,尋思要刨地,多種一倍的破布子樹。母親跟著幫忙,因動作慢,勞動中都沒事。沒想到,高高興興地處理摘取過果子的破布子樹,修整太高及多餘的樹枝;父親在拖拉樹枝時,心急,一個不小心,滑了一跤,痛得哀哀慘叫。送醫診治,才知大腿髖關節斷裂,必須開刀置換人工髖關節。八十六高齡還進開刀房,真是情何以堪。   開完刀之後,牧師來為父親禱告,父親一看到牧師,就用台語對他訴苦,說:「牧師,我足歹命呀!」說自己真命苦,他似乎確實是比一般人多病多災,不到兩個月已經住院兩次。牧師幽默的說「不會歹命啦!但是要覺悟。」接著苦口婆心,勸他要有退休的自覺,不要想著要做什麼「工作」了。父親內心所期待的,正好與牧師所勸導的相反,無奈,即使內心想要工作,肉體的衰敗,日後也只能往退休的方向發展。   父親在夢境中,往往是年輕力壯的青年,與附近村民談蓋豬舍工作的細節。而在很多次醒來時,他總是順著夢中情事的脈絡,跟我述說他以為的夢中同事,討論蓋豬舍的細節。而我則只能重複那句話:「爸,你是在夢中哦!你腿斷了,除了先做復健,現在什麼事也不能做。」只能復健之後再想其他的事了。   斷腿住醫院已經很鬱悶了,瞻妄症狀使得父親的無助更加嚴重,這次住院時,打翻護士正在整理的針藥水,自己的衣服和床單也濕了一大攤。護士好心幫他換衣服和床單,他卻反而虛構了一小段,自己想像出來的被害情節。為了不讓他胡亂拔掉不該拔的管子,我只好大聲跟他說明事實。但重聽的他,仍堅持他的主觀錯誤判斷。   隔壁床病患家屬無法忍受噪音,輕聲說:「好吵」。   為了不吵到臨床病人的安寧,我只好放棄或許能讓他認清事實真像的說理言詞。心想,他的本性仁慈,必定是失智使得他無法分辨真相,自己打翻藥水,卻又誣賴護士堵住他的導尿管。這個無中生有的陳述,在我看來,似乎只是他想拔掉導尿管的合理化藉口。   此時,同室病友家屬吃著燒烤宵夜,食物香味充滿整個病房,撲鼻而來的油炸嗆味,讓我靈活的頭腦當機,胃部翻絞,感覺確實是餓了。但,一想到父親眼下光景,頓時一點食慾也沒有,該如何勸他好好睡覺,不要作危險動作呢?在尚未想出辦法之前,我只能一直站在床沿看著他,以免他試圖拔尿管時得逞,做出傷害自己的事。   父親看到我一直站在床沿不敢睡覺,多次叫我睡覺。   我只好告訴他,若他要胡亂拔掉導尿管,我就得整晚站著看不睡覺。雖然護士建議我用約束帶,把他管約束起來,但我不希望看到他被綁著。父親理會到我因為必須看住他,不能睡覺,就向我保證,絕對不會去拉那個管子了。   原來失智老爸也知道心疼女兒吶。   他在夢中熱烈計畫能多作工,希望經濟獨力、減輕女兒們的經濟負擔,這不短的時日以來,陪父母住醫院,感慨的不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孝」,而是看到親人受苦,承受不起這悲傷的心情哪。我也有夢,早已經不是想要成為什麼高人的夢,而是希望父母脫離疾病的無情折磨;我夢想著父母都身體健康的時日,當我從都市鬧區回鄉下看望他們的光景。   鄉居的父母習慣早起,回鄉探望的前幾天,城鄉的睡眠「時差」尚未調適過來,當我到八點多還在床上,母親不知道到徘徊在我的房門口巡視幾回了。一邊看、一邊說,「她還沒起來呢!」真是「盼」女心切。   父親則在一旁說:「讓她睡,都市人睡得晚也起得晚,讓她多睡一會兒。」父母清晨五點多就坐在客廳,等待晚起的我。到七、八點時,當他們在看到剛從和室的大通鋪、踩著搖晃步伐的我走出房間,就都笑了。原來看著女兒剛起床的樣子,也是可以嘻笑的一件事,莫不是現代版的「第二十五孝」,表演未漱洗的睡醒喜劇,以邋遢妝娛親的「小劇場」嗎?或許,長時間的南北兩地分住,對老人家而言,能看到女兒就是值得笑的一件事,無論她是處於睡眠、清醒或何種狀態。   有如懷疑論者笛卡兒的自問,有時,我不免自問,我是醒著的,我一直醒著的嗎?為何?如今他們的智能與健康,顯得無比金貴?   父、母親一直是非常勞碌的農家人,自我有記憶以來,他們一刻不得閒,總是耕種、照顧長姊的子女外孫,為所愛的晚輩付出,不懂得養生、養身和為自己積累財富。近年來,老年人的各種疾病,讓他們住院或門診看病的頻率越來越高。印象最深的是,好幾次我陪在醫院照顧父親,經歷到他每次出院,無論身子骨如何羸弱,回家的第一件事,都是趕快坐上代步車,到他的田地去巡視,看看作物如何。