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蘇東坡在最落魄時吃什麼?

發布日期:
作者: 托里。
點閱率:2,228

 大詩人兼大美食家蘇東坡在晚年被貶至儋州,即今儋縣,位於海南島西北部。據《瓊州府志》記載:「此地有黎母山,諸蠻環居其下,黎分生、熟。生黎居深山,性獷悍,不服王化」,「熟黎,性亦獷橫,不問親疏,一語不合,即持刀弓相問」。可見,當時的儋州是多麼凶險的地方,但也正是如此,你蘇東坡又同時是當時知名的大詩人,也代表當時最優秀文化的傑出代表之一,那好,就把你這鼎鼎大名的大詩人放逐到最原始最凶險的不毛之地去受苦吧!
  別看海南島現在是富庶之地,當年可是一片荒蕪的鳥不拉屎之地。這儋州,也還毒蛇猛獸遍地皆是;最令人恐怖的還有瘴癘和瘧疾時時威脅著當地人的生命。《儋州志》記載:「蓋地極炎熱,而海風甚寒,山中多雨多霧,林木蔭翳,燥濕之氣鬱不能達,蒸而為雲,停而在水,莫不有毒」,「風之寒者,侵入肌竅;氣之濁者,吸入口鼻;水之毒者,灌於胸腹肺腑,其不死者幾稀矣」!蘇東坡時年六十二歲,髮白齒豁,衰弱不堪,被貶到儋州後連大米難得吃到,因為大米都要靠從外地運來,所以,蘇東坡〈縱筆〉組詩中也說:「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飽蕭條半月無。明日東家當祭灶,隻雞斗酒定膰吾。」連吃頓大米也錙銖必較,可見生活是如何困頓了;然則,這對不光是懂吃會吃美食,還會自己動手做美食的蘇東坡來說,生活既使困頓不堪,但生活還是要過的,不僅如此,生活的趣味更不能少,儋州能吃的東西雖比不上當時汴梁來得豐富,但原始蠻荒自有其養人的作物產物,因此即使不是在年節的時候,也吃不上米,蘇東坡也欣然於「過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奇絕。天上酥酏則不可知,人間決無此味也」。當地廉價卑賤的山芋,也自然可以經過蘇東坡巧手烹飪之後,變成色香味皆奇絕與人間決無此味也的美食。
  當時蘇東坡父子的居處附近就是山林,常有土著黎人夜間在山林裡圍獵,蘇東坡就寫過〈縱夜獵行〉一詩:「餘寓城南,戶外即山林,夜聞獵聲,旦有饋肉者。」但其實野獵饋肉的機會不是常有的,所以那時頓頓吃薯芋這種最尋常最卑微的食物也是常事。但薯芋吃多了,還是得花樣翻新,但這對入得廚房的蘇東波不是難事,因此弄出一味以山芋為主料的「玉糝羹」之外,蘇東坡又對此美食贊不絕口:「香似龍涎仍釅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將南海金齏膾,輕比東坡玉糝羹。」
 這山芋即薯蕷,現代人亦稱山藥、淮山、山蒔,也是當時儋州土人的主食。不過,至今這種薯蕷已大多移作藥用,卻不知今日海南島是否還有留下昔日蘇東波的山芋「玉糝羹」烹飪製作秘方。
 不過,這羹是不是真的好吃到不行也不太清楚了,古人寫詩說美食,在詩中形容美食是如何如何的美妙絕倫,往往透過詩人精彩的文字讓現代人有無限想像,也讓人猛吞口水,可是文字的表現畢竟總是會顯得誇張些,所以連蘇東坡有時也喜歡誇張。據說,蘇東坡去世之後,經常有人向他兒子討蘇東坡以蜂蜜釀成的「蜜酒」和「蜜柑酒」的秘方。蘇東坡最小的兒子蘇過就為此回應說,家父曾製作過一兩次酒,但蜜柑酒的味道就像土酥酒,根本就不是什麼好酒。據說,蘇東坡的朋友們曾喝了蘇東坡在黃州所釀的「蜜酒」後,就常常鬧腹瀉。所以,即便是大詩人兼大美食家秘方釀出來的酒,在當時或歷史上也許留下美名,但卻不見得好喝啊。
 儋州海濱,也盛產蠔「牡蠣),肉味鮮美,蘇東坡食後,詼諧地寫文章說:「每戒過子慎勿說,恐北方君子聞之,爭欲為東坡所為,求謫海南,分我此美也。」現代人一看海鮮就覺得高檔貨,但在當時對蘇東坡來說,當地的海鮮恐怕多不勝數吧,這對來自北方汴梁的蘇東波而言說不定也沒嘗過,但這一嘗試,不僅告誡自己的兒子們別亂說出去,還怕北方的朋友來搶食,但自己卻不忘寫文章告訴大家說太好吃了,誰都別和我搶。看來,落魄到儋州的蘇東坡不僅不忘吃,還似乎有那麼一點譏諷自己生活還有吃有喝還不錯的意圖。
  其實,大啖海鮮蠔也還好,有事沒事蘇東坡也學當地人吃起野味來了,「土人頓頓食薯芋,薦以薰鼠燒蝙蝠;初聞蜜唧嘗嘔吐,稍近蛤蟆緣習俗。」以上這短短四句話也出自蘇東坡的嘴,連老鼠、蝙蝠、蛤蟆等等他都都嚐過了。
 蜜唧,又是什麼?唐代張鷲在其著作《朝野僉載》中記載:「嶺南獠民好為蜜唧。即鼠胎未瞬、通身赤蠕者,飼之以蜜,釘之筵上,囁囁而行。以箸夾取噉之,唧唧作聲,故曰『蜜唧』。」換句話說,就是剛出生的小老鼠。可見,當時的嶺南人是以「熏鼠」和「蜜唧」為美食的,而據說蘇東坡當時聽到「蜜唧」的名稱和所指為何物時也會嘔吐的,但為何後來也適應了,也嘗試了,其心理的因素變化我們未知,可是在當地土著的推薦下似乎也接受了。從這角度看,要成為頂尖的美食家,不僅要懂吃會做,還要能嚐遍各種野味異味才行,今日所流行的吃貨一族,在蘇東坡的面前就簡直不值一提了。
 至於,蘇東坡與土著在當時是如何料理蛤蟆的,因沒留下料理祕方,故無從得知,不過據我所知,今日海南島的海口市還是有餐廳推出椒鹽味蛤蟆、蛤蟆鴛鴦鍋等料理;也許,有人會問蛤蟆也能吃嗎?其實,蛤蟆雖然外表奇醜無比,但渾身都是寶。據說,蛤蟆在中醫藥中還有藥用價值,能治生癩,另外還有清熱解毒、排毒養顏、祛邪氣、破結石淤血、癰腫陰瘡的功效。根據海口市當地的報導,「這些蛤蟆可不得了,但牠們都是從廣東運來的。」蛤蟆的吃法有很多:火鍋、酥香、荷葉清蒸、椒鹽、美極、褒粥等等。如辣酒煮蛤蟆,則是用52度的花雕煮製,口感清新微帶酒的醇香;茶皇蛤蟆,是用上等的鐵觀音、烏龍茶炒製。有人說,廣東人是全中國最會吃的,從天上飛吃到海底游的,但過去的海南島土著也能料理蛤蟆,還是很讓人費解的。
 而被貶到海南島儋州的宋代大詩人兼大美食家,在生活困頓落魄之際嘗起蛤蟆的美味,真不知他心裡在想什麼。

回頁首