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忘了名字的女人

發布日期:
作者: 黃天里。
點閱率:1,607
字型大小:

「女人弱者,為母則強」是多麼真實的一句話,怎麼會讓一個也愛玩也愛美,也嬌嗔也怯弱的女孩,成為一個堅強而全能的母親?只怕她自己也弄不清,只知道從懷孕的第一天起,便欣然而甘願地接受了將為人母的冠冕,那怕這桂冠是荊棘編就,那怕此後歲月茹苦含辛,她全都微笑以對,驕傲迎接,她只知道,從今以後叫──母親。

有家婦產科門上的對聯說得好:「不經徹骨一陣痛,怎得英才滿天下。」那摧肝裂心的痛啊,千百倍於刀傷銼痕,不能忘記;母親的淚從那一刻起便不曾停息,母親的心從那一刻起便不曾放下,而母親的青春與夢想,從那一刻起便如仙女的羽衣,悄悄收入了箱底,再不曾絢爛美麗。然而,她是那樣的甘心。

那「一眠大一寸」的殷殷期盼啊,竟是這般折磨,這般焦心。

病榻前徹夜的守護,恨不能替兒呻吟,滑落的淚比額上的溫度還要滾燙;啼哭時不斷地逗哄,恨自己兒歌不夠動聽,當了小丑扮了天使,一片痴心傻氣,孩兒可懂?待鬧夠了的孩子心滿意足地在軟暖懷中沉沉睡去,倦極的母親微笑痴對,千般疲累只化做一聲輕輕的、輕輕的,難為人知的嘆息:::

看孩子躍動於廣袤大地,看孩子嬉鬧於開心忘機,看孩子朗朗於書聲琴韻:::那一顆懸著的心啊,竟是愈牽愈緊,他滿嘴的「老師說」裡,沒有母親的一席之地;不由分說的疼,便從打點細心的食衣住行裡涓涓流去,許久不曾流過的淚啊,竟在他帶回來兒歌裡泣不成聲。

沐浴過歡樂童年,走向懵懂年少,母親的手日漸粗糙,心卻更細膩;在每一回不解事的吵鬧中妥協,在每一回叛逆性的抗議裡退讓,母親的心竟像一個插針包,軟軟的實心裡被扎滿了密密實實的無心之針,那酸楚的痛啊,卻永遠用熾烈的愛來癒合,不是滴血,只越來越沉重。

然而,那頑皮的孩子怎麼也有細心的一面?竟在自己早已忘了的節日裡,悄悄放上一張卡片,歪歪斜斜的寫上「媽咪,我愛您!」這簡單的五個字啊!壓得人心軟,這孩子,這心頭的一塊肉啊!淚光在微笑中閃亮,往事千般,那一樣不能原諒呢?:::

翩翩然孩子有了自己的夢想,成長的忙碌讓他忘記母親的叮嚀。

總是擔心他夜讀受了風寒,一夜裡端湯送藥不得安枕;總是掛他受了挫折,鎮日裡察言觀色怎生安心?孩子早已長得可以併肩,卻不再願意同行,他們有了自己的天地,呼朋引伴,來去如風,那豐滿的羽翼承載了理想幾許、豪情幾許。

母親圍成溫柔的巢,容得遊子棲息;那溫柔啊,竟是無人在意,然而,她微笑以待,她知道,總有一天,孩子們會認得這天地間唯一最可靠的臂彎。

負笈的月台有多少牽掛的送行,揮揮手,怎捨得此去千里,那整了又整的行囊,說了又說的叮嚀,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淚眼,都化作萬千祝意,哽咽在往後的牽絆歲月裡。家書抵萬金啊,千思萬念只盼得一紙薄薄的平安信。

喜見他知書達理,驚見他卓然而立,分享他愛怨嗔喜,卻也不免掛慮他顛躓歲旅:::直到有一天,他找回生命中的終身伴侶,盈盈在掩不住的笑意裡徵求同意,母親知道是卸下重擔的時刻了,儘管在她眼裡,他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而有那麼一天,他也有了自己的寶貝,他經過刻骨銘心,他說著兒女在她面前誠摯而動容的話:「養兒方知父母恩。」

只這一句,便勝卻千言萬語:::

不及挽住一顆童騃心,不及留下些許少年意,不及收攬一片成長夢境,母親已驚覺鬢邊飛霜,額前深軌,那長久以來習慣了的淡淡寂寞啊,竟蘊藏了永遠不變的深情!

握著孫兒柔軟的小手,才如眨眼,怎的就忽忽雲煙?多皺紋的顫抖雙手再不能握住歲月。傲然於兒女有成,子孫繞膝,卻也忍不住有幾分自得,幾分寬懷,幾分適意。那幾十年前嬌俏的身影呢?早已忘卻了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叫做──母親。她只是一個凡女子,用最真摯、最深刻、最本能的愛寫下一生,沒有高潮起落,沒有亮麗璀璨,她不覺得自己值得歌頌,值得讚揚。只是,不知怎的,她深深深深的懷念──

懷念起自己好偉大好偉大的母親。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