雖然,因為衰老田都已租給他人耕種,只剩刻意留下的田頭、田尾,種一點蔬菜水果自己吃,和新買的一小塊而已。   然而,從他們出院後的舉動,田地和農作物,儼然是他們活下去的理由。   只是,鐵骨也怕病來磨,這些年來,二老患的病一次比一次嚴重,有時候連走路和飲食都非常勉強。在兩位老病人面前,身為晚輩,也只能盡量撿他們喜歡聽的說。面對時日不多的老人,真理與事實似乎都變得不重要了,讓他們心情舒坦方為第一要務。只是,坐著不舒服,躺著腰痠背痛,走也走不遠,多病又身體不適、奄奄一息的老人,要逗他們開心並不容易,照顧者的心情不要被影響,而變得煩躁不安就萬幸了。   母親已經很多年不知道自己應該照顧父親,她連如何照顧自己都遺忘了。當發現父親病情愈發嚴重時,這回竟知道寸步不離的守著他,或許是生物求生本能的反射動作。父、母親都某種程度失能了,照顧起來格外不省心。佛學有斷捨離之說,雖是源自印度瑜伽的斷行、捨行、離行,在華人社會卻更受用,鼓勵人們在斷欲望、捨執著,離煩惱之後能覺悟。父母如果是健康、清醒的,必然無法斷捨離,只會在病苦極難受時,求上帝憐憫,派使者帶走他們的靈魂,離世得進樂園。   如今,當他們都失智之後,反而越發能斷、捨、離了。因為不認得子孫,就斷了子孫常來看望自己的慾望;因為近期的事都幾乎記不住了,就能捨棄這些物質的誘惑;因為愈來越多在夢中,真實與夢境幾乎無差別,那麼,更能安然離世無所牽掛,人生只剩下從這個夢到另外一個夢罷了。   即使是健康的人,人生何嘗不是從這個「夢」到另外一個「夢」呢?然而,對家屬們而言,斷捨離卻無法這麼輕鬆了。因為我們還深知現實與夢境的不同,吾人不是懷疑論者的哲學家,大都不會自問:「我是不是在夢中?」然後,再做一些檢證思考與理論印證;非醫學專家,不會從生理現象去細究,親人因何就不認得我們了,是腦部某一組神經退化、失能了;亦不是神學家,知道去冥想上帝在每個人身上的旨意何其美好;我只知道,因為老化失智,我們的長輩、家人們正在受苦之中,即使現實亦如夢一場,人感受到的痛苦,卻是真真實實的。可惜,世間又有誰人的家屬知曉,我們與他們其實幾乎無差別,也只是在一場人生的大「夢」之中,最迫切的不是親人快速康復,而是老病者在等待家屬覺悟,覺悟面對離別的時刻。如果長輩的病苦,是在等待晚輩的覺悟,吾人如何能不珍惜這段人生的會遇時光呢?   離世,對滿身疾病的高齡老人是得救福音,這不是夢,卻是他們的「第一特獎」。或許不斷的作夢,正是高齡長輩脫離病苦的最好方法。如今,我又聽到父親的夢言、夢語,他正陶醉在他意氣風發、受雇蓋豬舍的生意場上,我是否該對他說:「阿爸,你是在夢中呀!」   不!老病與及擔心拖垮子孫們的生計,這現實對長輩太殘酷了,我不想再提醒他:「你是在夢中」,就讓一切順其自然,他該清醒時就自然會清醒,該作夢時就自然會作夢。我只能在一旁陪著,無論他是醒著,或是在夢中;無論他認得我,或把我誤叫為別人,我就是陪著。   適逢壯年的我,只是照護離職,就會做履新職將去上班的夢,何況已經很久沒有全職,或兼職收入的父親呢?   每位子女與父母的緣份不同,我尊重這份差異,只是我與父母相處時,他們往往貧病交加,沒有能力照顧栽培我,這一定是上帝要鍛鍊我的愛心、智慧和能力。當我寬心順勢自在,父母情況如何盡都美好。嚴重失智的父親早已不能喝酒,卻總是迷醉在自己有高收入的幻想中,或許不要叫醒他,迷醉總比精神焦慮好,就讓他有時醉在夢中吧!   笛卡兒認為「懷疑是智慧的源頭」,當父親靈光一閃清醒過來時,也會懷疑自身的處境,而變得異常明白事理,父親的清醒與夢醉我都喜歡。只是更嚮往道家「聖人無夢」的境界,莊子《大宗師》言:「古之真人,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至人和聖人的修養境界,每每令人艷羨,我輩凡人就先求其安吧,吾人可以像笛卡兒努力自問反思,也可以順其自然,有夢無夢都自在。蘇轍在《夢齋銘‧序》詮釋「無夢」的境界乃:「夢不異覺,覺不異夢,夢即是覺,覺即是夢,此其所以為無夢也歟!」無論親輩是夢是覺,無論吾人有夢無夢,只要不落入迷妄之中,謙沖自在、安然過日,足矣!
【小說連載】 老枝伯仔
*2019/06/19
  可是他們那肯讓自己的娘一而再再而三被一個嫌疑犯「幹」,高個子出手就是一巴掌,而且還警告他說:「你再罵一聲讓老子聽聽看?你膽敢再罵一聲,老子就償你十巴掌,不信你試試看!」林萬枝閉上眼睛,自知和他們鬥並沒有好處,只有討苦吃的份,但就是不願說出張永福的名字,致使他們不得不以為匪宣傳及企圖顛覆政府的罪名,把他移送軍事法庭,由軍事檢察官繼續偵辦。   第二章   林萬枝被抓走後,他的妻子春蘭不僅整日以淚洗臉,甚至也因為他是以匪諜的罪名被逮捕,以致讓她在這個村子裡,簡直有住不下之感。尤其在這個民風淳樸的鄉村,長年在黨國的熏陶下,百姓無不跟著高呼:「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消滅朱毛漢奸,拯救大陸同胞!」的口號。因此,有一個匪諜丈夫,除了讓她抬不起頭來,更是她此生的奇恥大辱,剛讀小學的孩子海山也經常受到同學的奚落和欺凌,教他們母子倆情何以堪啊!幸好,學校有位教國語的老師對海山很照顧,不僅經常護衛著他,有時竟還親自護送他回家,讓春蘭相當感激。每次,春蘭都客氣地邀請老師進屋坐坐、喝杯茶,可是老師總是客氣地推辭,從未踏入他們家一步。讀書人畢竟不一樣,他們知書達理,懂得分寸。   然而,林萬枝被抓去已經好幾個月了,現在則是生死不明,家裡的重擔要她這個弱女子來扛,實在是太沉重了。除了家裡的瑣事要打理,山上繁重的農事簡直讓她喘不過氣,讀小學一年級的孩子更需要她的關心和照顧,肩頭這副重擔不知得何年何日始能卸下?不禁讓她感到茫然。尤其是匪諜家庭,經常遭到情治人員荷槍實彈三更半夜藉故來查戶口。他們邊用力拍打門板,邊高聲喊叫:「開門、開門,快開門!查戶口、查戶口!」而且一進門來就翻箱倒櫃,拿著手電筒四處照射,好像她家窩藏犯人似的,但最後並沒有查到什麼東西。可是他們並不肯罷休,每隔一段時間就來查一次,甚至問東問西,把他們母子也當成匪諜來看待。(十九)
登山樂
*2019/06/18
  登山之樂樂無窮,銀髮朋友如閒得無聊,到山上走走,山爬不上去,到大樹下坐坐,陪老友聊聊天,喝杯熱茶,呼吸鮮潔空氣,聆聽鳥語。真切體認〈山中無甲子〉的感懷。   長春園的故事   觀音山遊客中心右後方一座小山,名叫風櫃斗湖山,通常都叫它為牛港稜山。   十幾年前一群志同道合的山友,山腳下成立一個早覺會,清晨五點,紛紛到達,闢建一處健身休憩的平台。   就地取材,以大石頭當桌子,小石頭當椅子。靠近懸崖處圍起欄杆,整地,美化環境。   成員十幾人,把自家多餘的盆栽搬來,將周遭的環境綠美化起來。   四季不同的花卉,展現不同的丰姿。   民國八十八年的八月八日,那天是特別的日子──父親節。有人提議:為聚會的園地命名。   經眾人同意命名為「長春園」,以鮮紅的油漆在一塊大石頭上寫下:「民國八十八年的八月八日創立,長春園」。   後來北觀處在長春園附近闢建一座亭子,下雨時,多了一處避雨的地方,聚會更加方便。   長春園的朋友,努力經營的園地,成效良好。有些路過的山友,會停下腳步,坐下來休息一下,觀賞周邊美麗的花草。   種植兩株鳥巢蕨,又名山蘇,就是可以食用的野菜,種在山區成長情況比平地更好,翠綠的葉子,舒展出旺盛的生命力。   大家鍾愛的山蘇,不知道被那一個缺德的朋友,摘除最嫩的花心,大夥都很難過。   苦心經營的長春園地,遭人破壞,只好豎立勸導的標語,以柔性勸阻方式,盼山友共同愛護這塊園地。   成員把家裡不用的家具:桌子、椅子搬到長春園來,供路過的山友休息。在樹上吊一付「吊環」,上山時鍛鍊身體之用,休閒活動的設備齊全,可以在園內停留半日,不覺無聊。   兩年前開始,長春園的朋友有人因病往生,就缺席了。有的膝關節退化,走不了一百多公尺的上坡路段,只好在附近平地活動。   去年夏天,遇到一位長春園的成員,帶他太太和孫子到園地來,初次見面,卻一見如故。   事隔一年,今天他只帶著孫子上山,說他太太沒辦法走到山上來,只好帶著三歲的孫子,緬懷長春園鼎盛時期,人丁旺盛的日子。   他指著亭子前兩棵月橘說:   「那兩棵月橘都是我負責修剪枝葉的,一年沒剪,現在有點零亂。」   他的語氣充滿愧疚,現在他要幫太太照顧兩個年幼的孫子,就沒能像以前那麼悠閒了。   他帶著孫子繞長春園一週,告訴孫子說:   「這塊石頭是以前阿公常坐的地方,阿嬤坐那塊。」   他感歎:「去年我太太還能走上來,今年體能退化了。趁能走動時,到處走走看看。人老了,還能健康快樂的活動,即是上天賜予我們的恩典。」   他今年已經八十一歲,身體硬朗,思慮清楚,滔滔不絕的述說長春園的故事,令人動容。   長春園的伙伴壯年時期,默默奉獻,現在花木長青,環境優雅,建造供山友們休憩的園地,令人感佩。   長春園的右側,山友就地取材,又闢建另一處休憩園地,一個巨石上,用紅漆書寫一首詩歌,題為登山樂:   進入山林中,身心放輕鬆。   不把垃圾拋,氧氣送清風。   留得青山在,常伴百歲翁。   據山友說:這首詩出自於一退休公務員之手,社教意味濃厚,非常生動寫實。   年前開車上觀音山,路旁的楓紅,紅葉飄零,車停路旁,撿拾幾片落葉,充當書籤。夾在書頁裡,每次看到乾燥平整的葉子,引人遐思。   一個多月沒上山,楓香迸出嫩綠的新葉,蘊含旺盛的活力、朝氣。帶妻走到登山步道旁的小徑,平時山友絕少進入。走進原始森林,雨後不久,林子裡的空氣潮潤,沒有一絲絲的污染,絕對鮮潔。   我們各擇一塊石頭坐下來,練習吐納的要領,真正體認瀰漫周遭甘醇的氣體。林間是靜寂的,偶有山鳥的啼喚,打斷我的靜思。   下山時,縹緲的山嵐飄過來,構成虛無的情境,彷彿一幅山水畫,人也融入其中,成為晝中人物。   年長朋友考量自己體能,到山區走走,親近大自然,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發現及樂趣。   十月中旬,駕車從北投登山路,到中正山停車場,國家公園在登山口豎立一塊木牌,是陽明山國家公園所立。題為:從心出發,從新領悟。   心靜:可以看得到大自然最美的一面。   心境:可以容得下大自然豐碩的能量。   心淨:可以聆聽到大自然傳達的訊息。   心鏡:可以照得見大自然幻化的景象。   心敬:可以意會出大自然生命的智慧。   一時記不起來這麼美好,意境深遠的詞句,以相機拍下來,抄錄為短文,供山友同好欣賞。走入山林時,除了健身之外,使心靈也能領略大自然的美妙,並能增廣見聞。   朋友!趁您還能走動時,投入山的懷抱,享受身處山林無窮樂趣。
共 24800 筆資料,第 1 / 2480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